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之梦,中国获取潜艇兵器的努力。(zt)

国军P-40战机 收藏 0 386

原作者:陈悦


潜渊入海,龙宫探宝,自古就是中华民族先民的一种良好愿望,很多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中,都可以寻找到这种梦想的影子。同样的,在西方世界,这也是个极具诱惑力的梦想,因为军事需要的驱动,加之近代工业革命的最先兴起,使得西方在实现这一梦想上较中国迈出了超前的一步。


1776年,美洲爆发独立战争,为了争取独立自由的殖民地人民,和英国殖民军进行了一场史诗般的战争。陆地战场上,大陆军和各地的民兵尽管缺乏训练,但尚能与英军决一雌雄,而海战场上,老牌的海洋帝国的威力自不是,为了抵消英国海上优势,一种神秘的武器悄然出场了。


1776年9月7日,一个圆滚滚,形似皮球的奇怪木桶出现在纽约外海,很快便从水面上消失,潜行到停泊在此处的英国军舰“鹰”下方,开始卖力地用钻头捅向英国船的船底……这艘类似一个竖立的鸡蛋,又类似两篇海龟壳拼合在一起的怪物,当时被命名为“海龟”号,由她的出现,潜艇这一全新的海军舰种登上历史舞台。


“海龟”出现后的几十年里,不断有人根据她的原理加以改进,尤其是风起云涌的蒸汽化时代来临后,欧洲各国纷纷开始了制造潜艇的努力。1870年,儒勒·凡尔纳的著名科幻小说《海底两万里》问世,书中那艘出神入化的潜艇,代表了那个时代人们对于这种水中航船的痴迷。


此时的中国,正处在洋务运动大潮即将涌起的时刻,诚然国内保守势力强大,但是能够睁眼看世界的先进中国人也大有人在,交集在创建近代化海防的事业中,西方发明的潜艇进入了中国人的眼中,古老的中国从此开始了获取这种先进兵器的努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首任驻英公使郭嵩焘


1876年的英国伦敦,某个船厂的试验水池旁,走来一位特殊的客人。老人拖着长长的辫子,身着绸缎服装,迈步跨入外形奇特的潜艇,体验了一回深入水底的感觉。郭嵩焘,中国首任驻英公使,成了第一个与潜艇这种兵器亲密接触的中国人。在试乘潜艇之前,老人还乘坐热气球,体验了一把升空的感觉,一日之间上天入海,这种印象显然是极为深刻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早期的橄榄形潜艇,中国自制的可能就是此种


或许是这种印象的作用力所致,1880年,在洋务之城天津,一位中国工程师自己设计、建造了一艘橄榄形的潜艇,从当时的报纸描述看,这艘潜艇与同时代西方正处在摇篮期的潜艇几乎在一个技术水平上。异常可惜的是,犹如昙花一现,这艘潜艇此后便消失在了历史中,没了任何踪影,为中国人第一次获取潜艇装备的尝试,留下了几许缺憾。


1894年,中日两国爆发甲午战争,洋务运动时代苦心孤诣建造起来的近代化舰队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使得中国的近代化海军建设备受挫折。战后,清政府虽然试图重建海军,然而连年的战争、赔款,国力元气大损,恢复海军旧日气象成了一个要不可及的梦境。铁甲舰、巡洋舰的构造尚无力衣以付,此时地位尚属无足轻重的潜艇就更鲜有人问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绍宽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满清王朝被推翻,中国开始了民国纪年。从清末海军脱胎而来的民国海军涅槃重生,因为财政支绌,无力添购大型军舰,此时设计已臻完善,威力大且造价低的水中兵器潜艇受到民国政府注意,民国海军部编制的第一次制舰计划案中,竟然一口气罗列了数十艘潜艇。1916年底,前清江南水师学堂毕业,时任“肈和”舰代理舰长的年轻海军军官陈绍宽少校,被派赴欧美考察海军,期间尤其注意了对潜艇兵器的考察,1918年5月,陈绍宽更是直接随英国潜艇部队体验了战斗。


在陈绍宽赴欧美考察同时,民国政府决定着手具体组建潜艇部队。一方面向美国派出潜艇专业留学生,并做出了向美国贷款购买200艘潜艇的夸张计划。另外一方面,在前清福建船政所在地福州马尾,设立海军飞潜学校,自行培育潜艇建造、驾驶人材。就在获取潜艇兵器的工作按部就班之际,中国国内政局发生动荡,先是袁世凯称帝,继而军阀混战,内耗不息,国内四分五裂,有关加强国防的计划就成了一纸空文。潜艇兵器的购造计划被搁置,努力付诸东流。


时光飞逝,至1931年9月18日,中国国内局势又遭遇一大变局。日本关东军挑起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三省,中国面临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突遭巨变,刚刚完成全国统一不久,正在忙于休生养息的南京国民政府,一方面因为实力不逮,而在外交上努力维持现状,另一方面,则利用这段飘忽不定的短暂和平空间,来尽量充实军力。


除了整编陆军扩充空军外,舰只约120艘,总吨位不足7万吨的中华民国海军,作为国门的重要屏障,其壮大更新也被提上日程。然而海军的建设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撑,同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业,必须要有常年的逐渐积累,为了省钱、高效,让弱小的海军在短时间内能够具备一定的与敌周旋的实力,非常规性,但是颇具威力的水下兵器潜艇,再次进入了中国海军决策层眼中。


1936年底,随着西安事变的结束,南京国民政府对日备战全面加速。1937年5月15日,英王乔治举行加冕典礼,南京国民政府派出了以财政部长孔祥熙为首的特别代表团,前往观礼祝贺。非常不同寻常的是,特别使团的副团长是早年曾经在欧美考察潜艇,并参加过英德日德兰大海战的中国海军部部长陈绍宽上将,同时随行还有海军部和舰队派出的官弁多达10余人,之所以在外交使团中隐蔽编入大批海军人员,与临行前蒋中正所作的指令有关,即赴欧,向北伐成功以来长期在军事方面援助中国的德国订造潜艇。


1937年6月9日,陈绍宽一行秘密抵达德国首都柏林,与德国合步楼公司(德文全名意译为工业产品贸易公司,简称Hapro)经过谈判很快签约。根据出发前的计划,中国原本要向德国订造排水量500吨级的远洋潜艇1艘、250吨级的近海潜艇4艘,以及潜艇母舰1艘。由于最后到达的拨款只有一千万德国马克,因而真正开工的仅有2艘250吨级的近海潜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海军装备的IIB艇


这2艘中国订造的潜艇,在德国的编号为U120和U121,属于TypII级的B型(同型艇共计20艘,除中国的U120、121外,其余的编号为U7-U24),鱼雷艇艇长42.7米,宽4.08米,高8.6米,水面排水量279吨,主机功率700马力,最大航速13节,续航力1800海里/12节。水下排水量328吨,主机功率360马力,最大航速7节,续航力35-43海里/4节,最大潜深150米。艇首设置3具21英寸口径鱼雷发射管,艇上可以携带5枚鱼雷或18颗水雷,艇外配有20毫米30倍口径高射机枪1门,备弹1200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海军装备的IIB艇


总体而言,TypII B型潜艇的适航行和机动性都较佳,属于早期较为出色的设计,其中德国海军自行装备的U23艇,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共击毁多达20余艘的盟军舰船,战绩辉煌,足见一斑。这2艘潜艇对于当时的中国海军而言,可谓是杀手锏,如果能够秘密运抵中国投入战斗,其将突奏如何的奇功,本是很让人期待的事情。


然而此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人扼腕再三。首先拥有大量建造经验的德国船厂完全没有把中国订造的潜艇当成重要订单,反而自作主张,将中国的2艘潜艇作为实验品,在艇上任意修改,结果导致U120和U121的舰桥设计出现重大问题,适航性大打折扣。此外,由于德国自身在积极扩充海军潜艇部队,各项相关物资装备极为紧张,于是又将2艘中国定购的潜艇当作现成的零件仓库,随用随拆,使得建造进度一拖再拖。


中日两国间局势的急剧恶化,没有等待还在德国建造的2艘潜艇。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中国全面抗战开始。8月13日,中国海陆空三军协同,在上海打响了凇沪会战,随着上海失守,国民政府海军的大型军舰或力战殉国,或阻塞航道,剩余的大都转入内河作战,沿海已无海军活动的踪迹。此时,尚未交货的潜艇已无用武之地。


而德国此时,在欧陆战线上已经挑起了二战的烽火,德国海军对于军备的索求几乎,1939年9月,德国正式照会中国,2艘代中国建造的潜艇将由德国海军接收,中国已付之款全数退回。中国海军再一次与潜艇擦肩而过。


抗日战争后期,美国援引《租借法案》,决定向舰艇基本损失的中国海军赠送一批军舰,给中国海军带来了重新获取潜艇装备的希望,然而美国最终只是意图让中国海军承担美国至印缅海上航线的护航任务,赠送攻击性武器潜艇的计划最后未获通过。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民国海军又投入到内战战场,直至1949随着国民政府败退往台湾,其间再未获得多少发展时间。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新生的人民解放军海军在以苏联为师的号召下,从一张白纸开始快速描绘出壮美的画卷。1950年,海军司令部成立伊始,就将建设潜艇部队纳入海军发展三年计划,当年12月18日,人民共和国正式请求苏联提供潜艇,以及帮助训练人员。


经由清末、民国,数十年过去,仿佛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苏联政府很快决定向中国提供4艘潜艇,并在苏联海军太平舰队的旅顺基地帮助培训人民解放军海军的潜艇人员。1954年6月24日,在旅顺老虎尾,人民解放军海军参谋长周希汉与苏联关东军最高指挥官史维佐夫签署文件,苏联海军的2艘C级潜艇正式出售交付给中国。


C级潜艇,是苏联于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设计定型的一级老式潜艇,艇长度58.75米,宽6.2米,水面排水量617.5吨,最大航速11.92节,续航力7150海里/5节。水下排水量712.2吨,最大航速6.7节,续航力100海里/1.8节,水下持续停留时间72小时,极限下潜深度90米,工作下潜深度75米。装备533毫米口径鱼雷发射管6具(艇首4具,艇尾2具),艇上可携带10枚鱼雷,甲板上装有2门45毫米火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接收潜艇签字仪式


从技术指标看,外形尺寸,以及武装数量要优于民国政府向德国订购的U艇,然而潜深却不及U艇。延至二战结束后的50年代,这种潜艇已经可谓大大落伍。苏联移交给中国的2艘潜艇,分别是建造于1937年和38年的C52、C53艇,服役已超过10年,在其本国已经列入即将退休拆毁的行列,却成为了中国海军引以为骄傲的新式武器。


随着苏联红海军军旗落下,八一军旗升起,2艘老旧潜艇被更名为“新中国11号”和“新中国12号”。1954年6月28日,2艘中国海军序列中首次拥有的潜艇从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旅顺基地解缆出发,完全由中国海军官兵驾驶,渐渐驶出旅顺口,前往人民解放军海军青岛基地,身后留下了长长的尾际,中国海军的历史,就从这一天起,翻开了一页新的篇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