畋文:中国将于11月底前在黑瞎子岛竖立界碑

SDH 收藏 0 47
导读:  中国将于11月底前在黑瞎子岛竖立界碑(组图)   [color=#a20010][img]http://www.sinaimg.cn/jc/2007-09-29/U2142P27T1D466331F3DT20070929120248.jpg[/img]   [/color]   [color=#a20010][/color]   黑瞎子岛在中国地图上的位置   [img]http://www.sinaimg.cn/jc/2007-09-29/U2142P27T1D46633

中国将于11月底前在黑瞎子岛竖立界碑(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瞎子岛在中国地图上的位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贴身俄罗斯军舰打鱼的中国渔船,军舰另一侧为黑瞎子岛西部边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瞎子岛东部边缘的教堂,新的国界从教堂一侧通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瞎子岛

黑瞎子岛(大乌苏里斯基岛)与银龙岛(塔拉巴罗夫岛)处在与乌苏里江河口相对的黑龙江的河滩地中。共包括90多个岛屿。这些岛屿的总面积为350平方公里,连同与其毗连的水域共450平方公里。这些岛屿,相当于70个钓鱼岛,500个珍宝岛,比新加坡的国土面积小一点。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黑瞎子岛上自然资源丰富多样,70%的面积可用作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岛上栖息着珍贵的毛皮兽和水鸟,在黑龙江及其支流以及河滩湖泊中有许多种鱼类,比整个伏尔加河流域的还要多。

78年前黑瞎子岛被俄罗斯占领,43年前中俄两国开始就其归属问题进行谈判。

根据2004年《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塔拉巴罗夫岛(银龙岛)归中国所有;大乌苏里斯基岛(黑瞎子岛),两国政府商定将该岛一分为二,靠近哈巴的一部分归俄罗斯所有,靠近中国一侧的一半岛屿归中国所有。

9月22日,“龙客210”客船例行公事地航行着。“哪怕一个乘客也没有,我们的船也要航行。”马船长已经在江上航行6年,他手下的这条船并非为商业利益,船上的五星红旗是为了宣示对这条水道的航权。每人50元的船钱难以维持航行费用。“船员的工资由政府开支。”

1991年5月,中俄签署《中俄国界东段协定》,中方保留获得黑瞎子岛外侧两江水域航行权和经图们江口出海的权利。

“龙客210”是唯一有常年绕行的船只。“我们每次航行都需要向中俄航行联合委员会申报。”马船长看着船慢慢靠近了黑瞎子岛。突然,一艘俄罗斯巡逻艇拉响了汽笛,直冲过来拦住了去路。一个俄方水警比画着手势,两手摊开,示意船沿路返回。

“什么意思?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马船长问身边的船员,那位船员摇摇头,“难道申报航线的传真没有传到哈巴?”

第二天,马船长获悉,俄方哈巴洛夫斯克连接市区与黑瞎子岛的浮桥,因有要事近期不能开启。“至少在9月26日前不能通航。”中方虽然拥有这段水域的航权,但却常常要看俄方“脸色”。

同一天,另一艘中国船只取消了航行计划。黑龙江省财政系统在抚远县举行工作会议,会后,抚远县为招待与会人员,安排船只游览黑龙江和乌苏里江风光,同样被俄罗斯舰艇拦住去路。

受损的鸡冠

鸡冠离开母体已经78年。中国从未承认俄罗斯占有黑瞎子岛,在历年来的各种版本中国地图上,中国的边界都是延伸到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失去着对黑瞎子岛的控制权

那些丛生的绿树似乎触手可及,那些花儿已经可以闻见芳香,那些土壤裸露的黑色内核展现在眼前。那只船划开了江面,岛屿近在咫尺。

可是,那一江碧水拦住了这边人的手,胳臂伸了几下,还是够不到。那只标记了“南岗×××号”的中国渔船最终没能靠岸。渔民老周拉着网,默不作声。他已经在每年的渔期,在这条江段拉了几十年的渔网。江里出产肥美的大马哈鱼,从雌鱼身上得来的鱼籽据说能加工成世界上最好的鱼子酱。

那江是乌苏里江,是中国最东端的界河。那岛叫黑瞎子岛,长在中国雄鸡形版图的鸡冠上。

可是,中国雄鸡已经78年没有鸡冠了。1929年,中国东北当局将中东铁路电报电话收回,将苏联职员遣送回国,引起武装冲突。国民政府对苏宣战。中国战败。12月20日,张学良派代表与苏签订《伯力协定》。其间,苏联趁机占据了黑瞎子岛。

黑瞎子岛的地理方位是北纬48°17′至48°27′,东经134°24′至135°05′,它的北侧是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点,是全封闭的由90多个大小岛屿组成的三角洲。中方称抚远三角洲,民间称黑瞎子岛。俄罗斯称塔拉巴洛夫岛、大乌苏里斯基岛。

鸡冠离开母体已经78年。中国从未承认俄罗斯占有黑瞎子岛,在历年来的各种版本中国地图上,中国的边界都是延伸到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失去着对黑瞎子岛的控制权。从地图上看,抚远县城东北方向尚有七八十公里远的边界,可实际上走出抚远县城东北向11公里,就已经被俄罗斯的军舰阻拦了。

中国的地图可能很快要重新绘制。200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中俄签署《中俄关于两国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协议规定,俄罗斯将黑瞎子岛的一半约174平方公里还归中国。按照协议,俄罗斯将对黑瞎子岛东半部分实际占有,中方给予承认。根据补充协定,中国还将收回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岛。

2007年9月,据媒体报道,中俄双方对黑瞎子岛的勘界接近尾声。这一消息得到中国驻防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畔的边防部队官兵的证实。“勘界已经基本结束了,界碑正在竖立。”乌苏镇东方第一哨的士兵说。在哨所北侧不远处,可以看到一桩新立起的界碑,上书“中国,2007”,“这是对着黑瞎子岛上的界碑的基准线。”

继香港、澳门回归中国之后,又一块游离多年的中国领土,即将回归中国版图。

不过这也预示着,在未来的中国地图上,雄鸡的鸡冠将被轻轻地抹去一点。

在枪口下打鱼

俄罗斯炮艇上的枪口时刻监视着中方渔船是否越过了乌苏里江中线捕捞;中国渔民看得到黑瞎子岛上的东正教堂,“最近时离岛只几米远,但就是不能靠岸上岛”

老周的渔船东侧和北侧,停着两艘俄罗斯炮艇,每艘艇上的两支粗黑的枪口对着中方的渔船。“我们习以为常了,这真是在枪口下打鱼”,他指了下四周,上百只中国小渔船散落在宽阔的乌苏里江上,“不能越过中线,他们会抓人的。”

9月22日,黑龙江省抚远县县委书记牛书有来到乌苏里江边察看渔民作业情况,要求渔民遵守中俄双方边界协定,不要冒生命危险越界捕捞。在靠近抚远县城的黑龙江中国一侧的岸上,悬挂着一条标语:“政审不过关,不能下江捕鱼。”

9月23日,抚远县电视台报道说,一只中国渔船越过了乌苏里江中线捕捞,被俄罗斯巡逻艇抓捕后引渡回抚远,中方执法部门将渔船销毁,并对渔船三名船员给予15天的行政拘留处罚。

挂着俄罗斯国旗的快艇不时拉着长笛飞驶过老周的渔船,溅起的水花晃得他赶紧拉起渔网一角遮挡。“这些飞龙,还是离他们远点吧。”渔民们戏称俄方的巡逻艇为飞龙,有人更是称之为“大灰狼”。其实,“大灰狼”在暖阳的照耀下,履行着巡江的职责外并无恶意,有时还会停下来,俄罗斯军人朝中国渔民挥下手。语言不通妨碍了直接的交流,但双方的笑脸却化解了看似紧张的江面。

“前几年,我们会和他们换香烟抽。”当中国窄小的渔船靠近俄罗斯军舰,友好的渔民有时甩过去一条肥硕的大马哈鱼,军舰上则会抛下一盒香烟或者一瓶高度的VODKA,而这一情景,往往被停在不远处的挂着五星红旗的中国军舰注视着。

老周的渔船经过一座金顶的东正教堂。“这就是黑瞎子岛了,”他指着教堂说,“最近时只离岛几米远,但就是不能靠岸上岛。”十几年前,老周曾在这里看到过从岛上下来的黑瞎子(熊)趴到江边喝水。

“以前的媒体报道说,在2004年的协议签订后,俄罗斯的军舰已经移走了”,一位从中国边防巡逻车上下来的军官说,“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俄罗斯的军舰和巡逻艇从来就没有移走,即使在勘界结束,黑瞎子岛一半正式回归中国后,他们的舰艇可能也不会走。”

因为,按照协议,俄罗斯将正式拥有黑瞎子岛东侧的主权,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交汇处几十公里的水面将成为俄罗斯的内河。

“有记者在报道中写过,说是在黑瞎子岛回归一半后,中国渔民将可以泛舟两江汇合处打鱼,这是不正确的,这是对中国地理的错误认识。”这位中国军官说。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沓粉红色传单,散发给江边的渔民,“千万不要过界打渔,被俄罗斯边防军抓住了,你们就赔大钱了。”

传单上说,乌苏里江和黑龙江里的大马哈鱼等渔业资源逐年萎缩,渔民们应该清醒过来,转产其他行业,如果贪图眼前利益,冒险越界捕捞,既会对自己生命财产造成威胁,又会给国家造成外交麻烦。

“可是,如果不越界捕捞,就打不到多少鱼啊”,一位渔民接过传单说,“到那边打鱼能比这边多打好几倍,胆子大的过去一次就挣够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