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沉“沙恩霍斯特”号

wina450 收藏 0 306
导读:1943年12月,随着盟军在大西洋上的节节胜利,可以抽出部分护航军舰用于北极航线,这样北极航线再次开通。 12月12日,JW—55A船队从英国埃韦湾出发,该船队有19艘运输船。 12月18日,在熊岛以东海域活动的德军U—636号潜艇发现了船队,但因护航军舰的压制无法接近船队,也就无法实施攻击。德军指挥部接到这一情报时,已经太晚,来不及采取措施进行拦截。 12月20日,船队安全抵达苏联科拉湾。 倒是由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弗雷泽海军上将亲自指挥的由1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组成的

1943年12月,随着盟军在大西洋上的节节胜利,可以抽出部分护航军舰用于北极航线,这样北极航线再次开通。


12月12日,JW—55A船队从英国埃韦湾出发,该船队有19艘运输船。


12月18日,在熊岛以东海域活动的德军U—636号潜艇发现了船队,但因护航军舰的压制无法接近船队,也就无法实施攻击。德军指挥部接到这一情报时,已经太晚,来不及采取措施进行拦截。


12月20日,船队安全抵达苏联科拉湾。


倒是由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弗雷泽海军上将亲自指挥的由1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组成的远距掩护编队,因为担心德军水面舰艇的攻击,破例一直将船队护送到科拉湾,并于18日前往冰岛加油,然后出航为JW—55B和RA—55A两支船队提供远距掩护。


12月20日,编有19艘运输船的JW—55B船队从英国埃韦湾出发,护航兵力为10艘驱逐舰、2艘护卫舰和1艘扫雷舰。三天后的12月23日,RA—55A船队则从苏联科拉湾起航,该船队由22艘运输船组成,由10艘驱逐舰、3艘护卫舰和1艘扫雷舰护航。伯内特海军中将指挥的3艘巡洋舰活动于巴伦支海,作为近距掩护。


12月22日,德军侦察机发现JW—55B船队,由于时间已晚,德军没有组织攻击。


12月23日,德军十数架容克—88轰炸机前来攻击,但在护航军舰的有效抗击下,被击落2架未获战果。同时,德军向熊岛海域派出了由8艘潜艇组成的艇群,准备拦截该船队,并命水面舰艇作好出海准备,随时准备出发。


12月24日,德军侦察机不断飞来,跟踪监视JW—55B船队,弗雷泽判断德军水面舰艇必将出动,因此命令JW—55B船队反向航行三小时,以干扰德军推算船队航速,同时亲率远距掩护编队以19节航速赶来接应。


12月25日早,弗雷泽认为RA—55A船队尚未被德军发现,而且不久将驶离德军水面舰艇活动的危险海域,而JW—55B船队距离阿尔塔峡湾比较近,较有可能遭到德军攻击,便命令从RA—55A船队的护航军舰中抽出4艘驱逐舰加强JW—55B船队的护航力量,并命令JW—55B船队航向进一步偏北,以尽可能远离危险海域。


当天十四时,德军北方海军指挥部下令出动水面舰艇对JW—55B船队实施攻击。十九时,埃里克·贝伊海军少将指挥“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从阿尔塔峡湾出航,对此次出航,贝伊少将心中非常悲观,此时正是北极海的极夜时期,全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日照,能见度很低,海上作战全靠雷达,尽管“沙恩霍斯特”号装有两部雷达,但无论工作距离,还是探测性能都远远比不上英舰装备的雷达,而且此时舰上还有约80名见习军官和100名毫无经验的新兵,虽然出海前临时从“提尔比兹”号战列舰上抽调了部分有战斗经验的军官和老兵,但没有经过磨合,总体上人员素质还是很成问题的。如果发生战斗,结局难以预料,因此他曾请求推迟出海作战,但被海军总司令邓尼兹严词拒绝。


邓尼兹为了消灭JW—55B船队,除了出动水面舰艇外,还要求驻挪威的德国空军提供空中掩护,并在贝伊率领舰队出海后特别指示,强调要采取巧妙而果敢的战术,如果遭遇英军大型水面舰艇编队,应迅速放弃对船队的攻击,主动撤出战斗,保证“沙恩霍斯特”号的安全,因为德军此时在挪威,能够投入使用的大型军舰就只剩下“沙恩霍斯特”号了。


wpe1.jpg (3415 bytes)

航行在北极海上的“沙恩霍斯特”号


贝伊的舰队刚一出动,在阿尔塔峡湾的英国特工就向英国海军部发出了报告,弗雷泽很快就得到了这一情报,立即命令RA55—A船队转向北航行,以借助熊岛以北海面大面积流冰的掩护;增援JW—55B船队的4艘驱逐舰则加入伯内特的巡洋舰编队,该巡洋舰编队加速航行,赶在JW—55B船队与德军舰队之间,然后由东向西,自己率领战列舰编队由西向东,形成对德舰的包围。


德军U—601号潜艇和U—716号潜艇克服能见度低的困难,发现了船队,并将船队的位置、航速、航向等通报给贝伊舰队。


12月26日七时三十分,德军舰队到达熊岛东南约40海里海域,这是德军根据侦察机的报告,推算出的截击同盟国船队海域,贝伊下令各舰拉开距离,向南搜索船队。


八时四十分,伯内特的旗舰“贝尔法斯特”号巡洋舰雷达在31000米距离上捕捉到了一个微弱的信号。九时二十一分,英军另一艘巡洋舰“谢菲尔德”号巡洋舰的了望发现约11000米外的德舰,此时海上的形势是,RA—55A船队已经脱离了危险,JW—55B船队则吉凶未卜,弗雷泽的编队还有150海里(约合270千米)距离。九时二十四分,英舰首先向德舰发射照明弹,德舰意识到英舰就在附近,但德舰正是顶风航行,风雪交加扑面而来,了望根本无法发现目标,而德舰雷达性能又差,也无法迅速发现目标,就在德舰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英舰203毫米的主炮开火了,密集的炮火在德舰四周掀起了巨大水柱,德舰只能按照英舰炮火大致位置还击,交战中德舰雷达刚发现英舰,正要确定其方位,英军“诺福克”号巡洋舰的一发炮弹正好命中主桅,桅杆顶部被炸飞,安装在主桅上的顶部雷达被彻底炸毁。贝伊深知在暗无天日的北极海上,没有雷达是根本无法作战的,三十六走为上,立即下令转舵撤退,但仍接连被英舰两发炮弹击中,好在其中一发是哑弹,才没有造成严重损害。“沙恩霍斯特”号凭借着航速,很快就与英舰拉开了距离,九时四十分,英舰停止了炮击。


当“沙恩霍斯特”号摆脱英舰之后,如果凭借其航速优势,迅速掉头返航,是完全有可能逃脱英军的包围,但贝伊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深知,消灭JW—55B船队,可以使苏军的作战准备推迟一个月之久,所以他决定利用中午前后短暂的日照时间,再次搜寻JW—55B船队,做最后的努力。于是指挥“沙恩霍斯特”号改向东北。


远远尾随着“沙恩霍斯特”号的英舰没有料到德舰会突然改变航向,雷达失去了接触,但伯内特准确判断出德舰的企图,敌变我变,立即停止追击,改向西北航行,准备在JW—55B船队前方抢占有利阵位。但是德、英双方,一个向东北,一个向西北,分道而行,距离越来越大。


十时许,德军侦察机发现弗雷泽编队,由于天气恶劣,能见度很低,飞行员发回的报告含糊不清——北角西北100海里发现一支东向舰队,其中可能有一艘战列舰。而接到报告的德军指挥官处事呆板,要求报告必须准确清楚,不能有可能、大概之类的语句,便将关键的“可能有一艘战列舰”这一句删去,然后才转发给贝伊。贝伊认为这肯定是英军军舰,但距离尚远,决定不予理睬。


十时三十分,从RA—55A船队抽调出的4艘驱逐舰与伯内特编队会合,伯内特随即命令驱逐舰在巡洋舰前方呈扇形展开,搜索前进。不久,又与JW—55B船队会合,伯内特指挥掩护编队在船队前方展开,为船队保驾。


十一时,贝伊下令转向西行,正好与英军巡洋舰编队相对而行。


十二时零五分,伯内特旗舰“贝尔法斯特”号的雷达在2.8万米距离上发现目标,伯内特毫不怀疑地确定这就是“沙恩霍斯特”号!立即向弗雷泽报告,同时命令JW—55B船队转向东南,自己率领掩护编队则向东北接敌。


十二时二十分,“沙恩霍斯特”号的了望发现约在一万米外出现军舰桅杆,贝伊立即下令火炮测距仪开机,为主炮测定距离,同时主炮准备射击。随着枪炮军官的一声令下,“沙恩霍斯特”号280毫米主炮首先开火!伯内特随即下令巡洋舰开火,驱逐舰则全速接敌,实施鱼雷攻击。此时海面风浪很大,英军驱逐舰难以占领有利发射阵位,也就无法发射鱼雷,而英军巡洋舰则与德舰展开了激烈的炮战,战斗整整持续了二十分钟,英军 “诺福克”号被击中两发炮弹,上层建筑起火,伤亡13人。 “沙恩霍斯特”号也被多发炮弹命中,而贝伊根据英军近失弹所激起的巨大水柱,错误判断英军为战列舰。他见己方雷达受损;驱逐舰也不在附近,孤立无援;海面风暴又大,寄予厚望的午间日照也被风暴驱走,能见度相当低;形势非常险恶,便决定迅速脱离接触,掉头返航。但德舰的撤退航线正好与弗雷泽的航线交错,这为弗雷泽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十三时,向南搜索的德军驱逐舰与JW—55B船队相距仅10海里(约合18千米),但海面一片昏暗,德军仍然没有发现,双方擦肩而过。


十四时二十分,贝伊通知驱逐舰返航。


伯内特率领编队紧紧尾随着“沙恩霍斯特”号,此时“谢菲尔德”号因发动机故障,没有追赶,只有2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紧追不舍。贝伊见状,曾一度企图掉头杀个回马枪,但德舰刚一掉头,英舰也随之退后,避免与德舰交火,始终与德舰保持着不即不离的距离,同时不断向弗雷泽报告德舰的位置和航速。


十六时十七分,弗雷泽的旗舰“约克公爵”号战列舰雷达在22海里(约合4万米)距离发现德舰,弗雷泽下令准备射击,尽管天色一片漆黑,炮手根本看不到德舰的踪影,但凭借着炮瞄雷达,“约克公爵”356毫米主炮已经牢牢盯住了德舰!


十六时四十分,“约克公爵”号与德舰的距离已经缩短到2万米,弗雷泽命令伯内特向德舰发射照明弹——很快德舰尾部出现了一颗光点,随即将德舰照得透亮,贝伊不知道英军会从哪里发起攻击,只好盲目命令主炮瞄准正前方,并让左舷高射炮击落照明弹。


十六时四十五分,“约克公爵”号主炮开火,德舰这才根据英舰炮口的火光发现英舰位置,贝伊意识到陷入了英军包围,不敢恋战,只得一边还击,一边以31节的高速撤退,但还是没能逃出英舰的炮火射程,“约克公爵”的一发主炮炮弹命中德舰的一座前主炮炮塔,炮塔顿时起火,尽管德舰上的损管人员奋力抢修,迅速控制了火势,但这座主炮却被摧毁,德舰火力因此锐减。德舰且战且走,“约克公爵”号也数次被德舰击中,主桅杆也被炸断,但弗雷泽没有丝毫退缩,仍旧猛烈攻击,又一发356毫米炮弹命中“沙恩霍斯特”号后甲板,剧烈的爆炸引发了大火,并很快波及到了上层建筑,熊熊大火使德舰在昏暗的海面上成为非常醒目的目标,“约克公爵”继续攻击,德舰连连中弹,前主炮的排烟装置被毁,炮塔里硝烟弥漫,炮手根本无法操炮;前甲板上的150毫米副炮也多被击毁;锅炉舱中弹,德舰航速开始下降,但损管人员和轮机人员拼死抢修,终于修复损伤,航速又逐渐恢复,渐渐与英舰拉开了距离。——十八时二十分,“约克公爵”号停止了炮击。


此时德舰上甲板已经遍体鳞伤,上层建筑面目全非,舰员死伤累累,但仍能保持着26节的航速,只需再航行一小时就能回到挪威海岸。


十八时三十五分,4艘英军驱逐舰兵分两路,左右夹击而来,德舰迅速开火,右侧的“蝎子”号和“斯托尔德”号驱逐舰在2000米距离上各发射了八条鱼雷,“沙恩霍斯特”号的舰长欣兹上校立即指挥军舰满舵作大回转,以规避鱼雷,但还是有一条鱼雷命中舰桥下方,紧接着左侧的“索马斯”号和“野人”号也接近到1800米,分别发射六条鱼雷,德舰因为已经中了一条鱼雷,机动性降低,规避也没有刚才那样灵活,此次鱼雷攻击共有三条鱼雷命中,海水从破口大量涌入,航速下降至22节。


十九时,“约克公爵”号追了上来,再次用威力强大的356毫米主炮猛轰,“贝尔法斯特”号和“诺福克”号巡洋舰也加入战斗,“沙恩霍斯特”号连连中弹,多处起火,全舰都被烈火浓烟所笼罩,舰员死伤惨重,顽固的贝伊仍组织最后战斗,下令将前主炮的炮弹全部运到尚能使用的后主炮,拼死抵抗。但他也意识到将难逃此劫,命令销毁所有机密文件,并致电海军总司令邓尼兹:“我舰正与敌主力战舰交战,决心战至最后一弹!”


十九时十一分,“沙恩霍斯特”号的航速已降至10节,而且唯一的后主炮也被“约克公爵”号摧毁,只剩下几门150毫米副炮,几乎丧失了还手之力!弗雷泽见光靠炮火难以迅速结束战斗,也不愿宝贵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在最后战斗中受损,下令战列舰和巡洋舰后撤,由驱逐舰实施鱼雷攻击。


十九时三十分,德舰航速仅为5节,并开始倾斜,欣兹舰长见已无法挽回,只得下达弃舰命令。


此时英军数艘驱逐舰一边用炮火轰击,一边逼近德舰发射鱼雷,英军先后射出五十五条鱼雷,共有十一条命中,猛烈的爆炸接二连三,最终引发了弹药舱的大爆炸,“沙恩霍斯特”号于十九时四十五分沉没。英军驱逐舰随即开始营救落水德军官兵,德舰上共有约2000人,只有36人获救。


12月29日,JW—55B船队安全到达苏联科拉湾。


1944年1月1日,RA—55A船队也安全抵达英国埃韦湾,这两支船队均无损失。


英军参战的两支水面舰艇编队则开往苏联,进行修理和休整,于4月4日返回英国。


此次作战,英国海军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情报保障及时得力,各编队之间协同密切,配合默契,技术装备尤其是雷达性能优异,使指挥官准确掌握战场形势,官兵训练有素,在昏暗的低能见度条件下,所进行的机动和编队航行几乎与白昼毫无区别。反观德军,战术上贸然将驱逐舰分散,使战列舰失去了有效的保护,侦察保障不力,对战场情况了解极少,而且雷达性能不理想,最后还在战斗中被毁,使“沙恩霍斯特”成为黑暗中的“瞎蝙蝠”,最终被击沉。


随着“沙恩霍斯特”号被击沉,北极航线的态势发生了重大转折,由于该舰被击沉,北极航线遭受德军大型水面舰艇威胁的已不复存在,此后德军在该海域能够使用的兵力就只有潜艇、驱逐舰等轻型水面舰艇和为数不多的航空兵,大大减低了对同盟国海上运输的威胁。英军得以将“光辉”号航母、“伊丽莎白”号战列舰、“荣誉”号战列巡洋舰等大型军舰调往远东,加入对日作战。因此,“沙恩霍斯特”的沉没,不但对北极航线产生了直接影响,还对太平洋战场产生了间接影响。作者:周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