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九章 身毒尚待灵药解 水症反须陆方医 3毒术指要

yangwillie 收藏 0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何紫竹见他先时害怕的要命,现在却没事人般吃得甚欢,笑道:“如果你每顿都吃得似这般多,等这蛇吃完,那我们几天过后就只能吃其他四圣了!”

三保奇道:“山谷这么大,难道蛇不够多么?其他四圣是什么东西?”

“其他四圣是蜈蚣、蝎子、蟾蜍、蜘蛛,乃我们五毒教内的叫法,外人叫做五毒。我们今日捉的蛇虫是另外的一圣。今日我用龙涎香吸引来的蛇都不太大,想必此间的主人在此常捉,这些只是当初剩下的小蛇存活至此。”

三保听她说四圣是自己以前所见的毒虫,几欲作呕,又道:“你怎知此间主人也会捉蛇呢?”何紫竹道:“我一进此间山洞,看到这许多坛坛罐罐,就有了这个念头,等到看到壁上的那个画像,又信了几分,等看到招来的蛇中无一大蛇,则完全确定我的猜测属实。你把那幅画取下来我看。”

三保个子尚小,于是从地上捡了几块石头,堆在壁下,方才把画摘下,突然咦了一声,原来画后的洞壁上挖有一碗口大小的洞,洞口堵有石块,不细看得话与洞壁难以区别开来。三保将洞口的石块撤出,手往里一探,摸出一个油纸包来。三保将画像和油纸包一同拿到火堆前,先将画像放在一边,将油纸剥开,里面赫然是一本发黄的旧书,封面写着四个秀气的楷书字体:《毒术指要》。三保看了书名,明白这是讲如何用毒的书,遂递给观看的何紫竹道:“这是你求之不得的教材罢?”何紫竹早就瞧的明白,接过翻看。

翻开首页,即是提要:夫医者,易也;毒者,药也;人以德行分良善,药则不可以性论良毒。良药可杀人,毒药亦可医,善恶之间,在乎运用一心。余王氏难姑,本与师哥胡兄研习药理于蝶谷,奈何天性争强,欲以毒药胜其医理,尝恨恨出谷研毒二十余载,今日观之,实为虚度。然本前意,经年累得不忍卒弃,故撰要旨于此,留待有缘,用之救死扶伤、警害除恶方不违余本意…

洞中二人自不知此间前辈是谁,《毒术指要》的作者正是蝶谷毒仙王难姑。王难姑与师哥胡青牛医毒较技,后来离谷出走,来到此间安身,精研毒技,又四处搜罗奇门毒药,以求一败师哥。二十年下来,难姑毒术大成,故写下两本书,一为《毒物大全》,另一本就是这《毒术指要》。大全一书主要所写为所搜罗毒物的产地、特征、药性等,近于医学本草,指要一书则主要记载毒药的炼制和使用方法,才不失毒术本意。因张无忌之故,二人和好,难姑不敢带《毒术指要》一书去见胡青牛,藏于洞壁,只带《毒物大全》与师哥一同出逃,不想仍被金花婆婆所杀。

何紫竹看罢心中亦有所动,回首自己以前用毒无算,杀人无数,实在是于心有愧。再往后看,则是具体讲毒药的分类、用毒的法门及防治办法。书中将毒药分为四类,一为草木之毒,二为虫豸之毒,三为丹石之毒,四为水族之毒。何紫竹看到这里不禁心中一动,自己身中神砂之毒,必在三类或四类之间,如有解法可谓妙极。打起精神将全书看完,才发现此书果真是包罗甚广,自己教中的毒术不过是虫豸之毒的大成罢了,其他各类毒源与毒质互异,炼制方法也差别甚大。遂对王难姑拜服不已,方知天下之大,奇人辈出。翻至蛊毒一页,注曰:“苗疆不传之秘,难得其法。”何紫竹暗自得意,还好有这王难姑不知道的毒术。

海沙帮神砂之毒,记录于水族之毒大类内,曰:东海有鱼名鲀,尾似扇,肚如鹰腹,生须如角,体杂黄斑,血剧毒,为牵机药性。若以其血和以蜂蜡,涂兵刃或箭簇,则伤人破皮即中,遇之慎之慎之。至于解法则无,只是说水族之毒千奇百怪,比陆上虫豸之毒多甚,作者没有足够时间研习水族毒性,当以阴阳生克理论来指导寻找其解药。

何紫竹看罢不由得叹道:“看来本姑娘还是逃这一劫不过,上天极是公平,本姑娘在之前毒人无数,今日死在不熟悉的水族之毒上,实在是报应不爽。”

三保听罢也是暗暗叫苦,心道你可万万不能死,你一死我身上的解药朝谁要去?三保复又要过此书,要看一看里面究竟讲了什么东西,竟然使得五毒教主束手无策。一观之下,当即明白少姑娘叹气的原因,遂安慰道:“姑娘所中的毒书上并未说无解,是这位前辈没有时间研习,我们不妨一同去东海,找到鲀鱼研究一番,定可找到解药。”

此时何紫竹早已固执的认为自己的大限将到,临死前还是要见那个负心汉一面才能闭目。于是道:“此毒于我虽是致命,可也不是现时发作,我有服本教通用克毒的药物,将鲀鱼之毒压制在肝胆之中,估计尚能维持几个月的性命。我们还是要北上去北平,找到那姓蓝的才好。”

三保听到还是要北上,心中不禁着急,几乎要将为骗她而编造的蓝先生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可终究忍住不说,怕何紫竹恼羞成怒,不给自己解药,那就麻烦之至。两人在谷内静养三天,三保对她悉心照料,第四天方才启程,此时何紫竹已经可下地走动一番。那匹白马仍在谷中,三保寻来,二人同乘一骑出谷而去。

贡使坐船被劫,天下震动,海捕文书快马发至各地,画影捉拿张仁、武田、何紫竹等人,二人怕徒惹是非,不敢走大路,在野外信马北行,何紫竹顺途采摘了些药材,制成抗毒药物服下,精神方才好些。行了月余,及至到了北平境内,二人仍不敢到店铺入住,一为宫内人口, 一为岛外隐居十几年的人士,自不会有什么户籍证明和通关路条。

北平城为前元大都,黄庭所在,气象上甚至还稍胜应天。二人在城中逡巡良久,找了一户人家住下,自称是母子来京,欲寻从军之夫。主人姓林,乃一信佛老者,深信不疑,并告知二人,一个半月前,傅友德的大军来到北平,归至燕王朱棣的麾下, 已经在一个月前起兵北征漠北了。三保听罢心中一宽,暗道谎言可不必被当面拆穿了。何紫竹却长叹一声,不禁觉得自己实在是与蓝天化有缘无份,自己临死前都不能见他一面,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