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山河 第一卷 两河鏖兵 第二章

357378913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size][/URL] 离开联盟设在东京牛行街上的总部,孟子龙沿街由东向西走。阵阵清风徐来,令他郁闷的心情缓解不少。最近一次来东京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左右瞧瞧,没多大变化,只是人少了点儿。虽然刚刚经历了战火,但毕竟是帝都,是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已经恢复了往昔的繁荣奢华。 宋代城市与唐代不同,它突破了坊、市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3/


离开联盟设在东京牛行街上的总部,孟子龙沿街由东向西走。阵阵清风徐来,令他郁闷的心情缓解不少。最近一次来东京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左右瞧瞧,没多大变化,只是人少了点儿。虽然刚刚经历了战火,但毕竟是帝都,是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已经恢复了往昔的繁荣奢华。

宋代城市与唐代不同,它突破了坊、市制(住宅区和商业区)的限制,商业活动遍布东京的大街小巷,异常活跃。当时东京人口大约有一百五十万,其中经商者就有三、四万户,分属于一百八十多行,以服务性行业居多。如酒楼、茶社、客店、妓馆、瓦子(江湖艺人演出的地方,大的甚至可容纳几千人)等等,不一而足。

时人诗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梁园(开封)总是村。”

牛行街横贯东京,向西直通城外的金明池。孟子龙在宣德门(门里就是皇宫)前拐上御街南行。御街阔达二百余步,是皇帝出行是所用,向南直达南熏门,两边建有御廊,中心御道人马不得停留,行人只能溜边儿,顺着御廊走。

孟子龙走的是左侧御廊。依次路过:景灵东宫、唐家金银铺、温州漆器驿什物铺、梁家珠子铺、大相国寺;对面依次为:尚书省、景灵西宫、百种圆药(药丸)铺、开封府、都亭

经大相国寺前行,不远便是著名的州桥了。州桥横跨汴河之上,闻名天下的州桥夜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尤其以州桥至朱雀门外蔡河上的龙津桥一段最为繁华。

孟子龙自州桥南去,两旁尽是酒店食铺,可谓餐饮一条街。许多小食铺的食物都摆在外面叫卖。有熬肉、干脯、獾儿野狐肉、鹅鸭鸡兔、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杂碎、煎羊白肠、冻鱼头、辣椒子姜、夏月麻腐、细粉素签、沙糖冰雪冷元子、水晶枣儿、生腌水木瓜、沙糖绿豆冰雪甘草水、荔枝膏、咸菜、杏片、细料馄钝、香糖果子、越梅、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滴酥水晶鮭……家畜水产野味鲜果,应有尽有,热闹非凡,直至三更!

美食入目,香味扑鼻!孟子龙这才想起还未吃午饭呢?拣一家食客较少的店坐下。店不大,挺干净,十几张桌椅,三两个客人。叫上两角酒、一碟干铺、一盘乳酪拌樱桃、两小笼牛肉包,慢慢地吃起来。长剑同行囊一起放在桌上。尽管这年头带刀剑的人不少,孟子龙还是把佩剑装进了剑囊。他不想太扎眼,这里毕竟是京城吗!

这次答应替洗剑出战原因有三:一是朋友介绍,面子不好驳;二是三千两银子的酬金的价格也算合适;三是在江南待久了,人也变的有些懒散,到粗犷的北方走走,换一换环境也是好事。

洗剑堂在江湖上属于二、三流之间的小帮派,以开设剑馆,授人剑术为业。二十年前到也出过几个高手,风光了那么一阵子,剑法确实有独到之处,也不怎么乱收费。

可这世道人人向钱看,谁还学剑啊!招不到生员,收不上学费,入不敷出,就连联盟的会费也拖欠了不少,眼看就要被联盟除名了。

五年前,堂主邹南天狠下决心:洗剑堂整体转型,弃武经商,以变图存。经过几年艰难的创业,以度过发展期,正向成熟期迈进。钱多了,胆也就小了,以前是穷横,现在是富怕了。

联盟特别令让邹南天头疼不已。你说派人吧!这几年一门心思搞经济,功夫早就撂下了,唬唬自己人还行,对付魔教一准玩完。不派吧!特别令明确规定:违令者严厉制裁。联盟这棵大树现在还不能撒。

思前想后,决定雇人出战,这年头没有钱办不成的事。

孟子龙是以洗剑堂名誉护法的身份前往东京的。

乳酪拌樱桃吃的挺爽口。味儿没变,就是盘子比三年前的小了些。两角酒下肚,干脯、包子也吃了个差不多。点上一碗沙糖绿豆甘草冰雪水,灌灌缝儿。

小伙计把水端上来,放稳,一把精致的白色青花瓷勺放在碗中。十七八岁年纪,满机灵的。孟子龙给了他二十文小费。

“谢谢客官!”小伙计快速地把钱揣进怀里,怕掌柜的看见。瞅瞅孟子龙放在桌上的行囊,压低声音说:“您可要看好自己的东西,这阵子拎包的特别多,一不留神就给拎走了。昨天就有两位客人的包被拎走了,里面有上百两银子呢!”

“是吗,没报官?”原白色青花瓷勺在冰雪水中搅动,有一股清爽略带甘草的味儿。

“报官!”小伙计撇撇嘴,嗓门加大,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去哪儿登个记,留下地址,就让你回去等着。等到花儿也谢了,你甭想再找回来。”

孟子龙忍俊不住,差点儿没把他给呛着。

等到花儿也谢了!这词儿用的真好。

“胡吣什么!快干活去!”不远处的掌柜大声呵斥,并朝孟子龙点头赔笑道:“您别见怪,小孩子乱说话。”

小伙计冲孟子龙吐吐舌头,走开了。

孟子龙没说话,起身结帐离开。

出朱雀门南行不远就是太学。洗剑堂常驻联盟的代表出就设在太学旁边的一条横街上,是一家绸缎庄,规模不小。

代表不在,去联盟开会了。孟子龙留下将要去的客栈地址就离开了。

大相国寺东门外甜水巷悦来客栈。

三年前住过,不大,挺幽静的。

第二天一大早,孟子龙还没醒,洗剑堂代表处就派人送来一封信,是联盟转交的。

内容简单明了:今天上午的会面取消,请他务必于三日内,赶到河北路大名府联盟两河(河北、山西)前敌指挥部报到。落款是联盟长老会,盖着朱红戳儿。

“扯淡!”看完信,孟子龙的气不打一处来。

昨天去联盟报到,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今天他本想去晚点儿,让副执事也郁闷一回。可这下到好,送来一封信,一竿子就把他支到河北路去了。

气归气,一点儿脾气没有。

推开窗户,想透透气。院里一株古槐上已是绿叶满枝,春意正浓。

院中有一口井,井边一名男子正在汲水。男子脚下放着一个大木盆,盆里全是刚宰割的新鲜猪肉。水打上来,男人把一个带尖头的管状物放入水中抽动着,好像是在吸水。不一会儿,男人把尖头插到木盆里的猪肉上,用力一压,水全打进了肉里。

孟子龙正待仔细观看,从对面的房里走出一个胖大妇人,边走边冲男人说:“死鬼!你到是快点啊!还要赶早市呢!”

“嚷什么嚷!”男人头也不回的说:“没看见正忙着了吗!”

胖大妇人一眼瞥见孟子龙,不好意思地笑笑。“早啊!”

“早。”孟子龙点点头,关上窗户。

昨天晚饭,他总觉得店里做的那盘笋炒肉的肉味儿不对,也嚼不烂,现在看来,八成是这家的注水肉。

收拾好东西走,赶紧着,不然又吃一回。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