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蒋介石关于抗日战争问题的自白

蒋介石关于抗日战争问题的自白

铁血诸公们:

你们好。我是蒋介石,也叫蒋中正。最近你们对抗日战争的问题争论的很热烈,我的一些粉丝们也公开为我辩护,我深感欣慰。自古来成王败寇,我一直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今天终于有人给我放下了。看来铁血还是有真理的,尤其是我的那些好粉丝们,仗义执言,让我在九泉之下也感动的不能自制,泪湿青衫啊。

说起抗日,这个话题可就长了。说句心里话,我对日本还是很有感情的。我到日本学习军事,虽然没有学到什么,还被日本人评价为“留学时代的蒋君,说不出有出人头地的表现。”可伴随着日本军人的打骂,我还是有甜蜜的回忆的----我在日本妓女身上找到了爱情的滋味。这些感觉伴随着我一生,让我一想起日本就既害怕又渴望,象什么呢?对了,就象想让主子赏块骨头的狗的感觉一样。这种感觉我一直都不敢说出来,今天这里有这么多我的粉丝,我说出来也不害怕了。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致力于中日友好的事业,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为了中日友好,到最后我把大半个中国都送给日本人了。

我的政治道路是艰辛的,我一生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国共产党,我就是和它斗争才倒的霉。我跟随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军校,那个时候共产党就和我捣乱。共产党拿理想、情操、主义这些把我的最优秀学生都拉走了,就给我剩下些笨蛋。逼的我没有办法,只能用大洋收买,我最喜欢学生们找我要钱,谁要的越多我越高兴,这个人我越信任。可共产党那些学生拿大洋都收买不过来,太让我郁闷了。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了个“中山舰事件”,这才夺过来了军权。紧接着北伐,那些共产党和杂牌军可真实在,拼命打仗,所到之处,无不克捷,当然这也和我的英明指挥分不开的。我特意把我的嫡系部队第一军投入战场,和敌人英勇作战,全军在战场上和敌人一触即溃,第一师全军覆没,这是我的第一军在北伐中付出的巨大牺牲,为北伐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共产党和那些杂牌军们为我打了一次苦工,夺下江南半壁江山后,我就开始考虑怎么收拾他们了。我进行了我一生中最伟大的“杰作”-------“四一二”大屠杀。我亲自请我的青帮师傅黄金荣出面,也算我没有白给他磕过头,他让流氓和工人纠察队制造纠纷,然后我先缴共产党的枪,后杀共产党的人,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国家都为我叫好。要不是我得道多助呢。外国人借给我钱,我青帮那些讲义气的流氓兄弟给我打头阵,那时候共产党没有防备,哪是我的对手。真想念我那些帮会的兄弟啊,你们老百姓说他们是流氓,可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我讲义气的好兄弟。听说他们在共产党把大陆解放后被肃清了,真可惜啊。

共产党被我坑害了一回,他们去搞起义,搞土地革命去了。我趁着机会,继续北伐,1928年5月,在山东济南终于和我的恩师的军队-----日本皇军见面了。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谆谆教导我的部下一定要和日本人搞好关系。日本人来了第六师团3000多人,突然进攻我们,我们那些没有领会我意思的队伍竟然还击,把日本军立刻压下去了。真让我痛心啊,怎么能还击呢。我立刻命令停火,我亲自下达命令:“对于日本人,绝对不开枪;为救一日人,虽杀十人亦可;若遇有事时,日本要求枪支,即以枪支与之,要求捕作俘虏,即听其捕作俘虏。”在我的忍让下,日本人只杀了中国军民3254人就不杀了。我再次作出英明的选择,把军队全撤走,把济南城和胶济铁路都让给日本人,这该可以了吧。不过,我还是在1929年2月28日把它们要了回来,只给日本人占领了不算长的一段时间。这应该算我的外交胜利吧。

1927年到1937年,我的粉丝说这是我建立的黄金十年。我可以在这里负责的说,这是建立在我正确的方针政策之上的。一句话总结就是,只许打内战,不许打外战。这十年我忙了多少事情啊,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搞建设,我天天在忙着打内战。这十年,我容易吗?哪一天中国大地上没有听到枪炮声?我还几次因为内部的政治斗争被赶下台,我容易吗?我先和奉系打仗,占领了华北。1928年6月15日,我光荣的在南京向国内外宣言,中国统一大业已经完成了!当然东北、蒙古那些地方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算中国地方不算,所以不包括在我的“统一的中国”范围之内。接着我就开始和那些新军阀们斗争,想削他们的兵权。可娘希匹,他们硬说我也要放弃兵权,哪有这种道理?你们放弃兵权凭什么我也要放弃兵权?那样我还怎么独裁?我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先和桂系打,后和冯系打,又和阎系打,还和粤系打。年年打仗,在我的英明领导下,和这些军阀的战争,我每回都打胜了。可以载进中国史册的那场中原大战尤其精彩。百万大军在中国大地上奋战,是多么壮观啊。到处血肉横飞,哀鸿遍野,狼烟四起,家破人亡,这是我一手制造的黄金景象啊。人间能有几回见。张学良也被我的精神感召了,易帜归顺中央,还把主力调到华北帮我打仗。后来发生了“九一八”事变,日本人趁机占了东北。反正我也没有把东北放心上,丢就丢了算。我还有一大片地盘呢。可到了1937年,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抗日战争爆发了。一想到这里,我心里难过极了。下面我要重点说一下,逼我和我恩师日本军队开战的人-----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自从搞起义建立革命根据地以后,规模越搞越大。我的那些粉丝们也不给大家解释清楚,那些穷棒子有那么好的饿死人的日子不过,非要跟着共产党闹革命。那可是“黄金十年”啊。我一连四次“围剿”都失败了,共产党真是我的心腹之患啊。可日本人也太不给我面子,我一味的对日本人退让,可他们一味的得寸进尺。你们要灭亡我们,让我们当亡国奴我知道,可你们也让我先消灭了共产党再说啊。这样,你们日本人到时候统治我们也少好多麻烦啊。后来在抗日战争里,我看到日本人被共产党打的焦头烂额,我心底就会涌起一种快感,活该!日本人逼我,到处找我的事,占了东北又伸手华北,还觊觎我的老巢京沪杭。这我都能忍,灭共第一嘛。我的智囊还给我想了个绝妙的理由,叫做“攘外必先安内”。这理由多么绝妙,到现在我的粉丝还在用,谁说我手下没有人才啊。

可我手底下有的人就是不顾大局,老想抗日。先是十九路军在上海进行“一二八”抗战,我好容易破坏了这次抗战,又出了个长城抗战,我破坏了长城抗战想该没有事了吧,谁知道又冒出来个察绥抗日同盟军。我想还有完没完?这些人,不就顶多当个亡国奴罢了,就这么想抗日。我一气之下,和日本人一起配合进攻,把它给灭了。连他那个领导人吉鸿昌我也把他杀了。他临被我枪杀前还写了一首什么诗:“恨不抗日死,留做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娘希匹,这不是纯粹让我难堪吗?不管他,反正谁要抗日我就杀他,看谁敢说抗日。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还真杀了不少人。那个时候最热闹的是上海,我杀抗日分子,日本人也比着杀抗日分子。我得检讨,我们虽然杀的比日本人多,可在效率上要向日本老师学。日本人杀抗日分子,先把人绑架进来,然后酷刑折磨,最后放浴缸里用战刀大卸八块,最后把尸块往院子里一埋,一洗浴缸就得,看那效率,人家的前后院最后都埋满了,有的地方埋了几层,唉,老师就是老师啊。我也不能落后啊,那些没名的我杀了无其数,就说几个有名的吧,《申报》的史量才,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副会长兼总干事杨杏佛,著名作家李伟森、柔石、胡也频、冯铿、殷夫、洪灵菲,连那个鲁迅也给我逼得搬了三回家。想起那些人被我杀的人头落地,我就感到神清气爽,我也对得起我日本老师的栽培了。我还搞了个大举动,那就是逮捕全国各界救国会的领袖“七君子”----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章乃器、王造时、沙千里、史良。这件事我可在世界上大大露了脸,连爱因斯坦为首的十几位科学家联名打电报给我要求释放他们我都没有理睬。

不抗日是为了消灭共产党,要不我卖国不是白卖了吗?可很惭愧,我的黄金十年手里也没有什么钱,黄金十年也就是我编点资料让我的粉丝去宣传的。为了“围剿”红军我还得去向外国人借债。借钱打内战,我也不是第一个,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为了发动对共产党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我用棉麦借款的名义向美国借款五千万美圆,向日本借款两亿日圆,这些钱我全用来打内战了。我下令,苏区房屋全烧了,壮丁全杀了,妇女全卖了,我在我的报告里面说道:“剿匪之地,百物荡尽,一望荒凉;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田野但闻鬼哭。”靠了这些手段,我终于把红军逼得长征了。后来日本人对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进行“三光”政策的时候,就是学的我的招数,想到这里,我为我能给我过去的日本老师以启迪感到自豪。我一路追着红军,追啊追,可不是我无能,是红军太狡猾。最后他们跑到了陕北,还在那里扎下了根。我着急啊,这可怎么行。我调集大军,准备“围剿”。可张学良、杨虎城两个人和我谈要抗日。我气的大骂张学良不懂事。可他们来了个“西安事变”,把我给扣了,让枪顶在了脑门上,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了。这次事变我最痛心的是我最得力的干将蒋孝先让他们给杀了。这个蒋孝先听从我的指挥,杀了很多的抗日分子,连“一二九”运动高自联的主席都让他抓了以后活埋了。他这么死了,没有多杀几个抗日分子就死了,太可惜了。不过我也没有放过张杨他们两个,我把他们两个先抓起来,张学良看在他送我回南京,为了我编的他被我的伟大人格魅力所感召把我释放的谎话能圆的情况上,我饶他一命,我关他一辈子。至于杨虎城我就不能放过了,我杀了他,还杀了他儿子,还杀了他的秘书夫妇两个,还有秘书的孩子,那些刽子手真知道我的心,先在孩子父母面前杀了他们的孩子,最后才杀他们的父母,你说什么?残忍?狠毒?无毒不丈夫,我是参加过帮会拜过师傅的正宗流氓,我是流氓我怕谁,我就这样,我有粉丝,气死你。

唉,可惜啊,没有能消灭共产党。不过想想也挺后怕的,幸亏没有攻打红军。***我知道,此人用兵如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红军虽然人数少,可是百战精锐,如果我前攻红军,后被张杨抄尾,那不就完了。现在想想也是一身冷汗。真是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啊。

终于到了“七七”事变,这回是不抗日不行了。我硬着头皮上了前线。他们老说我如何如何,我也要让他们看看,我老蒋也是抗日的。可日本人不是中国军阀,还真不好打。我本来想在上海来个以多打少,用七十三个师消灭八、九千日本兵,可我的几十万人打不到一万人的日本人,就是消灭不了。到最后日本人来了二十万,我稀里糊涂的就损失了三十万,撤退时又没个计划,我本来已经命令前线部队撤退了,突然我头脑发热又让他们回去,前线一下子被我搞了个乱七八糟,给我来了个大混乱。日本人趁机攻击,我的军队一败涂地,连两条即已修筑的国防线吴福线和锡澄线也没有守,还让日本人跟着占领了南京,搞了个南京大屠杀。

幸亏我精明,留了一手,没有和日本宣战,这样我就可以和日本谈判停战,德国朋友陶德曼也挺帮忙,在中间拉皮条。日本人本来提出了七项条件,我也打算答应了。可日本人得寸进尺,又给我田加了四条新的条件,比如日本人在它占领的地域建立伪政权,中国对日给予战争赔款的条款,我要答应了他们的这些条款我这领袖就别当了。日本人真笨,把要价降低点我们不就成交了嘛。相对于我的嫡系精锐连打败仗,李宗仁指挥杂牌军在台儿庄打出个大捷,共产党八路军也打出个平型关大捷,让我脸往哪里搁。就这样,打一仗,败一仗,败一仗,丢块地,我也就这样一步步跑到了四川。不过大家也要给我一个公道的评价,在这一段时间里我抗日还是积极的,有决心的。日本人给我的条件太苛刻,我如果答应了那非完蛋不可,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战争还是要打下去。我心里很明白我打仗不行,可我有牺牲的决心,我可以搞“焦土抗战”。我先扒开黄河大堤,淹没一千七百多万亩良田,淹死90多万老百姓,造成六百多万难民,这一大片黄泛区,是我改造自然的奇迹,到今天共产党还年年为治理淮河伤脑筋。然后我又来个“长沙大火”。一夜之间,长沙烧成了个一片名副其实的焦土。好象共产党的周恩来也差点没有跑出来,真是可惜。有人指责我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事先根本就不给老百姓打招呼,采取疏散措施,造成那么多老百姓枉送了性命。可他们知道什么?老百姓的性命在我眼里连草芥都不如。什么“得民心者得天下”,那是无稽之谈,我根本就不信,我只相信我手里的武力。

抗日的前途在哪里?我那个时候真苦闷啊。坐浴缸里洗澡也大声叫喊,谁能理解我呢?白崇禧给我拿来本***写的《论持久战》,我看了以后更烦了。那上面说的是共产党的军队,共产党的军队大家都知道,能吃苦,不怕死,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的军队怎么能和共产党的军队相提并论。这不是给我添堵吗?不过,日本人占领武汉后是不再进攻了,他们要是再进攻我估计就要出国了。他们给共产党的敌后根据地给拖住了。很好,我也喘息一下。这时候日本人又来了,这回他们的要价比上次低了,早这样不就结了。我考虑是不是答应呢?可这个时候汪精卫这个大汉奸跑了,先跑南京组织国民政府去了。娘的,当汉奸也有人争,我老蒋真是时运不济啊。既然你们日本人扶植汪精卫,我就不去当这剩王八,走一步看一步吧。

突然有一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共产党竟然发动了“百团大战”! 人家都在为八路军取得的辉煌战果在傻高兴,可我却警觉的发现了其中隐藏的危机。我本来想把他们送给日本人消灭掉,可他们不但没有被消灭,还发展了这么多武装,这还了得。有人劝我,共产党的部队少,我们的部队比他们多多了,他们再发展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糊涂啊,糊涂。你们也不想想,刚开始八路军只有12个团,经过这么长时间就变成了100多个团,如果不限制他们,他们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的军队是多,可能和共产党的军队比吗?我们军队里的兵是征兵抓来的壮丁,共产党的军队的兵都是自愿参加的老百姓,这能比吗?我总是苦口婆心的教导大家,“日寇是疥癣之疾,共产党才是心腹之患。”可他们就是不听。不行,不能让他们继续发展下去。我先从前线把胡宗南的几十万精锐之师调回来,不让他打日本人,专门让他的部队修了5条封锁线“保卫”共产党陕甘宁边区的安全,那些想进边区的青年一旦发现,不给我们工作的一律抓起来杀掉。这还不算,我还要在思想上给大家上紧弦,专门成立“防共委员会”,要大家时刻记住要“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的军队和共产党的军队摩擦不断。可我那些部队太脓包,老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共产党打的到处跑。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出马才行,百团大战才结束一个月,我就发动了“皖南事变”,一下子就把共产党的新四军军部给端了,这次我干的漂亮,连我的日本老师都表扬我了。汪精卫也在报纸上猛夸我。我心里好感动啊,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精卫啊。可举国上下都不理解我的一片苦心,都一致声讨我,把我搞的丢人赚吆喝,我从此就只好小偷小摸的搞共产党,不敢再这么明目张胆了。

我用空间换时间,空间快没有了,可换的时间也没有起什么用处。我下定决心,继续用空间换,日本人想占什么地方就给它占,中国地方这么大,它总有占不完的时候吧。日本人也不和我客气,一气就兵不血刃的把我国的海口都占了。可我手底下老有不听话的刺头,那个薛岳就是一个。日本人第一次进攻长沙,我一夜连打了九次电话让他退出长沙,可他就是不听,非和日本人干。虽然连续打退了日本人三次进攻,可把我的部队损失了多少。这个薛岳真是不知道什么是用空间换时间,什么是保存实力,气的我牙根都是痒痒的。好在日本人一方面要把大部分兵力对付共产党,一方面准备南下,一方面看我不主动招惹他们,对他们没有危害,所以也不进攻我了,我也就维持着前线的平静,双方达成着互不侵犯的默契。

我等啊等,终于要我等来了那重要的一天,日本偷袭珍珠港了!那一天消息传来,我们这里一片欢腾,大家奔走相告,喜气洋洋。我也高兴的唱起了京戏,去向上帝祈祷感谢。(说句题外话,我自从和美龄结婚后,就觉得中国的神佛法力太小,不能保佑我周全,就信奉了伟大的上帝。)要是美国人知道我们在他们的国耻日热烈庆祝他们倒霉,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气昏过去。反正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以后我们不是一个人对抗日本人了,我们抱住了美国的大腿,有美国给我们撑腰,我们还害怕什么。我一个劲跟美国要美援,要美圆,要东西,反正什么都要。后来美国也被我要毛了,他们问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真是没有气量,我直接回答他们:“只管把钱给我们送来就是了,我自有用处。”什么?你说什么?给共产党分点美援?你脑子进水了吗?我恨不得他们赶快完蛋,连新四军番号我都撤消了,连八路军的军饷我都停发了,我会给他们美援吗?走远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傻子。

不过我又发现了新的危机,那就是腐败蔓延开来,政府功能瘫痪,军队也越来越没有战斗力了。娘希匹,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过去是腐败,可也没有现在这么腐败啊。我仔细思考了很长时间,终于想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事主要要怪美国人。俗话说,“小人不能有权,穷人不能有钱。”我是小人,我当然知道一旦小人掌权后,尝到了权力的甜头,那可就胡作非为,死抓住权力绝不放手了。同样的,穷人不能有钱。本来我们比较穷,想贪污腐败也没有机会啊。可美国人把大把大把的钱给我们,那不是引诱我们犯错误,让我们贪污腐败吗?你说什么?我贪污了多少钱?糊涂,我怎么会贪污呢?党国就是我蒋某人的,我会贪污我自己的钱吗?倒是我手下的那些人捞的不少,他们一致认为还是国难财最好发。我那个一根杠财政部长孔祥熙一个人在美国就私人存了一个亿美圆,大家都称他为世界大富豪。少见多怪,没有我罩着,他哪能捞那么多钱。那回孔祥熙主谋,以二十元法币折算1美圆的汇率把中央银行库存的美金债券给私分了,发了横财,一下子没有搞好给揭露出来,造成了举国轰动的“私分美金债券案”。那些不长眼的家伙还要把这个案子提交到参政会去讨论,幸亏我赶快派侍从室的人到参政会秘书处,打着我要看的幌子,把准备分发给参政员的案情材料和原件全部提走,直到参政大会闭幕我也不给他们送回去,让他们讨论不成。随即我就把案号销了,这件惊天大案就让我不动声色就不了了之了。我有我的想法,有了好处要跟着我的人都人人有份,要不谁给我卖命啊。我睁只眼,闭只眼,这样从政府到军队,从上到下人人都忙着捞钱,谁都没有心打仗了。风气就这么被美国人给败坏了,太让我痛心了。可美国人还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我还污蔑诽谤,看不起我。说什么我“充其量只是一个短期可以依靠的人物。人们不相信他具有治理战后中国的智慧或政治力量”。美国大使高思还向美国华盛顿打报告,说什么“由于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形势恶化得非常快,给中国提供再多的贷款也无济于事,防止不了蒋政权的崩溃”,还说我的政府官员利用这个困难时期,从他们的“花费在战争上的钱财中捞取了大量美圆”。

美国人说我也没有什么,谁让我吃人家的嘴短嘛。可我的部队也不给我争气。汤恩伯那个饭桶,我给了他四十万大军守河南,他和他的部下就会吃喝嫖赌,祸害老百姓。老百姓都叫他们“水、旱、蝗、汤”。可日本人来了五、六万打他们,他们就望风而逃。四十天就丢了45个重镇和38个县,损失二十万人。这还没完,日本人又用十二万人进攻湖南,那个薛岳守长沙那么长时间,可这次三天就把长沙丢了。日本人还没完,又攻进广西。急得我天天祈祷也没有用。娘希匹,我坐下来给这次豫湘桂战役算了算帐,我损失了六、七十万军队,丢了大小146个城市,20万平方公里国土,六千多万老百姓,还把美国人用的七个航空基地,36个飞机场也丢了。这都是美国人用美圆惹的祸啊。没有他们那么惯着我们,我们也不会失败的这么惨。可恨,可恼啊。

以后我就吸取教训,日本人厉害,我不去招惹他们就是了。共产党一直在和他们对着干,在进行什么局部反攻,那就让他们去反攻吧,我就在旁边站着看就是了。终于熬到了日本投降了,我也该从峨眉山上下来摘桃子了。可我在中国地图上一看,好家伙,我的军队离北平、南京那些大城市太远了。相反,共产党的军队离它们很近。不要紧,我还有一招好棋呢。那就是我的那些“曲线救国”的部下,他们摇身一变就从伪军变成了国军,反正还是我的人,也就换了两次衣服,他们替我守住那些要点,抵抗共产党的部队,给我建立了奇功。一直到我的军队乘着美国的飞机军舰去接收,紧赶慢赶才从共产党手里抢回了不少胜利果实,为我下一步发动内战打好了基础。

我回顾这段艰辛的日子,我可以自豪的说,我胜利了。我带领着国民党军队,这支抗日战争的主力,最后赢得了这场战争。我虽然丢失了大半个中国,损失了几百万军队,但我没有当汉奸,没有投降。我在这里要对老百姓说句老实话,你们用民脂民膏喂养我和我的军队,不要指望让我们保护你们,不要指望让我们去打败日本人,你们对我们就只能有一个指望,那就是我们千万不要投降当“二鬼子”。我们中间有好些人不就认为老百姓油水少,日本人油水大去当伪军去了吗?而我可以自豪的说,我终于完成了老百姓对我的嘱托,没有当汉奸。

抗日战争虽然胜利了,可我一直感到遗憾,那就是共产党也发展起来了。我赶快发动内战消灭他们,可没有想到最后我被人民所抛弃,被赶到台湾孤岛上。我的那些不成器的战犯学生也都被关进了功德林。说老实话,我一点也不可惜他们。你们知道我最欣赏我手下哪个将领?汤恩伯?胡说。他是对我忠心,为了我他连他的恩师陈仪都出卖给我,让我把陈仪给杀了,那可是在中国传统礼教上算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的罪行啊,为了我连这样的事情他都敢干,真是对我忠心。但他的才干太差,是个饭桶,我不欣赏他。告诉你们,我最欣赏的是马步芳。你不明白怎么回事?我最欣赏他没有为抗日打一枪,只积极反共的行径。他那个时候先把红军消灭了两万多,我跟他要兵,他就用红军俘虏来冒充新兵搪塞我。一在红军俘虏营宣布要派人上抗日前线,马上就有好些俘虏跑出队列要求上前线。他的手下多精明啊,这些俘虏觉悟这么高,不用问,一定是隐藏在俘虏队伍里的先进分子啊,晚上把他们全抓出来活埋了。看人家马步芳的觉悟,我的那些功德林里的学生要有马步芳一半觉悟,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惜哉,马步芳。

最后我还是对我在历史的评价上充满信心的,现在虽然不如以前了。以前不是有个叫江南的吗?他就是因为揭我的疮疤被我的儿子派人到美国把他干掉了。现在虽然不能象那个时候把反对我的人都杀掉,可我还有一群忠实的粉丝,我相信我忠实的粉丝会以笔做枪,继续战斗下去的。

再见,亲爱的粉丝们,我期待着我们重逢在地狱的那一天。

蒋介石于地狱顿首


本文内容于 2007-9-29 14:43:59 被男儿心如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