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拍手惊他不肯飞

开水炖白菜 收藏 2 40
导读:北涧居简有首名为《白莲》的禅诗:   碧玉长柯血色衣,   夜深看见也相疑。   数行鹭立波心月,   拍手惊他不肯飞。

北涧居简有首名为《白莲》的禅诗:

碧玉长柯血色衣,


夜深看见也相疑。


数行鹭立波心月,


拍手惊他不肯飞。


作者北涧居简禅师(1164—1246),潼川(今四川三台)人,属临济宗大慧宗杲法系。


本诗语言比较通俗,用白话说:白莲如同一位美人,这样美好鲜明的莲花,在夜里观看时,会对它的身份产生怀疑,以为它是白鹭站在水波中央的月影上。拍拍手,它却不飞动,可断定它不是白鹭。


这就是此诗在文字表面上的意思。


有人对这首诗这样评说:“它突出了禅宗的一个重要思维方式,相疑。”并以大慧宗杲一系提倡看话禅为凭。我个人不大同意这个说法。


中国禅宗修行的核心是两个字:禅机。而借禅机开悟大致有三种方式:一种是打起疑情在疑情中自己摸路;一种是直现禅境,认便是,不认便不是;一种是敲山镇虎,拍门闻声。最后一种最为常用,我认为这首诗是属于最后一种。


禅机无方,随缘兴作。用作者的师父大慧宗杲的话讲:经语祖语,诸方老宿语,千差万别。若透得过“无”字,一时透过,不用卜度,不用注解,不用以德分晓,不得作“有” “无”商量……但行住坐卧,时时提撕“狗子还有佛性也无?”无……


这就是著名的看话禅,以“看话”为禅机。在这里,狗子佛性的问题,确实是“起疑情”的一种,在起疑情中自己摸路。因为这个疑情本身就是你开悟的向导,因此通过它你可走出轮回这个大森林。而我们这里提到的这首诗的重点,还不在“夜深看见也相疑”这句上,我们不能说它有“疑”字,它的禅机就是起疑情。这首诗的重点还是在最后一句上:“拍手惊他不肯飞”。也就是借禅机开悟方式的最后一种。拍手呢,就像一块敲门砖,禅机就是敲开自性之门。


对于这一点,也有一首著名的禅诗,其中一句是“频呼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这句诗也表达了这个意思,就是参禅要会识禅机,不要执著于话头。由此也可间接证明,为什么这首诗讲的是“拍手”而不是“相疑”。


在这首诗里,白莲指悟境、自性;夜深指无明、烦恼。众生在无明之地,当然对自己的佛性会产生极大的怀疑——即使佛陀说了人人皆有佛性也不好使,致使行人无法契入而放下“我”。这里,教授法就是拍手。在文学上,这首诗前两句与后两句在意境上一脉相承;但在佛法上,前两句讲众生,后两句讲佛法,有所不同。


这是很慈悲的一首诗。说慈悲,是因为禅宗相信自己的手眼,不怕“相疑”,也就是不怕你误解佛性。你把佛性看走眼了,这不要紧,禅宗教你“拍手”试一下:试一下,它是不动的,知道本来面目,它是白莲不是白鹭。


这里的白鹭,统指众生的种种迷惑,包括你观念中对佛法的错误认识。通过禅机,探一下,本来是“无”。所以有人说禅宗有什么什么思想,这是对禅宗的误解。禅宗什么思想也没有,只是逮住你的衣角撕扯而已,但最终要的不是衣服,是“裸体”的你。


这首诗透露的禅法非常实用。比如,你念佛,念的是有相佛,观的是有相佛。你认为念佛就是念有相佛,这不要紧。你通过念佛,敲开的正是自性,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清净本来,自然现前。所以只要我们在念佛时能反观自性,同样也有禅机,也可开悟。所以我们常说禅净不二,确实如此。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既是有相,就可造作,而诸造作,皆是无常,故有相无常。此时当下了解相与观相,皆是虚妄,本自是无,非相亦是非无非有,离言绝句,本来自在。通过这样的观察来试探,禅机自然会显露了。


念佛人此观中,算是落叶归根了。


另外要强调的是,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对无的执著。此一关节最为难破。


居诲禅师是石霜禅师的弟子,有人问他“混沌未分时如何?”居诲禅师反问:“时教阿谁叙(佛陀一代时教是说给谁的)?”注意,这一句大有禅机。然后,居诲禅师上堂: “一代时教,只是整理时人手脚,直饶剥尽到底,也只成得个了事人,不可将当衲衣下事。所以道四十九年明不尽,标不起,到这里合作么生?更若忉忉,恐成负累,珍重。”


问“混沌未分时如何”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也是一位有证境的人。否则,不敢把这样一个问题拿到禅师面前的。此“混沌”非庸常人之混沌,它是指禅定止(悟)境而言的。而居悔禅师非常慈悲,害怕对缘起妙义说多了把问者的善根打掉,但又不得不指出问者对“无”的执著,所以才有这一番苦口婆心的告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