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毅的葡萄

longli_111 收藏 0 73
导读: 晚上几个偷电线的人被抓了回来,我装着不知道,等我睡醒时那帮兄弟已经忙了一个晚上,看见我后,他们把几份笔录交给我后,便去睡下。只有小李还在用水管冲洗眼睛,昨晚去抓捕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面,被人用辣椒喷雾剂伤到了眼睛,他当即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直到其他弟兄用警棍和石头把那几个拿刀的混蛋制服了才把他服着上了车。为了表示对小李的同情,我猛K了一个离我最近的河南人几下。拿着做好的笔录详细看了一下,大致都招了,只是还有一个坚持认为他只是路过那里路过,然后看见有人打架,最后莫名奇妙的被人打了一顿,就被送到派出所来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晚上几个偷电线的人被抓了回来,我装着不知道,等我睡醒时那帮兄弟已经忙了一个晚上,看见我后,他们把几份笔录交给我后,便去睡下。只有小李还在用水管冲洗眼睛,昨晚去抓捕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面,被人用辣椒喷雾剂伤到了眼睛,他当即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直到其他弟兄用警棍和石头把那几个拿刀的混蛋制服了才把他服着上了车。为了表示对小李的同情,我猛K了一个离我最近的河南人几下。拿着做好的笔录详细看了一下,大致都招了,只是还有一个坚持认为他只是路过那里路过,然后看见有人打架,最后莫名奇妙的被人打了一顿,就被送到派出所来了。可同事们告诉我他昨天晚上用刀刺穿了一个治安员的手,另一刀从一个民警太阳穴嚓过,掉了一块皮。当然我们也没好了他,把他靠在凳子上从一个不算太矮的地方砸了下去。我记得上一次打人应该是1年前的事了,那个“白粉仔”在签字时用笔对着喉咙,我们和他争抢时被他伤了几个,然后他说他有“爱之病”,我们又恨又怕,然后就铲了一窝咬人的蚂蚁泼在他身上。发泄之后我们也害怕了几个星期,直到诊断结果出来后,才松了一口气。我不宣扬暴力,但是有些人你不操他娘,他就不知道管你叫爹。说跑题了和那个偷电线的耗了一个上午,他或者装死,或者叫冤。没办法在做了他同伙的辨认笔录后,先把他们拘留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慢慢和他干。,中午吃了饭按照安排我和小杨要去看一个老兵,老兵帮过越南,也和越南打过仗,是个战斗英雄,可他的两个儿子去年因为吸毒被我劳教了,明年底才能出来。老兵一个人有很多的不方便,小杨肩上扛着一带大米,手里提着一桶花生油和两合月饼,我揣着弟兄们自己凑的300块钱。就这么听他说了一下他的战斗经历和他对儿子的痛斥。下午我接到一个消息,说前几天偷摩托车的案子,知道人在那里了,匆匆忙忙的带人赶过去在狭小的出租屋内闪电般把那两个西安人打倒,然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要抓的人,吓得冷汗直流,但是在赔礼道歉后的时间里发生的事让我几乎虚脱,他们中的一个人老想打开一个包,我们又把他制服,从里面收出两支军迷都很熟悉的外国手枪,其中一只已经上了膛。还有就是几把很精美的砍刀,刀鞘上还插着飞刀一样的匕首。又忙了一个下午,直到重案队的兄弟来到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今晚该我值班,我是个穿着军装的警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我接到通知要回“娘家”住上一个月,于是我打着背包回来了,见到了过去的同事,干着过去的工作。一切好像都没什么变化,只是弟兄们在喝酒时把我戏称为“机关领导”让我有些招架不住。日子就这样简单又枯燥,新同事在一天天的进步,我也习惯了用笔记录下生活的点滴。以中秋的名义和同事们海喝了两天,我讨厌喝酒,但是我尊重那些看得见的友谊。中秋在部队是个很隆重的节日,于是乎我想起了家乡的月亮。抬头望去今天的月亮已经很圆了,看到李建安时他穿着一件不透气的雨衣,满身大汗显,脚上全是泥,显得很狼狈。这个单纯的客家小伙子已经冒雨在犯罪现场守候了整整四个小时,雨天甚至连个坐下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把他接上车,他很亢奋,连声问我们有饭吃没有,他吃饭很爽气,饭量也很惊人,饥饿的痛苦对他来说甚至超过与犯罪份子的搏斗。但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很安静,不那么焦虑,耐得住寂寞是个比较独立的人,这就是李建安的中秋节。把李建安接回单位后,他心急火燎的找饭吃去了,接替他的是马兴锦,18时50分到22时50分是马兴锦的守候时间,雨小了一点,蚊子是多了一点,所以小马哥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包好烟,即可以提神解闷又可以驱赶蚊虫。小马哥刚来的时候,我授衔不久,所长安排他成了一样是新兵蛋子的我的拍档,在几次有惊无险的办案中,他有些生涩,但也很镇定、很勇敢,比我的第一次好多了。于是乎我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马哥进步很快,我走了以后他便接手了我的辖区,休息也是一天比一天少,这对他来说到底是“倒霉”还是领导对他的信任?我也说不清楚。就像今天晚上他要去蹲的那个地方一样,如果能泡上一壶功夫茶,加上几个月饼。。。。。可那里除了一辆被烧毁的车、吸血为生的蚊子以外什么都没有。什么破车能价值800多万,什么鸟人吃饱饭了没事做烧车玩!经常被骂的警察和经常骂警察的人的区别就在于,经常骂警察的人可以悠闲的在电脑面前指责警察,一副理直气壮的救世主模样,而经常被骂的警察由于要连续的巡逻、抓捕、审讯和干今天一样的鸟事没有时间去辩解一下自己的苦衷。我绝不认为我是高尚的,但是我的职业绝对没很多人说的那么卑劣。我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回家,向母亲解释我不能回家的悲伤,问候父亲的病情。母亲很理解我,她只是和我说,“你值班就值班吧,但是碰上事情要多叫几个人去,不要冲在第一个,在抓捕的时候如果遇到反抗你可以制服他,但过后不要打人、碰上拿刀枪的你可以用枪打她的腿(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带枪的、但是我一直告诉我妈我有枪)、“前几天在电视上看见哪个哪个警察又出事了,我和你爸都怕得要死,我们都很好,也不求你什么,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就最好了。”这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在打电话回家解释,每次我听到的话都是一样的。月亮已经很圆了,而又凄美。巡逻的时候看见很多家庭在吃着喝着,一些情侣被我们刺眼的警灯吓到了,惊笑着走开,他们有权去享受生活,看着他们的人生,那时我觉得我很幸福。20岁的激情、20岁的青春,只为了万家团圆时,那家乡的月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