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二章 恍如隔世 第三节 被偷走的时间

swfcsep 收藏 30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URL] (一) 昨夜的突击检查并未查出什么违禁物品,我很快就回到了各自的监号,浑浑噩噩地入睡。 天亮后,放风的时间和平常一样,并未因昨夜几个重刑犯的骚乱而有所改变,在战争的阴影下,这点小动静实在算不上什么。 七段踩在厚厚的积雪里望着高高的围墙,在没有温度的日光下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昨夜的突击检查并未查出什么违禁物品,我很快就回到了各自的监号,浑浑噩噩地入睡。

天亮后,放风的时间和平常一样,并未因昨夜几个重刑犯的骚乱而有所改变,在战争的阴影下,这点小动静实在算不上什么。

七段踩在厚厚的积雪里望着高高的围墙,在没有温度的日光下晒着,口中一直在唠叨,“昨天真是个好日子。”

我看了看手表,今天是1月20日。

1月19日会是什么好日子?前天倒是个好日子,因为时小兰从加拿大转机过来探监。她的虎牙还是那么可爱……

等等!停一下!

今天是20日,那么前天就是18日了。为什么我记得时小兰来的那天却是17日?她有一个习惯,说到开心处时便会伸手过来拽住我的袖口,当时她手表上的时间就是17日。因为时差的问题?不可能,她的时间观念很强,每次上飞机都会特意依照终点地的时差来调整手表上的时间,从无例外。

难道时小兰是大前天来的?不对,好像是昨天吧?昨天她还跟我说话来着……什么乱七八糟!昨天和我说话的是由子……

不,由子已经死了!昨天说话的绝对不是她,那只是梦!是梦……

是的,庭车常,由子已经死了——你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一井由子为你而死,你的脑子里却一直装着了另一个女人!

不,不!不……

我拼命地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清冷的太阳。一阵阵眩晕,身体轻飘飘的,像浮空气中似的,四肢不听使唤,脑海里像被漂白了似的,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期,整个世界只有白和黑,昼与夜,好与坏,善与恶……

“你还好吧?”有人扶了我一把。

我松了一口气,闭一会眼睛,才慢慢地张开,向他报以微笑,“还好,谢谢。今天终于出太阳了。”

“是啊,”他看我没事,便转身走开了。

七段拣起一块路上的煤渣远远地扔出去,哼着小曲慢悠悠地走过来。

“真要命,昨晚我一夜没睡,”他感慨地说。

我诧异道:“为什么?你睡得比我还早。是因为突然集合的事?”

“不是,我只是一直在想昨天的棋局。”

“哦……”我茫然地想了想,“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不怎么玩围棋的,只是平时无聊时会当老婆的陪练,嗯,她只有这个时候才会一反常态地嚣张。”

“真羡慕,”七段佯佯地舒展开双手,感谓道,“我的女儿昨天刚满10岁,我有一年多没见到她了。”

“原来如此,刚才听你一直唠叨呢。我的也是女儿,你看看。”

我从口袋里摸出和子满月时的照片,七段高兴地凑过来,指指鼻子,点点脸蛋,“哟,快看,多像你。喂喂,多好的脸蛋,一定是个美女胚子。”

身边渐渐地聚了些人儿,都饶有兴趣地挤上前,仿佛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新鲜话题,不少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羡慕的色彩。

刹那时,我已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

当白色山峦折射而来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我开始思索近日来的种种异常。

第一次入狱。刚进牢门没几天,付立慧就嫁了人,所以我也断了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在种种掩护之下,整日里都在默记那一行一行的字,重复一次又一次枯燥的训练,十个月刑期很快就过了。与其说是坐牢,不如说是在工作。

这一次,我却无法让思绪平静下来,做梦的幅度和频率也超出警戒线……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突然想起了由子。已身为人父的我蓦然发现,从前所谓的大彻大悟又回到了锅里,被琐碎的生活、饶人的感情熬得混沌不堪了。

监号里的灯亮了,七段又拿出棋盘。我终于找到了答案:我必须找出一个地方,安放那些过剩的精力和烦人的思绪,就像他每天都要找人下棋一样。

(三)

今天的七段有些心猿意马,状态似乎不佳,讲授的战术有些凌乱,甚至自相矛盾。

我说:“累了?休息一会儿?”

七段自言自语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将棋子一枚一枚地捡起,放下盒子中,折起棋盘纸。

我又问:“想什么呢?”

“哦,想我的女儿了,” 七段的神情有些恍忽。

“她现在和谁过?”我从七段手中接过棋盒放回桌上,突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我也有女儿。

七段说道:“跟我父母过。很乖,就是身体不太好,不能做强烈运动。老两口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了……”

我默然。

三年前结婚时,我带由子回国,在S市又办了一场婚礼,白建毫不吝惜地斥重资一手操办,还代表公司向教育部门捐了一大笔款,但是父亲似乎很在意那场轰动全城、风风光光的婚礼的背后一些人的闲语碎语。或许是久居海外的缘故,我和父亲的话也少了。我了解双亲的心思,自从因触犯军纪而入狱之后,他们宁愿让我老老实实地呆在他们身边,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并不奢望我能飞黄腾达。我只住了七天,就回J国了。由子则多留了一个月,伺候二老。庆幸的是,二老都很喜欢由子,经常在电话里告诫我要珍惜……

“你在想什么?” 七段反过来问我。

我慑住心神,轻松地笑道:“都是你害的”,

七段抱歉地报之一笑,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七段原来是政府里的财务人员,因挪用公款而入狱——据有点掌故的人说,是因为他的女儿患了重症,但是我从未听他亲口提起过。

狱警腰间的钥匙碰撞声不断地从门外荡进屋内,又晃到下一个监号,反来覆去,煞是恼人。沉默了半盒烟的功夫之后,我终于忍不住要说话了。

“给你讲讲我是如何认识妻子的吧,”我拍醒七段。

七段立即翻身起来,端来茶杯和水壶,危襟正坐,洗耳恭听。

“那得从扬子说起……”

(四)

来到J国后的第一个冬季,我在关键决策上的重大失误致使公司陷入了困境,公司内部弥散着悲观与浮躁,即便是我的旧友白建也在一次会议上公开批评了我,不留一点情面。

诸事不顺,满肚子的苦闷无从渲泄,遂抛下一切事务,切断所有联络方式,驾着那辆玛莎拉蒂外出游荡。我奢望着会有奇迹发生——在京东的街头上般地见到时小兰,难怕是一个神似的背影也好。

一连数日,我吃睡都在车上。几套换洗的薄衣、一张信用卡、16张从高中时便形影不离的CD碟,以及悬在挡风玻璃上散发着香草气息的吉祥物,那是一只小狮子,可惜它不长虎牙。

那是我在离开广州前就事先从车上摘下来的……

“哦!我的小狮子不见啦,”时小兰突然指着档风玻璃大叫起来。

我无辜地看着她说:“有吗?我没注意到。”

“有……昨天借车给你时还在的,”时小兰很委屈,仿佛有人趁她熟睡着时从她嘴里偷走了那颗独一无二的虎牙。

我很开心,因为她着急时的模样实在是娇憨可人。

……

叭!有人重重的拍打车窗,将我从回忆里狠狠地拽了出来。

是一个睫毛瞄得很夸张的女子。

从她的颈部判断,我很肯定她还是未成年。

我拉下车窗,听她嚷嚷着,却一头雾水——当时我的J国语听力很糟糕。等她说完了,我又缩回方向盘前,准备扬长而去。

不料想,她竟钻了进来,就像被猫追赶的老鼠一头扎进比自己的身体还小一倍的墙缝一般,非常地熟练。

她冲我大叫了一声——这下我听懂了——“开车!”

我下意识地轰下油门,向右边的大道猛打方向盘。后视镜里,几个人正调头回转,发动了两辆车追上来。

她既不解释,也不说明身份,倒是一直手舞足蹈着,兴奋地叫嚷着,“加速,加速!甩得远远的,甩开后面的破车,快呐!”

我的车技并不好,难以保证在不造成交通混乱的情况下摆脱追兵,况且,为一个孰不相识的小太妹冒险是很愚蠢的表现。我避开了汹涌的气流,径直拐上立交桥,直奔高速路,时小兰的这辆玛莎拉蒂是GT Coupe型的,要在直道上甩开两辆司空见惯的小车是很空易的事。

良久,后视境里终于清静了。

她摆出一副不惊不扰的姿态,旁若无人地拿出化妆盒,悠闲地一边补着妆一边洋洋得意道,“我一眼就瞅见了,这是跑车吧?他们一定追不上了。哎呀,那些人可真笨,没有营业执照就招摇撞骗,幸好我不是三岁小孩……对了,大叔叫什么名字?”

“你在哪下车?超速了,我得赶去交罚单,”我只觑了一眼。我并不反感小太妹,但我很讨厌那些把自己喷得满身香水味、故作成熟的小太妹,虽然凭心而论她长得确实艳丽动人。

“我家在……”她白了我一眼,便说了一个地址,是在郊外。

我原本只想找个地方让她下车,不曾想她会这么说。转念一想,既然无事可做,索性好人做到底吧。

她丝毫并不介意我的冷淡,喋喋不休起来,语速很快,我能听懂的仅是只言片语:

某高中、老土的训导主任、逃学、偶遇AV星探、跟家里人吵翻、被姐姐扣留身份证、偷偷去试镜、首映成功、因片酬问题跳槽、新公司的摄影场所似乎不专业、签合同时明明没有选择滥交拍摄时却被导演要求那么做、要求出示营业执照和专项许可证明被拒绝、发生口角、砸坏摄影机、夺路而逃……

她娓娓道来,绘声绘色,俨然一部精彩的逃离虎口的惊险片。

“你看过我的首部片吗?上星期还上过149台排行榜第一的,”她突然问。

我认真地再次端详她的模样,摇了摇头。

“我叫一井扬子,首部片是跟静田会社签的。”

“噢,听说过”,我在脑海里搜寻片刻,说道,“我有一个死党在唐人街做盗版光碟,上周听他说‘一井扬子’的碟子前景不错,要我援助几个技术员帮他解码。”

“难怪片酬不高,原来盗版流通的速度比原版还快,”她忿忿不平道,环视车内装设,又自作主张地从车上的名片盒里抽出一张,赞叹道,“原来是软件公司的CEO。我以为你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呢,真年轻,车不错。要不然你赞助我怎么样?我可是认真的哦。”

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令人心颤的蛊惑力。

我讪笑道:“我是华人,刚到J国不久,对影视业一窍不通,以后再说吧。”

她连忙拿出自己的名片,还特意留下另一个手机号码,恭恭敬敬地递上来,“请多指教。”

虽然我年少时离经叛道、荒诞不经,但是也被生活磨成了老古董,况且公司正陷入困境,烦躁不己之际,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此闲心,故而决定对此女“敬”而远之。

“我到了,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请务必到家里坐坐,姐姐的茶彻得好呢,” 一井扬子指着一处僻静的旧式小庭院,热情邀请,不知从何时起变得彬彬有礼。

“不用了,晚走,”我下车去,打开她的车门。

“我能请你出来吃饭道谢么?”她有些失望。

我只好敷衍道:“呃,可以,你什么时候有空再约好了。”

她这才高兴地从车里跳出来,深深地鞠了一躬。

车子刚开出几米时,我便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女子,从那庭院里出来,应该就是她口中的“姐姐”。那姐姐远远地朝我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知说了什么,两姐妹便吵了起来。

我踩下四档,将诸事种种远远地抛在了排气尾管后,继续那不知所谓的游荡。

那时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不久之后会走进那座有着J国传统民间风格的旧式庭院里,同那对性情迥异不同、千差万别的姐妹,还有一个神志不精的爷爷、一个天生弱智却憨厚诚实的哥哥生活在一起。

我身遁牢狱,此番回首,直觉得世事实在奇妙。

(五)

夕阳如回忆般消失了。

七段一如往日喟然感慨,口中嗫嚅着,靠着软绵绵的被子,缓缓而沉沉,酣然入睡。

我移开目光,落在门上的晾衣线:和昨天夜里一样,还是两条蓝的,三条白的……然而,混沌中却有一个声音厉声说道,“不对,原来是三条蓝的,两条白的!”

莫非,七段入睡前穿的是白的,醒来却变成了蓝的?

莫非,昨夜那一觉,我竟睡了整整一天——那么,这一天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看着酐声如雷的七段,我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一定有人偷走了我的时间!会是谁……不,一切都只是梦,只是幻觉。

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妻子,一井由子……

由子,活着的时候,你没能拴住我的心,直到你杳然而逝,我才蓦然发现,婚姻的确可以没有爱情,然而淡如水清如雪的朝夕相伴却让一个无处安放灵魂的男人因你而日日夜夜魂牵梦萦。世间纷争不断,凡尘寂然如故,当潺潺月色蔓延人间,你又依偎在身畔,恬然入睡,轻盈而温暖的身体触手可及,即便双双衰老病残,依旧厮守不离。

唉,一切都是因为由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