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四章 烽燧 第四章 烽燧(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机会说来就来。

正如孙玉铭说的,也正如钱伯安预感的,命运之神再次向王羿露出了微笑。

一年一度的“刀锋”对抗演习拉开了帷幕。这是类似美国“红旗演习”那样的高水平高强度的实战演习,也是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和空军之间公开的较量。

海航8师被点名派员参加,而王羿居然是被上层直接点名的。很明显,王羿没有被人遗忘。

压抑很久的王羿终于盼来了一次接近梦想的释放。他太需要这次释放了。

8架精心挑选的战机在聂师长亲自带队下从南海之滨直飞大西北,中途空中加油一次。如此长距离的转场飞行对海航来说是不多见的,而且气候条件差异极大。聂师长一来就是大手笔,对演习摆出了先声夺人,志在必得的架势。看来,军人追求荣誉和胜利的虚荣心谁都不差。

王羿建议完全以实战心态进入演习空域,他请求和孙玉铭双机最后降落,掩护全编队顺利进场。这个建议得到聂师长首肯。

“猎风”训练基地极其庞大,面积是红旗场站的好几倍。从空中俯瞰,巍为壮观,青白起伏如出炉琉璃般的雪山在这里突然一头扎入地下,消失无踪,大地骤然平整得仿佛被巨碾压过,天神的战车隆隆驶过,留下4条笔直超长的车辙,齐齐将苍茫大地梳理开来,那就是跑道。

大地残雪斑驳,天空万里无云。在这里飞翔,简直就是享受。

“01,5点钟方向,不明飞机2架,”孙玉铭的话里有笑音,“不出你所料,空军那帮家伙示威来了。”

“早看见了,雷达开着那,还知道拿出后路攻击的架势,估计还模拟锁定了一番,”王羿扭头看了看,已经可以看到2架尖锐的歼-11B。对方黑色的机头非常醒目,深蓝色的机身涂装上有一只红色的猎隼。“空3师的老对手,还记得吗,02 ?”

孙玉铭笑了,“记得。”

“和他小玩一把?”王羿注意到对方编队高速接近。

“为什么不?”孙玉铭笑出了声。“已经进入机炮射程了。”

平静的歼-10C突然做一百八十度的下降滚转,战机翻转,机腹向上猛烈下降,做起了筋斗,下降速度非常快,眨眼间便从8000落到2000米,摆脱了对方的机炮指向。对方对王羿编队激烈的动作同样做出了神速的反应,他们将操纵杆拉到底并完成一个与现在转弯方向相反的副翼滚。当滚至王羿编队外侧时,机首抬高使速度下降,防止了飞越王羿编队。全世界的飞行员都知道,在任何情况下飞越敌机或在敌机前方飞行都是致命的错误,多半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哒哒哒......”耳机里传来机炮的急促射,不过是嘴巴发出的。“嗨,海军小子,久违了!漂亮的破S⑤!”

“感谢你的欢迎仪式!向空军小子致敬!桶滚做得也不错,”王羿已经拉平了飞机,看到歼-11流畅的机身慢慢靠近自己头顶,“杨拖把,就知道是你!”

对方哈哈大笑,“王土炮!我们的撞机英雄,哈哈,别来无恙?”

杨诚浩和王羿是航校的同届同学。杨诚浩因鼻毛硕长而得外号“拖把”,而王羿与人争论时的口沫横飞使他荣获“土炮”的谐称。

“够了,星星编队,红隼编队,各自返航!”地面指挥塔台开始干涉这些在空中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叙旧情的家伙。

“地面见!”“地面见!”歼-11B座舱里的杨诚浩冲王羿点点头,摇摆着机翼拉开了编队距离,王羿也友好地摆摆机翼,准备降落。空军比海航提前几天到达演习基地,估计一直没闲着,熟悉空域,踩点布防......他们肯定要找回上次对抗演习铩羽而归所丢的面子。

王羿的神经因此剧烈亢奋,没有强劲的对手,就没有战斗的乐趣。

“我已经闻到浓浓的杀气了,”孙玉铭说,“估计这次有得玩!”

“沿着跑道看,那是什么?”王羿看到跑道前方有一个孤独的小黑点,“看清楚是什么没?”

“好像是个塔......”孙玉铭也看到了,附近还有一个闪光的建筑,顶上有白色的碟状卫星天线,好像是个哨所。

“是个烽燧!是个古代烽燧!”王羿看清楚了。

“至于这么激动?”孙玉铭说,“确实是个烽燧,很大的烽燧。”

“星星1号,2号,在2号跑道降落。” 指挥塔台的呼叫。

“星星1号明白。”“星星2号明白。”

战机掠过标枪一样耸立的烽燧,放下起落架,对准了跑道。王羿和孙玉铭默契地驾机左切右转,在跑道端头逆向作小航线着陆,双机以小间隔稳稳落地,动作干净利落。

“星星,落地很漂亮。”指挥塔台说。

刚换下飞行服,一辆东风铁甲就哇哇叫着停在了王羿住的宿舍楼下。“王土炮,出来!喝酒!”是杨诚浩!

王羿和杨诚浩互相捶着对方的胸膛,哈哈大笑着拥抱在一起。

“居然谢顶了!不愧是老家伙了啊!”王羿揶揄道,“以前在航校,天天盼着成为谢顶(对飞行老鸟的俗称),现在都地方支援中央了,心头没点失落?”

“你这嘴啊,迟早被撕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闹的事儿!撞飞机,找情人,你奶奶的看来苦头还没吃够,丝毫没吸取教训啊!” 杨诚浩毫不示弱地回击,“走,吃饭去!免得你小子输了没心情吃饭!”

“扯淡!前年吃不下饭的可是你!”王羿看看手表,一扯杨诚浩衣袖:“还有时间,既然有车,跟我出去走走?”

“马上就是吃饭了……大冷天的,去哪啊!”杨诚浩显然有点不愿意。

“你应该看见那个烽燧了吧?”王羿抓牢杨诚浩的手腕,不由分说拉着他往外走,“老子知道你既然搞得到车,这基地又是你们空军的地盘,走,走,去烽燧那里,今天过了哪还有时间!”

经过两道岗哨,一条巡逻便道直通向烽燧。

烽燧那边确实有个小哨所,西下的夕阳勾勒出烽燧凝重的轮廓。

快到了,那里还有一道岗哨,一个穿着全副武装,身着防寒军服的士兵挥手拦住了车,士兵的嘴脸被帽子和面罩笼得严严实实,只有八一帽徽晶亮如新。“首长,请出示证件,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战士的声音听起来也象是被冻住了,瓮声瓮气,满是白气儿。

“我们就看看那个烽燧。”王、杨两人将证件递进厚厚的手套里,着实感受到外面的严寒。“真不容易!”王羿说。“确实,象个当兵的!尽忠职守!”杨诚浩也说。

战士将证件看了看,对着耳麦说着什么,还念叨了车牌号。很快,他交还了证件,敬了个礼。“谢谢首长!”

“小伙子,拿着!”王羿递给战士一包军内特供烟,“解解乏!”

杨诚浩气恼地擂了王羿一拳,那是他的烟。

“谢谢!”战士大方地接了烟,取下面罩腼腆地笑笑,一个很敦实朴素的小伙子。战士揣好烟,回身抬起了道杆,为王羿他们让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