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弗伦新兵训练的那天晚上,天下着朦朦细雨,天地间一片迷茫,昏沉阴暗。我随意的到处溜达,不时听到机场上播音小姐清脆温柔的催促声音:欢迎新兵到来,新兵请上飞机去新兵训练营集训。我悄悄背着新发的钢枪,轻轻踏上飞机,飞到新兵营集训。

训练太无聊而且太辛苦了,对我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来说,不当逃兵就不错了,但是在我的绝顶聪明之下,不久我就找到了训练的乐趣,把杀敌得到的战利品全捡去卖,换来一批一批的零食和漂亮的军服。一天,一名军官严肃的对我说,你的杀敌本领太差了,一定要刻苦学习杀敌本领。我做了个鬼脸就跑了,气得这个军官肺也要炸了,可拿我没办法,因为我父亲是他的顶头上司。

新兵训练终于结束,上级命令新兵全部参加围歼敌国的战斗,我只能无条件服从,我的任务是站岗,矗立在哨位上,我静静地站着,我的双眼盯着不远处那条结了冰的界河,我在想,今晚,会不会有人从那边偷渡过来?

突然我听到有一点微小的声音传来,

“谁?口令?”

没有人回答我!

我迅速地扭过头来查看。

“咣!……”我还没有回过头来,粗大的木棍敲在我的头上。我知道遇上了袭击,头已经被打晕了,习惯动作我的手扣动机枪。

“啪、啪……”枪响。

营区的警报在枪响的时候,呜哇叫了起来,我听到了战友熟悉的喊声。迷茫中,我对着敌人逃跑的方向,射出了枪里所有的子弹,用力地握紧了手中那充满生命张力的钢枪,轻轻倒了下去……

当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我看到军官温和熟悉的脸,轻轻的喊着我的名字:"红袖馨香,红袖馨香,好点了吗?"我的眼睛一片模糊,后悔没听军官的话,没学好杀敌本领,羞愧地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向一边。

拿起军官给的军事手册,耳边响起军官的话:战争是残酷的,生命是宝贵的......我又回到NOPK区继续训练杀敌本领。

每天没命的杀敌杀敌。。。。。

一直到筋疲力尽。。。。。

一天,军官又对我说,杀敌需要技巧,杀敌多的人往往不是个人技术最好的人,而是最能把握时机的人,37级了,你要训练杀敌技巧了。

换上最新式的钢枪,我轻快地又踏上飞机,飞回战场.风还是那么轻,夜还是那么静,除了步兵战靴踏在地上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战友之间仿佛有一种奇怪的韵律,看起来十分协调。

一个敌人发现了我向我冲来了,我灵巧的一闪,回头一枪,几个战友同时向敌人开火,只三秒时间,敌人就倒下了,漂亮。

这时TS传来总指挥的雄亮而磁性的声音:“集合,全体出击”。一接到命令军团的战士马上从各战斗点汇聚过来,每个战士肩上的军衔说明他们是一群身经百战的战士。

“消灭左边的炮兵,然后沿围墙攻击绿国”。

前面的雷手冲过去投雷后立即换枪向两侧迂回,绿军注意力刚被引开后面第二拨的手雷跟着砸了下来,敌军几乎全军覆灭。只有几个敌人看看情形不对,马上逃跑。我立即按预定作战方案沿左路围墙向绿基地突击,这时一个绿国的狙击手隐藏在花园里的矮墙后面企图顽抗,我机警的也偷偷从一个屋角隐藏起来,悄悄地绕过他的背后,猛然向他扣动手中的机枪。

“达达达......”

“哎呀”

一个庞大的身影慢慢向后倒下,眼睛睁得圆圆的,至死也不明白我身在何方。这时天台上传来更加激烈的枪炮声。

五分钟后,战斗结束了。

某天,军官因为执行任务,路过蒙大拿突然看到一个身高1.6,头上隐约显示名字----红袖馨香少校,静静的站在树林的边缘,虽然面庞依然娟秀没有一点瑕疵,清丽的脸蛋依然如软玉般温润,红润的樱唇和长长卷曲的睫毛依然亮丽如惜,但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紧盯着眼前的浓密树林,脸上不带一丝生气,平静中带着一股杀气,一股经过不知道多少次死里逃生后形成的杀气,军官不禁心里一寒。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又将要出现一名女将军了。



作文大赛精华类帖子,所以顶固2天处理--fdqymdzz




本文内容于 2007-9-29 16:51:28 被fdqymdz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