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 第二卷《权柄》 第三集《励精图治》第六章

沼泽里的鱼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


石越沉着脸,在蒲团上跪下,闭上眼睛,低声祈祷。赵岩不敢打扰,只默默望着石越。良久,石越忽然说道:“赵岩,你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

“我……”赵岩咬着嘴唇,不肯回答。

石越却没有等他的回答,低声说道:“你是因为自己发明了黑火药的最佳配方,所以感到内疚吗?”

“我……”虽然石越一直闭着眼睛,但是赵岩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看他。

“你是觉得如果不是你,就不会死这么多人,是吗?”石越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悠伤。

“是。”赵岩低声说道,话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我很恨,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

“哈哈……”石越睁开眼睛,转过头来望着赵岩,低声苦笑道,他的眼中,有深遂的悲伤。“你都这么自责,我呢?你可知道,其实是我害死他们的!”

“啊?!”赵岩瞪大了双眼,“山长?”

“你还记得那年吗?我把你们叫到我的府上——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那一年,在我的劝说下进入兵器研究院的……”

赵岩叹了口气,道:“这才怪不得山长。我们都有一个理想……”

“是啊,一个理想。赵岩,你知道吗?火药的确很重要,以后,也许要很久以后,它会主宰战场。”石越似乎在和赵岩说话,也似乎是和先贤祠的英灵们解释。“我想得到它,我想利用它的力量。纵然我不能成功,我也要让我们汉人比别人先一步了解它,重视它,使用它!我这么的急功近利,所以我想要造出来火炮,火枪,我想用强大火器武装起大宋的军队。”

赵岩忽然觉得眼前的石越,非常的脆弱。似乎不再是以前那个光彩照人,温文尔雅的石子明了。他静静的听着,“我想要收复灵武,我想要夺回河套,这样我们才可以打通西域;我想要北伐燕云,我想至少要控制辽东。如果我们能够拥有绝对优势,我们就可以裁军,然后大宋才有可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减税减役!那个时候,我才有足够的资金,在全国广建学校与图书馆!辽国和西夏,太象两根绳子了,就放在我们脖子边上,让人不敢大声喘气。所以,任何有可能帮助我们打败这两个国家的东西,我都想拼命的抓住……”

“你没有错,山长。我愿意为了这个理想而奋斗。为此牺牲,也是值得的。”赵岩感觉到石越的话非常的诚恳,他再次被感动了。

“也许目标没有错,但不代表手段没有错。”石越苦笑道,他使劲的摇头,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舒服一点。“站在我这样的地位,如果我选择的道路错了,就会这样——”石越用手指着先贤祠的牌位,惨容道:“——许多的生命白白送掉。如果更严重一点,甚至会万死不赎!凭什么我石越就认为自己能有资格做引路人?如果我引导的道路,走向的是一个深渊,那又会如何?!我有什么资格,去决定别人的生死?”

赵岩觉得石越身上,有一种孤独的气息,但是他无法理解石越说的意思。

“所有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你没有决定别人的生死,是我们决定了自己的选择。”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赵岩诧异的转过身去,看清来人,怔了一下,唤道:“桑山长。”

桑充国微微颔首,一面走进殿中,跪在石越身后,低声祷告完毕,才沉声说道:“子明,你又何须自责?”

“你可知道,这完全是我拔苗助长所致?火器研究一直一帆风顺,大家才因此忘记了最基本的安全常识,没有人想到,火药会炸膛,而且会把那么厚的铁管都炸掉!长卿,你不会明白,这完全是报应——畸形发展,最后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积累的太少,却走得太快!这根本上,是我的过错。”石越低着头,充满自责。

但是他说的,无论是桑充国,还是赵岩,都只能似懂非懂。

“他们很出色,才几年时间,就已经想到可以制造火炮了。而且还懂得制造实心的炮弹,和布置碎片的炮弹,他们真的很出色。”石越喃喃道:“可是,不管如何出色,却终究是为了一个错误而死了。他们也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学生!”

桑充国与赵岩都沉默了,他们不能理解石越。桑充国在这个时候,终于发现自己和石越的差距,原来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大。他默默的听石越说道:“……我知道了错误,却不知道如何去纠正。我知道要循序渐进,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在急攻近利与循序渐进中,找一个平衡点。我不知道那个平衡点在哪里?如果放任它自己去找,又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不能承受的代价?”

石越抬起头来,望着殿中一个个牌位,一个个熟悉与不熟悉的名字,竟是无比的愧疚与迷惘。但是有些东西,是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的。

沉默良久,赵岩忽然说道:“山长,我不知道你的平衡点是什么,但如果是这次的悲剧,我虽然很内疚,但是我认为对同学们最好的安慰,便是成功的造出火炮来。把他们想做的事情做完……”

石越爆发的情绪已渐渐平复,他望着赵岩,思忖了很久,才说道:“这件事情,等幸存的研究员们精神平复再说吧。”

“我可以试试。”赵岩抿着嘴道,“之前,我一直在试图配制出山长所说的硝化甘油这种东西,试过很多配方,却一直没有明白它的成份是什么。我想暂时中断这个研究,来制造火炮。兵器研究院的试验,有完整的档案记录,我只需要一些精通铸造的研究员配合,再到格物院招募几个新人,在这样的基础上,成功并不会太难。”

石越知道赵岩非常的出色,他最擅长的事情,便是进行各种试验,从中选出最优的方案。本来配制硝化甘油也是很重要的工作,但是此时的石越,对于这种可以说是超越时代的进步,已是变得非常的没有信心。他不能知道,如果没有各方面的齐头并进,没有扎实的底子,而拼命的进行功利性极强的研究,究竟是福是祸?再次沉默良久,石越终于说道:“我会去找苏大人说说,让你来负责火炮研制。”

“多谢山长!”赵岩深深揖了一礼。他那种恭敬的态度,竟让桑充国生了一分嫉妒,明明自己才是“山长”,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时,赵岩口中的“山长”却是指石越,叫自己,却叫“桑山长”!

石越注视赵岩清秀的脸庞,忽然轻声说道:“不要太勉强。我不想再看到牺牲。”

赵岩的眼睛红了,他望了一眼香烟缭绕中的牌位,提高了声音,说道:“不会了,不会再有牺牲了!我保证!”说罢又朝桑充国躬身行了一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石越伫立殿中,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良久,忽然悠悠说道:“他比我要伟大。”

先贤祠与忠烈祠实际上隶属于太常寺的两个政府机构,因此负责日常祭祀的人员,非僧非道,而是穿着隆重礼服的官员。但是这些官员中有一部分,是从死者的遗族中挑选出来的,所有二祠官员与吃政府俸禄的医生相似,别有品秩升迁,与一般官员区别了开来。

因为朝廷的重视,兼之不断有白水潭的学生,和汴京市民、外地赴京的人来上香祭拜,且本身又有死者遗族,因此照看非常的殷勤。未多久,便有人来殿中察看香油是否足够……那人方进殿中,见着石越与桑充国,不免吓了一跳。须知这二人的形貌,对于先贤祠的祭官来说,并不陌生。见那个祭官正要上来拜见请安,石越连忙避开,说道:“死者为尊。你在这里供奉诸贤英灵,除天子外,不必向任何人参拜。你可见过僧人在释迦牟尼面前向官员叩头的吗?”

祭官一时却反应不过来,为难的说道:“这……”

“别担心。你是替天子与天下的百姓祭祀英灵,纵然是太子亲至,宰相拜祭,也不能要你拜见。特别在此殿上,更加不可。”

桑充国也说道:“石参政说的,却是至理。所以朝廷为你们另立品秩,为的就是让你们超然俗品之外,以示对先贤与忠烈的敬崇。”

“下官明白了。”祭官非常不自在的欠身答道,然后转身去添香油。

石越望着他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子明,为何叹息?”

石越默然不语,只是摇头。

“很多观念一时之间,总是难以改变的。只有慢慢培养。若能坚持四五十年,则人们便会习以为常。”桑充国安慰道。

石越默然良久,轻轻走出殿中,仰望天空。一只大鸟从空中掠过,发出一声响彻云宵的清鸣。石越忽然说道:“自从云儿死后,我常常会感叹很多事情,自己力有未逮。我经常会对自己的能力感到迷茫。”

“如果子明你都不能够做到的事情,只怕没有人能做到了。”桑充国诚恳的说道。

“其实并非如此。令岳、司马君实,甚至苏子瞻、范尧夫,都比我要聪明。”

“但是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比得上你目光长远。而且我知道,你一心想废除本朝的一些苛政,你是以天下为己任,而非为一己之私利,你始终是个好官。”

石越忽然很没有风度的在先贤祠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并且还拍了拍身边的台阶,向桑充国说道:“来,坐。”

桑充国目瞪口呆的望着石越,小心翼翼的坐在石越身边,只觉得屁股上一阵上冰凉。

石越笑道:“好久没有这样放肆过了。”

“你的压力很大。”桑充国温声说道。

“是啊。我就象在下一盘棋,我小心翼翼的布局,却发现后面千变万化,未必会完全按照我的心意走。我很怕出错,我输不起这盘棋。”微风吹动石越垂在耳边的一绺头发,石越伸出手,轻轻理了一下,又说道:“我写了《三代之治》,但是我自己都没有指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那个世界实现。也许永远也不能实现。我的目标很简单,第一步,我要解决本朝冗官、冗兵、冗费三大难题;第二步,我要为华夏日后的良性发展,打下最好的基础……”

“你已经在做了。”

“是啊。我已经在做了。在五年之内,我要全面开始官制、军事、财政、交通、教育、司法、农业、工业八个方面的改革,并且要初见成效,这样才能说服皇上,继续按着我的思路走。将来的大宋,一定要让最多的百姓都能安居乐业,乐徭薄税,要让文化高度发达,要让国家兵精粮足,充满活力。这里是世界贸易的起点,也是世界贸易的终点,我们制造各种产品,运往天下的每一个角落,赚取利润,并且将那里的特产带回国内销售。由繁荣的贸易刺激工业的发展,再由工业的发展来支持贸易的繁荣。一旦国家财政得到初步改善,我就可能减轻务农者的税役……”

“贸易真的这么重要?”

“贸易的作用,是激发各个层面的活力。我要解决冗官问题,第一步,就是重定官制。先中央,后地方;先职官,后勋爵;一步一步来。与此同时,借用司马光的威信,裁并州县,节省开支,也可以减轻百姓的负担。接下来,我就要改变官员的考试、考核制度,慢慢废除荫官。本朝有一不合理,因为荫官太多,所以进士科就歧视其它出身的官员,因为进士科是凭自己的才智考取为官的,所以朝廷也特别重视。但是在官员的磨堪考绩中,这种优势太明显了,结果才华取代了政绩,进士科的出身掩盖了一切,我要改变这个弊政,以后大宋官员的升迁惩罚,将主要以政绩决定。本朝还有一特大的弊政——就是不杀士大夫!”

“啊?”桑充国吃了一惊,望着石越,眼睛都不再眨动。

“你不要吃惊,这就是弊政!不杀言事者,才是德政。不杀士大夫,却是十足的弊政。言者无罪的传统要坚持,但是随意的扩大,则不对。百姓贩卖私盐二十斤就要处死,重罪法适用全国,但是凭什么官员贪污腐败,就不判死刑?各级官员贪污腐败成风,根本得不到有效的制裁,只能依靠自律。本朝一个状元赴任,在途中骗得同年数以十计的金器,士林不以为耻,反引为美谈。朝廷优待士大夫,薪俸优厚,的确使许多人可以廉节自爱,但是人心苦不知足,只抚不剿,想要吏治澄清,终是空谈。柴贵友是你我旧识,号称清廉,但他在家乡置地千亩,以为我不知道吗?李敦敏清介,杭州官场却骂他是傻子。我如今立足未稳,不便大动,但迟早有一日,我会严厉惩罚那些贪官,纵然不杀士大夫,也要将他们流放到归义城,虽赦不得归。”

桑充国听石越说起这些内情,不禁耸然动容,说道:“只怕镇压解决不了问题。”

“我自然知道。我会有一系列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到时候,压力也一定非常大,非常大!所以我现在,根本不敢动,不能动。”石越的脸上,竟然有一丝青气。

“到时候我一定站在你这边,便是落得家破人亡,也在乎不惜。”桑充国淡淡的说道。

“令岳也曾经想过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连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勇气来直面这个挑战。他担心低层官员薪俸太低,克剥百姓,所以想办法提高他们的薪俸,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那些人继续克剥百姓。但是令岳也无可奈何。因为如果一动,就是触犯了整个官僚阶层的利益。”石越没有正面回应桑充国的话。

“那也顾不得,义之所在,虽万千人,吾往矣。”桑充国坚定的说道。

“等待吧。我现在羽翼未成,未可轻飞。”石越一拳砸在石阶上,一丝鲜血从手上流了出来,他却浑然不觉,注视桑充国,说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先贤祠吗?”

“……”桑充国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有说出来。

“你以为我是来忏悔的吗?不是。我不过是因为王元泽要入祀先贤祠,心中不平,信步至此而已。进来之后,也不过是触景生情。我不曾想我也会有如此脆弱的时候。”石越苦笑了几声,又说道:“但是从现在看来,王元泽虽然对我过于心狠,但是他其实不是个太坏的人。他只是很可悲。”

“他做了什么?”桑充国愕然问道。

石越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说道:“为了一个高尚的目的,可以采用最卑鄙的手段。王元泽的目的如果是对的,如果他能走向成功,那么一定有很多人会赞美他。但是他毕竟从来没有贪污过,他不择手段打击政敌,主张采用最激烈的方法进行改革,最终的目的,却并非是为了私利,至少他比那些只知道克剥民脂民膏的人要强。令岳的几兄弟,除了令岳外一家,王安礼、王安国、王安上,都谈不上清廉,难怪王元泽对他们谈不上多尊敬。”石越做了四五年的官,官场上的内情,早已非常的清楚。

桑充国的脑海中,却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他的大舅子王元泽究竟用了什么“最卑鄙的手段”?

石越与桑充国在先贤祠交谈的同时,石府却乱成了一团。

阿沅不见了!

自从那日石越将阿沅带回府后,阿沅的情绪就一直不怎么稳定。整个府上,她只愿意见石越与唐康两个人,但是每次见面,和石越基本上都是冷言冷语。石府所有的丫环婢子,家丁奴仆,都不喜欢阿沅,梓儿再怎么样三令五申,下人们只觉得梓儿宽大,却越发的觉得阿沅可恶。更何况,阿沅本身不过一个丫头,忽然间被当成了小主人,更让很多人心里不服气。若是说起来,阿沅在石府的身上,虽然锦衣玉食,却谈不上什么快乐。虽然石越每日下朝,都会花点时间去陪她,但是几个月来,二人的关系却从不见好转。只有唐康似乎慢慢成了阿沅的朋友,经常会陪她去拜祭楚云儿的芳坟。

但自从唐康与秦观一同前往杭州,成为蔡京的副使,准备出高丽之后,石府上上下下,除了石越和梓儿,基本就没有人记得还有阿沅这个人的存在了。丫头们见着她行礼,都会主动退到十步之后,她偶尔走出房门,无论走到哪里,哪里的欢声笑语就立时中顿,所有的人都会用无比冷漠的神态待她。无论是阿沅自己,还是石府的下人们,都觉得她完全是硬生生的挤入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其结果就是,阿沅终于从石府消失了。丫头们心里几乎是幸灾乐祸的向梓儿报告这件事情,梓儿立时吩咐家人寻找,众人在梓儿的催促下,心不甘情不愿的翻遍了府上的每个角落,终是没有找到阿沅。石安派人去楚云儿的墓地向杨青打听,也是不得要领。

似汴京这么大的城市,若她真有心不让人找到,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时之间,竟连李丁文也束手无策。

众人抱着各异的心情,一直瞎忙到石越回府,这才七嘴八舌的向石越禀报阿沅失踪的事情。石越顿时也慌了神,但是凭他有多大本事,除非全城大索,否则要找到阿沅,完全没有任可能。石越一时想起楚云儿对他的嘱托,一时又想起阿沅一个女孩子家,万一有什么差错……竟是欲哭无泪。当下也只能去开封府报官,又派出家人,去杭州打探消息。

数日之后,东海万里碧波之上。海面蓝得象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清得象最明亮的玻璃。唐康与秦观都是第一次出海,站在神舟级海船上,看着眼前的大海,伟丽而宁静、碧蓝无边,象光滑的大理石一般,二人都不禁从心底发出一声赞叹。唐康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海风,笑道:“少游兄,果真是不虚此行啊。”

秦观正要点头同意,却听身后有人笑道:“那是二位公子没有见过风高浪险之凶险。”

二人知是蔡京,连忙转身,抱拳道:“蔡大人。”

蔡京却知二人身份与众不同,丝毫不敢怠慢,回了一礼,笑道:“我比二位痴长几岁,如蒙不弃,叫我一声元长兄便可。大家不必过于拘谨。”

“岂敢。”

“康时、少游,可是嫌我是个俗人?”蔡京笑道。

“蔡大人的字名动天下,京师至有人百金相求,少游的词连大苏都称赞,若说我是俗人,那还差不多。”唐康笑道。

“康时何必过谦?白水潭谁不知康时的大名?同时在明理院、格物院上课,而且成绩优秀,号称才子。”蔡京恭维道。

唐康倒想不到蔡京竟然连这些也知道,他虽然为人沉稳,但毕竟年轻,还真道自己的声名竟然传到了杭州,心里不由暗自得意,口里却谦道:“几年来格物院越发受重视,明理院学生兼格物院功课的,在白水潭也有五六百人。我却也算不得什么。蔡大人……”

“康时真的要如此见外?”蔡京不悦的说道。

唐康与秦观见他如此,对望一眼,改口说道:“元长兄。”

“这便对了。”蔡京顿时喜笑颜开,笑道:“这次我们奉旨出使高丽,正要齐心协力,大伙儿都是为了皇上大宋,也是给石参政争口气,千万不可生疏了。”

“正是。”秦观笑道:“元长兄以前去过高丽吗?”

蔡京嘻笑道:“我虽然提举市舶务,却是连海也没出过几次。哪里便去过高丽。”

“那?”

“二位放心。高丽不比倭国,高丽贵族学汉文,讲汉话,虽然和普通百姓之间言语不通,和高丽国官人,却是没有任何交流的障碍的。何况我使团之后,还跟着这许多商船,其实精通高丽语的人多的是,我已经让人召集一些对高丽风俗民情非常了解的人,来船上给我们讲课。这叫有备无患。”蔡京微微笑道,显是胸有成竹。

“难怪家兄时常夸赞元长兄颇有干才。”唐康对蔡京也是很佩服,但他久在石越身边,自是知道石越对蔡京颇有疑忌之意。

蔡京微觉得意,脸上却不动声色,又笑道:“每次使节、商队出海,都有专人进行详细的记录,这些记录我早让人抄录了一份,带在船上。康时与少游若有空,不妨也看看。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此去,要说服王徽出兵辽东,并非易事。”

唐康点头道:“必然要读。”

秦观却说道:“高丽国国王王徽即位以来,高丽一直弱小,面对辽国,自保不暇,要游说他攻辽,又无大宋策应,的确是太难了。”

“凡人必有欲望。世人最难戒者,惟一‘贪’字。若能诱之以利,使其利欲熏心,则无论什么傻事都做得出来,虽然斧钺加身,也不能使其后退半步。少游千万不要以为天下人都能够懂得取舍进退,取舍进退,虽智者也未必能够周全。”蔡京说完,走到一个文吏跟前,取来两张报纸,递给唐康与秦观,笑道:“我查了不少关于高丽的记录,二位看这《海事商报》的这篇游记,说高丽国王心慕汉化,在开京建了白水潭学院与西湖学院各一座,规模制度,甚至名称,完全仿照本朝,不过只能让贵族子弟入学罢了。高丽贵族对本朝丝绸、瓷器、钟表、书籍的喜爱,比倭国平安京(今京都)的贵人更深,单单那种价值高达一万贯座钟,在小小的高丽国竟然卖掉了三十八座之多!”

“这能说明什么?”秦观不解的问道。

“这说明高丽贵族生活极其腐化。”唐康收起手中的报纸,说道:“他们极度的想要过一种更好的生活,希望自己的一切,不要比中原的贵人差。”

“正是。”蔡京笑道。他一向知道唐康不可轻视,这时更加加深了这种印象。“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一点,高丽国王和他的贵人们,有极强的欲望。接下来,我们要明白的,是他们的勇气有多大,他们敢不敢为了更好的生活去冒险?”

“不管他们有没有冒险的勇气,我们的任务,就是一步步引导他们去冒险。而且,他们必将在这场冒险中,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唐康笑道。

秦观震惊的望着唐康与蔡京,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蔡京轻松的笑道:“少游,不必如此。为了大宋的利益,让高丽人去送死,是一种仁慈,至少是对大宋百姓的仁慈。我们如果成功,将来就要少死许多大宋的百姓,国库就要少花许多百姓的血汗。”

唐康知道秦观喜欢的,是以堂堂之师,击皇皇之阵的战争。他注视秦观,良久,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递给秦观,笑道:“少游,走之前,家兄让我把这本书转赠给你。”

秦观疑惑的接过书来,只见封皮上写着三字草书:《战国策》!

“家兄曾经说道,西夏、大辽,本属中国,自当混一;交趾、高丽,亦中国之后院,岂可落他人之手?我辈当勉之。”

秦观正在细细品味着这句话,忽然,了望塔上的水手吹响了号角,一时间旗号挥动,原本松散的水手迅速紧张起来,纷纷拿起武器。随船的水军武官楼玉匆匆走了过来,欠身说道:“蔡大人,唐大人,秦公子,有海盗。”

“海盗?”蔡京吃了一惊,道:“什么海盗敢来打劫我们?”

“回大人:最近因为薛提辖率海船水军南下,东海(阿越注:含黄海,古代东海包括东海、黄海、日本海,而太平洋则称东大洋)海盗便猖獗起来,但是敢于正面和冲撞杭州市舶司水军的海盗,下官却还是第一次听说,向往他们连大规模的商船队都不敢招惹的。”楼玉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居然有人敢在东海水域公开挑战大宋海船水军的权威,的确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蔡京见他如此轻松,也放松下来,笑道:“本官便看楼将军破敌。”楼玉官职低微,本不配称“将军”,他听到蔡京如此称呼,心中亦不由得意,笑道:“海上稍成气候的海盗,多是辽国契丹人、女直人与高丽人组成,据说数十年前,曾经有这样的海盗攻入倭国,倭国用尽全力,才将他们击败。但若说要在我大宋的海船水军面前,未免就有点过于不堪一击了。”

“将军莫要轻敌。”蔡京提醒道。

“大人有所不知,他们所以在倭国横行无忌,完全是因为当时倭国人作战,喜欢什么一骑讨,喜欢双方武将单打独斗,海盗们兵种配合进攻,对倭人来说,简直闻所未闻,怎能不败?后来倭人学了个乖,海盗们便支撑不住了。海盗中以女直海盗最为凶猛,但终究不可能与我大宋水军相比。”楼玉话音刚落,便听到号角声变,连蔡京也听出来了,这是敌人远窜的信号,显然那支海盗完全是看花了眼,待到看清,自然要逃之夭夭。

唐康听二人对答,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说道:“女直人!楼将军,能不能派船追上那些海盗,我要见见女直人。”

蔡京笑道:“康时,多一事不……”忽然间,他也明白过来,转身向楼玉命令道:“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本官灭了那只海盗。我要几个女直活口!”

楼玉虽然莫名其妙,却知道唐康的身份,兼有蔡京下令,自是不敢违抗,连忙敛容答道:“下官遵令。”一面冲身边的传令兵大声喝道:“传令,调转风帆,追击海盗!”

东海海面上正上演着一场毫无悬念的追逐游戏;而在汴京城中,白水潭学院格物院博物系的学生们,却在兴致盎然的听一个学生讲叙他的构想:

“以汴京为中心,构建庞大的水陆交通网,可以加强朝廷对南方的控制,进一步开发南方——根据这几年的全国考察结果,进行初步分析,我们一致认为,北方,甚至中原,土地的开发已经渐渐饱和——请原谅我借用一个名词,所谓的饱和,就是在一定的条件下,溶液中所含溶质达到最高限度——若不明白,请参看《学刊》第三十五期格物卷的论文《溶解分析》——我这里用来比喻事物达到最大限度。我们有一个发现,虽然大宋建国以来,赋税非常仰仗东南,但是南方并未真正的开发,南方大有潜力!最值得我们重视的,便是荆湖北路、荆湖南路、江南西路、广南东路、广南西路,特别是荆湖北路与荆湖南路,我们认为大有可为,还可以开恳更多的良田,供养更多的百姓!据我们保守的估计,如果二路真正开发成熟,其粮食产量最少能占整个大宋的二成,这还是最少。所以,我们认为,开发南方,并不是痴人说梦……”

坐在最后排的程颢低声对桑充国说道:“王介甫一定很喜欢这个构想。”

桑充国苦笑着摇了摇头,用只有程颢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这也是子明的构想。博物系与子明的观点,不谋而合。”

“啊?”程颢大吃一惊,道:“这只是一种构想。构想也许是合理的,但是未必可以付诸实现。这对朝廷的财政,会有毁灭性的打击——当年隋炀帝修运河,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子明应当有别的办法,他总能想到一些更好的办法”连桑充国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也知道这样的工程有多么浩大。

“司马君实一定会反对,过于劳民了,百姓不应当再受这个苦。”程颢无法想像石越能用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司马君实的理财方当,一向保守。自然不会轻易同意。便是苏辙,也未必会同意。子明如此要开始这个计划,就一定会先说服苏辙。”桑充国的声音压得更低。

台上的学生继续慷慨激昂的演说道:“……从汴京到江陵府,到潭州,到广州,所有的主要城市,用陆路与水路连结起来,在军事上,可以加强朝廷对南方的控制,使更多的蛮夷归化,成为编户齐民;在经济上,便于漕运的畅通。更重要的,是可以加强与南方的交流,有计划的向南方移民,也将更先进的耕种技术传播到南方,十年之内,可以初见成效;五十之内,可以克建小功;一百年之后,国家坐享其利……”

程颢摇了摇头,“这些学生难道真的只见其利,不见其害吗?隋炀帝之事,不可不惧!不可不惧!”

石府。

“子明,你疯了吗?”苏辙不可思议的望着石越。

蔡卞和唐棣也觉得不可思议。蔡卞从容说道:“仅仅是修葺、拓宽从汴京到广州这一条官道,如果用十万民夫修葺五个月,以一个民夫一天花费十文计算,这笔开销就是一十五万贯,然后还有工具、材料、运输等等开销,五个月完工,我认为花费在四百万贯到六百万贯之间,如果拖到一年……这还仅仅只是一条官道,如果要完成石大人所说的构想,下官认为那笔开销,可能不会低于大宋七到八年的财政收入总和。”

唐棣无比担心的看着石越,非常怀疑他是不是因为阿沅的失踪而导致精神恍惚,在国家财政并不是十分乐观的情况下,提出如此庞大的计划——构建一个几乎遍布整个南方地区,以及部分北方地区的水陆交通、传驿网——虽然说是“非常长期”的计划,也会让人觉得耸人听闻。他尽量委婉的说道:“子明,我认为我们可以等上几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