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于8月1日通过了2006年度《防卫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白皮书》的最大特点是为小泉政权的防务政策作“军事总结”,同时为小泉继任者“展望未来”。


不难看出,《白皮书》的重点是美化日美同盟关系。它用长达50页的篇幅,详细阐述驻日美军整编计划和强化日美安保体制的重要性。《白皮书》指出,今年6月29日日美首脑会谈后发表的《新世纪的日美同盟》标志着日美已经建立起“在全球范围内合作的新型日美同盟关系”。如果说1996年的《日美安保联合宣言》将日美同盟的合作范围由日美双边扩大到亚太地区,那么现在则是要把日美同盟扩大为“日美全球同盟”。


《白皮书》还力图提升防务部门地位。《白皮书》称,把防卫厅升格为由“防卫大臣”领导的“防卫省”,是为了“加强紧急事态应对体制”和“建立积极而主体性地参与国际维和行动的体制”。具体地说,可以提高“防卫大臣”职权,除了能够独自提出内阁议案、“实施海上警备行动”等请求外,还能够制定自卫队相关法令和提出独自的预算要求,以便将来在政府预算分配中争取更多的军费。这一“展望”一旦付诸实施,将意味着日本防务部门在国家安全政策的制定过程中拥有更多的发言权。《白皮书》还强调,要把参与国际维和行动作为自卫队的“基本任务”。这意味着自卫队将进一步扩大在海外的行动范围。


《白皮书》还渲染“中国军事威胁”。与往年相似,《白皮书》渲染中国军费的增长和军事力量的上升,尤其关注中国海军力量的发展,影射“中国威胁”。《白皮书》称,“有必要对中国军力进行客观评价,应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目标是否超过其防卫所需范围作出慎重判断”,并首次刊载中国的弹道导弹射程示意图。《白皮书》还称中国海空军“能力范围”将超越中国近海,有必要“关注”日本周边海域的中国军机、舰艇和海洋调查活动动向等,并要求中国“提高国防政策和军事力量的透明度”。


其实,《白皮书》对中国军力的评价充斥着不实之辞。别的不论,就说《白皮书》所说的中国军费连续18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就不是事实。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军费实际处于负增长,以两位数增长是近10年的事,主要是弥补过去国防投入的不足。也正是因为中国国防基础薄弱,基数小,增长起来才明显。不像日本,基础大,军费增长1%数额就很大。实际上,中国、韩国、朝鲜三国当前军费之和也不及日本。2005年,日本国防预算高达454亿美元,中国则约合302亿美元,相当于日本的2/3,而中国的国土是日本的26倍,人口是日本的11倍。


日本之所以夸大中国军力,无非是想为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改变自卫队性质、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寻找所谓的“正当性”,同时也流露出面对中国迅速发展的不适应心理和惊愕、恐惧、欲阻不能的矛盾心态。这种扭曲的心态正是导致中日关系以及日本的亚洲外交裏足不前的原因之一。这样一部《白皮书》为小泉政权作“军事总结”也许还说得过去,若为小泉后时代作“军事展望”,显然不利于日本改善与亚洲邻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