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迈克,今晚上节目我给你准备好了。包你从未遇到过!绝对!”西纳尔笑得很坏。

老同学迈克讥笑道:“不会又来一份紧急公文吧!”

西纳尔摇头笑道:“我保证!”

迈克耸耸肩:“做有个前线指挥官真的也很难!我理解你,可怜的西纳尔。”

西纳尔昂起头:“请相信战争,他会给我们带来勋章,让我们去打败哪些老朽们!”

迈克点点头:“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西纳尔顿时兴奋起来:“是吗?这真让我兴奋。”他指住迈克:“我也要让你兴奋!”


甘岭西的游击队员们异常地兴奋,跟着特别游击队,他们终于又开始胜利了。

老虎也很兴奋,他兴奋地工作着。

他兴奋地是,战友们开始独挡一面了,不光是自己从国内带过来的,今天带队的就有五个是越南特别连的军官。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按照预定计划,完成了有限地打击敌人和收集十二战略村地形图的工作,而且都安全地撤回来,只有几个轻伤。

他兴奋地是,他和黎英成功地接到了地下党书记准备的敌军兵力配置情报。更重要的是,他抓回来的竟然是个大鱼:西纳尔的档案管理副官。他几乎就是一个情报库。

他这个夜晚当然睡不着了。

他问黎英:“你睡得着吗?”

黎英很干脆:“你睡不着,我就睡不着。”

“好吧!今夜我们把甘岭西极其周围十二个战略村的地图弄出来。”

“哪,我呢!”公羊子问道。

“你就负责给我们递茶送水,煮宵夜。”

公羊子顿时嘟上了嘴:“我又是个打杂的。”

老虎问道:“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说革命工作我都喜欢呢。”

老虎冷笑一声:“你再发牢骚,就换人!”

公羊子顿时闭上了嘴。

老和尚悄无声息地来了,把大家画的十二个战略村的侦察图拿起来:“让我来整理这些图吧。不清楚的,我一一好问他们。”

所以,那一夜游击队宿营地里灯亮了一晚上。


这夜迈克真的很兴奋。因为那是他这个见多识广的公子哥儿也从来没见过没听说过的事情。

“妈的,比吸毒刺激多了!”这是他的终极评价。

从西餐厅抓过来的一共是一个老板娘,六个服务小姐。

西纳尔是一个喜欢开拓创新的新式军人,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他也有这个自信。

比如他的这套审讯方法,只要是他抓到的女游击队员,几乎是审讯一个,成功一个。

这也令他很快就消灭了很多的游击队,他的战功也就越来越多了。

能用这个来招待自己的老同学则又是他的一个创意。

“这个过程是最有趣的。”他对迈克轻声地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安排。”

他们进场时,偏西的太阳的光象天空飞溅的鲜血。

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昏黄的灯光下,其个女人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我们不知道谁是游击队呀!”

“开始吧!”西纳尔轻声命令道。

于是,七个女人分别被注射了一大管针剂。

勤务兵搬来了桌子和凳子,两人坐了下来。

饮了一口酒,西纳尔慢条细理地道:“这是一种新药,一种人的意志无法抗拒的新药。人在这种药的驱使下,很快就会发生奇妙的生理和心理变化。那种变化会让你吃惊。”

迈克摇摇头:“你仿佛象一个上帝一样。”

“对!”西纳尔点点头,慢慢地点燃了一支雪茄,喷出一口浓烟。他洋笑着盯住迈克:“对,等会儿,你就是她们的上帝,你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会干什么。”

迈克抿了一口酒,淡淡地道:“你说得太奇妙了。”也点燃了一支细长的女人烟,慢慢地把烟子全吸了进去。

西纳尔突然暧昧地笑起来:“比如,你喜欢吃奶吗?不,我说的是象小孩一样地吃奶,而且这些少女的奶水里就真的有奶。丰富得象泉水一样的奶。”

迈克吃惊地看着他。

“她们的奶丰富得要把她们的乳房涨破,激起她们无限膨胀的情欲,冲破她们所有的道德禁锢,让她们生理和心里都被欲望搅成一片浑水。无处发泄,会让他们只想撕碎雄性的东西。”

迈克看着西纳尔不断翻动的嘴,喃喃道:“你说得太神奇了。”

西纳尔却不打算停止他的演说:“这时,她们会舍弃一切来迎接、乞求你这个男人。而一但他的奶水出来了,他们的情欲便会象奔腾地江流,滔滔不绝!把她自己也完全淹没!”

迈克呆呆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西纳尔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很放肆,就象一头在旷野上咆哮的狼。

“这时,你只要停止吸他的奶,她会难受得求你!你如果停止与她性交,她会象狗一样缠着你!你无论提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无论问什么问题,她都会回答...”

“天啦,你是一个魔鬼!”迈克站了起来:“但是,你说得这样活灵活现,叫我真的相信你了!这真的很有趣,恐怕也是我一生中也不可能遇见的。”

“坐下,不要性急,迈克。”西纳尔把头望进去:“你看,她们已有反应了。为了你,我加大了剂量,通常原来要两天以上的时间,你看,现在就有效果了。”

果然,灯光下,越南女人的脸已经变得红扑扑的,在灯光下格外妖艳。

眼睛细眯着,乳房似乎真的长大了,把衣服也撑了起来。

甚至,那腿也交叉在一起,不断地磨擦着。

越摩擦,脸也越来越红,甚至有了轻轻地哼声。

迈克睁大眼睛:“能不能把她们的衣服脱下来。”

“当然不行!”

“为什么?”

“这些事情他们自己都会干的。”

“呵呵!”迈克发出了怪叫。

西纳尔一挥手:“让所有的士兵都撤出去,里面只留下我和迈克。你们守在外面!”

副官一个立正:“是!”

不一刻,士兵没全撤了出去。

女人们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甚至不断地用手难过地揉弄着乳房,两条腿不断地加速摩擦着。

西纳尔在迈克的耳边说:“即便你是一条公牛,你也对付不了有个人。”

迈克和他走了进去。

一步步走向那些女人。

他们的脚步声让这些关在里面的女人都抬起了头...


因为老和尚带动了很多的兄弟帮忙,到后半夜,地图基本上就拼凑得差不多了。

老虎手上停了下来,把身子伏在地图上,细细地看着,看了很久,突然回过头:“难道这十二个战略村的外面就没有一个小村庄了?”

黎英回头看住也被惊醒后,站在那里的胡志亮政委。

胡志亮政委见黎英看住他,才醒悟过来,忙答道:“不,还有。只不过规模就很小了。”

“那么你们在这些村庄开展过工作吗?”老虎站直了。

胡志亮政委摇摇头:“他们一般都家中缺少劳力,所以,很难动员他们参加游击队。”

老虎摇摇头,微微地闭上眼睛,接着募地睁开,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我们要把这些周围的村庄全部建成战斗村!”他盯住胡政委:“这样我们一方面有了自己的根据地,有了群众的情报支援、物资支援、劳力支援;另一方面所有的游击队员都将得到一次锻炼,为我们把战略村变成战斗村取得经验!”

胡志亮政委脱口而出:“那当然太好了!”接着摇摇头:“对于这种工作我们没有经验。”

老虎笑了:“我们共产党人干的事是前无古人的事,只要目的正确我们就要想办法去干!”他话锋一转:“当然,据我对中国抗战时期对付日本鬼子的办法进行研究,也得到了一些可资借鉴的办法。这个在特种游击分队训练时都学过。但是,我们要立足于实际,只有在具体实践中才可能找到切合实际的方法。”

胡志亮政委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这样当然最好了。”

到把黎英逗笑了:“好,这次我也可以跟着你学习了!”

老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好吧!兄弟们干完了吧。我们,睡觉!”


那绝对是让迈克一生都忘不了的场面,天亮时,他双腿发软走出了牢房,直骂:“西纳尔,你这混蛋!在牢房里招待老同学!”

牢房里,几个女人,最小的才十几岁,赤身裸体。

三围象吹涨了气的皮球,表情如沙漠里干渴到了极点的旅人。

见迈克出去了,伸出手试图把他拉住。

西纳尔摇摇头:“他们还在呼唤你呢!狠心的家伙!”

“他们不是人,他们是性奴隶!彻头彻为的被性俘虏的奴隶!”

西纳尔哈哈大笑:“来人啦!把英雄迈克先生送出去。”

再喝道:“来人!给我立刻把哈吉旅馆的老板娘陈美娘抓来!”

这个时候,正好天开始放亮,晴朗的一个早晨,被警报声划破了。


这一刻,老虎正在熟睡。

游击队的营地静悄悄的,就连出来的猴子也自觉地只是望了望,就扭头而去了。

老虎的鼾声很惬意地拉响着,靠他不远的黎英不知梦到了什么高兴事,面上的颜色和早上的天空一样,现出红晕。

报务员却被惊醒了,因为发包机在不断地发出警示,这是有紧急情况通报。

报务员阿辽翻身而起,马上开始收报。

“达达”的声音在这个早晨格外地响亮。

阿辽接完电话,一立而起,钻出木楼就往老虎住的木楼冲去。

公羊子一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就醒了,人就势一翻,足一点地已靠到门上,手中的枪机头张开了。

“报告!”阿辽大声地喝道。

公羊子当然也看到了,枪收起来,人却拦了出去:“头儿忙了一整夜,刚睡下,干什么呢?”

阿辽大声道:“有紧急命令!”

说罢一闪身,就冲了进来。

老虎当然也惊醒了,从阿辽手上接过电报,只瞟了一眼,眉毛就皱了起来。

公羊子紧张地看着他。

黎英也过来了,从老虎手上接过电报,立刻,眉毛也皱起来了。

只急坏了公羊子,他知道一定出了大事,但是,他还不知道。

“叫胡政委!”老虎在木楼上慢慢地低头走着,轻声说。

“是!”公羊子这次跑得快当,身子若一阵风,不一刻已刮到了胡政委的木楼。

胡政委过来,接过电报,顿时失声道:“天,这是怎么回事?”

老虎淡淡道:“敌后工作,随时都可能发生不测之事。”

“怎么办?”胡政委焦急地继续问道。

“如果不把她救出来,甘岭西的地下当组织有可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黎英轻声道。

老虎继续在一步步地走着,突然他停了下来:“一,要他的老父亲立刻动用商界人士,保护她暂时不受到伤害。这事由胡政委带人去办;二,立刻组织甘岭西的地下党转移,这事由我和黎英同志去办;三,公羊子立刻叫老和尚来,要他组织一个行动小组,此行动组人数六人。其余同志不改变昨夜布置的任务。只是要加一条,每个小组,一天必须袭击一个战略村,只准杀一个敌人!立刻执行!”

胡政委答声:“是!”回头走了。

公羊子早冲了出去。

老和尚几乎是冲进来的。

老虎简短地道:“甘岭西地下党书记被捕!我们要想办法营救。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组织一个行动小组。人数六人。我们可出三人,越南同志三人!马上招齐,跟我走!”

“是!”老和尚敬礼后,一阵风地去了。

公羊子这才嚷起来:“我要跟你去,头儿!”

黎英叹口气:“老虎什么时候撤消了你的任务?”

公羊子顿时来了劲:“是啊!我还是老虎的...”

“准备好所有东西,准备出发!”


西纳尔阴冷地盯着面前的日本人。

这些日本人都是四十五岁左右的军人。在四十年代作为日军最早的特种部队,在中国战场,与新四军、八路军进行过作战。有着丰富地对付游击队作战经验。

他们都很平静地对待着西纳尔的目光。

西纳尔吐出一口气:“我决定让你们单独组成一支军队,从事侦察和突袭活动,对付进入甘岭西的老虎。现在我授命你们到越南人的军队里面去挑选人员!需要的武器和设备也由你们自己挑选。时间三个小时,然后,你们马上按你们喜欢的方式开始行动。”

他挥挥手。

日本人齐齐一鞠躬:“哈以!”退了出去。

西纳尔敲敲桌子:“奥登!”

奥登上校走了进来,这是一个有着鹰一样眼睛的汉子,桀骜不驯的气质让他显得气势逼人。

“我们逮的应该是一条大鱼。我要把她作为一条饵,把老虎调出来。所以,我命令你,把部队分布在城中的四个方向,随时参与追捕老虎的行动!”

奥登上校答道:“是!”接着又道:“我以为应该是五个方向。首先由我掌握一支由直升机、装甲战车和摩托组成的快速行动分队,在城中央。而另外四支突击队在四周警戒。”

西纳尔点点头:“那么,执行吧!上校!”

西纳尔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愣了一会儿,一拍桌子:“威尔世!”

威尔世中校轻步进来了。

“听着,除了跟着迈克的第三应急分队。其余三个分队,全部穿便衣,分布到全城。发现可疑人员,一律抓起来!”

“是!”威尔世又悄悄地走了出去。

威尔世就象一只乖乖的狗,西纳尔很喜欢。

他伸了一个懒腰,他太累了,因为昨晚上陪迈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