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夺取密中之密 85、如同影子一样的追杀

幸运特快 收藏 8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于效飞的汽车刚到于松桥呆的房子附近,就看见于松桥呆的房子门前停着几辆小汽车,已经有一群黑衣人包围了那所房子,这些人动作迅速,身手敏捷,明显是日本特务! 于效飞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这个地方只有英国人和潘汉年知道,而潘汉年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于效飞对安全和保安一向非常注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把刘阿四送回了家,然后直接去找潘汉年。潘汉年也一直在等于效飞的消息,于效飞一到联络点,就看到潘汉年正在那儿坐着。

于效飞说:“东西没找着,一定是被那个特务随身带到梅机关去了,他们在那儿审讯那天袭击他们的人。不过我带来了其他情报。”

说着,于效飞把相机拿了出来。潘汉年把间谍照相机交给他的手下,那个人马上去冲洗胶卷。

于效飞把情报的大致内容向潘汉年介绍了一下,潘汉年很满意:“小于,你的工作非常有成效。不过,咱们要的东西还是没有找到,这怎么办呢?”

“事情不能算完,那个家伙跑到那儿,我就跟到那儿,不把那份报告弄到手,这事就不能算完!”

潘汉年哈哈大笑起来。

今天晚上于效飞弄到的全都是战略性情报,潘汉年需要立即向延安报告,这些全都是在紧急发报的要求之内。但是,具体的情报内容,还是得看到文件的原文才能决定。在等胶卷清洗出来这段时间里,于效飞问:“我让你查的那个叫于松桥的查到了没有?”

“查到了。”

“他是什么来历,好象是江湖中人。”

“猜不到吧?他是杜月笙的徒弟。”

“杜月笙的徒弟?他来搅和什么?他为什么要打吴四宝?是私人恩怨,还是有人指使?”

潘汉年沉吟一阵,说:“这个很难说。于松桥枪法好,功夫高,一直是杜月笙重要的打手之一。而杜月笙现在一直跟蒋介石走得很近。大家都以为青红帮是流氓组织,其实不是,他们是政治组织。青帮人士一直都认为青帮从古至今都是属于爱国组织,因此青帮成员的任务就是要捍卫国家,同门之间要有彼此帮忙解难的义气。他们的很多行为都是跟政治密不可分的。”

于效飞大吃一惊:“什么?青帮是政治组织?!这怎么可能呢?”

潘汉年一笑:“怎么你受到的训练中,没有教过你青帮的历史吗?”

“当然教过呀!不就是一帮流氓吗?为了钱什么都干,当年不就是因为蒋介石给的钱多他们才出卖革命的吗?”

潘汉年苦笑说:“这是安娜她们组织告诉你的知识吧?这真是似是而非呀!”

于是潘汉年就把青红帮的历史详细介绍给于效飞。

青红帮的历史应该追溯到清代。其实没有什么青红帮。红是洪门,青是安清,原是一派,以后变成对立的帮派,民国成立后又归统一,后人以讹传讹,统称为青红帮。

洪门缘起于明末的郑成功,当时吴三桂借清兵入关,灭了大明。郑成功因为无法抵挡清军,只好远走台湾。他为了团结部下,与台湾文武大臣结为异性兄弟,于清顺治十八年在台湾创立金合山明远堂,这就是洪门开山立堂之始。明太祖朱元璋的年号为洪武。洪门就是洪武门下的意思。外界不明真相,讹称洪门为“红帮”。

后来,郑成功派其部将蔡德英等五人和军师陈近南潜入清朝占领区发展组织。蔡德英等人先在福建莆田九连山南少林寺削发为僧,后发展于东南一带,也称洪门。陈近南到西南游说吴三桂反清,失败以后到襄阳白鹤洞出了家。后来他大会洪门,攻抵武昌,为清将于成龙击败。

以后洪门又以多种身份出现,流传于西南四川、云南、贵州等省的称为“袍哥”,又称“哥老会”。此外,白莲教,红灯照,红枪会,大刀会,小刀会,匕首会,双刀会,天地会,三点会,三合会等都属于洪门。刺杀雍正的吕四娘,是浙江绍兴人,她的父亲也是洪门的。天地会曾经聚集奇兵杀进皇宫,可惜失败。

洪门曾派干将翁乾潘到北京坐探清廷消息,被清政府捉捕,他投降了满清,另组织了“安清帮”,也就是后来大家说的青帮。他们不再是兄弟叙义,而是师徒相传。“安清帮”负责为清朝护运军粮,所以青帮又称“漕帮”,由河北通县至浙江杭州的运河,分为一百二十八段,清朝朝廷就封翁乾潘的门徒一百二十八人为码头官,虽有军职,但不能带兵,仅做谍报工作。

当时洪门视青帮为叛徒,成为仇敌。两家根本不是一伙的。

在辛亥革命之前,革命党没有群众基础,多半靠洪门的人马出力相助,历史上有过多次哥老会和天地会参加同盟会起义的事。辛亥革命之后,满清政府倒台,反清的志愿已实现,洪门组织没有了奋斗目标,形成江湖流派。一部分人利用这种流派,作为个人的势力。洪门和青帮也就慢慢没有了仇恨,没有了区别,难怪被社会上的人合称为青红帮了。

潘汉年接着说道:“所以说,青红帮帮助蒋介石是有它的历史渊源和深刻的政治背景的。上海沦陷的时候,日本鬼子想请黄金荣出来参加汉奸政府,他说,阿伟是我的高足,如今为举国之尊,我岂能背叛他,投降日本人,让天下人耻笑?他说的阿伟,就是蒋介石。当年蒋介石在上海落魄的时候曾经拜黄金荣为老师。

39年,杜月笙冒死把汪精卫和日本签订的卖国《日汪密约》送到了重庆,交给了蒋介石,又帮助策反了高宗武,陶希圣,为抗日立下了大功。当时汪精卫对杜月笙恨之入骨,他还派李士群专程到广州指挥,派遣凶手到香港去杀杜月笙。

杜月笙和戴笠又是好朋友,他手下很多徒弟都加入了军统。所以,这次于松桥去打吴四宝,应当是有复杂的背景的,不会是帮派复仇,黑社会仇杀那么简单。”

于效飞恍然大悟地说:“啊,怪不得戴笠组织苏浙行动委员会、忠义救国军,杜月笙都那么卖力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潘汉年说:“你这次阴差阳错,救了杜月笙的徒弟,对你今后的行动非常有好处。杜月笙在上海和国民党、军统内部的势力很大,你有了这个背景,以后可以有更多的人帮助你,无论是对身份的掩护,还是采取行动,都方便多了。你把杜月笙的徒弟放在英国人那儿,处理得非常高明,这样就不会暴露你的真实身份。他知道你和英国人的关系吗?”

“不,当时他躲在汽车后座下边,我给英国人打电话他根本没听见。他也就不可能知道现在他住的地方是英国秘密情报局的安全屋。”

“对,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于效飞又想起一个问题:“我这次得到的情报,需要向安娜汇报吗?”

“不必,这次你执行的不是她的组织交给的任务,没有义务向她报告。这些全都是非常珍贵的战略情报,我必须向中央报告,到了适当时机,他们自然会用合适的方式和方法,向他们通报。不要忘记了,他们的利益和我们的国家利益,并不完全相同。”

于效飞离开了潘汉年那里,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先吃饭,然后准备到于松桥那儿去看看他,他毕竟有伤,行动不方便,于效飞要去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于效飞的汽车刚到于松桥呆的房子附近,就看见于松桥呆的房子门前停着几辆小汽车,已经有一群黑衣人包围了那所房子,这些人动作迅速,身手敏捷,明显是日本特务!

于效飞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这个地方只有英国人和潘汉年知道,而潘汉年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于效飞对安全和保安一向非常注意,他对这个地方的来历连于松桥都没告诉,怎么只这么短短的一会功夫,日本特务就找到了这儿呢?

于效飞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没有作战斗准备,所以他的身上只有一只枪牌撸子,两个备用弹夹。这要对付这些作战能力比较强的日本特务,胜算可就不那么大了。

于效飞把汽车停到远处,然后悄悄摸过来,他要好好看看,这些日本特务为什么会找到这儿来。为什么现在鬼子的追捕这么迅速呢?他在几天之内已经几次只差那么一点就被鬼子发觉了,危险如此接近自己,不能不重视了。于效飞要好好看看,问题究竟是出在于松桥身上,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于效飞躲在邻居家的矮墙后面,等着看一会会发生什么。

尽管距离较远,于效飞还是能够听见从房子里边传出桌椅的倒地声,日语的叫骂声,沉重的发力声。于效飞知道,这是于松桥和前来抓捕的人打起来了。于效飞在救于松桥的时候让他把手枪扔掉了,但是于松桥明显也是一个用刀的高手,他只凭他手里的那把刀,也不能让这些鬼子轻易得手了。

于效飞知道以日本特务的本事,一只手能动的于松桥支持不了多久,再说,要得到的情报,必须自己动手去查。他观察了一下,看到前边有很多日本特务,把守住前门,汽车也停在这儿,应当是日本特务对前面比较重视。一般来说,后边的人不会有前边的多,于松桥要逃走也首先会考虑从后边走,他就朝后边跑去。

于效飞到了后边,一看日本特务比较高明,后边果然有人把守,但是和他想的一样,后边只有两个人。于效飞轻轻一纵身,掠过墙头,脚尖一点,来到了一个日本特务背后。

于效飞早就取枪在手,暗暗用枪对准了日本特务的后脑,然后用日语说:“目标在里边吗?”

日本特务顺口回答:“情报很准,抓住了,真是没办法的家伙。”

于效飞想,这些特务不是冲着我来的?

于效飞正在想着,那个特务和旁边的特务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不是他们自己人过来了,他们不认识于效飞。两个特务吃了一惊,急忙问:“你是什么人?”

“梅机关的!你们呢?”

“我们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山下少佐的好朋友,直接受他指挥,是负责情报分析的,这些天在外边收集情报。”

两个日本特务非常警惕,用枪对着于效飞说:“证件。”

于效飞把证件拿出来,给两个特务看看。两个特务仔细地对照着照片看了一下于效飞,这才把证件还给于效飞,很客气地说:“初次见面,请原谅。”

于效飞这次可以详细地打听了:“我去给山下少佐办事,从这儿经过,我看到好象咱们机关的车,就过来看一下。里边是什么人?”

“是中国特务。就是袭击特别信使的那个人。他这次从重庆来,有特殊的任务,他似乎是冲着特别信使来的,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于效飞一愣,不会呀,如果按照潘汉年的分析,这个于松桥应当是军统的人,那么他就应当戴笠的手下,可是这么重要的任务,戴笠只交给了他一个人啊!戴笠对保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对用人也非常信任,虽然保密的效果不是那么好,但是戴笠的观念是不错的,他不可能同时把这种任务交给几个人来做,弄得满城风雨的。

那么,是鬼子弄错了吗?

正在这时,里边的格斗声距离后边窗户越来越近,于松桥果然是要从这个方向逃走。以于松桥的能力来看,他即使再有本事,大概也不能用一只手抵挡这么多的日本特务,可能日本特务是因为觉得他是从重庆来的大人物,所以没有下重手,也没有开枪,这一想活捉他,给了于松桥逃命的机会。

于效飞知道于松桥没有出卖他,决定立即帮助他逃走。时间不等人,于效飞立即一掌打在面前的特务的后心上,然后一跃到了另外一个特务的面前,一指点到了那个特务的眉心。两个特务被于效飞两下收拾了,一下子倒在地上。

于效飞掏出手绢,对折一下,系在脸上。过去男子的手绢非常大,大概有半平方米那么大,于效飞的脸被挡得严严实实,加上他头上戴着礼帽,只露出两只眼睛,再也不会有人能认出他来。

于效飞伸手把地上的两个特务的枪捡起来,这副蒙面双手持枪的样子活象美国电影里边的强盗,只可惜手里拿着的不是左轮手枪。于效飞闪身来到窗边,隐藏住身体,抡起枪柄砸碎了玻璃。他一眼看到,窗户里边正有几个人在拚命格斗,中间那个被围攻的正是于松桥,而旁边赤手空拳不时进攻的应当就是那些日本特务了。

和于效飞想的一样,这些日本特务手里有枪却没有用,他们一定是想活捉于松桥了。可是,他们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松桥是一个用刀的高手,日本特务因为不能用枪,反而落了下风。不过,这些日本特务武功也相当高,个个都是格斗高手,于松桥又是个伤兵,只要鬼子再围攻一会,于松桥就会力尽被擒。

这些人听到外边的玻璃被打碎的声音,不由一惊,回头看时,于效飞已经从窗前一掠而过,他手里的双枪齐发,两支枪口喷出眩目的火舌,正在包围于松桥的鬼子纷纷倒下!

被于松桥挡住的鬼子一个翻身,一头钻到了墙角的沙发后面,他正要举枪射击窗外的于效飞,不料身边的于松桥横向一跃,反手扔出钢刀,那个鬼子被于松桥一刀刺进后心,一声惨叫,完了。

在门前警戒的日本特务听到里边的声音不对,急忙从外面冲进来。于效飞大叫一声:“快走!”

于松桥朝着窗外一跃而出,紧贴着窗台跃向地面。于效飞和他同时起跳,在他头顶连连扣动扳机,正冲进门来的日本特务猝不及防,接连被打中。

后边的日本特务立刻闪到门旁,举枪射击。于效飞已经落到了窗户一侧,他把一支枪朝于松桥扔了过去:“走!”

于松桥一把接住手枪,两个人拔腿就走。

两个人刚刚跳到墙头,后边的日本特务已经冲到了窗口,一个日本特务一扬手,一枪打来,于效飞一掌推开于松桥,躲开子弹,同时在空中回手一枪,那个日本特务的脑袋上立刻开了一个大窟窿。

于效飞把于松桥带到自己备用的隐蔽房屋住下,然后马上跑去找安娜。这次他又要使用安娜的电台发报。

就在安娜已经打开电台的时候,于效飞忽然又制止了安娜进行呼叫。安娜不解地问:“怎么,不联系了?”

“不是,最近非常不安全,咱们不能在这儿使用电台。”

于效飞向安娜借了电台,自己开车出去,来到租界边缘的药水弄。看看四周无人,于效飞打开电台,紧急呼叫戴笠。这次没有那么顺当,戴笠不在电台旁边。但是,于效飞急于和戴笠本人联系,只好开着电台,等待戴笠的回话。

过了好久,戴笠终于回话:“我根本没有派其他人去行刺日本信使,你上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