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十三章 血色秦关(中)

烈鹰少校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后勤司的工作越来越重,所有人都感觉到,他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不仅是后勤司超过一半的人都被暂时调走了,而且守将郑恩经常有意无意的给他们制造点小麻烦,后来干脆借口人手不足,把第17队从住所赶出来,派到仓库驻扎,美其名曰“看守仓库并且保证第一时间能够及时行动。”龙扬明白,都是自己的不理智给大家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后勤司的工作越来越重,所有人都感觉到,他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不仅是后勤司超过一半的人都被暂时调走了,而且守将郑恩经常有意无意的给他们制造点小麻烦,后来干脆借口人手不足,把第17队从住所赶出来,派到仓库驻扎,美其名曰“看守仓库并且保证第一时间能够及时行动。”龙扬明白,都是自己的不理智给大家带来了大量的麻烦,但是秦中鹰却告诉大家,“必须打起12分的精神,随时可以行动,后勤司大部分人都不在,我们的责任重大。”但是,似乎整个秦关都逐渐松懈了下来,现在连风灵族人的骚扰都不见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不仅如此,疾风口关的大动作也让众人觉得可以轻松不少,风灵族人的进攻完了,该我们了,现在轮到他们忙活了。

韩冷夜站在城墙上,冷俊的面容正对着前方。“别发呆了,干活吧。”龙扬走过来提醒他。“你感受不到草原上的杀气吗?”冷夜看着微笑的龙扬问,“别又是你的狼群朋友吧。”凌风从后面走过说。“是啊,或许草原上还有真正的狼,我已经10几年没有见过狼了。”冷夜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你保重,我可不想见你的朋友们。”凌风急忙搬着箱子离开了,“狼族世界没有人的世界这么复杂,这么拘束,是种真正的与天地融合的世界。”“冷夜,现在不是发表你韩家学说的时候,先把箱子搬完,我们的活还很多。”秦中鹰拍了拍他。冷夜摇了摇头,抬起地上的箱子,叹了口气,加入到队伍中。“对了,你听说了吗,咱们加入讲武堂的时候用来战斗的狼都是从疾风口关运过去的。” 队伍后面的钟进平对林武说,“他们把狼养在这里?为什么?”“可能是怕狼跑出去伤人,这里起码驻军多,可以控制。”“真的吗?”冷夜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2人面前把2人吓了一跳,“我们……我们只是听说。”“别干傻事啊。”龙扬从背后拍了拍冷夜的肩膀,冷夜叹了口气,“我知道,在这里,每个人都必须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们是军人。”“有时候我真的讨厌这个字眼,束缚,规矩,无尽的无谓杀戮。”“那你为什么当兵啊?”“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去。”冷夜抬起箱子回到漫长的队伍中,“其实我们跟饲养在疾风口关的那群狼没有区别,我们所有的人。”“看好他,别出什么娄子,郑大人正等找我们的问题呢。”秦中鹰小声对龙扬说。队伍前面的凌风则正在和雷战和说刚才的事情,“你见到冷夜笑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巨大的战舰如同一座座小城在天河上漂浮着,里面载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战马,不过在波涛汹涌的天河上,颠簸的船让这些骑兵东倒西歪,呕吐狼藉。马云雷当初那种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站在船舱里,忍住胃里的翻滚,起码要在手下面前做出个好的榜样,跟他们比,水师的战士则一脸轻松,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的窘像,很多士兵暗自下定决心,战死沙场比坐船要好。

疾风口关,一个士兵匆忙跑入主营,“报,化装成风灵族人的暗骑应营刚刚报告,敌人的队伍出发了。”“好,再探。”“是。”梁高远的脸已经掩盖不住得意的笑容了,不久后他和夏武杰的名字将一起出现在日后的兵书里,夏武杰可以在敌人面前造出一个长城来,他也会因战胜风灵族人而名垂青史,前后夹攻,这是兵法上最重要的制胜之道。“报,水师提督周大人飞鸽传书,说已经抵达了指定位置,准备开始登陆。”“再探。”“是。”

天河水师已经开始了登陆,巨大的战舰伸出了10几条木桥,直指岸边,同时,大舰上也放下小船,一些士兵搭载小船登陆。周信光站在第一条战舰的顶端看着这景象,2万大军从战舰上登陆,对风灵族人的进攻再次由水师拉开序幕。但是,显然,景象不那么雅观,颠簸了一路的步兵和骑兵已经站不稳脚,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木桥上掉下去,然后如同一个喝醉的酒鬼,摇摇晃晃的找不到东南西北,脚步轻盈。周信光有点哭笑不得,千算万算没料到士兵会有这种反应,自己常年在水师,忘记了步兵不擅长坐船。“大人,敌袭。”桅杆上的士兵看见远处的烟尘大声叫了出来,东倒西歪的步兵和骑兵此时正在岸边找北,根本不可能在敌人的骑兵的冲击下保存完好。周信光冷笑一声,一手猛的将手里的旗子高高举起,然后放下,顿时,战舰的左弦一阵狂风夹杂着无数的黑雨飞了出去,接着是第2艘,第3艘……岸上的士兵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箭就在他们的眼前如下雨一样带着风扑向敌人的骑兵,比他们更惊讶的是风灵族的骑兵,他们眼巴巴的看着天空刹那间被黑色的箭雨笼罩,接着就听见自己战友的惨叫声,后面的骑兵还来不及考虑,就被带到了同伴倒下的位置,被另一阵暴雨笼罩,30条战舰,15000支箭在60秒内全部喷洒在一块地方,岸上的士兵回过神来,他们大多身经百战,但是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人和马交杂着躺在地上,身上插着无数支箭,这种惨状是从未曾见过的。马云雷首先反应过来,他的骑兵刚下来不到100人,但是血腥的气息一下子将他们挑拨起来,“铁骑营听令,上马,全军冲锋,杀。”近百匹穿着重甲的马,身上涂着猛兽的图案,穿着重甲胄的骑手高叫着向呆若木鸡的风灵族幸存骑兵扑了过去,对方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完全没有了斗志,顿时乱做一团,开始逃跑。马云雷的举动同时让步兵们清醒了起来,“孤军营,冲锋。”“陷阵营,冲锋。”训练有素的士兵们顿时没有了编制,没有了指挥,他们高声喊杀着冲了上去,刚下船的士兵也不顾自己找不着北,跟着人群冲了出去,拥有这么强大武器的北凉军还怕什么呢,但是功劳不能让水师都抢了去。周信光满意的看着岸上的一切,“等步兵都登陆了,派人把箭给我回收回来,起码还有1万支能用的,不能过度浪费,咱们北凉的物资比较有限。”“是。”水手们欢呼着看着岸上的景象,在这样的战舰上,他们还怕什么呢?

如果秦中鹰知道雷华参与了新式战舰的设计,一定会高兴的把他举起来,然后放下摸着他的头说,“你总算有出息了,你父母会为你而骄傲的。”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心情,他们先是奉命把城墙上的一些物资搬了下去,却又得到把这些物资搬回原处的命令,“是在耍我们吗?”凌风愤怒的说,“我们一个队的工作比另外3个队的加起来都多,现在还让我们做这种重复工作……”“闭嘴,你是军人,就得服从命令,快去干,今天不干完别睡觉。”军官气势汹汹的说。“开始搬。”龙扬的脸上也挂上了怒火,“你们这些新来的得知道规矩,不能没大没小的放肆。”军官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把东西放在这里的好,省的到时候他又让我们搬下来。”凌风一脚踢在箱子上……

筋疲力尽的第17队终于回到了仓库附近,他们饿,但是没力气去拿食物,他们每一步路都很费劲,很多人干脆趴在了路上。“你知道为什么上头这么恨我们吗?”秦中鹰小声问龙扬。“可能我要求给你相应功勋的报告,由于郑恩没有批准,我直接把报告递交到上头去了。”“上头?”“疾风口关。”“你是不是被军棍打傻了?”秦中鹰大叫起来,“越级上报,难怪上头这么恨我们呢。”龙扬微微一笑,“我兄弟的功劳,谁都不能抢走,不管他是将军还是什么。”“我不要那点功劳,明天你和我去找郑恩认个错,要不这班兄弟都得累死在这里。”

“敌袭。”一声尖锐的叫喊划破了长空,城墙上的火光顿时全亮了起来。“箭。”龙扬猛的跳起来,搬起一箱箭就冲了出去,秦中鹰,铁虎也搬起箱子紧随其后,其他人挣扎着站了起来,搬着东西跑了出去。城里也乱了,士兵们纷纷冲了出来,奔向各自的岗位。

“你们迟到了。”郑恩面无表情的看着第17队的人,龙扬这才注意到城墙下面并没有人,“诸位,虽然风灵族人已经退却,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一定要随时准备着防止敌人卷土重来。”“是,将军。”士兵们各自返回了自己的住所,只有第17队还没动,“你们还有事情吗?”郑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龙扬。“大人,我们没有迟到。”满眼血丝的龙扬说,“规定为10分钟内上城墙,我们在规定时间内到达。”郑恩被龙扬的表情吓了一跳,但是随即恢复了自己的威严,“你们是新来的,得学点规矩,我说你迟到你就迟到,明白吗?”秦中鹰走上前一步,“大人……”龙扬立即拦住了他,“大人,我们明白了,如果大人没有指示的话,末将要带人下去了。”“去吧。”郑恩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第17队走下了城墙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腿几乎动不了了,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他甚至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情况,龙扬的眼神给了他巨大的震撼和恐惧,尽管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年轻的军士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认个错,然后说点火的注意是他出的就完了,你想让咱们队的人被整死吗?”秦中鹰一回仓库就问龙扬,“你的功劳,别人不能抢走,他越是这样,我们越不能示弱。”龙扬回答。“别连累了兄弟们。”“秦中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是对的,如果你示弱,你就跟疾风口关那些军队圈养的狗没有区别了,你是只鹰,是头狼,你不能低头。”冷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还有其他几个人,风天河神情凝重的说“兄弟们支持你,我们不怕郑恩怎么折腾我们,讲武堂3年都熬过来了,还怕这个。”“对,他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不怕,就是不能服软。”“对,兄弟们同生共死,不怕这些。”战友们眼中都布满了血丝但是却精神抖擞。“好,兄弟们,只要你们不怕,我秦中鹰还不在乎这条命。”秦中鹰坚定的说。“赶紧休息,明天指不定他又耍什么花招呢。”

疾风口关,梁高远正在焦急的等待敌人的到来,但是风灵族却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出现,登陆遇到敌人的袭击,梁高远并不意外,他早料到会有这种袭击,而且知道对方不过千余人,肯定不是看穿了他们的行动,而是临时集结起来的。现在的问题是,风灵族人的主力在哪里?

秦关一切如常,士兵们照常交接,突然,远处天空飘起了扬沙,驻守这里多年的士兵们很清楚,纷纷躲进建筑物,城墙上的士兵则蹲下利用城墙阻挡飞沙。扬沙对于第17队的人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你们待仓库里别出来,如果出来用毛巾把口鼻蒙上,门外一个后勤司的老兵急忙说了这些就跑回别的建筑物里去了。看着仓库外面漫天的黄沙,龙扬叹了口气,“到了这里才知道,人是如此的渺小。”“你渺小的原因不过就是因为你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冷夜的脸色非常难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秦中鹰急忙过来,“没事吧。”“如果敌人选择在风沙的掩护下逼近秦关呢?”“这种风沙中没有人能够辩明方向。”“用眼睛自然无法辩明,但是你在家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够知道出门的路,我们的对手在这里繁衍了上百年……”“大家拿东西。”龙扬扯下自己的围巾挡在脸上,“立即去城墙上。”“是。”士兵们立即搬起已经来回搬了无数次的箱子打开门,迎风冲了出去。外面的风已经小了很多,扬沙到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了,17队没费什么事情就跑上了城墙。

“你们干吗?”城墙上的士兵惊异的看着眼前的士兵,“没有敌袭警报。”龙扬急忙回答,“敌人很可能利用扬沙作为掩护进攻。”“别瞎说,你来这里才几天啊?这里的扬沙几年也难得见一回,吹到我们这里已经很小了,草原上很大,利用扬沙行军是根本不可能的,更别说预测扬沙了。”士兵嘲笑,“看来他们是力气太多,没地方用了。”“行了,别笑了。”一个老兵站起身来,“都不容易啊,你们也够累的了,行了,都回去吧。”龙扬看了看冷夜,冷夜一手挡着脸一手抱着箱子,正面的风沙虽然不大,但是也足以让冷夜无法分辨城楼下面的景象,“敌人是背对扬沙,我们是正对,现在交手对我们不利。”秦中鹰提醒,“各位,我们先在这里等着,等扬沙停了确认安全了再下去。”龙扬命令。士兵们顿时一片笑声,“好好的屋子不待,非得出来吃土。”“这可是今后的军官那。”“风小了。”冷夜提醒。“好好,我帮你们看看,然后你们就下去吧,这里本来就够挤的了。”老兵无奈的站起身来……

一片殷红的液体猛的打到秦中鹰的脸上,刚才的老兵前胸被一支箭射穿,顿时,秦中鹰只觉得世界不存在了,眼前只有老兵摇晃的身影,“趴下。”龙扬一个箭步把秦中鹰按倒在地上,无数支箭立即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敌袭!”惊慌的声音立即传遍了整个秦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