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视剧《贞观之治》中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太宗皇帝和承乾之间的父子关系。这父子俩最后发展到那一步说到底是彼此间缺乏交流造成的,如果能早早把话说开,也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一直觉得太宗皇帝对承乾严厉得有些过分。 本来历来都有这个传统,“严父慈母”,父亲严厉一些是正常的。何况李世民是开国皇帝,马上得天下,十八九岁就做了三军统帅,时间长了,自然把军队和帝王的作风带到教育子女里来。而且太子是国之储君,未来的皇帝,更需要严格要求。但李世民却经常忘了,你也是父亲呀!儿子在接受父亲教训的同时,也渴望得到父亲的疼爱。可他对承乾,往往是严厉有余而疼爱不足。即使他在夸奖儿子处理事情得法时,脸上也看不到笑容。其实,在很多时候承乾是很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和赞许,很希望和父亲亲近的。


尤其是射箭那件事。流矢误进要地,确实是闯了大祸,可你也总得问个前因后果,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处置人。李承乾一不疯,二不傻,怎么会平白无故干这犯大罪的事情? 事情弄清楚以后,又知道儿子受了伤,总该去安慰一下吧?虽然闯了祸,总是事出有因,况且太子是一片孝心,何必那么不依不饶的?太子腿伤未愈,做父亲的还让他听政就更过分,作为一个男子汉,未来的皇帝,在大臣面前一瘸一拐的行走是多么尴尬,多么伤自尊的事情。何况历来有一个说法,皇帝还不使唤病人呢!你一个父亲,对儿子一点疼爱之心都没有吗?


承乾是有一些缺点毛病,但以他的年纪和所处的地位,这些缺点毛病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他喜欢打猎,哪一个年轻人不喜欢有刺激的活动?他和那个宫女称心,也不过就是歌舞取乐,太子喜欢上一个宫女,在当时的皇宫里这算什么?他既没有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也没有任用私人,挪用国库,无论是那个称心,还是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干预朝政,胡作非为。他和卫士们胡闹的全部内容也无非是年轻人无聊了寻开心而已。魏王告发的所谓称心是“妖女”,根本是造谣,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人能危害哪一个?况且,太子的这些短处如果皇帝能耐心和他交流,他也会改正的。正是由于皇帝过于严厉,又宠爱魏王超过法度,引发朝庭上下的议论,使得太子感到自己岌岌可危,又无法和父亲沟通,才最终铤而走险。


他是有些忽视读书,太宗批评他有道理。但那个魏王喜欢读书就有资格做太子了吗?文弱书生能治国?况且,以李世民的聪明,难道看不出李泰为人阴险吗?为了让父亲立自己做太子,竟然允诺要杀自己的儿子,如此心术,与春秋时那个小人易牙何异?枉读诗书,一肚子坏水,这样的人能做个好皇帝吗?


承乾谋反事泄被擒后,父子之间最后一次交谈中,承乾质问父亲,自己做太子十八年来可有过错,可有明显的失德?太宗皇帝竟然无言以对,他说不出承乾有什么该被废黜的罪过,那么他的做法就明显的不合情理。太子是储君,是国本,一旦确立,不能轻易动摇,否则就会引起朝廷上上下下的震动和各个派系的争斗。太宗凭借自己感情上的好恶,纵容了魏王的野心,引发这场父子间的悲剧,他是有责任的。 当李世民用马鞭抽打承乾时,承乾为什么口口声声提到玄武门?那潜台词分明是说,“难道父亲要我落得大伯一样的下场吗?” 当承乾转身离去时,李世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失误。他在御座上欠身抬手的动作分明是想把儿子唤回来,但是,一切已无法挽回。


不管怎么说,承乾谋反逼宫,大错铸成,就算皇帝为了父子之情可以原谅儿子一时糊涂,国法律条难容罪臣逆子。承乾的太子之位断难恢复,保住性命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望着儿子的背影,李世民为何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不光是痛苦于父子的悲剧,恐怕更是想到了那段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的手足相残的悲剧。二十年过去了,一切竟重演了一遍,虽然没有流血,骨肉之情已经支离破碎。同时他也明白,自己失去了一个原本很不错的继承人。


虽然承乾有短处,但他在李世民的三个嫡子中还是最适合做储君的。相比之下,他比李治有血性,更比那个李泰坦荡。过去的他为人处世循规蹈矩,学习政事上也算用心上进,虽然缺乏经验和魄力,经父亲点播后也很有悟性。 他后来变成那个样子,那么不求上进。甚至有意胡闹,一部分是因为失去了父亲的信任和关心,觉的没有希望了。


而承乾的个性也有欠明显缺。他虽然聪明果决,但太任性太固执,不听劝,不愿意采纳正确意见。虽然大部分还是出于一种逆反心理,是有意对着干。但这样发展下去就有可能变成“亲小人,远贤臣”。这正是做一个明君的大忌,这一点承乾可远不如他爸爸。


其实他所担忧的魏王李泰的崇文馆的威胁不是不可抗衡。太宗皇帝虽已有了偏心,但还没有下决心行废立之举。他完全可以利用他太子的身份去结交百官,从他们那里得到支持。当年的汉高祖刘邦要废太子刘盈,改立幼子刘如意为什么没成功?还不是刘盈的母亲吕后和张良、萧何、陈平等开国元勋在继承人问题上结成了统一战线,取得了他们的支持吗?承乾的能力总胜过当年的刘盈吧?何况他已监国数年,朝臣中已有了一定影响,处理国事的能力也是得到皇帝和百官承认的。如果他要是想从朝廷中大臣那里得到支持,首先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就不会不帮助他。他要是一方面结交大臣,一方面好好听他父亲的话,既然要求他多读书,就好好读书,乖乖做个好儿子,以他嫡长子的身份,以他母亲临终的嘱托,以他处理政事的能力,李泰还是威胁不了他的。可他偏偏采取了最不明智,最不高明的做法:破罐子破摔。


他的其他缺点:喜欢游乐,喜欢奢华,愿意亲近群小,一般情况下只是帝王家的正常情况,唐明皇这方面可更高明。但在刚刚经历了隋朝灭亡,正在勤俭建国,励精图治的历史背景下,就显得很严重了。亲身经历了前朝灭亡的李世民,对他的那位表兄弟的教训可是印象太深刻了。他一定从承乾的这些缺点上看到了隋炀帝的影子。


太宗皇帝对承乾严厉得是有些过分,以至于父子之间难以交流.但从另一方面看,也正是因为李世民器重这个孩子,对他寄于厚望,才这么严格,近乎严厉地要求他,不允许他出一点差错。他用鞭子打儿子,实在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怎么没见他这么严格地要求过小九?承乾还是有点不理解父亲,光看见父亲对他严厉了。


不过,有时候觉得承乾也真是挺可怜的.他当太子的时候八岁,行加冕礼的时候十来岁,也就是一个孩子。有许多孩子的性格和心理是极其正常的。可他的身份却要求他处处象一个大人,一举一动都要庄重严肃,要不苟言笑,要宠辱不惊。和兄弟姐妹相处时要宽宏大度,既要仁慈友爱还要有储君的威仪.做到这些,就是个成年人都不容易,何况一个孩子?他的弟弟妹妹们,可以撒娇、可以任性、惟独他不能,他小小年纪就要学做大人。他获得了别人都得不到的尊贵地位,也背负了别的孩子不必背负的沉重。 我想承乾以后那么热中于游玩打猎,扮成突厥人胡闹,可能是处于一种逆反心理,同时也是对失去的童年的欢乐的一种补偿吧?


造成李世民父子间悲剧的原因很多。有太子的弱点,有李世民的失误,有魏王的野心,也有小人的作梗。但很大的一个原因不能忽视,就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玄武门事件的阴影。李世民虽然后来有了明显的偏心,但对承乾始终没有最后绝情,他之所以让魏征辅佐太子,就是想给儿子机会。承乾这时候本可以好好努力,还是有希望的。但他幼年亲眼目睹的父亲对兄弟的所作所为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他怎么也忘记不了父亲对自己兄弟所做的一切,父亲满身满手的鲜血给当时只有8、9岁的他留下的印象伴随了他的成长,使得他潜意识里认为:太子是有可能得不到好下场的。他惟恐魏王会重复这一切,惟恐自己会落得和伯父四叔一个下场。父亲就算对自己有情分又如何?当年爷爷对伯父和叔叔不是就不坏么?当年大伯和四叔要杀父亲,爷爷没管好,父亲杀了四叔大伯,爷爷也没办法。现在自己的弟弟又来算计自己,自己要是不想办法自救,早晚也会死在弟弟手里,到时父亲又有什么办法?


经历了又一场骨肉亲人之间的悲剧,李世民在一夜不寐后来到宗庙,既是向父亲吐露心中的痛苦,也是在向父亲忏悔,这个时候他才真实地体会到当年自己和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和自己弑兄杀弟的行为给父亲造成的伤害。 作品结尾,李世民在用兵失利,心情沮丧的时候,又得知了承乾的死讯。对于他来说,这既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凉,又是痛失骨肉的痛苦,还有父子之情再也无法修补的遗憾!


(转自沉醉唐风,作者:湘水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