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如何看“朝鲜战争”?

最近美国出版了一本关于朝鲜战争的新书,书名起得非常动情和浪漫:《最寒冷的冬天》。这本书的宣传力度相当大。出版前,就有著名图书评论家在美国几家著名纸质媒体和网站上,撰写专题文章给予深入谈论。




其实,朝鲜战争给美国人的内心伤害是巨大的,它已经成为美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由于朝鲜战争的失利,(对于当时强大的美国来说,打平就是严重的丢脸事件,就相当于失利)使美国人及联合国军感到了来自新中国的巨大压力。也因为朝鲜战争,使得世界开始认真地多看几眼从战争废墟中站立起来的新中国。




这场战争给中国带来的战略意义上的好处是空前的。几十年后,澳大利亚人还在其电视专题节目中,颤抖地分析着这段败在红色中国手上的朝鲜战争的真正原因,并不无恶意地说,中国因为这场战争,赢得了世界大国的真正地位。




这场战争中,遭受严重挫败感的是骄傲的美国人。他们不能再用“胜利完成任务”一词来给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一切军事行为做个了结。这场战争,在今天的美国精英眼中看来,用他们创造出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历史的黑洞”。




在《最寒冷的冬天》作者看来,美国人在朝鲜战争过程中所依赖的情报,有很多都是错误的,或严重偏离事实的。都是一些战场上的一些军官们先把事实揉搓一遍,再向上面的文职领导人汇报。越南战争以及伊拉克战争中,则反过来,由文职人员精挑细选地把情报递送上去,以达到左右军队和公众的目的。无论是从什么角度看,作者认为,都是朝鲜战争先做出了一个相当坏的也是相当危险的表率。而今天的政府,和当时打朝鲜战争时的政府一样,就根据一些非常有限的事实真相以及被严重扭曲的情报,来做出致命的决定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一己之私或一党之私所用,而不考虑其他。而这正是《最寒冷的冬天》一书想阐释并严重关切的重要观点。


在书中,作者将“朝鲜战争”描述成“一团泥潭”,并坦率地承认,这本书本身也非常像个泥潭,没有时间线来加以整体控制。作者说,他是想以尊重历史的角度来写这场战争。《最寒冷的冬天》就在读者自然而然地阅读过程中,带领读者走入战争;感受中国人在那几个重要星期里,是怎么样进入战争里来的。阅读过程中,读者也会自然而然地获得大量当时政治背景故事,对峙双方所秉持的立场是什么,也会对朝鲜战争中发生过的很多战役有更深入的了解。




事实上,对于我们很多没有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中国人来说,似乎“上甘岭”战役才是最残酷也最艰苦的。这恐怕是因为同名电影造成的重大影响力所致。而在美国人眼中,釜山之战才是最残酷的。那时,实际上给全日本当老板的麦克阿瑟正遥控着整个战争进程。




在作者看来,这小子最可恨之处是,他居然连脚都没有踩踏过朝鲜半岛一步。他那时已经70岁了,整个一顽固的老头儿。他得到的全部情报,都是身在东京的一群废物们收集来的假情报。这样的话,老家伙怎么可能达到“知己知彼”的程度,又如何能战胜得了敌人?作者愤愤地继续说道,麦克阿瑟居然宣称,如果美国通过海上向仁川输送一支精锐部队的话,就可以把***镇住,使***不再胆敢派兵入朝。麦克阿瑟竟然相信,如果照他的意思办的话,那么,红色中国即便想军事干预也已经为时已晚。那时,他麦克阿瑟就会将北朝鲜军队彻底打败,甚至把它完全消灭掉。作者嘲笑地写道,麦克阿瑟太过狂妄自大了,他以为美军在仁川成功登陆后,战争就要结束了。某军事情报官员这样描述麦克阿瑟说,如果有些情报在麦克阿瑟的下面那群笨蛋们看来不好的话,那么,就把这些情报给压下,不汇报给麦克阿瑟。




这不更客观地助长了麦克阿瑟的嚣张气焰?他竟然盲目地说,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把问题彻底解决。作者不无调侃地写道,当麦克阿瑟视察某军事情报部门时,那派头几乎就是一个“历史见证人”或“历史创造者”的架势,不可一世啊。最滑稽的是,老麦居然宣布,战争已经结束,中国人不来了。第三师将准备回家过圣诞节,吃圣诞晚宴了。之后,他就回到舒服的东京家里,高兴地玩去了。当时没有任何人怀疑过麦克阿瑟,也没有人敢怀疑他。如果有人敢质问他,那无疑是向上帝发出的讯息提出挑衅。




但战场上的实际状况,与麦克阿瑟所说的,却相去太远。那年的冬天,对于美军士兵来说,是致命地寒冷。也正是在那时,作者说,那些打惯了游击战的狡猾中国人,杀了出来。并把美国人打得很惨。混乱中,美军开始撤退。结果,作者有些心痛地说,那么多美国兵最后竟然为了一个“打平”局面,而不是麦克阿瑟所吹牛比的完全胜利,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最滑稽的是,麦克阿瑟最后连自己的位置也不保,被总统给撤职收拾了。




也就是说,整个战争下来,美国人只与中国人打了个平手,这对于一惯骄横的美国人来说,不啻一计老拳打在脸上。多年后,美国人事实上并未在朝鲜战争中吸取教训,所以又在越战中丢了颜面。而面对今天的伊拉克局面,很多美国精英们开始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当然,他们最希望的,并不是别国的胜利,而是美国不打则已,打则胜。显然,美国一些精英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要一些政客们同样意识到的话,还得需要时日,还得需要不只一本书来讲述朝鲜战争的得与失才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