执法队员下班途中遭十数人追砍(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行政执法队员在下班回家途中,遭到十几名持械凶徒的追砍,左手小臂被砍断三根肌腱和一根神经,头部和背部多处被砍伤。


有两名凶手在案发现场被抓获,其余人员正在追捕之中。


【事发】


下班途中遭人追砍


9月28日晚上8时40分许,郑州市二七区行政执法局三中队十多名执法队员,结束了一天的市容整顿工作。


十多个同事到交通路中段的大学路街道办事处北侧的一家羊肉汤馆去吃晚饭,但因妻子打电话说家里有事,队员马凯没有随大家前往。


他只身一人回到位于交通路与郑大市场南街交叉处的大学路办事处院里推自行车。出了院门,马凯骑上自行车沿交通路往北走。


虽然有路灯,但由于是阴天,天还是很暗。突然,他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但没在意。这群人很快赶上他,其中一人朝他的自行车踹了一脚,他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有人大喊:“给我打,往死里打。”之后拳头、脚、棍棒等物一齐朝他身上打去。


身高1.87米,体重92公斤的马凯平日力气就很大,在被打过程中还是艰难地爬起来,飞快地向北跑。跑了100米左右,到交通路与郑大市场北街交叉口的刘记羊肉汤馆,便冲了进去。他的十多名同事就在里面吃饭。


后面一群人紧追不舍,并追进羊肉汤馆内,用棍棒、馆里的凳子对马凯围殴。有人用桌上的啤酒瓶朝他的头上砸了两下,还有几个人用一尺多长、明晃晃的不锈钢砍刀朝他头部、背部乱砍。


同事见状,先是愣了下神,后连忙过去制止。但由于那伙人手里有凶器,其同事并没能够控制局面,围殴持续了3分钟左右。其间,马凯用左手去挡刀,刀就砍在左小臂上,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见马凯倒在血泊中,十几人仓皇向外逃。同事们一拥而上,抓获其中两名凶徒。


同事们赶紧拨打120,将马凯送到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救治。大学路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将两名犯罪嫌疑人带走。


【证据】


监控录像录下追砍镜头


据事后接受调查的执法队员讲,马凯被追进羊肉汤馆并被砍、被殴打的过程,被馆内一个监控摄像头录下。从录像上看,追进羊肉汤馆的人至少有13个。


目前,监控录像已被警方取走调查。两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控制后,已做了笔录,但警方不便透露有关调查结果。


【伤势】


身上多处受伤


经过3个小时的紧急抢救,29日凌晨1时30分,马凯被推出手术室。


经医生检查,马凯的左手腕骨背部有一道长约4厘米的伤口,深可见骨,3根肌腱和一根神经被砍断。


医生为他做了缝合手术,3根肌腱和一根神经被接上,并打上厚厚的石膏。


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骨科住院部朱刚主任说,即使恢复迅速,马凯的伤也得两三个月。但现在还不能保证能完全恢复到初始状态。


此外,马凯的头部、背部也有多处创伤,其中,背部也有几道深浅不一的刀痕,头部的伤口缝了7针。


事发当晚,马凯上身穿了一件灰褐色T恤。昨天在病房内,商报记者见到了这件T恤,发现背部有两道长长的刀口,边缘非常整齐;T恤的腹部部位有大面积血迹。


【原因】


凶案疑与清理占道有关


二七区执法局党委副书记左爱民说,为了给市民营造一个良好的节日环境,9月下旬,郑州市召开市容整治会议,要求各区在双节前要对市容进行全面整顿。


按照要求,从9月25日开始,二七区执法局开始在辖区整治市容,其中占道经营是重点整顿的现象之一。


9月28日早上6点,二七区执法局三中队执法人员在大学路街道办事处门口集合,马凯在列。


当天上午,执法人员对桃源路上占道经营的摊贩进行了治理。其中,在郑大南门,有4架水果板车被暂扣。


之后,他们还在大学路、交通路、幸福路等处,清理占道经营。直到晚上8点30分左右才结束。


据马凯讲,暂扣水果板车时并没有发生冲突,但不排除商贩事后报复的可能。


“平时清理占道经营,我们得罪的人很多,也不排除是积怨所致。”一名执法队员说。


另据马凯回忆,当晚追他的人群中,他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孔,他认为那群人可能不是针对他本人,而是针对执法队员这个群体的。


左爱民也说,马凯平时喜欢打篮球,还是区篮球队的队员,人很好,不爱惹事。“这伙人很可能是做好了报复准备,而正好撞见了只身一人的马凯,而且他又穿着执法服(裤子),才对他实施报复的。”


【同事】


城管活难干安全没保障


昨日,在病房里,几名执法队员一说起头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时,还心有余悸。


在对行凶者表示了愤恨之后,他们都对目前的执法环境表示担忧。


“平时整顿市容,被打、被骂的事经常发生,但是我们都忍了。现在他们直接往死里弄,以后执法时谁还敢往前冲?城管的事太难干了。”一名执法队员说。


左爱民也说,去年,他们局就有一名执法队员的一根手指,被卖甘蔗的商贩用砍刀砍断。


无独有偶,去年3月18日,金水区执法局两名执法人员,在人民公园南门口被西瓜商贩砍伤。


商报记者在百度上搜索“执法队员被砍伤”新闻,共搜到1120篇相关报道。


左爱民说,目前,各地的行政执法局虽有执法权,但没有强制权,也没有防身工具,这十分尴尬。这一点不仅在郑州,在全国都是困境。“这个现状必须尽快改变,不然,执法环境将更加恶劣,城市管理将更加困难。”(为保护执法队员人身安全,文中未出现其他执法队员名字)商报记者王海科 实习生孟蝶


【相关新闻】


酒后踢民警“踢飞”8000元


商报讯(记者郭富收 肖风伟 通讯员薛永松)酒后把执行公务的民警踢成轻微伤,昨日,翟伟被法院判处罚金3000元,赔偿被打民警经济损失5000元,并当面进行道歉。


2007年5月22日,家住巩义市西村镇的翟伟与朋友魏某在巩义市一酒吧喝酒,喝着喝着二人发生争吵并动起手来,将酒吧的酒器砸坏。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指令辖区民警李卫(化名)和同事速到事发现场,对正在打架的翟伟等人进行制止。


酒后的翟伟声称“我们在玩,用不着警察管”,将民警李卫和同事往酒吧门口推,并借着酒力踢了民警李卫和同事几脚,造成两位民警轻微伤。


巩义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翟伟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但其认罪态度较好,并积极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可以从轻处罚,遂作出罚金3000元的判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