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军事欺骗理论浅析

xiaoyaojin2001 收藏 0 4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欺骗是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的传统组成部分。实际上,许多人认为它是所有人类相互作用的本质。它有时错误地与无心的干扰或错误的消息混淆起来。假情报、有心的欺骗不应与错误的消息混淆。欺骗取决两种标准:是否有意和欺骗者旨在获得的利益 ……


一、关于欺骗的几种形式


1、捏造和伪造


在经济和政治领域,欺骗可能以多种形式出现。分析商品销售业务上的欺骗的使用,可帮助说明捏造和伪造间的差别。在商业中,如果产生虚假的信息,并作为正确信息呈现,这就是“捏造”。捏造的目的是产生假情报,它是不真实的。


伪造是使用技术上正确的信息,但为产生错误的含意,而断章取义地呈现。这种欺骗可以通过省略部分信息或者与正确信息联系以建立错误的相关关系而达到目的。


捏造与伪造间的区别与军事欺骗行动相关。这两种形式在战争史上证明是有用的。假武器和“走漏”给敌人的假命令是捏造欺骗。但是当不可能对大规模兵力进行伪装,或不可能掩盖住对一个区域的兴趣时,在部分事实基础上伪造可能会更有利些。


2、政治欺骗


类似的捏造和伪造存在于政治领域。虽然商业领域的假情报与军事利益毫不相干,但是政治欺骗可以与军事行动紧密相关,并影响军事行动。这并不是说政治欺骗仅局限在与国防或国家安全相关的问题上,但是对美国政治历史快速回顾,可以看到一些国防问题确实受假情报(往往是伪造形式)的影响。


以下是一些事例:


1846年4月14日,美国一支军事巡逻队在德克萨斯州的埃西斯河以南与墨西哥部队交火,美国有16人伤亡。5月11日,詹姆斯K.波尔克总统宣称,“墨西哥人已经越过美国边界,侵入美国,在美国领土上屠杀美国人。”事实上,美国军队到埃西斯河以南的有争议地区是一次值得怀疑的行动。埃西斯河与里约格兰德河间的地区是美国与墨西哥当时的争议地区,两国正通过协商解决这个问题。两国都不应在这个地区有军队存在。不知何故,这个事实没有在波尔克充满激情、要求发动战争的讲话中提到。伊利诺斯州的国会议员林肯提出一个有关“神圣斑点”的难以回答的问题。实际上林肯和其它议员所关注的信息被伪造问题导致了著名的“斑点决议”(Spot Resolution)的出台。


1898年美国“缅因”号在哈瓦那港爆炸造成一种局势,在其中主要是媒体而不是政府的信息伪造,在促成美国与西班牙的战争中起到关键的作用。1898年2月15日夜晚的“缅因”号爆炸事件在过去106年里经过多次调查,得出各式各样并且常常相互矛盾的结论。而最初于1898年3月的调查未得出明确结论。但是,美国媒体没有象调查团那样模棱两可,也不加以克制。报纸上有关西班牙毁坏“缅因”号动机的猜测随处可见。这使华盛顿和马德里之间业已紧张的关系更加恶化。媒体本身没有导致美西战争,但是它发挥潜在的作用。


这个事件提供了一项有趣的案例研究,当政治、军事和经济利益相纠结时,将他们分开是很难的。到什么程度政府负责对自由媒体造成的错误印象进行纠正?倘使政府利用捏造或伪造的信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


在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政府发布一些特殊的假情报。从1940年驱逐舰交易至1941年《租借法》包含一定量的信息伪造。罗斯福总统把向英国的武器租借援助比作借给邻居水管,以扑灭邻居家房子的大火。这个比喻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引起人们同情。然而评论人士指出这个比喻极不准确。与水管不同的是,当“大火灭掉后”,运送到英国的武器、食物和燃料是不可能被送回的。


有关罗斯福掩盖事实真相的另一个事例是谣传德国进攻西半球的计划,这个计划集中在一张德国重新划定中、南美洲国家疆界的地图上。1941年10月27日,罗斯福在海军节演说上称他有一张由德国希特勒政府绘制、规划世界新秩序的秘密地图。罗斯福总统继续声称,那张地图清晰地表明纳粹不仅是针对南美洲,而且同样针对美国。


这里的问题是一个简单的实事,即地图是英国假情报行动的一部分,罗斯福总统也可能知道这一点。英国的一名情报官威廉•斯蒂芬森(军情六处代号“无畏”)在1941年某一时间捏造这张地图,以在美国内制造恐慌。罗斯福在海军节引用这张地图时,知道地图是伪造的可能性非常大。罗斯福总统关心纳粹德国所造成的威胁,并且如果地图能激起美国公众,他愿意进行欺骗。美国参战后,1942年罗斯福向财政部长摩根索吐露道,“我可能对欧洲有一种政策,而对南北美洲可能是持一种与之完全相反的政策,我可能完全前后矛盾。此外,如果它能帮助我们赢得这场战争,我十分愿意去误导公众和说谎。”


评论人士并没有过于责怪罗斯福,因为二战中大多数人同情他抵抗轴心国侵略的愿望。同样许多人也同情艾森豪威尔总统试图掩盖U-2的侦察飞行的真像,他将U-2飞机在苏联领空侦察飞行描述成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气象研究飞行。但是,当1960年5月1日,苏联击落一架U-2飞机后,通过摆样子公审U-2飞行员弗朗西斯•加里•鲍尔斯,大势炒作美国的欺骗问题。


冷战时期,同样,在国内政治领域中国家安全问题方面存在欺骗现象。约瑟夫•麦卡锡参议员关于共产党渗透至政府的指控最后证明欺骗被发现后所付出的代价。但是麦卡锡的这些指控同样表明,人们如果在正确的背景下使用有限的证据,最终能以不具体的证据来进行指控。


20世纪60年代总统大选时,“导弹差距”是肯尼迪竞选时使用的有力武器,挑战副总统里查德•尼克松在外交和和国内安全政策经验方面的实力水平。“导弹差距”并不存在的事实可能或不可能为约翰•肯尼迪和他的工作人员所知。如果肯尼迪确实不知道,这就是一个简单错误信息的事例。如果他确实知道,并且许多人相信他知道,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假情报事例。


国防问题中的政治欺骗的事例还有:1968年尼克松总统大选时掩饰其有结束越南战争计划,伊朗与尼加拉瓜反抗军丑闻,以及伊拉克士兵1990年在科威特将婴儿扔出育婴箱等。在这些事例以及其它事例中,国家安全问题存在各种形式的欺骗问题。这样的行为应是可以预料的。有时欺骗是有效的,但如果特定的欺骗失败,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此外,无论欺骗成功与否,有一种代价就是政府的可信性被损害。有关民主共和国是否应该从事欺骗自己国家的公民的活动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但是任何从事进攻性或防御性的欺骗行动的人,应该意识到欺骗的可信性问题,通常欺骗比获得暂时的政治和军事优势要危险得多。


3、军事欺骗


军事欺骗从其真正的性质来看是一种隐蔽或秘密活动。它有多种形式,关于其定义存在大量争论。美国防部将“欺骗”定义为:那些旨在通过伪造和歪曲某种证据误导敌人,诱导敌人在不利于其利益的意义上做出反应的措施。


战争中的欺骗可能与战争本身一样历史久远。迷惑敌人的逻辑是明显的,并且回报能非常迅速的实现。人类最初记载的战争历史包括公元前12世纪迈锡尼希腊包围特洛伊,这次战争使用了特洛伊木马。随后的3200年的军事历史也有着大量的军事欺骗事例。


一种基本的两分法可将欺骗划分成“主动”和“被动”两类。简单地说,被动欺骗旨在向敌人隐藏真正的意图和实际能力,即隐藏一些真正存在的东西。另一方面,主动欺骗是向敌人提供实际上未拥有的意图或能力的证据的过程。这里向敌人展示的是不真实的东西。主动欺骗通常与伪装相关,但也不局限于这个领域。


另一种区别是关于“欺骗特异性”的程度。唐纳德•丹尼尔和凯瑟琳•赫尔比格在1982年的著作《战略军事欺骗》中指出他们称为“A类”(含糊类)和“M类”(误导类)欺骗的存在。A类或“含糊递增”欺骗旨在产生混乱,并且通过制造“噪音”以迷惑敌人。A类欺骗的一个例子就是1941年珍珠港袭击以前,日本将来栖三郎特使和野村大使派驻华盛顿,日本通过持续的外交谈判使美国更难判断日本的意图。美国不得不考虑日本一系列可能的意图和目标。这使美国更难缩小分析范围,得出军事行动是日本唯一的方案的结论。


M类或“误导类”欺骗更加具有挑战性,它旨在误导敌人,使其相信某个特定的欺骗计划。这里从事的一系列欺骗活动应该相互补充,所有一切旨在使敌人相信你在从事实际行动之外的一种行动。当然,这种行动不是真的。这类欺骗比简单的模糊欺骗要复杂并且更具有挑战性。它需要更多准备、更多资源,并且通常需要更多的时间。现代历史经常引用的是“卫士行动”计划,这个欺骗计划旨在保护1944年6月6日的诺曼底登陆的“霸王行动”计划。


“卫士行动”实际上是一个保护计划,它包括一系列“M类”欺骗计划。其中最著名的两个计划是“南方坚韧”和“北方坚韧”行动。这两个计划旨在使德国人相信西线盟军的登陆地点是在挪威或多佛海峡。经过一段时间,南方坚韧成为最似乎可信的计划,盟军使用大量的欺骗资源使德国人相信真正的进攻将是在离诺曼底海滩100英里处的多佛海峡。欺骗行动的成功使得真正进攻在诺曼底发动后,许多德国指挥官仍以为这只是一种稍后在加莱发生的“真正”进攻的牵制。


坚韧欺骗行动使用大量军事欺骗法。最常用的是伪装。伪装象欺骗一样分成主动和被动两类。当提到“伪装”这个词时,大多数人想到的是被动伪装,即伪装或掩盖部队或设施,防止被敌人发现。这包括希腊步兵藏在大型木马中,穿上旨在融合周围环境的衣服,将树枝放置在重要的装备上等。它甚至包括伪装一条经轰炸后但已经修好,但看起来还是坑坑洼洼的机场跑道。任何时候试图隐藏一些拥有真实能力的东西时,这是在进行被动伪装。


主动伪装是人为产生一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部队或能力的图像或印象。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军队将大树干烧焦模仿成大炮炮管形状,步兵单位以环形阵列行军,这使北方联邦军官相信他们拥有比实际上更多的武器和军队。在南方坚韧行动中,盟军使用假的坦克、卡车、飞机和登陆艇给德国留下盟军拥有一些实际上不存在的武器的印象。为了使欺骗更加完美,盟军使用无线电台发送假电报,制造组建一些实际上不存在的单位的假象。在近年的巴尔干和海湾的作战行动中,美国军队遇到类似的欺骗行动。任何试图制造实际上不存在的真正能力的假象的活动是主动伪装。


伪装可以仅是使敌人很难弄清楚在何处攻击你的资源的战术欺骗,也可以是大型欺骗计划的一部分。主动伪装必须通常小心使用。如果太急于暴露主动伪装,敌人可能对明显的目标产生怀疑。这里方法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将要使用主动伪装,比如一辆假坦克,使用被动伪装来隐藏这辆坦克可能是一个好主意,否则,欺骗就不为人信服。为了使假表象比较可信,被动伪装应用在主动伪装之上---只是不必真正地去隐藏假坦克。它必须可信,但不一定有效。同样,在真正的资源上放置一些拙劣的主动伪装误导敌人,使其离开那些种资源也是可行的。欺骗的复杂性是决不能低估的。


伪装经常依靠牵制。牵制是有意将敌人的注意力从其感兴趣或攻击的地区分散。牵制有两种基本类型:佯攻和佯动。佯攻是通过友方部队的攻击将敌人的注意力从感兴趣或攻击的主要地区分散。与佯攻概念紧密相关的是佯动。佯动包括部署部队迷惑敌人,但这种部署行动通常不包括真正的接触或作战。牵制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误导敌人,将敌人从真正的行动地区或目标地区引开。


军事欺骗中使用的另外两个特殊术语是制约和掩护。制约是重复一种实际上不会去实施的敌对行动的准备工作,从而麻痹敌人,使其获得不真实的安全感。它由“熟悉了就会觉得很平常”演变而来。这种概念通常与战争的爆发相关,并且与和平时代的可能或不可能的备战活动相关。但是,它同样指正在进行的军事行动中,用来使敌人对威胁不敏感的重复行为。


掩护是通过明显的非威胁活动掩饰准备和开始实施敌对行动。例如,使用训练演习来掩盖攻击的准备工作。如果一次训练演习是过去没有产生真正敌对行动的、一系列长时间训练演习的最后阶段,那么这次演习是一种制约,但也可变成掩护。这两个概念通过互补定义联系在一起。1973年斋月战争和1982年马岛战争的爆发都是在类似于过去演习的训练演习的掩护下发生的。


~~~~~~~~~~~~~~~~~~~~~~~~~~~~~~~~~~~~~~~~~~~~~~~~~~~~~~~~~~~~~~~~~~~~~~~~~~~~~~~~~~~~~~~~~~~~~~~~~~~~~~~~~~~~~~~~~~~~~~

二、详解军事欺骗

1、伪装


坚韧欺骗行动使用大量军事欺骗法。最常用的是伪装。伪装象欺骗一样分成主动和被动两类。当提到“伪装”这个词时,大多数人想到的是被动伪装,即伪装或掩盖部队或设施,防止被敌人发现。这包括希腊步兵藏在大型木马中,穿上旨在融合周围环境的衣服,将树枝放置在重要的装备上等。


它甚至包括伪装一条经轰炸后但已经修好,但看起来还是坑坑洼洼的机场跑道。任何时候试图隐藏一些拥有真实能力的东西时,这是在进行被动伪装。


主动伪装是人为产生一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部队或能力的图像或印象。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军队将大树干烧焦模仿成大炮炮管形状,步兵单位以环形阵列行军,这使北方联邦军官相信他们拥有比实际上更多的武器和军队。在南方坚韧行动中,盟军使用假的坦克、卡车、飞机和登陆艇给德国留下盟军拥有一些实际上不存在的武器的印象。为了使欺骗更加完美,盟军使用无线电台发送假电报,制造组建一些实际上不存在的单位的假象。在近年的巴尔干和海湾的作战行动中,美国军队遇到类似的欺骗行动。任何试图制造实际上不存在的真正能力的假象的活动是主动伪装。


伪装可以仅是使敌人很难弄清楚在何处攻击你的资源的战术欺骗,也可以是大型欺骗计划的一部分。主动伪装必须通常小心使用。如果太急于暴露主动伪装,敌人可能对明显的目标产生怀疑。这里方法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将要使用主动伪装,比如一辆假坦克,使用被动伪装来隐藏这辆坦克可能是一个好主意,否则,欺骗就不为人信服。为了使假表象比较可信,被动伪装应用在主动伪装之上---只是不必真正地去隐藏假坦克。它必须可信,但不一定有效。同样,在真正的资源上放置一些拙劣的主动伪装误导敌人,使其离开那些种资源也是可行的。欺骗的复杂性是决不能低估的。


伪装经常依靠牵制。牵制是有意将敌人的注意力从其感兴趣或攻击的地区分散。牵制有两种基本类型:佯攻和佯动。佯攻是通过友方部队的攻击将敌人的注意力从感兴趣或攻击的主要地区分散。与佯攻概念紧密相关的是佯动。佯动包括部署部队迷惑敌人,但这种部署行动通常不包括真正的接触或作战。牵制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误导敌人,将敌人从真正的行动地区或目标地区引开。


2、制约和掩护


军事欺骗中使用的另外两个特殊术语是制约和掩护。制约是重复一种实际上不会去实施的敌对行动的准备工作,从而麻痹敌人,使其获得不真实的安全感。它由“熟悉了就会觉得很平常”演变而来。这种概念通常与战争的爆发相关,并且与和平时代的可能或不可能的备战活动相关。


但是,它同样指正在进行的军事行动中,用来使敌人对威胁不敏感的重复行为。


掩护是通过明显的非威胁活动掩饰准备和开始实施敌对行动。例如,使用训练演习来掩盖攻击的准备工作。如果一次训练演习是过去没有产生真正敌对行动的、一系列长时间训练演习的最后阶段,那么这次演习是一种制约,但也可变成掩护。这两个概念通过互补定义联系在一起。1973年斋月战争和1982年马岛战争的爆发都是在类似于过去演习的训练演习的掩护下发生的。


3、军事欺骗的等级


美国军方传统上根据意图的性质将欺骗划分为三级。战略欺骗旨在掩盖基本的目标、意图、战略和能力。作战欺骗指在准备进行的特定行动中迷惑敌人。在美军条令中,战术欺骗是指当他人积极参与到与你、你的利益和你的部队积极竞争时,对他人进行误导。


需着重指出的是,欺骗的这三级分类不是基于实施欺骗的类型,而是取决于欺骗的目标。假坦克或假飞机可能是战术欺骗,其目的是迷惑攻击者,使他们不向真正的设备和人员开火。如果他们是旨在误导敌人有关特定军事行动的时间选择、地点和性质等的稍大型欺骗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可能是作战欺骗。如果他们是旨在迷惑敌人的基本战略和战略目标的更大型欺骗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可能是战略欺骗的一部分。


~~~~~~~~~~~~~~~~~~~~~~~~~~~~~~~~~~~~~~~~~~~~~~~~~~~~~~~~~~~~~~~~~~~~~~~~~~~~~~~~~~~~~~~~~~~~~~~~~~~~~~~~~~~~~~~~~~~~~~

三、欺骗与其他活动的关系


1、欺骗和情报活动


实施欺骗时需要一条途径将假情报发送出去,敌人的情报机构通常提供这样一条途径。但所有情报机构需核实搜集到的情报的可信性和可靠性,欺骗实施者应懂得这一点,并准备假情报最少能迷惑,最多能误导敌人的情报机构。


所有情报搜集方法都能被欺骗,信号情报易受假信号、假电报、假密码和其它形式假情报的影响。照相情报或图像情报必须应对一系列形式的主动伪装和被动伪装。类似的问题存在着通信情报、电子情报、声音情报和地震情报中。在能发现情报的任何媒介中,都可能布置和设计假情报。


人力情报包括使用双重间谍,传送假数据之类。人力资源可能充当假情报的已知或未知的渠道。从事反情报活动的人指出,通过鉴别持续提供假情报的来源来发现双重间谍。同时,双重间谍可能提供一些有效和能核实的信息以确立他们的可信度(制约的一种形式)。一些从事于这方面工作的人称,既要对提供好情报的人,又要对提供假情报的人保持怀疑。发现欺骗显然是一项费劲的工作。


情报机构为了保护自己的资源和能力可能进行欺骗,其中大多采用被动欺骗方式。情报机构除了使用双重间谍外,还能够对真正不感兴趣的事情表示出兴趣(牵制的一种形式)。


近几年,情报机构甚至就如何发现欺骗问题对媒体进行训练。鉴于国际事务里的舆论的重要性,情报机关能够发现敌人的欺骗是不够的。将欺骗暴露到世界上是必要的。并且在一场骗局中,因为没有人确信去相信谁,有时非政府的声音揭露出他人的欺骗活动是重要的。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攻击后,作为针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的一项准备工作,国防情报局向媒体发出简报,指出一些基本的方法检验其它国家可能就美国的暴行所提出的索赔。基于有关伊拉克和塞尔维亚提出的美国炸弹造成损害的欺诈性索赔的经验,国防部为新闻界成员开办“如何发现欺骗”基本训练。从这一点,五角大楼认识到欺骗不只是用于立即的军事用途。


2、欺骗和恐怖主义


尽管上面列出的军事欺骗事例都是常规军事行动,但需要着重指出的是,恐怖主义分子能使用本文所讨论的各种欺骗方法。恐怖主义分子依赖于主动欺骗和被动欺骗进行活动。被动欺骗包括使用假名、通信保密、在很难到达和观察的地区设置基地。主动欺骗可能包括牵制、制约、掩护,这些措施通常综合使用。


如果恐怖主义分子声称他们对某一些目标有敌意,但后来没有攻击那些目标,他们可能从中获得一些有利优势。他们带来恐惧,迫使安全部队花费时间和财力,并且恶化事态和带来不便(假日期间取消航班)。


他们可能导致人们产生怀疑,而对未来的类似攻击信息不敏感。或者恐怖分子使用这些信息将人们从其真正意图攻击的目标处引开。考虑恐怖主义将恐惧作为最终目的,任何产生某种程度的恐惧和不确定性就是恐怖主义分子的部分成功。


在反恐战争中有一句经常被引用的话是“考虑箱子以外”。政客、媒体专家、理论家和其它人一直重复这句话。不幸的是,这句话几乎无用。“箱子外”意味着无限空间减去箱子。因为恐怖主义分子使用一系列欺骗技术使这个问题更加明显。


~~~~~~~~~~~~~~~~~~~~~~~~~~~~~~~~~~~~~~~~~~~~~~~~~~~~~~~~~~~~~~~~~~~~~~~~~~~~~~~~~~~~~~~~~~~~~~~~~~~~~~~~~~~~~~~~~~~~~~

四、欺骗理论的其他注解


1、影响欺骗的条件


快速回顾历史著作,可以看出许多学者如孙子、马基雅弗利、韦格修斯和克劳塞威茨等对欺骗的性质深感兴趣。在最近几年,美国、英国军队的“战争理论”的发展利用了“奇袭”和“安全”优势。这些理论的本质是认识愚弄对手的重要性,而不是反被愚弄。


问题是在如何进行欺骗以及如何避免受骗方面取得一致意见。广泛的讲,人在逻辑分析和合成方面的不足使其更可能受骗。无知、傲慢和害怕都削弱人发现假情报的能力。


先入为主或者偏见经常导致“认识分歧”现象,这里忽视至关重要的信息仅是因为它干扰先前存在的概念或理论。类似的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惯性静止”。这指人们倾向相信某些假设,甚至是受其它事件影响后还仍然正确。在物理学中,“惯性静止”指静止物体倾向保持静止,直到受外力作用才运动。情报人员有时指惯性静止为决策者头脑中的平静,直到由敌人的影响。所有这些由欺骗者根据其利益运用。


这里有效欺骗的意义是经常利用受害者的认知的假设。德国哲学家歌德有一句话是,“我们从未为人所骗,我们欺骗自己”。这不仅是一个哲学真理,它还是实施欺骗的秘诀和避免受骗的警示。


2、欺骗的合法性及道德性


不简要地提及欺骗的合法性和道德性,对欺骗的基本原理的讨论将不是完整的。令许多人奇怪的是,有关欺骗使用的具体法律约束是相对清楚和准确的。国内法律很少将各种约束强加在军事欺骗上。除非在法庭发誓后说谎,或在法律要求诚实的环境下做虚假的陈述,国内法律不适用于军事欺骗。


正如一个法学家说道,“宪法没有说美国总统和执行部门必须讲真话。”


国际法的约束更小,一般来说,美国承认140年前在海牙和日内瓦公约所确立的种种约束。综合起来,这些构成“战争法”,为美国军队承认,并编成了军官手册。在美国陆军中,这种信息包含在《野战手册27-10,地面战法规》中。


对“计谋”或“战争的谋略”一些限制包括禁止“背叛”。其它禁止的还包括:欺诈性使用休战旗,作战时穿敌人军装或打敌人的旗帜,化装成国际援助人员,或将医院或其它保护性场地作为军事用途。这些限制条款是非常清楚和明确的。


当考虑到道德标准时,人们遇到的是欺骗是否正当的复杂性问题。不幸的是(或幸运的是),律师、哲学家和伦理学家通常在如何判断这一主题的伦理和道德的范围上存在分歧。广泛地讲,一般存在两种衡量方法:理想主义派和现实主义派。并不是所有人同意这两种划分法,并且每一派都包括一些分支或变量。但是两派中的基本区别还是广为人们接受的。


理想主义派根据一套绝对的标准对欺骗的道德和伦理加以区别。如果假情报和谎言是错误的,那么所有行为都是错误的。结果不能证明手段的正当性。这是绝对的,没有例外。


所谓现实主义者,或实用主义者,认为问题最终归根结底在成本效益分析。实施欺骗造成的危害超过了好处,欺骗还能实施下去?在现实主义眼中,欺骗的道德标准既取决于环境,也相对实施者的相对价值结构。这与进行成本效益分析是紧密联系的,分析必须通常伴随实施欺骗行动的决策。很清楚没有人希望实施欺骗活动的付出多于回报。现实主义者关于道德影响的观点遵循类似的方式。


各国同意国际法约束“背叛”的一个原因,是出于现实主义的考虑。从事背叛可能产生的问题与通过这种欺骗获得的有利条件会不成比例。例如,使用医院或国家援助机构的标志以进行军事掩护的局限性在于,国家认为这些重要机构的安全比他们滥用可能提供的有限的优势重要得多。


现实主义派也指出任何欺骗行动都有潜在的道德代价。从事假情报活动的政治或军事机构会失去相应量的可信性。实际上,如果实施欺骗是了为影响公共或国际舆论,丧失可信性的打击可能是非常有破坏性的。2002年初,有消息透露美国防部设立了“战略影响办公室”,这很快引起国际的关注。当国防部认定这个机构不会实施欺骗,各种媒体消息暗示外国媒体可能会被提供一些伪造的信息。这产生一些指责和否认,最后导致这个办公室关闭。连欺骗的外观也是昂贵的。


这对珍视言论自由传统的民主共和国的也是特别正确的。公众制定的有关所有政治方针,特别是军事政策的明智决定的能力,依赖于消息灵通的媒体。当服务于民主共和国的军事政策误导公众,或参与了误导公众的行动,很难想象还有多大的有利条件还证明这种代价的正当性。


这并不是说现实主义者否认军事机构进行欺骗的权力。现实主义者提倡的是对欺骗行动进行仔细的成本效益分析,并且赞成那些可能误导敌人而不误导自己的欺骗行动。


3、欺骗的应对


世上没有详尽的应对欺骗的方法,实事上,相信有这样一种方法可能会误解欺骗的本性。然而,有用的观察是可能应对欺骗的。多年来,许多专家一直引用电影《动物屋》中法伯大学的“知识是有益的”这句格言。这句话听起来可能有点陈腐,在用于欺骗方面它绝对正确。


更多了解敌人、更多了解正呈现的事件,就能更好准备应对欺骗。理解敌人的意图和能力可帮助明确他们目的和行动的一般范围。不能依赖数量有限的信息来源或有限的搜集方法。各种消息来源越多,就越能交叉参考。了解的越多,敌人就更难伪造信息。知道的越多,更可能发现捏造的信息。


知识应该同样包括知识本身。认识到种种偏见和假定,认识各类人、各种组织、各类人的文化品质。注意“镜像”(任何时候人们设想其它人将会表现出类似于自己方式,他正在打开自欺之门)。


“了解敌人”这条古老的情报忠告必须包含研究敌人欺骗方式。在冷战期间,西方情报机构研究苏联的假情报和伪装作战条令。这在发现和应对许多欺骗时非常有用。但是这种熟悉不会阻止欺骗行动造成威胁,也不会永远保证不受欺骗,总有新的和不能预计的技术和方法出现。


~~~~~~~~~~~~~~~~~~~~~~~~~~~~~~~~~~~~~~~~~~~~~~~~~~~~~~~~~~~~~~~~~~~~~~~~~~~~~~~~~~~~~~~~~~~~~~~~~~~~~~~~~~~~~~~~~~~~~~


五、关于欺骗理论的结论


欺骗有许多形式和类型。它有许多目的,并能通过许多方式达到目的。它可能是主动或被动欺骗。它实施的等级有多种。简而言之,关于欺骗需要了解的知识还很多。


这些知识可能看来是不言而明的。这里,有人可能想知道为什么这些明显的话需要重复。


答案是很简单的,在成功的欺骗行动中,欺骗者希望这些不言而明的知识往往被人忽略。







本文内容于 2007-9-29 21:23:37 被xiaoyaojin200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