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十二章 大获全胜

hcxy2000 收藏 3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size][/URL] 山谷间到处回荡着枪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以及八路军战士冲锋的吼声,还有鬼子绝望的东洋声。 李德明首先干掉了几个骑兵,遭到袭击的骑兵反应很快,竟不顾后面的部队,立刻加快速度分散突围。 战斗一打响,埋伏的战士先是投出一群手榴弹,紧跟着便如猛虎下山似的向鬼子堆里扑过去。近身的肉搏,让鬼子手里先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山谷间到处回荡着枪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以及八路军战士冲锋的吼声,还有鬼子绝望的东洋声。

李德明首先干掉了几个骑兵,遭到袭击的骑兵反应很快,竟不顾后面的部队,立刻加快速度分散突围。

战斗一打响,埋伏的战士先是投出一群手榴弹,紧跟着便如猛虎下山似的向鬼子堆里扑过去。近身的肉搏,让鬼子手里先进的武器没了一点发挥的余地。

李德明已经打完三个弹匣了,换上第四个的时候,见敌我双方已经混在一起,再呆在这里,机枪火力作用也不大,端起机枪就要往下冲锋。

看见他站起来,李自新也跟着站起来准备冲锋,可这一下却把身边的几个八路军战士急了。几个人闪电般地把两个友军按到在地。

“放开我,你们想爪子?”李德明大声喊叫,身子却被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李队长,首长交待过,要全力保证你们的安全。”一个压住他的战士喘着气说道。

“求,老子的命金贵,其他人的命不金贵?放开我。”李德明已经背刚才的枪声完全激兴奋起来,突然被限制自由,不由得大骂起来。

“怎么回事?”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李德明顿时感到身上一轻,压住他的战士竟松开了手,蹲在一边。

说话的人五大三粗,四十来岁,眉宇间透出一股杀气,他身边的几个战士也提着枪警备着。带着警卫员,应该是个大官了。

“报告首长,这两位友军兄弟要冲下去,我们。。。。。。”一个战士解释着刚才的举动。

那人一下子笑了:“小兄弟,我是772团副团长王近山,刘师长和陈旅长可是专门交待过的,不要为难其他战士。”

“是,长官,可是。。。。。。”李德明虽然心里暖暖的,却还想争取。话未说完,空气中便传来一阵怪声。

“隐蔽!”王近山大喊一声,阵地上所有的人立刻趴在地上。随着几声爆炸,泥土合着雨点纷纷落在他们身上。

“别管我,看见鬼子的掷弹筒没有?马上敲掉它。”顾不上抖落身上的杂物,王近山几乎吼了起来。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一个战士扑过去把李德明压在身上,等他出来,看见那战士的背上鲜血淋淋,抱着他喊了几声,却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兄弟啊!”李德明大叫一声,一把抢过机枪,对着数百米外,正在忙活的土黄色人群扣动了扳机。那人群突遭打击,顿时散了,各自寻找隐蔽地方,摆放的一排象迫击炮似的掷弹筒东倒西歪,不再逞能了。

李德明再换上一个弹匣,咬着牙对李自新吼到:“李猫,看准鬼子打,一个抖不要放过。”

“晓得了。妈逼,龟儿子还敢炸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李自新换上一个弹匣,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鬼子的掷弹兵被这两挺机枪压制,几次组织人马想收起掷弹筒转移,在丢下几具尸体以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山谷间的战斗仍然在激烈进行。遭此突然打击的日军,经过短暂的慌乱以后,此时已经显示出高素质训练的一面。尤其是那些担任掩护的步兵。他们充分利用大车、岩石等作为隐蔽物顽强抵抗,没有找到隐蔽物的,则三五成群,背靠背和进攻的八路军拼刺刀。

可惜八路军并没有上当,要么手榴弹,要么开枪,竟把鬼子气得“哇哇”直叫。很快,这里幸存的鬼子被消灭殆尽。

雨越下越大了。

一个传令兵跑过来对王近山说了几句。王近山大喊一声:“准备撤。”

“啥子侒?撤?是不是搞错了?”李德明正打得过瘾,忽然听见这个命令,惊讶地回头问道。

“兄弟,天雨路滑,我增援部队又未能及时赶到,况且战斗一打响,鬼子的骑兵就冲出了包围圈去报信了。首长命令立刻撤出战斗。”王近山一边观察敌情一边解释。

撤出战斗,清点伤亡,八路军此战,伤亡20余人,歼敌100余人,缴获数十辆骡马大车,还有几十匹东洋大马。

八路军战士大部穿上了日军的黄呢子大衣,头戴钢盔,足登皮鞋,手里的武器也换成了三八大盖,还配备了不少机枪。

参战的川军敢死队一个没少,见面也都是喜气洋洋的。

吃过晚饭,李德明再次向长官提出离开的请求。刘师长笑着说道:“没问题。我待会派人护送你们过我们的防区。这一回可是要好好感谢你们了。那几挺机枪硬是把鬼子全部打乱了。王副团长一直再我面前夸奖你们打得好。我们缴获的日军干粮,足够全旅吃许多天了。”

“可是我还是连累了一位兄弟。要不是我,他也不会。。。。。。”李德明想起那位为掩护他而牺牲的战士,心里很是难过。

“他是为抗日救国而牺牲的,死得光荣。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道理。不要难过了,烈士在天之灵,也不会怪你,他一定会因为战斗的胜利而欢欣鼓舞的。”

说完,转身从警卫员那里拿过一把鬼子的指挥刀交给李德明:“这把刀请交给你们长官,带我刘伯承好好谢谢他。”

“谢谢长官,能参加这场战斗,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件荣幸的事情。”李德明一边谦虚,一边接过指挥刀。

这是一把一米左右的指挥刀。刀柄上是用铜压制成的丝带缠花花纹。闭锁装置在刀柄上部手掌的虎口处。刀鞘是一层缝制精细的牛皮。

“这些虾子倒是很会保护刀。不晓得杀了多少中国人。”对于这把刀,李德明惊讶于日本人如此细致的做工和悉心的保护,心里虽然喜欢,可是一想到鬼子对老百姓的屠杀,又恨起这把刀来。

“这就是我们民族抗战的证据。”刘师长缓缓说道:“刀是莫的生命的,要看他握在什么人的手里。说实话,这刀很一般,是一个鬼子士官的,做工还是有些粗糙。可是我们现在也只能缴获这些。请转告你们长官,有机会我一定送他一把更好的刀。”

“长官说笑了。再撇,也是战利品三。我们打仗,除了和鬼子拼刺刀以外,根本莫的机会缴获这个东西。在下替我们长官谢谢贵军。”

李德明抬起胳膊,慢慢地打开闭锁,抽出指挥刀。闪着寒光的刀身让人不寒而栗。近八十公分长的刀刃上,深深刻着一道血槽,由鎺本直贯刃尖。护格处有一个浅浅的三环标记,倒是和缴获的鬼子三八大盖上用的刺刀是一个标记,应该同一个工厂生产的吧。

“嘿嘿,小兄弟握着这把刀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嫉妒。我们师长都还没有。”一边的警卫员笑着对仔细看刀的李德明说道。

“莫乱说,那些刀都是要上缴司令部,让几位老总开开眼的。”刘师长责怪了警卫员一句。

李德明不好意思地把刀归鞘,向刘师长敬个礼:“谢谢长官的好意。我们这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刘师长像是想起什么来,叫住转身往外走的李德明:“你们自己要小心点,根据情报,鬼子派出了不少侦察小队,化装成晋绥军的模样,专门找落单的国军军官下手,已经有不少军官遭到了毒手。”

“明白,我们会小心。”李德明再次敬礼。

长官派给他们带路的人,九个人都认识,就是第一次遇见的那个杨队长。

“出了这里,就不是我们的防区。”走了将近大半夜,在一处树林里,杨队长小声对几个人说道。

李德明握住杨队长的手“明白,我们这里有熟悉道理的兄弟。剩下的我们自己走。谢谢你了。”

“兄弟间还客气干什么。要不是你们的参战,白天那一仗我们就不止伤亡20余人了,感谢你们还来不及。”杨队长笑了笑,又说道:“部队还在转移,我也要赶回去了。注意防止鬼子的侦察队。几位兄弟,保重。抗日胜利再见。”

“行,杨大哥辛苦了。废话也不多说,保重。抗日胜利再见。”李德明也不是罗嗦的人,爽快地告别了。

几个人和杨队长一一握手话别以后,坐下来休息。张权生、黄万全、蔡成宾被派出去担任警戒哨。

“艾,队长,你说团长收到这把刀,会是啥子表情,会不会赏我们一笔钱?”李自新看着李德明手里的鬼子刀,小声问道。

“你虾子就晓得钱。”没等李德明回答,赵丞稷就抢着说道:“团长现在肯定心情不好。你们想一下,敢死队出来,两天没有消息,他心里能不急?他现在肯定和364旅的曾苏元旅长在一起。

阵地放弃了,364旅上千兄弟的命都白搭进去了,那曾苏元旅长心里恐怕更窝火,更难过。和他在一起,不说团长,所有的川军兄弟能高兴?”

“锥子,说那么多。”高卫笑着反驳道:“再那门说,我们这一回是长了脸。鬼子的炮兵被端掉了,跟到八路军又打掉了鬼子的运输队,队长还拿了一把鬼子的破刀回去洋盘。这仗打得硬是痛快。有没有赏钱无求所谓,打鬼子痛快就行了。”

“就你那样,打死了四个就痛快了?”李自新挖苦道:“老子干掉了七个都还没开腔,你倒是摆起资格来了。”

“你才打死七个?你晓不晓得人家骚鸡公打死了几个?9个!”王强不乐意了,白天的伏击战,他是一直跟着赵丞稷的:“而且他那挺机枪硬是把鬼子后面的增援部队死死地挡在了村子外头。”

“求,冲壳子,一挺机枪挡得住那么多鬼子?鬼子是打桩的?放到那里让你打?”李自新不屑地反驳道。不仅是他,几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强娃子,说那么多干啥子?也不想想你浪费了好多子弹,把旁边八路军的那个排长心痛得不得了。”赵丞稷想转移话题,取笑着王强。

“凭啥子不说?”王强不干了:“我那是莫的经验。哪能都像你,机枪都是三发子弹一射。喂,我就觉得怪米了,咋个你那机枪一打三点一射,鬼子就不敢嚣张了喃?”

三发子弹一射?还有这样的机枪射击技术?几个人都看着赵丞稷。李德明是知道的,那机枪一扣扳机,控制都控制不住,一直要到打完一个弹匣。

“我哪有那个技术。”赵丞稷终于说出了谜底:“我是在装弹匣时,隔三发放一颗空弹壳,一开枪,就成这样了。”

“为啥子喃?”王强马上问道。看来这个问题折磨了他很久。

“说穿了也莫的啥。”赵丞稷有些得意:“你们不晓得,真正技术高超的机枪手,是可以控制子弹的射击的。就是说力道把握得很好。这样的机枪手最可怕。因为他打得准,打得稳。老兵上战场,冲锋的时候,最怕就是遇见这样的人。鬼子都是训练有素的,一听见这样的枪声,他能不怕?一开始虾子还不信邪,以为凭人多可以冲过来,老子连到干掉他们九个,就都躲到那里不敢出来了。”

“可以嘛,骚鸡公,老子现在有些佩服你了。你是跟那个学的?”李自新难得有这样的表现,很是谦虚地问道。

“那个?还不就是和付连长学的。我老是打不好,他就教了我这个法子。我现在全部教给你们了,怎么样谢我喃?”赵丞稷说完,先笑了起来。

“这八路军打仗是有一套,阻击的阻击,围堵的围堵,冲锋的冲锋,而且还不跟鬼子拼刺刀。安排得那是井井有条。我看那个姓刘得长官打仗硬是有一套,居然三天之内在同一个地方设伏两次。厉害厉害。你们就看鬼子得放松样就晓得他们憋憋死泡了。”李自新没有理会赵丞稷,回想起几次战斗中拼刺刀的场景。又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们说日本人为什么那么瓜,拼刺刀还要把子弹退出来?”

“虾子他们本来就是瓜皮,退了子弹拿着刺刀就等到挨枪子。”李德明也弄不明白是为了什么,笑着挖苦了鬼子一下:“我倒是真的很佩服那些埋伏的兄弟。你们不晓得,开枪以前,一个鬼子军官站在路上四处观察,他脚边大约一米不到就藏着一个士兵,龟儿子硬是没有发现,当时我的手心都冒出汗了。八路军的纪律硬是不摆了。”

“我们的纪律要是都这样好,鬼子要都是瓜皮,也不会把我们打得这么惨了。”赵丞稷忧伤地说了一句,顿时大家的情绪低落了下来。

“行了,行了。”李德明赶紧劝解道:“部队打了败仗,也不是我们无能,谁叫龟儿子西北军擅离职守,放弃娘子关?我们这一回回去,肯定可以鼓舞大家的士气,团长怎么会不高兴?只是可惜了这把刀。”

李德明轻轻抚摸刀身,遗憾地继续说道:“团长肯定不敢留在自己身边,他要上交孙军长。这可是我们川军缴获的第一把刀。”

众人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便都不做声了。

“柴老哥,你怎么不说话?”李德明看见柴万红一声不坑地坐在一边,奇怪地问道。

“我,”柴万红犹豫了一阵,鼓起勇气说道:“我打算把你们送到太原以后,就去投奔八路军。人家那才是真正地会打鬼子。”话一出口,顿时发觉得罪了川军,脸霎时间变得通红:“各位兄弟,我,我,我不是,不是。。。。。。”心急之下,说话都有些结巴。

李德明心里叹了口气,柴万红说的都是实话。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制定的国军战术呆板,相互之间又部配合沟通,只知道一味死守。就象这一次,鬼子攻不破娘子关,就采取迂回战术,那个笨蛋孙连仲一听说鬼子绕路了,也不分青红皂白就放弃阵地。

两相一比较,柴万红的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

“柴老哥,你不要往心里面去。你说的是实话嘛。当然你有这个想法我们大家也明白。”想了想李德明诚恳地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要是所有的部队都去打游击,这个仗还怎么打?八路军今天袭击鬼子的运输队还有什么意思?

我们是国军,除了服从命令,还是服从命令。妈逼,谁叫我们的武器比人家差多大一截喃。用我们的血肉之躯和鬼子死耗,老子就是不相信,看是他人多还是我们人多。”

“肉弹换炮弹。唉。。。。。。”赵丞稷想起柴万红说过的话,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吃点东西。”高卫一边劝解着,一边把缴获的鬼子罐头打开,分给大家,先吃了一口,笑着说道:“都吃点,味道还可以。”

王强尝了一口,一股子香香的牛肉味道,胃口大开:“就是,人各有志,强求不来的。妈哟,龟儿子的罐头比老张头的回锅肉还好吃。”

他说的“老张头”就是他们团长林修然的炊事班长,平生最拿手的,就是四川名菜“回锅肉”。这一说,顿时把大家都说笑起来。

“各位兄弟,谢谢大家。”柴万红心里暖暖的,抱拳说道:“不是我不仗义,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生在山西,长在山西,我的乡亲父老正在受鬼子的屠杀凌辱。看样子,这山西是守不住了。各位兄弟,我决心已下,我决心已下,就是死,也要留在山西打鬼子。”

“兄弟,你放心,我们川军也在你们山西。我们一起来打鬼子,来为你们,为全中国的老百姓报仇!”李德明紧紧握住柴万红的手,豪情万丈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