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成功背后的男人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37 26454
导读:在湖南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苗家村寨,童年的时候宋祖英就会唱许多山歌。初中毕业后,时逢古丈县剧团招收演员,当时宋祖英的父亲病逝,母亲又操持着家里的生计,家庭的贫穷的境遇使她拥有了坚强的意志。经过努力她被县剧团录取了,在艺术的殿堂里她迈开了自己的第一步,成为一朵艺术的奇葩,1988年她在长沙举行的全国歌手邀请赛中以一首响亮动听的《阿哥莫走》苗家歌拔萃出群,扬芳飞文,一举夺冠。后来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研究生班的她被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歌舞团,成为国家一级演员。提起宋祖英,就会想到她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湖南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苗家村寨,童年的时候宋祖英就会唱许多山歌。初中毕业后,时逢古丈县剧团招收演员,当时宋祖英的父亲病逝,母亲又操持着家里的生计,家庭的贫穷的境遇使她拥有了坚强的意志。经过努力她被县剧团录取了,在艺术的殿堂里她迈开了自己的第一步,成为一朵艺术的奇葩,1988年她在长沙举行的全国歌手邀请赛中以一首响亮动听的《阿哥莫走》苗家歌拔萃出群,扬芳飞文,一举夺冠。后来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研究生班的她被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歌舞团,成为国家一级演员。提起宋祖英,就会想到她的歌,相信60年代后的人都能耳熟能详,诸如《十八弯水路到我家》、《辣妹子》、《好日子》等经典歌曲都是出自她的歌喉。近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举办的“宋祖英专场音乐会”上,她再度高歌,令2200名美国观众心弛神怡,赞不绝口。


从一个出身贫困家庭的乡下女孩到如今享誉全世界的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无疑也是令天下女性羡慕的成功的女人。她能有今天炫目的成就也绝非易事,所以,人们就自然把眼光投向了她背后的男人——罗浩。提到这个人,倘若不说他是宋祖英的老公,你也许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你听过《湘女多情》和《月亮花花儿开》这两首歌,那就能对罗浩先生有了更深的了解,这么好听的歌,就是他写的;那个大名鼎鼎的电视剧《雍正王朝》和《恰同学少年》,他就是制片人。现任长沙市广电集团副董事长的罗浩是全国十大制片人之一,可以这么说,宋祖英的今天离不开丈夫罗浩的大力支持,是他一手铺就了她的成功之路。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新闻报道中,这样的故事都是司空见惯的老生常谈,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别致和新鲜,但是宋祖英和罗浩的故事却别有一番新鲜的意味。


当时罗浩是湖南电视台主办赛事转播编导,据宋祖英自己透露,觉的那个时候的他很帅也很有才华,而且还是一位很幽默的人。是他带着宋祖英走进了艺术殿堂,让她成为金铁霖的学生;也因这一次交往,后来这位帅歌又将她带进了婚姻的殿堂。那年宋祖英在北京深造,帅哥就经常给她写信,对她的生活和学习给予了莫大的关怀和鼓励,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就是通过这种相对传统交往方式逐渐建立的,那个年代的求爱或求婚的方式很单纯,爱的也很单纯,真是“樱桃好吃树难栽,姑娘好看口难开”,据说有一次帅哥写了一封情书向宋祖英求爱,宋祖英却没有明确答复,这让帅哥也难受了几天。后来帅哥才明白,原来宋祖英是因为自己家境不好,怕拖累他才不敢答应他的求爱,她不但少年丧父,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聋哑弟弟,生活穷困窘迫。帅哥得知后感动得稀哩哗啦,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北京,亲口对宋祖英说:“我愿意把你的家人当作我的亲人看待,尤其是你的弟弟,我们要多多关心他!”,话一出口顿时让这位好看的姑娘芳心大动,感受到了他的直率和坦诚。突然袭来的甜蜜的爱情对很早就失去父亲的宋祖英的情感生活来说,丈夫罗浩占据着像父亲和老师一样重要的地位,丈夫不仅像父亲一样呵护着她,而且还让身单力薄,脆弱无助的她感受到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美好的东西存在着,让她感受到在冬天还有阳光的沐浴。在宋祖英心里,丈夫是力量和善良的化身,从她向媒体袒露的心迹就可以看到,她当时对丈夫罗浩的非同寻常的依赖心理和复杂感情。


就在这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她以一曲《小背篓》名震全国,事业上成功的喜悦促使两位有情人的爱情之花也嫣然开放,第二年春天他们幸福地踏上了红地毯,罗浩也成为她事业上的坚强后盾,在丈夫的支持和鼓励下宋祖英在艺术界也有了一定的声望。尽管如此,那个年代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套住房对她来说还是一种奢望,因此夫妻俩在长沙家安,罗浩将宋祖英的母亲、妹妹和弟弟也都接到长沙生活。这一对恩爱夫妻对音乐有着共同的探索和追求,在罗浩的指导和鼓励下,宋祖英的音乐才能不断在飞跃,那个时候已经完全形成了自己的独特歌唱风格,像春雨一样清新,给人们带来一种别样的心情态度,朴素而深沉,忧伤而温暖。


在一个张狂的时代,她却从不张狂,她象征着教养与理性,她以自己的平静与谦和赢得了人们的认可和喜爱。那么,是什么使使她凭着为数不多的几首歌引起人们的喜爱和赞美?殷谦认为那就是情感,是一种像春雨一样浸润在歌声中的情感;那么,她独特的歌唱风格又体现在哪里?那就是从她美好的歌声中透露出来的抒情性,那确是一种像春日般温暖、像夏日般热烈的抒情性。那个时候大多音乐艺术都普遍患上了抒情厌倦症,很多音乐都陷入了呆板、生硬、乏味的境地,流行音乐也在不古不今,不中不洋中艰难地成长,那个时候,这种纯真的抒情被有些人当作伪浪漫主义的歌唱的策略,而宋祖英却决绝地强化了抒情的力度和强度,从而使自己的歌唱回到了最本真的状态。


才华出众的罗浩为人很低调,即使自己也有令人瞩目的成绩但外界很少有关他的消息。他不偏执不急躁,也不庸俗,他喜爱中庸和平和与审美,尤其是对音乐艺术的审美。在他身上,你看不见一丝半点自命不凡的影子,谦虚几乎是他的天性。但是,谁若因此把王兆胜想象成那种唯唯诺诺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只要他认为是对的,而且被证明的确是对的,他就会坚信不移;只要他认为是错的,而且被事实证明的确是错的,他就从来不惮以尖锐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


罗浩为宋祖英曾写过《湘女多情》和《月亮花儿开》两首歌曲,其实那时宋祖英唱的很好,但是对音乐艺术审美很严格的罗浩却坦率指出了宋祖英的不足,批评“她唱得不到位”,当时宋祖英深感委屈,别人都是哇声一片的赞美声,而自己的丈夫却是句句冰冷的批评声,可想而知罗浩对妻子在音乐方面的严格。对宋祖英来说,罗浩就是她歌唱艺术一个转换器,他能将普普通通的人生世相变换成一种美好又富有滋味的灿烂图景,让她深切体会到生活与人生那一份甜蜜与忧伤,缠绵与悠长,从而有一种此生足矣的幸福感受。


罗浩也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在他的背后有宋祖英这样一个伟大的女人,而在宋祖英成功的背后,也有罗浩这样一个伟大的男人。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