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客观条件来分析,目前和平统一台湾最大障碍不是台湾本身,而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日本......),认为我们的邻居俄罗斯目前可能成为我们的帮手(最起码表象上是这样,目前中国与俄罗斯是利益大于分歧,都认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又是意识形态上的天然盟友——但请大家不要忘记近代史),或想当然的认为不是帮手最起码也不会是敌人-。但据我分析,我倒认为美国只是我们国家意识形态上的夙敌,如果我们从主观上改变意识形态,可能成为美国的朋友或不是他们认为的麻烦制造者(俄罗斯目前已明目张胆的成为了麻烦制造者),台湾问题有可能迎刃而解,有可能兵不血刃就解决了。这样以来解决台湾的敌人反而可能是我们目前的战略伙伴俄罗斯(到时只有它是我们的敌人),可是问题解决终归容易多了,主动权本来就在美国手上(不要忘了俄罗斯是美国天然的敌人)。但做到这点,就得要我们现在的党和政府领导人面对问题豉起多大的勇气呀,所以从短期来看这个想法很难实现,不改变的最终结果是战争。


看来就只有继续与美国为敌,俄罗斯继续是我们的战略伙伴。一但战争打响,恐怕就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了,我们的看得见的敌人有美国、日本、还有看不见的西方国家及东南亚的越南、菲律宾等等,不要忘了可能这时俄罗斯会成为我们的敌人,这个不可预测的敌人的出现,对于我们来就太可怕了,我们所想的局部战争就也可能成为世界大战,不是世界大战也是亚洲大战!


台湾是不沉的天然航空母舰,美国目前控制,俄罗斯也想,日本更想,日本想这是我们中国人人所共知的事,俄罗斯就不知道了吧(它是墙头草,会坐收渔翁之利,国家之间交往从来就是利字当先)!?看来台湾绝对是兵家必争之地,俄罗斯、日本要成为世界强国必然要控制台湾海峡!最坏的结果是大家都得不到,让台湾独立,到时唯有我们中国不想让它独立了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要么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与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家发动战争,这可比抗美援朝难上千百倍!要么与美国为友,最坏是与美国非敌非友,这只是策略,是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古有勾践卧心尝胆。让美国继续控制,前题是台湾不独。这又绕回来了,和美国为友的主动权在我们自己手上,维持现状的主动权可不在我们手上了,这对我们的领导上来就是头痛的事呀,台湾对我们中国来就太重要了,这是中华复兴绕不开的重要一环!越是你想要的,你的敌人越不让你得到!这需要我们可能几代政府领导人的高超政治智慧和顽强意志,在不生灵涂炭的前提下,和平解决,希望不只是美好的憧憬!



我感到我们的国民在日本为什么总是伤害我们国民感情的问题上搞不清问题的实质,我觉得我有责任和必要分析一下:


日本为什么要参拜靖国神社?因为这个国家有侵略别国的野心和迫切性!特别是对中国!日本在战败后,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将军给他们留下了天皇,天皇是日本人的精神支柱,哪怕它现在是所谓被美国改造了的民主国家,只是目前没有点燃侵略战争的导火索,只要美国愿意,美国就是那导火索(其实是中国自己造就了日本的现状,美国不是急于抵御国际共产国际,不是打朝鲜战争就不会有天皇的存在,就不会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们其实应该感谢我们的中国政府)。


日本内心从未承认是中国政府打败了它们,它内心只承认和臣服于打败它们的美国,它在亚洲经济上是首屈一指的,它从来看不起比它弱小的国家,中国就是将来更加强大了,这也只会增加它的妒忌性,这是亚洲人的本性(中国人也是有很强妒忌的,不要忘记日本人是学了中国文化的,其实日本人就是我们的镜子和样板)以上这些是它的政府首脑认可也必须参拜靖国神社的根本原因!


有人拿德国同日本比较,我要说它们基本没有可比性,相同的就是它们曾经都是法希斯侵略国。德国战败,他们的政府和人民马上就调整了心态和国策,那是因为他的国家周围都已成为了发达国家,是经济强国,也就是强国林立,又有美国的坚强后盾,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样这个国家自然也就已经没有了侵略迫切性,可以通过非战争手段已能达到以前必须只有战争手段才能达到的目的,同时他也已是一个被美国改造了的民主国家,又没有日本天皇那样性质的精神支柱,仅此而已。如果有侵略的土壤和动力我想德国也就未必不再侵略!其它大国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现在大家应该搞清楚了吧!中国人再不自强,到时我们还会被一个国家(日本为主要的其中之一)侵略第二次,到那时死去的就可能是你和你的子孙了,有的家庭还可能会断子绝孙(南京大屠杀的结果不就证明了吗),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到时不要说人权,就连最起码的生存权都没有了,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日本天皇一天不废除,中国人就有理由相信日本会重新发动侵略战争,我们一定要未雨绸缪!



今天的日本与中国成这样,我认为倒是应该在我们自身上找找问题的答案!为什么美国通过慰安妇议案(而且还是美籍日裔提出的),日本整个政府就心有余悸,上下打点,中国为什么不能在自己的国家通过一个议案让日本也害怕害怕?!实事却恰恰相反! 你还记得我们的政府组织我们的受害者去日本的法庭起诉的事吗,你这不是间接的承认日本比我们还讲法制吗?!结果又如何呢?!国与国的交往背后必须有强大的国力支撑!往往是强者才有话语权,没有因为所以的道理可讲!我们要看到正因为我们的国力还没有强大到与美国、日本的抗衡的地步,所以人家才不尊重你!主观上脱离实际,夜郎自大,最终吃亏的是自己。


国与国之间不但要懂得妥协,还要懂得和谁妥协,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利益的最大化,得到利益的结果才是胜利者,不必拘泥于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