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二章 黯然远离

erdosbai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size][/URL] 十五天的拘留期转眼快到头,张耀东心情随着日子的一天天临近逐渐好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心态平稳下来,琢磨苏娟的事,发现了一些疑点,一是多半年的相处,深知苏娟并不是一个贪恋虚荣的女孩,也就不会被何家的钱财动心;二是苏娟在宿舍那会儿凄惨泪流满面的神色很是费解,如果彻底被何家那个小子迷住了,断不会是那种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十五天的拘留期转眼快到头,张耀东心情随着日子的一天天临近逐渐好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心态平稳下来,琢磨苏娟的事,发现了一些疑点,一是多半年的相处,深知苏娟并不是一个贪恋虚荣的女孩,也就不会被何家的钱财动心;二是苏娟在宿舍那会儿凄惨泪流满面的神色很是费解,如果彻底被何家那个小子迷住了,断不会是那种神色。

不过也不会原谅苏娟的,有什么事不能和自己商量,恋人之间最怕的就是欺骗。算了吧,自己爱情就这样埋葬了吧!

这段时间经过光头等人的刻意结交,19号监舍打成一片,众人随意谈笑。说起监牢里的一些趣事逸闻,让张耀东大开眼界,自己原来是没有孝敬牢霸光头惹得祸。这些人曾经好几次问张耀东是否练过武术,不然怎么身手那么好,将6个人几下就放倒在地。张耀东当然摇头否认,难道和他们说是辅脑改造的结果?

这天早上,张耀东早早起来。昨晚上,看守所来人通知他作好出监的准备,也没有太多的东西收拾。监舍里另7个狱友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感情也培养得很深厚,看到张耀东刑期已满,虽有些难舍难分,但也为他高兴。这几个人是准备判刑服役的囚犯,最轻的瘦猴犯有偷盗罪,预计有一年的刑期。

在狱友的叮咛中,张耀东与他们挥手告别。上午10时,看守所将张耀东正式释放。在办理出狱手续时,张耀东回头看着这个让自己呆了半个月的特殊地方,心里汹涌如潮。旁边的狱警看着张耀东迷茫的神色,冷冰冰打趣道:“怎么,还想来次回锅肉,我们是欢迎之至。”

张耀东赶紧说哪能呢,自己已经改造好了。笑话,再住下去,自己就得负债累累了,仅这半个月将自己5000元的积蓄花的快见底了,仅剩下几百块。

张耀东一刻也不愿在这里呆下去,拿上出狱证明,在狱警引领下,走出看守所。看守所外停着几辆出租车,等着拉客到市里。

出租车行驶在通往市里的单行车道上,因为来往车辆较多,车速并不开。开车的司机大约40岁出头,看见张耀东闷闷不乐,边开车边开解起来:“兄弟,出来就好,以后你幸福的生活还长着呢。人啊,这一生坎坷总会有的,只要跌倒了,爬起来重新来过,自己感觉幸福就成……”司机从后视镜看见张耀东冷淡地看了自己一眼,就转向车窗外的景色,乖乖闭嘴,专心开起车来。这些监狱里出来的家伙不能以常理度之,一不小心就惹祸上身。

本来,这个司机的开解如果是在张耀东进看守所之前,也许会付之一笑,或者就和他攀谈起来。现在张耀东刚出狱,这些话听在耳里觉得那么难听,就好像讽刺自己似的。张耀东心里冷笑,你了解情况吗?

在沉默中,半个小时后进入市区。城市不大,经济落后,从市区居民住所就可以看出来,地处大西北腹地,招商引资较为困难,又没有拿出手的资源,自然生活的较为困顿窘迫。低矮的破旧平房零零落落几乎快延伸到市区里,到了市区,才看见5层高的居民楼逐渐多了起来,还显得十分破旧。张耀东在这里呆了一年多,自然将这个不大的城市逛遍了。只是进过警察局那独树一帜的全玻璃幕墙装修过的高楼,就显得这些烂楼分外突兀刺眼。

直接打车到兴阳集团公寓,那里还有自己的行李和随身物品,自己的东西千万别被扔出去。出租车进入公寓,张耀东按计价器给司机付了车费,拿起挎包,进入自己的宿舍,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还好,自己的物品都在,只是宿舍已经搬进了人,自己的行李物品被零乱地卷包着放在宿舍的墙脚。

打包好行李搬移出去,走过住宿登记室。里面一个40岁左右的女人看见张耀东拿着行李要出去,大喊着追了出来,气冲冲问道:“小伙子,哪个宿舍的,住宿金交齐全了没有,欠费要补齐的。”

张耀东现在看见兴阳集团的人和东西就有怒气,这个女人犯在自己手里,自然不会放过:“老子没空理你,别挡道。”说完理都没理,继续往外走去。

那个女人气得直哆嗦,在张耀东身后大骂道:“谁家的野种,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

张耀东听见这么不入耳的话,放下行李,回身就向那个女人走去。争吵声惊动了看门大爷,他可对张耀东印象深刻,连董事长的儿子都敢狠揍,这个女人还有好果子吃?赶紧跑上前去,拉着女人就走,向张耀东道歉:“小张,她新来的,不认识你,就放过她吧。”见那个女人还要啰嗦,在女人耳边一阵耳语。

女人一阵面红耳赤,喃喃不敢再回嘴,看来半个月前的争风吃醋引起的斗殴使张耀东的凶名远播了。张耀东看着女人焉了,对看门大爷道:“如果不是你求情,看我不把这个三八打得满地找牙,真当老子怕了兴阳吗?哼”。

再没有理会他们,提着行李,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汽车站而去。这个城市有直通省城的班车,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到晚上5点,每隔1个小时一趟,张耀东赶上的是中午12点的车次。在车站外简单地吃罢午饭,登车离去。

望着车外这个让他伤心的城市逐渐淡出眼帘,张耀东心里哀伤,自己何苦来者,犯贱似的急巴巴来这个破城市受这等窝囊气,当时等一等说不定现在就在省城找到工作了,还离家近一点,有很多熟人可以互相照应,何至于像现在如丧家之犬狼狈离开。

后会无期!

客车里人基本满座,从12:10时发车,经过4个小树的颠簸,进入省城这个曾经呆了4年的熟悉的城市,望着高楼鳞次排列,车流密密麻麻挤满宽阔的大街,人声鼎沸,各临街店铺前熙熙攘攘,那种大城市的气氛扑面而来。张耀东贪婪地呼吸着含满汽油燃烧后尾气的城市气息,陶醉不已。

在汽车站下了车,张耀东踌躇不已,自己该去那里落脚?妹妹那里现在还不能打扰,一见自己现在这样的狼狈,那还不哭个稀里哗啦,自己的委屈自己承受,何必让家里人担心。

汽车站本来就是一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多不胜数。这不,张耀东稍微这么一迟疑,就有个中年妇女上来搭讪。

“小兄弟,住宿不,电视、淋浴,便宜又舒适,怎样?去看看,不合适再走也不迟。”

张耀东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四年,早听说车站宰客,流莺暗娼现象严重,看你是外地人,那还不狠宰你一顿。张耀东没有搭理,想了想,还是到靳树涛那里吧,只是暂住几晚上而已,凭着四年的大学同宿舍混出来的情谊,还不至于不给自己这个薄面吧。只是,实在不愿让他看见自己这样的狼狈,丢人啊!即使再丢人也要住宿,没有一个安静的住处,还真是为难。

下定决心,张耀东提着行李开始招手拦出租车。那个女人原以为这人拿着这么多的物品,自己加把火,还不去自己那里吗?现在一看到嘴的肥肉要溜走了,赶紧使出最后一道杀手锏:“兄弟,出门在外,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我那儿离车站近,来去方便。还有……”声音转得低低的,“如果想开心的话,也可以的,怎么样,只要再加50元,保你玩得开心。”

张耀东心里明白,这么明白的暗示是个男人都能明白。张耀东摇了摇头,出租车停在站台边,张耀东拉开车的后备箱,将行李物件放了进去。放置好,放下箱盖,拉开副驾驶座,坐了进去。出租车快速离开汽车站。

拉客的妇女一看人已经走了,又开始四处溜达,寻找合适的人选。

开出汽车站,司机压下计价器,隔着防护栏问去哪里。张耀东说去省经改委。司机答应一声,驶上大道,汇入车流,向省经改委驶去。

靳树涛和张耀东大学一个宿舍呆了四年,这家伙也是农村人,但于张耀东不同的是,家里有个得硬的亲戚,他亲二舅是省经改委一名实权在握的重量级处长,毕业时将他弄进省经改委。张耀东毕业到那个城市后,还回来看望了靳树涛两次,平日里电话联系不断。那两次回来住在靳树涛的单身宿舍里,好单位就是不一样,单位给他们这些单身汉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住着两个人,离单位又近。回到省城,张耀东就在靳树涛那里蹭吃蹭住,服务周到。

车子顺着熟悉的路奔驰着,忽然发觉不对劲,本来到经改委有一条更近的大道,而现在却绕了一个弯儿,就明白这个司机认为自己是外地人,可能到省经改委办事,想宰自己一刀。张耀东转头问道:“师傅,为什么不走兴华大街?”

仅仅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司机手忙脚乱,张耀东赶紧喝止小心。司机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笑容,尴尬道:“小兄弟,对不起,看来是熟人,既然识破,给你半价吧。”看见张耀东点了点头,专心致志开起车来。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根据张耀东的指点,停在经改委东面一百米处一幢居民楼旁。张耀东付了钱,出租车掉头绝尘而去。

张耀东掏出手机,从电话本里储存的众多电话中找到靳树涛,拨打出去。一阵悦耳的彩铃声从手机里响起,不一会儿听筒里传过来一个熟悉的男中音,语调很是粗豪:“哈,你这家伙终于知道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死到哪里去了,还记得我这个兄弟,妈妈的,真是不像话。”

张耀东听着舍友那熟悉的声音,语调不由激荡激荡起来,也是一阵粗话喷薄而出:“他妈的,老子这不是来看你小子了吗,快来,我在你楼下,带着全部行当,老子近期打算与你姘居,欢迎不欢迎。”一改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只有在知心朋友面前才显露不羁的一面。

“啊呀,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让我好给你接风啊。等等,我马上回来。”说完就挂了。张耀东看着手机挂断的显示,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是那会儿的沉不住气!为此,张耀东作为好朋友,曾多次委婉的提醒过他,从来也不当回事。毕业后,还几次打电话向张耀东诉苦,说他二舅骂了他。张耀东先是安慰,然后是规劝,这小子总是不耐烦扯东扯西,张耀东做到这份上了,也毫无办法。

坐到行李上,掏出一支烟点上,吞云吐雾起来。张耀东烟瘾不大,但也离不开这玩艺,尤其这段时间在监舍里,那帮人全是烟鬼,喝酒受条件限制,抽烟还是允许的。这种氛围下,锻炼的张耀东烟瘾大涨,进去之前三五天一包,现在基本上不到两天就是一包了。再说现在有辅脑调解融入体内的活性剂排污性能,别人怕尼古丁损害身体,特别是肺部,他怕啥!!

十几分钟后,在张耀东掐灭烟蒂时候,一辆出租车停着张耀东不远处的街道边,从上面下来一个身材略显微胖的小伙子,戴着眼镜,满面笑嘻嘻的,大眼镜,厚嘴唇,身材与张耀东差不多,约1米7以上。

张耀东站起来准备过去和这个家伙打招呼,出租车里下来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一下车,就将纤手伸到男孩的手臂里。

那个小伙子边走边对着不远处正向他走来的张耀东骂道:“你这家伙,我可对你是够意思,正在老丈人家陪两位老人家唠嗑,听到你老兄的旨意,我是马不停蹄赶紧往回赶,生怕你在大街上让女孩子们绑架走。唉,可怜的星期天,天生的劳碌命啊!”旁边的女孩伸手打了那个男孩的肩膀一下,满脸娇嗔和羞意,显得特别妩媚。

此人正是张耀东大学期间结识不多的几个谈得来的好朋友靳树涛。

说话间,两人走到一起,互相抱了一下,伸手打了对方胸膛一下。分开后,张耀东诧异地对靳树涛道:“你小子,半年不见,身材发福了,不亏是有钱的单位,天天腐败,居然让了一个瘦骨伶仃的人变化这么大!”发现旁边站立的那个女孩,低声道,“是你女朋友,长得不错,你小子眼光挺贼的嘛。”

靳树涛堆起满意的笑容,好朋友夸奖,比吃了蜂蜜还甜。转回身给两人作了介绍:“这个是我大学里的哥们张耀东,这位是我女朋友张倩。”

张耀东和这个叫张倩的女孩互相轻轻握了下手。

靳树涛看着张耀东身旁一大堆的物件,十分惊讶,问道:“耀东,咋回事,搬家回来了?”

张耀东边抗起行李,边说:“进你宿舍再说。”靳树涛看见东西太多,张耀东一个人携带不方便,过去将两个大提包拿起,头前带路,将张耀东领进自己租住的楼房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