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 第四篇 生死狂歌真兄弟 第三章 男儿百战终不悔

boning888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size][/URL] 雪更大了。 仇龙做梦也没想到,在狼头峰顶的决死营会暴露。他更没想到,全营已被日军平田野炮联队的七五式山炮群锁定。 拂晓前的黑暗里,仇龙带着一千名小弟兄呼哧带喘地爬上狼头峰,正虎头虎脑张望着伏击地点,就被隐藏在老林里的日军侦查兵发现。 被誉为日军山地战专家的铃木真二中佐是个肌肉发达头脑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


雪更大了。

仇龙做梦也没想到,在狼头峰顶的决死营会暴露。他更没想到,全营已被日军平田野炮联队的七五式山炮群锁定。

拂晓前的黑暗里,仇龙带着一千名小弟兄呼哧带喘地爬上狼头峰,正虎头虎脑张望着伏击地点,就被隐藏在老林里的日军侦查兵发现。

被誉为日军山地战专家的铃木真二中佐是个肌肉发达头脑却很冷静地家伙,他立在雪里举起望远镜瞧了瞧,晨光里模模糊糊看不清,估计不会超过一千人。

“他们中国人的祖先是很有一套!按孙子兵法讲这谷里地形非常容易设伏!”他笑着放下望远镜,指着像一道城门般的狼头峰,向他后面几个参谋说:“主峰和北山两山夹一谷,地势险要!按人数讲很可能是八路军的正规部队!”

“中佐阁下英明!所以您昨晚就已经部下了警戒哨!提防他们来伏击!”几个参谋马屁拍得山响。

“嘿嘿!我们要耐心点,八路军向来狡诈!看看还有没有后续队伍!”铃木放下望远镜说:“通知平田三郎少佐的野炮部队,随时准备炮击狼头峰!”

山顶上,仇龙一惊!

微弱的晨光里,雪地上的死尸正被黑压压的鬼子兵践踏而过,大批黄呢子军装的鬼子步兵和骑兵蜿蜒着,一眼看不到头!

“我操!先退进北山山洞!这么些鬼子比死人都多,怎么打伏击?!段剑这小白脸的狗屁情报!做鬼前也非先劈了这狗日的!”他边骂边抽出燕明刀。

天阴沉沉的,大雪弥天,视线渐渐清晰起来,映出一千个孩子悲愤地脸。

“怎么办?仇团长!”一个奶声奶气的男孩问。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仇龙。

这是进山扫荡的鬼子,仇龙正想着突啸声传来!

“开炮!”铃木中佐一扬指挥刀!

日军摊牌了!

黎明似乎被猛烈的炮火惊醒而提前来临了。

炮击在狼头峰的宽大正面上全线打响,尤以主峰和北山最烈。铃木真二集中了三十二门大口径重炮,以每分钟落弹六发的在太行山区罕见的火力密度,狂轰滥炸狼头峰。

潘朵拉匣子打开了。

这是个魔鬼泄欲的早晨。

无数条闪烁明灭的弹道,将墨黑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凛冽的空气波动着,被灸痛烫伤般痉挛不已。炽热的弹丸洋溢着毁灭的激情,在畅快的飞行中啸音亢奋,尖锐如刺,向大地倾泄下分不清点串的爆光和浑然一体的轰响。有着几百万年地质史的灰褐色岩石,扒皮般被生生揭掉一层,化作碎屑粉末飞扬弥漫,漫无归宿地悬聚在一片火海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尘团,饱浸浓烈的焦糊味和硫磺味。

狼头峰沉浮着,摇晃着,恍若艘无助的危船,颠簸在风涛万里的洋面上。

决死营被鬼子发现了!

仇龙和弟兄们默默无声地搂着刀,坐在洞里。巨大的震波像一记接一记的闷棍,猛砸在他们的头部,老觉着鬼子的炮弹是从地底下发射上来的,打得他们脚底板酥胀麻木,而屁股则像坐在漫涨的海涌上。

不时有人被震得牙齿嗑破舌头和嘴唇,“哎哟”一声捂住嘴。

待手松开时,满掌是血。

那个说话还奶声奶气的小男孩停止了呼吸。巨大而纷乱的炮击中,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死的。

在这阴森恐怖的黎明到来前,他死得很奇怪,似乎正熟睡着,神情愉悦舒泰,似乎美美地梦着什么。然而,他甚至没来得及收敛起那脸稚意的笑,就那么坐在地上,上身倚着壁被活活震死了。

仇龙吐口血骂道:“不活了!地狱恐怕也就这样儿,跟鬼子拼了!”

惊心动魄的轰响声中,仇龙飞快冲出洞向上眺望,只见夜色覆盖下的狼头峰上,炸点亮成一线,声波与震波,一前一后如海潮般平推过来,炽亮得格外刺目,仿佛个岩浆滚动的火山口。

“跟我冲上去!!”

他带全营提刀猛跑。

一个孩子被弹片豁开腹部但还在跑,那截小肠就那么赤裸着一直随着他的身体摇摆,血迹浸染了他身边焦黄的叶子。他索性嘴咬着刀背,用手捂着肠子狂奔!

“有种!长大后定是条好汉!”仇龙拍着他的肩膀掠过。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炸飞第二个孩子,满天的血雾。

突然一条被炸飞的手臂打在仇龙脸上,鲜血立刻顺着他的半边脸流淌下来。

仇龙喝着脸上鲜血,他妈的!决死营就这么成了靶子!鬼子可以轻松地把一枚枚炮弹送到头顶,而兄弟们长刀短刀却对他们构不成任何危害,等着弹片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仇哥!小心!”

仇龙被人推倒,一个孩子提他挡了发炮弹,弹片击穿他的头颅,从右侧眼角扎进,没有穿出来,他的头颅在弹片击中的片刻猛地向左侧大角度摆过去,没有再摆回来,而是带着身体一头栽倒在地,脸部撞击到岩石上,但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到处都是尸体碎块,他们脚下的雪地没有几处不是参合了凝固血块的泥土。

没有一个男孩子恐慌,都跟在仇龙身后!

沉默。

狂奔!

仇龙带着仇恨第一个冲上山头,挺胸在烈风里一扬刀。

刀芒一闪!

第二把刀冲上来,是那个捂着肚子的孩子,他腹腔已经象是被淘空了的鱼腹,眼睛惨白无光。

“仇哥,帮我杀一个鬼子!杀一个!”他嘴里吐出短刀,坚韧地笑着,坚韧地栽倒,尸体仰面躺在第一缕阳光里。

第三把刀冲上来!

第四把刀!

第五把刀!

炙热的刀锋刮出左臂热血!

几百个男孩傲立寒风,将热血抹在刀上。

“巴嘎!一群带刀的中国男孩?”刺目的刀光晃得铃木中佐被迫放下望远镜,命令道:“步兵出击!攻上主峰!机枪中队掩护!”

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

配弹42440发的九二式重机枪开始播种死亡!

男儿百战终不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