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林:对股市大调控意味什么

wuang 收藏 0 55

从8月下旬以来,管理层对股市的调控力度之大可谓空前未有。许多人从政策取向得出:"中国牛市即将结束"、"大盘正在构筑类似于2001年2245点头部"的结论,甚至发出"9·27大跌魔咒"。对此,我不敢苟同,并认为,对管理层的大力度调控的意图应作全面理解。

1、大力度调控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众所周知,从1992年党的"十四大"以来的历次党代会期间,股市无不出现下跌,并且是会议开几天,股市就跌几天。原因是在会前股市被大幅拉高,到了会中,机构便利用管理层组织拉盘而乘机出货。而本次在"****"召开前一个月,管理层采取各种调控手段的意图就是对暴涨严防死堵,强制大盘在5300-5500点区域进行盘整(不然早就上6000点了),从而大大降低"****"期间主力拉高出货、制造暴跌的可能性。从实际效果看,这一个月的调控是成功的,达到了尚福林主席提出的"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看待风险教育"的要求。

2、调控的目的不是要股市暴跌,只是不希望涨得过快。记得"5·30"暴跌发生后的6月4日,管理层在三大报的评论员文章中均表达了"调控不是为了打压股市,而是希望慢慢涨"的态度。我以为现在同样适用。近期许多人误解了管理层的政策取向,断言市场将再现"5·30"或暴跌。甚至八成经理认为,第四季度将出现大幅调整。这种预测十分脆弱。因为,历史上凡暴跌凡大级别的调整,都不是事先能预测到的,正像每年年初基金经理、机构们对当年股市的高点的预测绝大多数都是错误的一样。

3、调控的目标并不是要求现时中国股市的估值与国外成熟股市接轨。首先,尚福林主席不久前强调当前中国股市仍然是"新兴加转轨"时期,就意味着估值不可能立马与国际接轨。其次,在近期大力度调控期间,管理批准的新股建行、神华的发行价市盈率仍然是32倍、43倍,高于成熟股市估值一倍,上市后估值自然更高。可以预期,今后更多的H股、红筹股回归,发行价市盈率都不会低,故不可能降低A股的估值,反而成为现A股估值的支撑。这表明,目前管理层在估值高与融资多二者之间,取的是后者。既如此,有人抨击二级市场泡沫太多、估值太高,只能是自作多情。

4、大力度调控股市并非为了终结牛市,而是使之更稳定更健康的发展。许多人断言"牛市即将结束"是依据两个理由:一是现股市市盈率已高达60倍,已接近于2001年6月牛熊转折点2245点时的市盈率,故十分危险。另一个理由是:当前市盈率已接近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股市泡沫崩溃的水准。这也是牵强附会。当前中国经济依然是健康发展,更何况,中国经济11.5%的增长率高出欧美国家3倍;中国上市公司业绩70%的高增长举世未有;中国央企上市资产仅3万亿,而未上市资产却有12万亿,国资委已制定国企注资、整体上市的战略决策,为股市上涨增添新的动力;人民币将加快升值助推股市。这四大高成长因素成了降低中国股市估值泡沫的"消泡剂",确保中国股市牛市将不断延续,是政策调控所难以抑制的。

5、用供求调控股市对广大投资者是有利的。当10月份神华、中石油上市后,再加上中石化、人寿、平保等,将打破目前银行股对指数权重的一统天下。今后红筹股中移动、中国网通上市后,权重股更是如"诸侯割据"。那时的股指将比现在稳定得多,行政调控手段将日益淡出,暴跌的频率将大大降低,个股行情的机会将更多更大,选准个股做中长线将蔚然成风。从这个意义上说,大盘股扩容对股市的负面作用是暂时的,而积极作用则是长期的。当人们面对调控一方面不时为"指数太高、仓位太重、一旦暴跌、损失惨重"而担忧,另一方面暴跌又始终未发生,反而屡创新高的两难时,最佳的选择乃是忍痛换仓,精选个股(尤其是外延式成长性的注资概念股),淡泊涨跌,长线持有,宁静致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