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十一章 监牢风波

erdosbai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睡梦中,依稀看见苏娟泪眼朦胧,好像和自己想要说话,可是有一只手将她强行拖走,渐行渐远。张耀东想伸手呼叫,却呼吸困难,手臂伸不出去。

忽然,身上传来一阵阵剧痛,口鼻憋气,呼吸不畅。张耀东醒了过来,想要挣扎,身子难以动弹,身子被紧紧压着。意识到自己在看守所,心里明白,原来这些人根本没有放过自己,白天只是麻痹,晚上才动手。一直传闻监狱里老的欺负新来的,看来是真的。妈妈的,本来张耀东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昨晚上的伤势早已在辅脑调节活性剂消除的七七八八,自然要反抗。

正在这时,隔着被子隐约听见有一个大喊:“闪开,老子给他洗洗澡”。乘着外面的人一松劲,张耀东甩掉缠在身上的被子,快速跳到床外。

刚站稳,朦胧中看见监舍里7个人都在场,正开始快速上床,自己床边站着的正是长的像猴子似的和自己唯一说过话的那个猥琐男,手里拿着门边的尿桶,依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床上,拎起尿桶将半桶的屎尿一下子浇到床上,快速扔到地上,想往离自己最近的床上跳去。

这些事就发生在张耀东闪电般跳出床那一瞬间,如果不是自己见机迅速,反应敏捷,这会儿就是屎尿满身。

瘦猴身体跳起往床上下落时,心里还美滋滋地起着报复的快感,让你小子不给我好脸色,如还不上道,以后还有你好受的。就在这时,觉得小腿处剧痛,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失去平衡,双臂张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免了头部磕碰水泥地板的灾祸。

“啊呀,谁他妈的暗算我”。瘦猴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依旧在骂骂咧咧。

“是老子。”一个阴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瘦猴勉强抬起头,顺着站在自己眼前大脚想向上望,就觉得身子一紧,被眼前的那个人举了起来,只吓得手脚乱动,在匆忙间看见正是白天来的那个小伙子,只见他用右手就将自己100多斤的身子举了起来,不由得很是惊讶。

耳边就听见一声“去死吧!”身子就飞速下落,还没有反应过来,被背部朝下,摔落在地,身上的五脏六腑就像用刀子搅动着,骨头好像拆卸散架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这一下比刚才更重。嘴里哼哼着,紧接着,那只手又抓住了自己的衣领。这些人为了整治张耀东,衣服都没脱。瘦猴只惊得魂飞天外,自己再让来这么一下,恐怕半个多月别想起床了,赶紧求饶道:“大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那好,就饶了你,今晚上你睡我的床铺”。眼前这个小伙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瘦猴为难地看着自己刚才的“杰作”,虽然是半夜时分监舍里漆黑一片,但也可以想象到床铺上的肮脏。

“怎么,不愿意,谁让你他妈的干的,既然干了,就得承担。是不是还想坐飞机?”

“别,别,我睡,我睡还不行吗?”瘦猴愁眉苦脸地向张耀东的床铺挪动过去,准备将已经不能睡得被褥取下,收拾一下。尽管不干净,但不能不睡吧,明天白天好好清洗一下就是了。谁让自己他妈的逞能,被人家抓了个现行,想反抗自己又打不过人家。

正在瘦猴不情愿往张耀东的床铺走去,里面上铺那个光头刀疤男发话了,不过声音比较低:“小子,别欺人太甚,真当19号宿舍没人治得了你吗?”说完,利索地跳下床铺。另外6个人也一齐起身,转眼间将张耀东团团围住。这些人眼看打闷棍不见效,干脆就来硬的。

张耀东看着眼前这些人,平静地道:“别以为刚才你们打人,我没有看见,怎么着,暗的不行就来明的?”

光头男看着旁边不知所措的瘦猴,大骂道:“瘦猴,你他妈的赶紧滚过来,还不嫌丢人现眼吗?”

张耀东看着瘦猴胆子好像一下子壮实了,开始迈步向那些人群靠拢过去,平淡地道:“你现在可以回去,一会儿收拾完这帮废物,老子不让你舔干净床铺上的屎尿,老子不姓张。”瘦猴一下子吓得再也不敢动弹。

光头看见自己威信受损,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冲着周围另6个人一摆头,包围圈慢慢变紧,眼看一场群殴已经不可避免。

张耀东经过昨晚上那次打斗,已经自信心十足,再加上上午发现昨晚那么重的伤势奇迹般好了,尽管是表皮组织挫伤。心里明白是辅脑调节的结果。一查询自己身体的资料,结果竟然吓了一跳,电警棍的电流不仅没有伤着自己,竟然激发消化了全部的活性剂,对自己身体进行了全面改造。假如现在身体指数是100,那昨晚上受刑前就是40,提高了一倍有余。昨晚那十多个人手拿棍棒,让自己打得落花流水,现在满打满算只有6个人,瘦猴已经吓破胆子,不过也得防备着,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小case而已!

这些人凭着以往的经验看待张耀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遇上了一个这么变态的怪物。

不过现在可嚣张的很,怒视着张耀东,静等着老大一声令下,一拥而上,将这个不识规矩的家伙收拾得服服帖帖。为了暴打张耀东,这些人几乎不出声,以免招来巡逻警察的破坏,这也正好遂了张耀东之意。大家闷声不响发“大财”。

光头咳嗽一声,揉身而上,举起拳头直冲张耀东面门而来,旁边的弟兄们看见老大已经动手,也纷纷手脚齐施,向张耀东围攻过去。

张耀东凝神应对,仿佛预估到光头拳头到达的时间,在1秒前快速偏头。光头的拳头落空,由于用力过猛,惯性使得光头身子不由自主靠向张耀东身前。电光石火中张耀东抓住光头的手臂往前一带,光头身子前倾,背部暴露在张耀东的打击范围内,结结实实给了光头一个肘击,张耀东全部改造后手臂坚如磐石,力量又无群,这一下全力打击,以人体最结实的背部,光头也承受不了。一般肘击背部,被打者肯定有还击能力,不至于一下就丧失战斗力。

光头摔倒是面朝下着地,由于力道太猛,将面目磕碰地鲜血横流。光头躺在地上,只觉得背部的脊椎就是断了,挣扎着想起来,刚一用力,疼痛的满头冒汗,不由得再次趴在地上。

此时光头其他同伙围了上来,还没有意识到老大已经废了。张耀东靠着床边拳打脚踢,这些囚犯挨着就伤。尽管免不了自己也被这些人打了几拳,踢了几脚,几乎就是隔靴搔痒,没有一点儿伤害。六个人转眼之间连光头躺倒4个。瘦猴一来身体仍然酸痛,二来也被张耀东的恐怖手段吓破了胆,自始至终一直没敢动。剩下的两个人默默退后,张耀东以为是吓怕了,没有追击,拍拍手,扭头对着瘦猴笑了笑。瘦猴以为张耀东又要动手打他,吓得连连后退,直到退在门边无路可退时不得不停了下来。看见张耀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打自己,瘦猴长长松了一口气,不由得瘫倒在地上,也顾不上自己的创造的杰作——屎尿满地。

张耀东又扭回头看看另两个家伙,幸亏身体经过改造,不然就大意失荆州了,阴沟里翻了船。那两个家伙乘着张耀东扭头看瘦猴的难得机会,在紧靠自己的床板与行李之间抽出一根活动的床板,几乎不差先后向张耀东头部打来。

张耀东自从得到辅脑,最忌讳别人动自己的头部,生怕对辅脑造成不好的损伤,看见这两人想用床板打自己的脑袋,不由怒火万丈。也幸亏他此时转头,有了反应的时间,如果迟上几秒,以他背靠铁床,宿舍也非常狭小的空间,肯定逃不过去。

不过现在有时间,灵活地离开铁床,两根木板呼的一下,从他肩膀旁落下。由于用力过猛并且落空,床板结结实实打在水泥地板上,咔嚓一声折成两截。

张耀东根本不给这两个家伙反应时间,扑了过去,一人一拳,两人胸部中拳。强大的打击力,将两人平行打出几米远,落在床架上,几乎将两个高低铁床推翻,躺倒在地上,晕晕乎乎,一时几乎不辨方向,只剩下满天的小星星。

木板的折断声和铁床被几乎掀翻的巨大声响,在寂静的监舍区内回响。紧接着走廊里“咚咚”跑步声向这个方向传来,不断有钥匙插到锁孔打开门的声音,眼看离这里越来越近,看来这个监舍打斗要被预警发现了。

地上躺得几个人就像是被皮鞭打着屁股的猴子,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各自向自己铺位快速爬去。

正在这时,监舍门打开,几束明亮的手电筒强光在屋子里乱照。太明显了!整个地上屎尿横流,铁床挪移,臭气熏天。一个警察大声喊道:“在这里,19号。”

“呼拉”,其他几个监舍查找迹象的十几个警察都涌到监舍里,一时间屋子里面人满为患。

“怎么回事,谁在打架,给我主动站出来。”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身穿警服的大汉排众而出,对着宿舍里正往床上爬,定格在半空中的上铺四个囚犯以及仍站在地上没有反应过来的张耀东和无处可去的瘦猴来回扫视。

这时,终于可以体现出瘦猴的价值了,瘦猴上前,阿谀道:“吴警官,事情是这样,我们19号宿舍没有打架,没有打架”。

那个吴警官怀疑地看着瘦猴,看着污秽不堪的地面和移位的铁床,低沉道:“1906号,说谎作伪证我可是要严惩不贷的,至少关你半个月的禁闭。”

瘦猴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突然一个主意闪上脑海,赶紧道:“是这样的,光头王诚,噢,就是1902睡觉爱翻身,半夜里我们忽然听见扑通一声,原来他从上铺摔了下来,头撞在水泥地板上,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我们被惊醒过来,纷纷跳下床帮助他,手忙脚乱,再加上黑灯瞎火,看不见,险险将床弄倒。1908号囚犯原本想跑到门边叫你们各位大哥帮忙,我劝他先把王哥扶起来,包扎好,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处理不了,再叫你们也不迟。一来他刚进来,不熟悉宿舍,二来手忙脚乱,一脚将尿桶踢翻,结果将自己的床铺弄湿了。声音大了一点,还是惊动了你们。情况就是这样,报告完毕。”说完还一本正经地怪模怪样敬了个礼,紧接着,站在一旁。

吴警官拿起手电一个人一个人看过去,还真像瘦猴说的那样,除了光头王诚头破血流,鼻青脸肿,其他人都好好地挺胸抬头让自己看。怀疑已经去了大部分,扭头对瘦猴说:“如果你说谎骗我,我加倍将你关禁闭1个月。那个1902号,情况是不是这样?”

王诚假装满脸羞惭,忸怩着道:“我确实有这个坏毛病,不过以前有护栏护着,没有掉下来,前天护栏坏了,我向张警官打过报告,他答应说尽快维修,不想今天晚上就摔到地上。”

吴警官转头看看身边一个精瘦的警察,那个姓张的精瘦警察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么回事,有自己这方的人作证,看来情况是真实的,心里最后一点疑惑消除了,对王诚说:“1902号监犯,是我们的工作不到位,这样吧,你现在由张警官陪同,到医务室包扎一下;1908号监犯,你到物资处再领一套被褥,明天将费用补上,因为这是损坏补发的,所以要双倍赔偿。”

张耀东在瘦猴第一次说道1908号囚犯还没有反应过来是说自己,紧接着听瘦猴的话才明白1908号就是自己,所以现在吴警官说让1908号领被褥,赶紧答应。不过这费用嘛,当然由瘦猴出了,谁让他居心不良呢。

“原因”查明了,王诚在张警官的陪同下到到医务室去了,张耀东在另一个警察的陪同下去领被褥,剩下的六个人等警察的脚步声已听不见好久,瘦猴不放心,还扳着铁门的栅栏听了半天,最终确认外面没有人偷听,转过身向另五个人伸个V型胜利手势。

那五个囚犯低声叫喊,互相拍了拍手。这关终于在瘦猴的机智下躲了过去,不然19号监舍没有一个会好过。想一想那禁闭室黑漆漆的恐怖,没有一个人说话,别说半个月,就是一两天也熬不过去,宁愿被痛揍也一顿,也不愿遭那不是人能忍受的苦。

兴奋了一会,瘦猴激灵打了个冷战,那会儿1908号那个变态不是要自己睡他的床铺吗,尽管去领新床铺去了,但床板上不清扫干净,新的也不能睡了,赶紧得打扫打扫。和其他几个同伴一说,几个人不约而同发抖,显然让张耀东的霹雳残忍手段吓坏了,赶紧捂着鼻子,帮着瘦猴收拾尿液横流的床铺。

等张耀东领着新床铺回来的时候,床板已经一新,旧床铺在开门的警察打开门的瞬间扔到过道里,也让其他领近监舍“有福同享”。

监舍里几个囚犯赶紧帮着张耀东铺着床铺,其中一个上铺的家伙为了讨好,要与他换铺。张耀东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这些人低声下气,向他赔礼道歉,也就不为己甚,微笑的摇摇头,也不与瘦猴换了,安慰了瘦猴一顿,说是那会儿吓唬他。可把瘦猴感动的鼻涕横流,声泪俱下。这也是张耀东感激瘦猴临危不惧,将自己免了一顿禁闭之苦,从这些监牢油子那恐惧的神色,就可以看出的。再说,一旦坐实自己在拘留期间打架,以那个姓罗的在这里的势力,很可能给自己穿小鞋,除了坐禁闭,15天拘留很可能名正言顺的加期。所以对瘦猴和颜悦色。

王诚于早上回到19号监舍,头上缠着绷带,此人也是能伸屈的人物,既然打不过张耀东,只能和平相处了。经过刻意相交,以张耀东平日里随和的性格,自然相处融洽,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张耀东在平静中等着自己的拘留期结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