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八十节 雷击

秦时竹 收藏 7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URL] [内容简介] Ps:最近新房刚刚装修好,尚未入住,书籍一类大多打包在一起,因此无法就读者所提的参考资料疑问进行回答。但有一点时竹略作提醒,对于日本数据不能光看参考资料中的数字,还要包括朝鲜、台湾两地的数据及考虑中国壮大后的影响。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Ps:最近新房刚刚装修好,尚未入住,书籍一类大多打包在一起,因此无法就读者所提的参考资料疑问进行回答。但有一点时竹略作提醒,对于日本数据不能光看参考资料中的数字,还要包括朝鲜、台湾两地的数据及考虑中国壮大后的影响。

++++++++++++++++++++++++++++++++++++++++++

柴油机在黑暗中单调地发出轰鸣声,8艘“辽”字号鱼雷艇——辽远、辽兴、辽静、辽平、辽安、辽康、辽威、辽武在旗舰豫康号的带领下,排成两个方阵,从山东半岛的外海逐渐驶近。发动机的声音虽然在舰艇上的人听起来有些震撼,但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中,实在是最为寂静的声音。因为,当时普遍都采用蒸汽机作为船舶的推动力,其噪音等级比柴油机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数量级。而自从何峰将狄塞尔挖到中国后,柴油机大型化和可靠性都取得了飞速的进展,4800匹马力的柴油机比同样输出功率的蒸汽机体积缩小23%,重量减轻19%,同样250吨排量的鱼雷艇,以前采用蒸汽机最多跑到29节,而采用柴油机动力的“辽”字级能轻松达到33级,辽安号曾经在今年的海试中跑出34.3节的最高航速,完全证明了柴油机的优越性。采用柴油机做动力的另一个附加好处是可以实现更远的续航距离,由于柴油机采用高压缩比的柴油作为动力,在热能效率上高于同样单位动力煤的60%,同样重量的燃料存储能让柴油机跑得比采用最新透平机的同吨位船舶增强约55%的航行距离,足以完成远距离长途奔袭。在这个基础上,节约出来的吨位可以改善鱼雷艇的适航性和士兵的居住条件,甚至于作业上也更加容易了,油料在燃料舱里可以自行流动,不用像烧煤那样添设耗费体力的司炉工。另外一个附加的好处是,采用柴油作为动力,在黑夜里不会有散发出火星的烟气,对于隐蔽具有极大的帮助作用。

用雷击舰队进行夜战,是联合舰队谋划已久、充分论证的结果,夜战中,不仅雷击舰队的速度和灵活能够得到充分发挥,海军装备的533mm口径的三年式黑头鱼雷的威力也能得到施展。战术说穿了很简单——白天,雷击舰队在伏击隐蔽地点进行隐蔽和准备,入夜,则在敌人的必经航线上予以展开突袭。原则上采用一击就走的偷袭战术,在32条鱼雷同时齐射的前提下,陈策想象不出有什么的大罗金仙能够挡得住这种威力。

自然,准确、及时的情报是达成这一战役的关键所在,为了捕捉战机,前敌指挥部和联合舰队派出了大量的侦察力量,从“希望”号起飞的侦察机几乎每隔1个小时就要到日军舰队头顶晃悠一圈,看一看最新情况,而前指的陆基侦察机也掺合其中,日军舰队的头顶对国防军来说基本是不设防的领域。一开始日军还尝试用气球炮进行还击,但炮手们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再加上气球炮所采用的碰炸引信严重影响效果,除了浪费弹药外几乎毫无效果。日军水上飞机母舰“若宫丸”由于搭载的飞机已经悉数为青岛方面的德军空军所击落,只有干瞪眼空着急的份。好在华军的飞机全部以侦察为主,一枚炸弹、一颗子弹都没有向日军舰队招呼过,因此加藤等人虽然愤恨,但虱多不痒,到了后来就渐渐有些麻痹了,任由华军飞机驰骋,神尾管这些叫做“讨厌的苍蝇”。当然,情况暴露对任何军队来说都不是好事,只是前指呼叫轰炸机对日军滩头进行轰炸后给鬼子造成了错觉——支那人是冲着陆军和滩头阵地去的,他们拿舰队毫无办法,更不会想到国防军在拼命算计他们的舰队。

在这样的轻敌思想指引下,日军战列舰编队大摇大摆地北上补充物资和给养,而驱逐舰等附属舰艇则留在原地用运输舰予以补充。加藤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傍晚时朝威海卫开进,,天亮后应该能完成补给,如果时间来得及,还赶得上对支那军队发动的总攻。为了加快行进速度,日军不但没有派出任何舰只对附近海域进行搜索,相反还灯火通明,舰队全体排成一字纵列、沿着青岛至威海卫的航线进发。诚然,这样的布置可以减少掉队和航线不明的几率,可以较高航速行驶,但同时也会暴露目标,至少会增大被敌人发现的机率。

虽然利弊参半,但加藤很骄横,急于做出成绩、建功立业的他有意无意地忽视了风险:“上一次日清战争,支那人比大日本帝国舰队的实力要强不少,依然不是我国海军的对手;10年前的日俄战争,我们不仅歼灭了他们的远东舰队,就是远道而来的太平洋舰队也是我们的盘中餐。现在,支那海军的实力只是帝国海军的一个零头,他们若是敢来挑战,我保证在1个小时内将他们完全击垮。”

旁边的参谋谄媚地附和道:“配得上和加藤将军交手的支那将领恐怕还没有出世吧?”

可是,他们错了,不仅意图和加藤交手的中国将领已经出世,而且,后者还率领着一群鱼雷艇虎视眈眈地盯着这支舰队。

“报告,瞭望哨说在前方发现一排灯火,似乎为较大的船只编队,距离当在15里开外,航向尚不明确……”

“一排灯火?”陈策举起望远镜,漆黑的海面上似乎确实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全体注意,靠上去。”

瞭望哨的观察员是个好眼力,单凭这一点就对得起他所立下的功劳,他看得不错,来的正是日军舰队,正排成长大5里的纵队,沿着东北偏北5°的航向前进。

“好家伙,块头都还不小呢?”在较近的距离上,不仅陈策,几乎所有的鱼雷艇都发现了目标,一个个庞大的黑影在灯火忽明忽暗的照亮下显露出来,这不是日军舰队又是什么?起码,商船是不会到这片已经被划为军事禁区的海域来航行的。

“继续接近,提醒各舰注意隐蔽,千万不要让鬼子发现了。我们去看看清楚,到底是哪几艘军舰。”豫康号通过无线电向各舰发出了信息,作为领舰,豫康号的吨位更大一些,所搭载的无线电功率也更为强大,足以指挥8小舰。

“第一艘好像是战列舰丹后,第二艘应该是旗舰周防,第三艘……按理第三艘应该是石见啊?我怎么看不像?”

“不要紧张,仔细再看看。”陈策沉住气,安慰观测员,此时雷击舰队还不知道石见已经被德军重创并被日军自行击毁的消息。

“舰长,第三艘绝对不是石见,体形相差太大了,倒是有点像装甲巡洋舰磐手呢?后面几艘也是装甲巡洋舰,对,一定是的!”观测员兴奋地吼叫起来,“八云、常磐,最后那艘是若宫丸!”

“你敢肯定?”

“别的我不敢保证,若宫丸绝对错不了,体形相差太大了么!速度又慢!”

“好,告诉第二支队,先吃掉最后那艘……”

若宫丸在舰队最后蹒跚前进着,整个舰队就以它的速度最慢,因此不得不驶出最高航速来跟上编队速度,舵手和观测员一直在紧张地紧跟着前面的舰只,根本没有太多的心思观察两翼,而舰长和一干中高级军官此时正好已经用过晚饭,在会议室里吹牛聊天。

“就是它了,鱼雷,预备……”第二支队接到命令后,立刻调整阵形,以蛟龙出海的姿势猛地朝若宫丸扑去。四舰驶抵距离目标3000米左右的距离,敌人还是毫无察觉,辽安号舰长露出会心的微笑,计算好角度、调整好深度,随着放的一声令下,左右两舷的鱼雷管猛地张开,两发黑洞洞的鱼雷迅速钻了出来,“佟”的一声,鱼雷入水了。很快,在三元推进剂的工作下,经过改良的三年式黑头鱼雷(甲型改)发动机开始了工作,以37节的最高航速迅即向目标扑去。几乎与此同时,辽康、辽威、辽武号也发射出了自己的鱼雷。8发鱼雷从各个角度向若宫丸进发,牢牢封锁住了敌舰的机动空间,一举将其包裹在天罗地网中。

鱼雷推开浪花,飞速前进着,3000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情,陈策和雷击舰队都在等待着那声惊天动地声音的到来。

若宫丸的观察员揉揉自己的眼睛,不经意间转了个角度,眼睛往海面上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200米开外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朝自己扑来。“那是什么东西?”他吓得一个机灵,不好,鱼雷!就在他竭尽全力,发出“鱼雷、左满舵”的声音后,两侧赶来的鱼雷已经不由分说地咬上了船舷。“轰轰”两声,鱼雷重达280公斤的装药部迅速爆炸,将脆弱的若宫丸号舰体炸成两截,不等舰上如何反应,船体已经开始快速下沉,并迅速形成漩涡,吸进了不少落水挣扎的日军士兵。

当然,真的从战斗效用来说,对付若宫丸这样的舰艇只要一发鱼雷即可,之所以杀鸡用了牛刀,就是保证打击力。

“好!”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稍远距离的第一支队和陈策所在的豫康号都听到了声音,众人沸腾了,一片叫好声。

自然,强大的爆炸声也惊动了日军,加藤此时正好和神尾在喝酒聊天,听到如此猛烈的爆炸声,立即站立起来,“怎么回事?”

“报……报告司令官阁下,若宫丸突然发生爆炸,已经沉没了……”

“什么?”加藤眼睛都瞪圆了,“敌人袭击么?”

“目前还没有发现敌人的影踪,会不会是触到了水雷?”

“水雷?”加藤气急败坏,“给我仔细搜索海面,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伊!”

“派八云去营救落水官兵,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伊!”

“舰队降低速度,保持警戒,等待消息明确!”

“哈伊!”

第二支队在欣赏完若宫丸的“汇报演出”后,并没有四散逃窜,相反,他们算准了鬼子一定回来救援,准备再以此为饵,再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八云掉转船头,急巴巴的赶来了,舰上探照灯大开,但无一例外地都是照向正前方的水里,想看清楚若宫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两侧隐蔽的角落,更忽视了潜在的风险。

又一条大鱼上钩了,而且还是前赴后继的上钩,第二支队也不跟他含糊,齐刷刷地又是8条鱼雷开始齐射,然后便脱离了战场,毕竟,打光了鱼雷的鱼雷艇就什么也不是了,辽安号舰长一边高速脱离战场,一边暗暗祈祷老天帮忙。又是“轰轰”两声巨响,八云号也中了两发鱼雷,不过比若宫丸幸运的是,八云号被命中的位置并不是关键部位,而且八云号无论体形和防御力都要强于若宫丸,被命中两条后并没有迅速下沉,而是在一侧和舰艏撕开了口子,海水直灌,很快形成了15°的侧倾,动力全失,但好歹还漂浮在海上。

八云的爆炸声再次震撼了日军,加藤终于从暴怒中清醒过来,这绝不是什么水雷,相反却是支那人的鱼雷夜袭。

“八嘎!”他的牙咬得嘎巴嘎巴响,“可恶的支那人!”

“报告司令官,左侧发现支那鱼雷艇!”由于八云号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在原本黑漆漆的海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炬,将周围海域的景象也照亮了几分,刚才还一头雾水的日军观测员终于在火光的帮助下发现了敌军的所在,在探照灯的照耀下,一直行踪隐蔽的雷击舰队暴露在日军面前。

不等加藤下令,训练有素的日军士兵已经在枪炮长的指挥下开始朝模糊目标进行射击,一时间海面上到处是大口径炮弹落水的水柱,日军虽然要去补充物资,但还毕竟没有将所有炮弹打个精光,眼下迭遭打击,将所有剩余力量都爆发出来了。

“不好,有鱼雷!”随着一声惊呼,原本还在用望远镜观察射击效果的加藤赶紧将望远镜调整到近处,果然不远处有两条鱼雷推开浪头疾驶而来,目标正是旗舰“周防”……

“左舵40°!快,快!”加藤焦急万分,眼看鱼雷越逼越近,他一把推开轮机兵,亲自操起舵来。战舰猛然在海水中划出巨大的弧形,两发鱼雷堪堪擦过,距离最近者甚至不到5米,把加藤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早在第二支队一击得手后,陈策就率领第一支队调整了位置,做好了发射准备,在第二支队射出第二次齐射后不久,第一支队也进行了齐射,而且选择了一次性将鱼雷打光的战法——陈策深知,敌人已经反应过来,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再磨蹭了。果然,刚刚等他们调好头,鬼子的报复炮火就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虽然由于没有校准而大失准头,但单单就他们掀起的水柱就让小小的鱼雷艇变得七上八下、活像在海中飘荡的树叶。

眼看鱼雷逼到跟前,其余各舰也没有心思进行还击,忙着规避呼啸而来的高速鱼雷。16发呈扇形展开的鱼雷阵是这么好避的?况且又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和相对比较狭小的海域中,很快,装甲巡洋舰常磐号舰尾吃了一发鱼雷,尾炮附近所有设备和人员全体炸飞,周防号虽然由加藤亲自操舵,后者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但还是在舰舯部中了一发,海水迅速灌入,淹没了3个锅炉,原本高速运转的军舰速度立即慢了下来,好在这艘日俄战争时期的老舰还算坚挺,除了略有倾斜外,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故,在加藤的鬼哭狼嚎中,日军士兵完成了损管作业,成功地控制住了周防的伤势。

只是,经过规避、损管这么一番折腾,陈策率领的雷击舰队早就脱离了战场,逃得无影无踪,加藤和神尾破口大骂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只能悻悻然去抢救落水官兵。整个海战总共持续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陈策率领的雷击舰队以32发鱼雷为代价,进行了一次近乎完美的作战,击沉了若宫丸、重创了装甲巡洋舰八云号、轻创周防号、常磐号,毙、伤日军官兵700余人(包括落水后被淹死的),自己却毫发无损,不能不说是世界海战史上的一个痕迹。最终,雷击舰队在陈策的带领下,凭借着高航速和黑夜的掩护重新回到了葫芦岛海军基地。

天刚刚放晴,为了侦看战果,希望号和前指都放出了侦察机对战事发生的海域进行侦察。只见海面上一片狼藉,收拢完落水士兵的日军舰队正以蹒跚的航速向旅顺挺进。舰队遭遇如此重大的打击,去威海卫补充物资和弹药已经无任何实际意义,只有旅大方面才能为舰艇提供必要的检修,受最高航速只有3节的八云号拖累,整个编队几乎以蜗牛爬的方式前进,从空中望去,几艘受创舰艇甚至还冒着阵阵浓烟。

“雷击舰队干得真漂亮……”几乎每一个侦察机飞行员都这么说,遗憾的是,飞机搭载的照相机技术还不过关,照片洗出来以后迷迷糊糊,没有专业人士的指点是看不出道道来的。只是,作为第一手证据,这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成为每一个得知此事之人的抢手货,大家争先恐后地一睹为快,然后是啧啧称赞声,“海军弟兄干得真不赖!”。

陆地战场上,在明山前线坚守的11师官兵在收到我军海战大捷的电报后,兴奋异常,不仅酣战数日的疲劳劲一扫而光,就是平日素来稳重的中高级军官也是又唱又跳、兴高采烈。对面的鬼子摸不着头脑,以为是对方来了援兵。直到后来负责部队宣传工作的政治部主任灵机一动,动用话筒进行广播后才让对面之敌知悉了这一消息。由于日军此时还没有接到任何相关的正式通知,初次听到尽皆大哗,压根不相信这是真的,谓华军造谣,但很快46联队收到了神尾的电报,通报了所发生的事情,真相才让人知悉。眼看长官和上级都没有出面反驳,听到风声的日军士兵虽然不愿意相信,但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

作为最高指挥官的加藤对此显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仅仅三天,他用于青岛大战的兵力就损耗了大半,就是八云也几乎没有拖回去的必要,败局已定,根本没有回天法术。舰长室内,加藤坐稳了垫子,仔细擦拭着那把心爱的东洋刀,少顷,一股鲜血喷溅到墙上,他用自杀的方式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这几乎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否则打了败仗回去堕了第三舰队的脸不说,单是那些手下都会受到牵连。

新的一天来临了,战争之光重新降临大地,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海洋而是陆地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