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战前(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时间:1937年11月18日

地点:南京

我们可是疾风疾火的赶到南京城的了。

没有一点回小洋楼的意思,反正回去了也没人在,所以一回到南京城,我直奔训练基地而去,可我和阿超屁股都还没坐稳,就被戴笠叫人给带到了一处秘密基地的办公室。

这处秘密军事基地位于南京雨花台南面,是由中央警卫队负责的,可在屯兵两百,位于地下十米处,分为上下两层,共近两千平方米,上层主要的功用是军队的临时住所,下层则是临时指挥室的功效,内设水和食物还有一定数量的弹药,听说南京城内还有好几处这样的临时小型秘密基地,而这个雨花台基地的出口有两处,一处就是福胖子的住所花园处假山中,另一处则和所有基地一样的直通向总统俯。

福胖子的住所我是第一次来,在夜色的掩护下,我和阿超没有被蒙住双眼就在两名中央卫队带领下,来到了他家的花园处。福胖子在花园的边早就等着我了,见我进来后,立即随意的向后一挥手就打发了那两名队员,然后大笑着向我扑来,我一看他那熊一样的臂膀,立即就闪到了阿超的身后,靠,看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就知道他这样的熊抱是多么有威力了,这样的好事还是让给练硬气功的阿超比较好,我自愧不如。可没想到,面对阿超伸开的双臂,福胖子却尴尬的把手停在半空中,然后化抱为握住对方的双手,这样的变化让我很奇怪,顾不得阿超那得意的眼神,很直接也很不客气的就指着福胖子大叫:“福胖子,你真不够弟兄,欺负人也不是这样欺负的,哦~!和我你就拥抱,和我兄弟你就握手,我靠,你小子太不是个东西了。”

福胖子一愣,然后拿起军帽,摸着头笑着说:“我才不和练硬气功的水牛比力气了,哈!哈!……”

我也吃惊的大笑起来,这事一听就知道福胖子曾经在阿超手上铁定吃过亏,难怪他不敢和阿超比比力气,阿超又显示了他那乡下人的憨厚本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大家寒暄了几句后,我这才想起了来的目的,奇怪的问:“福胖子,这次戴老板叫我俩出来,怎么却把我带到你府上来了,难道戴老板今天在你家作客(谁都知道戴老板的行踪从来都是飘忽不定的)?”

“啊!啊!你看我这记性,一见到兄弟俩就高兴的把正事都忘记了,该死,该死!快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个地方。”福胖子边说边带我穿过池塘来到了那一大堆假山的中,然后从一处仅半米宽高一米五左右的石缝中侧身穿过,我和阿超对看了眼,见阿超点点头,我也急忙跟了上去,进入石缝后,是一条长长地往下走的地道,地道两边都是大灯照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样,这儿的光线有些暗淡,地道内没有闷气的感觉,反而有一丝丝凉风从下方处传来。进入地道的入口时是个大约有五米大小的长方形人工开凿的地洞,越往里面走越窄,凭着狙击手对视觉和危机的敏感,我能肯定,这一分多钟的路程,最少有八个人在监视着我,只是他们的身影结合地理还有光线而掩饰的很好,我只能大致知道他们的位置。见到一处大铁门拦在了尽头,我对紧跟身后的阿超看了眼,阿超边点头右手边摸向右腰间处,我微微一笑,马上上前拍着正要回头的福胖子说:“大哥,这是~?”

福胖子转头对我笑了下,然后表情严肃的对着大铁门整了整军服和军帽,最后在在一处稍稍冒出头的一个圆石头用力按了一下。

大铁门中的上方被打开了一个正方形约二十厘米大小的小窗口,窗口内还有五根手指大小的小钢精竖在窗内,里面的灯光比地道内明亮多了,这时我才发现,这道大铁门的厚度最少也有十厘米,人力是很难推动的。没容我多观察,一双冰冷而警觉的双眼出现在大铁门中那窗口的后面,一个冷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证件和口令?”

福胖子也没有了那嬉皮笑脸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同样的严肃和刚毅,边把自己的军证本放进小窗口内边轻声的说:“抗战!”

“必胜!”里面的人也飞快的小声答应了下,然后从小窗口内拿起本子,又关上了小窗口。

等了大约三分钟,小窗口再次打开,那双眼睛对我和阿超从头到尾在从下到上仔细的看了几遍后,那声音温和了点,但依旧让人觉得不舒服:“请两位中校把军人证让我看看。”

我就是这脾气,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也就没什么好脸色给你了。

我和阿超谁都没有说话,各自严肃的上前递交了本子,然后也同样冷酷的看着他,他也是条汉子,在我俩的注视下,没受到丝毫影响的仔细对视起来,眼神在我和阿超的身上和脸上又开始来回扫视了几次,最后终于关掉了小窗口。

这次的时间更久,大约五分钟后,大铁门终于缓缓地打开。

里面果然宛如白昼,地方也是猛地宽敞起来,一道长长地工事碉堡横在我们面前,在工事碉堡的旁边有条两米宽的小道,八名一身德国装备手持德国冲锋枪,头戴黑色钢铁帽的军人站在两边,一名同样是中校的军官就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大家是平级,但是按照军事惯例,我们算的上是客人了,所以我和阿超还有福胖子同时向对方敬礼,对方也是用很标准的军礼还还礼,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正规和拘束。

“请三位交出各自的武器。”他很直接的就把本子退给我们,然后又很不客气的对我们三人说,福胖子到是很自觉的取出手枪交给他,见我和阿超都没有掏枪的意思,反而把手放在腰间手枪处,立即冷笑的说:“能来到这地方的都是对党国绝对忠诚之人,没有必要再带着武器,你们的安全将由我们保证。”

靠!对一名狙击手来说,枪比生命更重要,要老子交出枪,那还不如摆明地说杀了我来的更直接;再说了,虽然是戴笠叫人带我到这地方的,虽然有福胖子这熟人,可是这年头,有几人对别人放心的,戴老板连自己睡觉都是上半夜一个地方下半夜一个地方,我会对他放心么?连师傅都叫我小心点他,老子身手在好,你们这一梭子下来,一切都白搭,还是有枪在手比较有安全感,别的都是扯谈,老话不是说:“一枪在手,天下我走!”。

“我再说一次,请两位立即交出自己的武器。”那名帅气的军官声音大了不少,就跟头受刺激的狮子似的发怒了。

“那得先叫我们长官来,不然谁要是想下我俩兄弟的枪都得付出代价。没见到戴笠将军的亲自命令,免谈!”老子也不是好惹的,声音大怎么呢,比声音,老子也不小。

“喀!喀!……”也许他们是没想到有人会不交枪的,所以都是一愣,然后立即都打开保险,把枪口对准了我。与此同时,我和阿超也抽出冲锋手枪,拉栓,把枪口对准了两三步之外的帅气军官,我冷笑的说:“有本事试试!嘿!嘿!”

边说我边想着该怎样应付对方的攻击,该怎样逃出去,是不是戴老板想要我的命?可是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没容我多想,旁边的福胖子急忙站在我们两边的中间劝合:“别开枪,别开枪,大家都别激动,有话好好说,都是党国的精英,都是自家人,何必为了一点点小事就伤了彼此的和气了……”

他没有动,我们也没有动,场面一时僵持了下来。

“干什么?都把枪收起来,这成何体统,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一名少将级别的高级军官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见这场面,立即就怒火三丈的大吼道。

“长官好!”看到他的军衔,我们都立即向他敬礼。

那名将军礼也没还的看了看我们彼此,然后大声的问:“王中校,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将军,是因为这两位是特勤团的,进入基地后,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武器,所以我们才有了点小冲突。”那名帅气的王中校照直的说了。

“是这样的吗?”那名少将看着我和阿超问。

“报告长官!是的。”我可是按照标准程序先敬礼后回答的,我可不想在礼节方面被人抓住什么把柄。

“要知道这是秘密军事基地,只有少将以上级别的军官进入才不需要交出武器,你们俩为什么不愿意了?”

“报告长官,我是特勤团的李峰中校,我们在接受德国的史教官受训时,史特龙教官就对我们这样说过‘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枪!比生命更重要!’所以只有直属长官命令我们放下武器,或者是我们死了,不然就决不可能交出手中的枪。”我鼓足了劲,大声的回答。别看这个少将问的很温和,但凭他能一口就叫出‘王中校’,就知道两人是很熟悉的,老子人生地不熟的,当然得找个好理由和好的挡箭牌,现在蒋委员长不是很看重和外国人的关系吗,那我就正好把史教官搬出来挡箭,反正他也说过这样的话,所以为了防止对方对我俩暗下黑手,我是很大声的回答,目的就是希望吸引更多的人出来,免得被这些人给合伙‘做了’,我就赌他们不敢在众人面前杀了我俩,要知道万一传了出去,以戴笠有仇必报的个性,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然戴笠以后就没脸再混了。

“你就是李峰中校?”他反到是很好奇的向我看了几眼。

“是的,长官!”

“那你就一定是李超中校咯?”他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立即就问阿超。

“是的,长官!”李超的回答有些冰冷,让我听的都有些不舒服,显然阿超正在生气。

没想到,这名少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的说:“听别人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的又是一回事了,果然和传文中的一样,胆大包天,少年英雄,少年英雄啊!哈!哈!……”

“老吴,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了,唐司令正在开会了,我们还是快点吧。”谁都没想到戴笠早就站在一阴暗处,这个时候突然说了这话,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长官好!……团长好!……”我们也都是同时敬礼。我们也急忙把枪收起来。

戴笠在外人面前从来就不显露任何表情,正如他现在所表现的那样,板着个死人脸,让人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戴老板,你运气真好,从哪个地方拣到这两个宝贝。给兄弟说说,兄弟也去找几个。”那名少将一见戴笠,先是一愣,马上笑呵呵的问正在走过来的戴笠。

“老吴,你就别挖苦我了,这两个哪是什么宝贝,惹祸精还差不多,你也知道他俩才到南京几天就给我闯了多少祸了。你要是想要,我就分给你算了,要是他俩给你闯出什么祸来,你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啊。”戴笠微笑着说。

“戴老板,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可别后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带的那个师,各个都跟他娘的娘门儿似的,正好缺少虎狼之气的人物……”

“好了,好了,老吴,这事以后在说,我们还是快进去吧,免得让唐司令等久了。”戴笠一看对方有点象是说真的,立即就打断对方的话,然后也不等对方答应就对我俩说:“不争气的东西,回去给我写份检讨,现在先给我滚过来。”

“团长,等下,能不能不写那检讨,我宁愿站一个小时的军姿。”我急忙大声的请求道,见戴笠苦笑着对吴将军看了看,我立即又说:“那站两个小时的军姿总可以了吧。”

“就你话多,回去写两份。”戴笠没好气的说。

吴将军到是在旁边笑呵呵的看戏,见戴笠这样,马上打圆场:“算了,算了,一点小误会,算了。”

“这次就看在老吴的面子上饶你们一次,还不快谢谢吴将军,一个个跟木头似的。”

“谢谢吴将军,谢谢吴将军。”我急忙感谢,阿超也知道写检讨的厉害,这回他是真心的向对方点头表示感谢。

可就在我们要进去时,那名帅气的王中校出场了,一把就拦住我们,并严肃的说:“请交出你们的武器。”

这回戴笠可就真的发火了,戴笠是什么人,先不说他自身控制的军统其成员已经飞快的发展到五万之众,就说他是蒋委员长的第一心腹,他在蒋委员长耳边说一句话,比别人说一百句都管用,平时那些将军们,谁敢不给他面子,谁不巴结他,今天倒好,被一名中校扫了面子,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化了一下,虽然很短暂,可是还是被我们这些有心人给注意到了。

戴笠‘笑眯眯(经过多日的观察,我发现这是他发怒或杀人时的特有表现)’的说:“王副官,这两人的身份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他们是直接受命于蒋总统的,除了蒋总统的亲自命令,谁也没有权利让他们缴械,更别说你们的司令了……”

“算了,算了,一点小误会,小误会,咱们快进去吧,会议就要开始了,走,走!……”吴将军见这场面,立即在旁边说边拉着戴笠就进去了。

就这样,我们三人就跟得势的小人一样,仗着戴笠的威风,大摇大摆的进去了,留下了脸色很难看的王中校气的直咬牙。


本书已经出版,在全国各地新华书店有卖的,请大家支持正版,谢谢所有读者长期对本书的支持,万分感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