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夺取密中之密 84、打开全世界房门的间谍计划

幸运特快 收藏 9 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看着正在来回巡视的日本兵,对刘阿四说:“这样,等到那两个巡逻的鬼子转到房子后边去,门口的鬼子转身的时候,你就趴到我的后背上,我背着你跳过去。咱们跳到楼顶上去,记住,咱们一到楼顶旁边,你就用你的飞抓钩住楼顶,把咱们两个挂在上面,剩下打开窗户的事情,就由你来完成,怎么样?”

刘阿四大吃一惊:“行吗?你背着我跳过去,还能让鬼子不发觉?”

“从时间的计算上没有问题,就是要看你能不能在咱们上去的时候用飞抓抓住楼顶。关键的是要配合好。这个你有把握吗?”

“行,这点准头我还是有的。你真的行吗?”

“试试吧,实在不行,如果让鬼子发觉了,只好干掉他们几个,机会就这一次,过了今天晚上,这些鬼子就要走了,咱们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于效飞站起身,摆好姿势,刘阿四趴到于效飞的后背上,两个人活动一下身体的姿势,做好准备。

两个人就这么死盯着正在来回走动的鬼子,等待那个最佳的行动时机。

眼看着那个沿着院子和平房转悠的鬼子走到了房子侧面,而这个绕着小楼巡逻的鬼子也走进小楼侧面一阵了,这边在门口警戒的鬼子刚一转身朝相反方向走,于效飞低声喊道:“抱住!”

说着,他一纵身,向前跃起。这次他使用的轻功有个名字,叫做八步赶蝉,要是平时,这点距离他一步就跳到楼顶上去了,但是今天却不行,因为他后背上背着一个人,所以得多借几步力才行。于效飞连跃几大步,直扑两个日本兵的观察范围以外的地方,瞬间穿越院子,到了楼下,然后双脚用力,身体腾空而起,一跃贴到了小楼的墙上。

刘阿四早就做好了准备,就在于效飞的身体在墙上停顿的瞬间,他一扬手扔出了飞抓,一下子扣在了楼顶上。

几乎在这同时,于效飞身子一长,一伸手也抓住了他们面前的窗台,两个人全都挂在了窗台上。两个人的气还没喘匀,下边就传来了日本兵的脚步声,那个绕着小楼转的日本兵又走回来了。

刘阿四轻轻出了一口气:“好险!”

于效飞在他耳边说:“现在你有办法了吧?”

“行了兄弟,下边看哥哥的。”

刘阿四倒了几下手,一手抓着飞抓,脚尖踩在窗台上,把身体固定好,看看活动起来更加方便,这才从百宝囊里边掏出一个银光闪闪的小铁棍,从两扇窗户中间插进去,慢慢划动。过了一会,他慢慢一用力,向上一挑,“砰”的一声,窗户颤了一下,刘阿四轻轻一推,窗户开了。

在刘阿四拨窗户的时候,于效飞一直盯着下边的日本兵,听到窗户一响,于效飞回头看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接着朝下边看,等着刘阿四进一步的行动。

刘阿四从百宝囊里边掏出另外一个能折叠的长杆,拉长一节,伸进窗户一节,再拉长一节,再伸进窗户。这样在里边比划了半天,这才向前一纵身,无声地跳进窗子。于效飞灵敏的耳朵听到了那轻微的一响,回头一看,刘阿四已经进去了,就手指一动,身子轻飘飘地向上飞起,也轻轻飘进了窗户。

两个人到了里边,仍然没有说话,刘阿四又用他的探杆在地面上整个搜索了一遍,然后取出一个小手电,在地面和墙壁上观察起来。于效飞知道,他是在找有没有隐藏的机关。

过了一会,刘阿四停下了,朝于效飞比划了一下,向于效飞示意,在地上一共有三个压力板,小心不要踩上去,引发警报。

于效飞点点头,朝四周比划了一下,又指指耳朵。刘阿四点点头,用手一指墙角,然后用手对于效飞做了一个向下压的动作。于效飞明白,他是要自己呆在这儿别动,刘阿四自己过去检查墙边。

于效飞把身体贴到墙边,把窗户关上,向外监视着下边的日本兵。刘阿四来到墙边,用手电朝墙边的书柜办公桌之类的后边窥视。过了一会,他又取出他的那个折叠的长杆,朝一个书柜后边捅了一下,一个隐藏在书柜后边的插销被他拨了下来。他又在整个房间搜寻了一遍,这才说话:“行了,总算都清理干净了。”

于效飞听他开始说话,知道他把隐藏的录音设备全都清除掉了,但是还是伸出食指放在嘴边,朝刘阿四示意最好还是不要说话。

刘阿四点点头,微微一笑。

于效飞来到刘阿四身边,刘阿四趴在于效飞的耳边小声问道:“你要找的东西在那个房间?”

“我也不知道,里边的情况根本不知道,咱们还是出去,看看房间有多少,那个可能是放东西的地方。实在不行,只要把整个楼都搜一遍。”

刘阿四咧了一下嘴。

于效飞在他耳边说:“没有办法,咱们能进来已经不错了,大概以前从来没有特务以外的人进来过。”

刘阿四点点头,于效飞来到门口,用手轻轻一拧,门锁了。

刘阿四笑着走了过来,伸手要撬锁,于效飞急忙摆手。于效飞知道他是要在自己面前露一手,但是现在不是这个时候,于效飞轻轻一跃,把身子挂在门上边的横梁上,用手一推门上边的气窗,气窗“吱呀”一声,是活动的。于效飞朝上边指了指,一纵身,掀开气窗,从气窗出去了。

刘阿四明白了,于效飞非常小心,他不想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撬锁的技术再高明,总是要留下一点划痕的。刘阿四也一纵身,爬到气窗那儿,钻了出去。他毕竟没有于效飞那种出神入化的武功,多少还是显得笨了一点。

两个人来到走廊上,在整个二楼转了一遍。看来刚才他们进的那个房间是一个办公室,走廊尽头的两个房间是卧室,于效飞要找的那两个信使就住在那儿。

两个人又悄悄下楼,查看下边的房间。大概这是信使的住处,有很多机密,任何人不得靠近,所以尽管外边戒备森严,但是小楼里边却一个卫兵也没有。于效飞和刘阿四在整个小楼转了一遍,刘阿四说:“兄弟,你觉得东西在那儿?”

“根据特务机关的保密规定,那种东西不能离开身体几米远,所以那个东西不会在其他地方放着,最大可能是在卧室里边,咱们先到那儿看看,要是没有,再到下边来找。”

“都规定到了这种地步啊?”

“当然了,打仗嘛,越定规矩越狠,你没看见过有人把文件包用手铐铐到手腕上吗?”

“嗯,是够狠的。要是那样没办法偷文件了吧?”

“到了那种时候,就得把他的胳膊砍下来。”

“好家伙,你们真够狠的!”

两个人又迅速回到楼上,尽管是冬天,但是毕竟过了很长时间,离天亮没有太多时间了。

他们来到信使的卧室门外,于效飞又是伸手一摸门上的气窗,不料这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气窗被销得死死的。可能这也是那两个特务信使出于安全的考虑,加强了保护。

于效飞朝刘阿四笑了一下。刘阿四也是一笑,从百宝囊里边掏出了撬锁的工具,弯腰捅了几下,几秒钟之后,刘阿四一推门,滑稽地做了一个里边请的手势,于效飞一竖大拇指,推门走了进去。

两个人刚一进门就站住了,又是刘阿四在前边开路,重复了一遍检查程序,清除掉里边的安全防范措施。这是特别信使的房间,所以安全措施比以前更多了,没一会,刘阿四就比划着,沙发旁边,落地灯前边,都有警报器。

于效飞再次用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不要说话的手势。刘阿四咧着嘴点点头,这次他也见识到了特务机关的厉害,到处都是机关。于效飞指指手表,示意刘阿四快点动手,时间不多。刘阿四一点头,急速奔向床头,如果有东西,最可能的就是在那儿。

不料,刘阿四在这儿找了一圈,根本没有发现什么重要东西。床头的小柜子根本就没上锁,里边自然没有有用的东西。刘阿四抬头扫视着整个房间,寻找可能放东西的地方。没想到看了整整一圈,根本没有发现通常放贵重东西的保险柜。这让刘阿四感到非常奇怪。

于效飞知道刘阿四没找着,也看了一下,然后,他指指对面墙边摆放着的一个挡住了整个一面墙的大书架。刘阿四会意,来到书架前边,开始观察。

两个人分在两边,一人检查一边。他们小心地检查了一遍在玻璃拉门里边的书,一无所获。两个人又开始检查下边上锁的小柜子。没一会,于效飞听到那边传来轻轻的敲击声,他扭头一看,原来刘阿四已经打开了其中一个位置在中间的小柜子,里边正是一个隐藏的小保险箱。

刘阿四觉得自己大显身手的时机到了,兴奋地掏出了撬锁的工具,仔细一看,稍微愣了一下,原来这是一种非常难开的锁。

于效飞这时已经来到了刘阿四的身边,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开锁。刘阿四集中精力,慢慢捅着。过去一阵,他一用力,嗯?锁头没开。他只好又重新来一次。过了片刻,他又一用力,嗯?保险箱还是没有开。刘阿四觉得非常没有面子,头上微微出汗了。

于效飞伏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来,我专门学过对付这种锁。”

刘阿四只好后退一步,把地方让给于效飞。

于效飞接过刘阿四的开锁工具,忽然想起了外国教官训练自己的时候的情形。

外国教官说:“首先必须记住,要进别人的房间,撬锁是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招。”

接着,外国教官又说道:“要想不刮伤漆就把锁撬开是完全不可能的。受过训练的情报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会知道有人进过房间了。你们应该做的是搞到一把钥匙。这有两种办法:一个办法是测量锁的尺寸,另一个办法是复制一把钥匙。”

外国教官说,在总部有一间地下室,这间地下室里的每一面墙上都一排排地挂满了钥匙,少说也有成千上万把,都分别编上了号码。技术处得到或秘密复制了许多国家的办公室、旅馆和私人住宅的钥匙,每一把都编了号。说不定什么时候其中一把钥匙就会派上用场。多年来,他们就是用这种办法进入敌国各地的房舍里的。

外国教官仔细地指点于效飞练习打开各种锁头,现在于效飞看到的,就是教官特别指点给他的匠布牌锁,他号称无法撬开的铁将军,在最重要的间谍机关里,经常会遇到这种锁。

外国教官说:“记住,在你开锁的时候,你的手要象音乐会上手握琴弓的小提琴演奏家的手,要和谐而有节奏。必须保持压力,然后,啪的一下,你就可以进屋了。”

于效飞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他镇定了一下,努力回忆着当时教官说过的每一个字,回忆着他当时熟练地打开那种锁时候手上的感觉,边这样想着,手中边快速地变化着压力,“啪”的一声,保险箱传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锁头打开了。

刘阿四站在后边看着,心里暗叫惭愧,他是专门吃这碗饭的,今天还是人家特意请来帮忙的,可是最后打开锁的居然是人家自己。

于效飞回头朝刘阿四比划了一下,指指门窗,刘阿四明白,这是要他去看着。他轻轻地来到了窗前,观察着下边巡逻的日本兵。

于效飞一看,小保险箱里边放着几件文件,他仔细察看了一下,确认里边没有什么警报器,就把这几件文件全都拿到写字台上。一看之后,他发现,这些文件全都有重要意义,其中包括日本外相有田和英国驻日本大使克莱琪在东京进行秘密谈判,英国对日本做了重大让步,极大地出卖了中国的利益。

此外,日本为了能够发动下一步的战争,为了不受到苏联的威胁,决定想办法使苏联对日本采取中立友好的态度的必要性,便特意设计出一个“苏联圈”,玩弄政治权术。松冈洋右外相即将前往欧洲,在得到德国的协助后,向苏联提出缔结互不侵犯条约的建议。作为中立友好的代价,日本声称要把“印度、伊朗”分让给苏联。

日本的计划是:帝国主张将世界划分为大东亚圈、欧洲圈(包括非洲)、美洲圈、苏联圈(包括印度、伊朗)这四大圈(将澳洲及新西兰留给英国,大体如荷兰之待遇),于战后之媾和会议上加以实现。

日本可能向南进军,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当时被列入“共荣圈”的国家与地区有:日本、中国、朝鲜、印度支那、缅甸、泰国、马来亚、菲律宾、荷属东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属印度、阿富汗及太平洋诸岛屿等。这些国家自然就是日本侵略的目标了。

这些都是极其重要的情报,可以决定日本今后的方向。但是,这却不是于效飞今天要找的目标。他需要那个能够显示日本和美国的谈判的情报,以便实现对密码进行验证的目的。那个特别信使一定是把侵华日军和汪精卫政府的报告随身带走了,这个家伙真负责任。

于效飞又朝小保险箱里边看了看,里边已经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文件了。他只好把文件仔细摆放好,进行拍照。

于效飞小心地把文件又放回原处,把保险箱按原样锁好,关好书柜门。

刘阿四看到于效飞把门给锁上了,过来小声问道:“东西找到了?”

“没有。你在这儿注意鬼子的巡逻有没有变化,我马上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看看,然后咱们尽快撤。”

“嗯,你快点,天快亮了。”

于效飞飞快地来到另外一个特别信使的房间,依法炮制,打开了同样的小保险箱,不料这个保险箱里边空空如也,还不如刚才那个呢!他只好赶紧回来,招呼上刘阿四快走。

两个人迅速回到刚才他们进来的那个房间,来到窗户外边,关好窗户。于效飞注意着下边的日本兵巡逻的时间,看到那几个鬼子又到了适合他们行动的位置,于效飞一抱刘阿四,飞身向远处跃去。这次因为是居高临下,比上来时候容易得多,于效飞猛提一口气,在空中连踏几脚,倒出几步,两个人直接就落到了对面的树丛后面。

于效飞和刘阿四脚一落地,急忙采取自我保护动作,把落地时候发出的声音掩盖过去。两个人都是高手,没有发出一点引起那边的日本兵注意的声音。他们借着黑夜的掩护,迅速撤离了。

于效飞刚向潘汉年报告完回到家,不料却看到几辆小汽车包围了他的房子,一群黑衣人迅速朝里边冲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