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 第二卷《权柄》 第三集《励精图治》第五章

沼泽里的鱼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size][/URL] (牢记九一八·中秋快乐) 崇政殿中气氛有点紧张。赵顼亲自在这里召见吕惠卿、石越,还有门下后省的两个官员:杨绘与吕希哲。 “陛下,臣以为古往今来,从未有这样的事情——微臣身为都给事中,是慎政官员,需要公允的判断每件政事是否恰当,但是石参政居然试图用这样的手腕来影响臣的判断,实在让臣大失所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


(牢记九一八·中秋快乐)

崇政殿中气氛有点紧张。赵顼亲自在这里召见吕惠卿、石越,还有门下后省的两个官员:杨绘与吕希哲。

“陛下,臣以为古往今来,从未有这样的事情——微臣身为都给事中,是慎政官员,需要公允的判断每件政事是否恰当,但是石参政居然试图用这样的手腕来影响臣的判断,实在让臣大失所望……”杨绘一脸的愤然。

石越不动声色的望了杨绘一眼,上前一步,欠身说道:“陛下明察,臣只不过在《新义报》报表了一篇文章,寻求士林的理解,实在不明白杨大人的‘手腕’是什么意思。”

“《汴京新闻》与《新义报》的一唱一和,现在臣的家门槛,几乎被来劝说的士大夫踏平,每日都有十数个人来劝臣,臣迫于无奈,已经不敢见客。”杨绘想起这几天的情况,心里就非常的气愤。上门游说的,写信劝说的,从亲朋好友到故交旧识,甚至还有素不相识的人,络绎不绝,给他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吕希哲是本朝名相吕公著之子,不过二十来岁,颇有贤名,这才被皇帝擢为礼科给事中,这时也是苦笑不已。他与白水潭学院本来关系甚密,此时受到的压力,更在杨绘之上。甚至有白水潭的朋友过来,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声色俱厉的指责。

杨、吕二人万万料不到会有这么强大的压力,吕希哲已经动摇,但是杨绘却拒绝退步,反而要求面圣,当面弹劾石越。这才有了这次崇政殿的召见。

石越无比愕然的望着杨绘,半晌,方转向赵顼,激动的说道:“陛下,《新义报》是吕相公当管,臣在政事堂忝居末席,何曾能施加影响?《汴京新闻》臣更没有本事去影响,此是陛下所深知者。杨大人不晓其中原委,怎生便如此妄下结论?”

赵顼的目光转向吕惠卿,问道:“吕卿,朕记得《新义报》上个月刚刚提拔陆佃为主编。”

“回陛下,正是如此。陆佃是熙宁三年龙飞榜第五名,也是省试第一名。本来也在编撰《三经新义》,但是《三经新义》编撰事实上已经停止,臣便荐他为《新义报》主编。”吕惠卿低着头回答道,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

“陛下,陆佃是王介甫相公的学生,与臣无半点交情。臣岂能影响到陆佃?”石越慨声说道。说罢转过脸怒视杨绘,道:“杨大人,你以为我石越是个弄权的小人吗?”

“这……”杨绘竟是被弄糊涂了,但是他始终不相信《汴京新闻》与石越无关,事实上没有几个人相信。

石越逼视杨绘,得势不饶人,厉声说道:“杨大人,在下以为,做给事中,需要的是一颗公心!舆论清议怎么样,并不重要。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便可。譬如此次设置先贤祠,天下皆谓可,杨大人若持公心,便不当坚持一已之偏见,否则给事中之职,徒然变成慎政官员与尚书省意气之争的工具,那不免大违本意。若是杨大人坚执以为不可,则可以再度封驳,三封之后,自有规矩,是非曲直,天下咸知。又何必以清议为嫌?”

杨绘默默不言,脸立时红了。

“给事中之大忌,在于沽名钓誉。诸科给事中,官卑位重,本来就是希望给事中们不要在乎自己的官职,敢于用自己的官职来博得名誉。但是过犹不及,如果故意从反对政事堂的举措中来获取‘不阿’、‘刚直’之名,却也是以私心坏国事。杨大人如此介意清议,难道是因为反对此议,除了最终不免要丢官弃职,还会得不到士林的同情,所以心怀耿耿?”石越缓缓而言,却句句诛心。

杨绘涨红了脸,便要辩驳,却忽然发现自己辩无可辩,怎么说都是越描越黑。当下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吕希哲却是初生牛犊,上前亢声说道:“陛下,臣反对建立先贤祠,却不是为了什么沽名钓誉。臣以为,入祠先贤祠礼制过隆,近于僭越。历史上,唐太宗贞观二十一年,首次将左丘明、卜子夏、公羊高、穀梁赤、伏胜、高堂生、戴圣、毛苌、孔安国、刘向、郑众、杜子春、马融、卢植、郑玄、服虔、何休、王肃、王弼、杜预、范宁、贾逵等二十二位为《春秋》、《诗》、《书》、《礼》、《易》等作过出色的注释的学者,作为传播儒学的功臣配享太学孔庙,以表彰其传注之功,是为‘先儒’。所谓‘先贤’,则专指孔门弟子和子产、遽伯玉等人。似兵器研究院诸人,虽然为国尽忠,其情可悯,但是道德学问,岂能比之先贤?何况数十人一朝入祀,更是唐太宗以来前所未有之事。国之大典,不可轻下于人。”

“嗯……”赵顼思忖一会,问道:“先贤祠不附于孔庙,仪制贬损一等,卿以为如何?”

“犹是大典。”

“各州县皆立孔庙祭祀,先贤祠只立于京师,孔庙四时祭奠,先贤祠只春秋两季祭奠,如此则所费有限,卿以为如何?”

吕希哲眼见皇帝步步退让,但是言语中偏袒石越之意甚明,心中不禁灰心。欲待坚执不可,心中一转念想起众多的亲友劝说,士林议论,不觉意兴阑珊。口气一软,偷偷望了杨绘一眼,说道:“若如此,甚善。”

赵顼又顾视吕惠卿、石越、杨绘,笑道:“众卿以为如何?”

“陛下英明。”三人一起欠身回道,只是神情心思,却各不相同。

赵顼嘴唇微动,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内侍急匆匆走进大殿,尖声禀道:“陛下,礼部尚书王珪求见。”

赵顼一怔,却不知道王珪有什么事情,连忙说道:“宣。”

“遵旨。”内侍一面高声应道,一面爬起来退出大殿,亮起嗓子唤道:“宣礼部尚书王珪觐见。”

吕惠卿与石越顾视一眼,肃容站立,远远望着略显臃胖的王珪走进殿,近得前来,跪下叩首道:“臣王珪拜见吾皇万岁。”

“爱卿平身。”

“谢主隆恩。”王珪站了起来,脸色中似有几分迷惘,又有几分兴奋的说道:“陛下,辽国遣使报哀,说辽主耶律洪基宾天,太子耶律浚在中京即位。”

“啊?!”便是吕惠卿,也不由大吃一惊。赵顼与石越四目相交,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可有辽主的国书?”石越上前一步,急急问道。

王珪点点头,道:“有。”

“上面用玺……”

“此正是所怪者,玉玺似是伪造,但是使者却是北朝名臣耶律寅吉。” 王珪心中显然也大惑不解。

赵顼激动得站起身来,倾着身子,说道:“快去调阅以往档案,核实一下玉玺是不是伪造的。”

“遵旨。”

“王卿,礼部派遣谁作陪?”

“臣选定主客司郎中富绍庭相陪。”

“富绍庭?可是富弼之子?此人城府谋略如何?”赵顼皱眉问道。

“富绍庭老成稳重,但是不及乃父多矣。”

石越自是知道赵顼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富绍庭本是他大力推荐,自是不便亲口否决,连忙笑道:“陛下,耶律寅吉是北朝名臣,轻易也套不出什么话,让富绍庭陪同似无不妥。能不能套出情报,或者另遣大臣试探,或者就看职方馆司马梦求的本事了。”

“也罢。”赵顼点点头。

吕惠卿心思何等伶俐,一听赵顼与石越之话,便知道二人早就知道了耶律洪基驾崩之事,内中自然会有许多的隐情。但他竟是耻于相问,只是心中计较。

耶律洪基突然驾崩,太子耶律浚即位,南京道、西京道戒严……种种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因为不是本国事务,除了《新义报》较为谨慎外,《汴京新闻》、《西京评论》、《谏闻报》都饶有兴趣的讨论着北面强敌的种种变故。各种猜测满天飞舞。

司马梦求看着手中的报纸,哭笑不得。虽然朝廷装模作样的罢朝一日,表示深痛哀悼,但是民间对于辽国皇帝,却没有任何敬意可言。

七月廿日,《谏闻报》首先怀疑耶律洪基是死于纵欲过度。第二日,《汴京新闻》对此冷嘲热讽,认为耶律洪基死去数日之前,皇后萧观音也被赐死,耶律洪基之死,二者必有因果。第三日,《谏闻报》相信有可能是鬼神勾魂报应,并写了一篇有声有色的传奇故事。第四日,《西京评论》与《汴京新闻》一致认为《谏闻报》“白日见鬼”,《西京评论》认为耶律洪基很可能是打猎时被狗熊所伤致死……

大宋的市民阶层,对于种种推测分析,都充满了兴趣。《谏闻报》因为作风大胆,敢于迎合大众的口味,销量几日之内扶摇直上。

但是司马梦求感兴趣的,却不是几大报纸的猜测与销量,他有兴趣的,是辽国的形势,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耶律伊逊,究竟值不值得期望?可惜的是,燕京几家商号被辽人捣毁,如今又全面戒严,消息根本传不出来。韩先国此人,更不知道是死是活……

他现在的事务繁多,一方面,要培训细作,从大理、夏国、辽、甚至高丽招募汉蕃人等,长期潜伏各国,收买高官,传递情报;石越私下提出来的要求非常严格,收集的情报内容,从粮食的价格到驻军的分布,官员的贤愚,私人的矛盾,都被包括在内。而真正的骨干细作,则要精通各种语言,了解种种风俗——从细作的培养,到间谍网的建立,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石越给的时间是五年,但是司马梦求认为,岂码要十年。另一方面,虽然耶律寅吉的驿馆,布满了枢密院职方馆的细作,但是职方馆却缺少情报分析人员,细作们汇报耶律寅吉的一举一动,职方馆的官吏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整理成文件,司马梦求则要阅读全部的文件,以求从中发现有用的线索——最可恼的是,他与耶律寅吉认识,只好成天躲在职方馆,不敢亲自去试探究竟。

“大人,这是最近几期的《海事商报》。”一个文吏捧着一大叠报纸,走进司马梦求的阁间。

“放下吧。”司马梦求随口说道,一面拿起一份报纸浏览起来。文吏连忙轻轻退了出去。忽然,司马梦求的目光停滞了,一行不起眼的小字跃入眼帘:“传闻说七月初高丽国东部粮价、铁价皆有上涨,价格不明……”

司马梦求盯着这短短一句话,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忽然站起身来,朝门外喝道:“备车,去石参政府上。”

短短几个月之间,石越的府邸已经大变模样。“学士”变成“参政”,那是题中应有之义,而最显眼的,则是规模气势扩大许多。显示官府威严的门戟,紧闭的朱红大门,衣着光鲜的奴仆,普通的百姓尚未进门,已经先畏惧三分了。

司马梦求下了马车,递进门帖,等待召见。府上的奴仆大都认识他,虽然以往出入便如自家之门,但是今时不比往日,很多忌讳,却也是必须讲的。因此司马梦求便安静的站在门外等候。

未过多时,便见陈良从偏门迎了出来,远远便是一辑,笑道:“纯父,久违了。”

司马梦求也连忙回了一礼,笑道:“子柔,久违了。”一面问道:“参政在府上吗?”

“在。特意叫我来迎你。若是亲迎,未免太过于招摇。”陈良低声说道,一面与司马梦求携手并肩,走进府去。司马梦求见陈良一路前去,却是直奔石越的书房,不由问道:“参政在书房?”

“是李先生在书房。参政在客厅会客,包孝肃之子包绶来访……”

“参政亲自接见?这个年轻人看来非同寻常。”司马梦求诧道。

“若非如此,岂能劳动参政给他做媒?程颢的女儿,不是人人有资格娶的。”陈良笑道。

司马梦求微微一笑,道:“二公子是天子指婚,何时下聘?”

陈良苦笑着摇摇头,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二公子似是不愿意娶文家的女儿,眼下正求公子让他去广州。”

“这是为何?”司马梦求不由一怔。

“二公子想去虎翼第二军。按着枢密院沿海制置使司的规划,登州海船水军是虎翼第三军,负责与高丽之间的航线,威胁燕云,保护登杭二州之间海运航线;杭州市舶司海船水军这次返航后,就进行整编,一分为二,虎翼军第一军,负责高丽、倭国、琉求等航线,而一部则编入虎翼第二军,驻扎广州,负责南海航线。二公子天天就想着这些……”

“早不说去晚不说去,这当儿却要去,分明是缓兵之计,还不如说考不上进士,不愿意成婚呢。”司马梦求一面走一面笑道:“难不成文家的孙女有什么不妥当处?”

“这倒没有听说。”

二人边走边聊,须臾便到了石越的书房。跨进房门,司马梦求便见着李丁文手里拿着厚厚一叠报纸在看,赫然便是《海事商报》!

见司马梦求与陈良进来,李丁文连忙放下报纸,起身笑道:“纯父、子柔。”

司马梦求心中一动,也不客套,注视李丁文,笑道:“李先生,在下此来,特意向先生请教辽事。不知先生以为耶律伊逊……”

李丁文莫测高深的一笑,道:“纯父真不知耶?假不知耶?”

“自是不知。”

李丁文缓缓说道:“如此我亦不知。”

司马梦求正微觉得意,却听李丁文笑道:“但是此事,却不难知道。”

“噢?愿闻其详。”

“辽国五京道,耶律浚在中京即位,耶律寅吉自南京而来,若东京道为耶律伊逊所制,必然遣使高丽,然而似乎并无异动。如此,三京道为耶律浚所控制,似乎自明。眼下不知者,惟上京道与西京道。上京道深入东北,是辽人内腹之地,虚实固然难知。但是西京道却邻西夏与本朝,自是容易知道……”

“辽人戒严,用间不易。”

“间者,千变万化之物。若西京道为耶律伊逊控制,则必然遣使本朝。眼下可知,暂时西京道尚未为其控制;但是否为耶律浚控制,则是两说。只须如此这般,便可以探出虚实。”李丁文低声细说方略。

司马梦求听得连连点头,笑道:“此计甚妙,此计甚妙!”

李丁文说完,笑道:“纯父再看这《海事商报》,高丽国东部铁价、粮价皆有上涨,虽是传闻,却也是蛛丝马迹。似是辽国境内局势紧张所波及。”

“高丽向来向宋、辽皆称臣,只恐难以利用。”

李丁文微微摇头,缓缓道:“虽然如此,但是纯父须知,自杭州市舶务水军建立以来,高丽与本朝联系越发紧密,本朝大量丝绸、钟表、瓷器、书籍、棉布卖往高丽,深受高丽人喜爱。如果辽国不乱,或者还无计可施,但是如果辽国内乱,则可趁机施加影响。须知辽国之乱,高丽必然害怕波及,挟宋自保,本是必然之选择。本朝若能遣一精干使者,前往高丽,收买贵人,游说高丽国王,趁火打劫,岂非妙事?”

“妙计。一旦高丽卷入辽国内战,势必与辽国结仇,则更加依赖于本朝。”

“高丽国王未必不觊觎辽东,惟辽国强大,自保不暇,自不敢做非份之想。一朝有变,未必不可游说。纵不得志,亦于本朝无损。”

“如此,谁人可以出使高丽?”石越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身后跟着二人,却是唐康与秦观。

众人转身行礼,李丁文却注视石越,笑道:“公子,或可以蔡京为使,二公子为副。”

“康儿不过一布衣。”石越迟疑道。唐康却面有喜色。

“加恩未难,副使有九品官足矣。”李丁文笑道。

“学生也愿同行。”秦观面有羡慕之色。

“马上就是大比,少游若去高丽,又要蹉跎三年岁月……”

“科场功名,岂比得上立功边疆?”秦观一脑子浪漫思想。

石越微睨秦观一眼,笑道:“少游果真不后悔?”

“绝不后悔。”

“那我便遂你心愿。”石越又转过来问道:“蔡京诚然是个人材,若使之高丽,则杭州事属谁?”

“诸事皆有规模,不如以李敦敏代之。况且蔡京此人,必不能久居杭州。若一直不得升迁,则必有异志。高丽事毕,当荐以馆阁之选。”

“只恐羽翼渐丰,势大难制。”石越皱眉道。于蔡京此人,他一直有深深的戒意。

李丁文见无旁人,竟是肆无忌惮,淡淡说道:“非汉高不能用韩信、陈平。”

石越赫然变色,却见众人一脸淡然,连秦观也无异色,他怕越描越黑,当下便只轻描淡写的说道:“此喻不类,或给人口实。惟蔡京此人,不用可惜,用之可惧。”

“若不能用,则须除去。否则怨怼渐生,更为不利。”李丁文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石越微微摇头,道:“岂可诛无罪之人。便用之!”

第二日,驿馆。

耶律寅吉一早起来,便被访客的身份给震惊了。

参知政事、太府寺卿石越与卫尉寺卿章惇奉旨前来慰问!

石越与章惇说过种种套话,章惇便假意问道:“下官闻贵使自南京道来?”

耶律寅吉顿生警惕,答道:“正是。”

“却不知道贵国边境戒严,所为何事?”章惇眯着眼睛问道。

“防盗贼。”耶律寅吉淡然答道。

“原来贵使也知南京道毗邻诸路,盗贼肆虐?”章惇无比诧异的问道。

耶律寅吉莫名其妙的望了章惇一眼,不知道他玩的什么把戏。

石越微微笑道:“贵使有所不知,我二人奉旨前来,便是想告知贵使,毗邻贵国南京道诸州县,忽发盗贼,凶不可制。官兵正在围剿。本朝问哀,且贺新皇登基的使者,皆将从贵国西京道往中京,而为了贵使的安全,也要请贵使从贵国西京道返回上京。否则若有意外,于两国邦交,大大有损。”

耶律寅吉顿时惊呆了。他根本想不到宋朝给他来这一手。他来之时,耶律伊逊在上京举兵,手执玉玺,挟持各部落贵人家属,自称天下兵马大元帅,总北南枢密院事,要为耶律洪基报仇。而耶律浚自是自奉正规,指耶律伊逊为逆贼。辽国境内,本来各少数部族一向反抗不断,此时更是蠢蠢欲动,东京道的不少部族就不再纳贡,反而屯粮备战,西京道杨遵勋一日之内诛杀异已将官四十余名,家属上千,将西京道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摆出拥兵自重的架势。这时候若使者从西京道过,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石大人,章大人,在下以为,还是从南京道走比较稳当。”耶律寅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沉静的说道。

石越与章惇相视一眼,眼中皆有笑意,旋即从容问道:“贵使何出此言?”章惇更是愕然道:“西京道、南京道,岂非一样?”

“自是一样。”耶律寅吉当真沉得住气,不动声色的说道:“只不过在下以为,区区几个盗贼,应当不至于遮断使路。否则有损南朝的声名。”

“虽是如此,还是安全要紧。”石越于“声名”丝毫不以为意。

章惇却狐疑的问道:“莫非西京道?”

二人如此一唱一和,耶律寅吉何等人物,这时岂能还看不出来?他知道宋朝君臣既然起来了疑心,虽然不知道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却终是隐瞒不下去的。若是真的逼着自己从西京道走,那就真的是全完了。当下苦笑数声,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敝国西京道盗贼比贵国境内的盗贼要更加猖狂,故此还是走南京道妥当。”

“原来如此。”石越恍然大悟,顺口说道:“昨日贵国魏王遣使……”

“呯!”饶是耶律寅吉再镇定,这时候也不由大吃一惊,茶碗自手中跌落,砸了个粉碎。

石越心中更是明白,却假意关心的问道:“贵使……”

“没事,没事。一时失神,见笑。”耶律寅吉连忙掩饰道,一面正色说道:“耶律伊逊叛逆弑主,无父无君,理当为天下之共敌,还请南朝不要接纳,将其使者遣返中京。”

“叛逆弑主?”石越与章惇都惊得站了起来。

“本朝正在通辑此叛贼。”耶律寅吉惨然道。

“原来如此。若真是无父无君,自然为天下所不容。”石越正气凛然的说道。

章惇却狐疑道:“但是玉玺,似乎……”

“逆贼弑主夺玺,又何足道哉?想来南朝是礼义之邦,必不至于不顾大义,助纣为虐。”耶律寅吉逼礼石越、章惇,慨声反问道。

“正是,正是。本朝断然不会帮助无父无君之人。”石越断然说道。

耶律寅吉稍稍放心,却听石越又道:“只是眼下局势不明,真假难辨。虽然本朝相信贵国新君才是辽国帝室正统,但是却还须谨慎。眼下之势,却不知贵国能否迅速控制局势,为防万一逆贼势大不可制,殃及池鱼,敝国欲修缮边境城寨,还望贵国谅解。”

耶律寅吉暗骂石越无耻,但是眼下之势,宋朝自要修边防,辽国也无可奈何。干脆便示以大方,说道:“那是贵国事,自修边防,也是平常。不过区区逆贼,本朝必然克日擒杀,南朝也不必过于紧张。”

石越暗骂道:“此前怎么就不是平常事?”一面又说道:“若果真如此,自是幸事。若万一有变,则还请禀告北朝皇帝陛下,大宋与辽国世为兄弟之邦,愿意帮助皇帝陛下平叛。盼贵国不要拒绝好意,本朝愿意用弓矢、粮食等物换取贵国的马、牛等物。”

耶律寅吉心中一凛,知道这摆明了是趁火打劫,当下推脱道:“此事在下却做不得主,须得皇帝同意。”

“那是自然。本朝弓矢,犀利异常,下官私心揣测,贵国皇帝必然不会拒绝这份好意。且最近本朝改革官制,财库紧张,一时之间,也无法履行澶渊之盟,每岁岁赐,也只能算进这弓矢之中,本朝会略略降低价格,以为补偿。这份苦心,还盼贵国能够理解才是。”

耶律寅吉一肚子鸟气,但是形势比人强,却不能不生生咽下。

他却不知道,所谓耶律伊逊的使者,自然是杜撰,但是宋朝的使者,除了一路等着与他同行去见耶律浚,另有两路,却早已分头出发,一路往西京道,一路却是直奔杭州。赵顼给真定府、河间府、太原府等沿边府州守令的密诏,也陆续发出。催文彦博上任的使者,更是不绝于道。

这等天赐良机,若不趁火打劫,简直便无天理!

石越一回到太府寺,便命令属下的互市局准备与辽国进行大规模互市的计划,一面思考下一步的计划。没坐多久,便见市舶局令王临走了进来。

太府寺的官员,低级官员中有不少是白水潭学院毕业的学生,但是七品以上,却几乎全是倾向于同情和支持新党的官员。市舶局令王临便是新党干将王广渊的弟弟。

“大观,有什么事吗?”石越收敛心神,微笑问道。

“大人,有个叫程栩的人想见您。”王临欠身抱拳说道。

“程栩?”石越对此人没有半点印象。

王临连忙解释道:“这个程栩,是江宁二十家商号联合作保,想组建武装商船队出海的人。”说完,见石越还在沉吟,连忙又补充一句,道:“听说是西湖学院的学生。”

“哦?”石越顿时来了兴趣,笑道:“那便要见他一见。”

王临连忙退了出去,不多时,便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见着石越,赶忙趋前一步,参拜道:“学生拜见石大人。”

“不必多礼。”石越打量着程栩,道:“你是西湖学院的学生?”

“是。学生懂大食语,参加过翻译夷书的工作。”程栩爽声答道。

“哦?真是难得。为何想要组建武装船队?怎的不去考取功名?”石越笑道。

程栩淡然一笑,道:“千里求官只为财,通商海外,功名利禄,不逊于东华门戴花。况且,学生总想亲眼见识一下,世界是不是圆的。”

石越见他如此坦诚,心中颇觉有趣,笑道:“你的船队想去哪里?”

“学生要比薛奕大人走得更远。去天竺,去大食,甚至更远。”

“本朝坐海船去天竺者甚少。”

“正因为少,才有大利润。”

“君不知海上风险?航路不熟,却是大忌。”

“在杭州、泉州便能雇用大食人,无妨。”

石越见程栩对答,辞气慷慨,却又不故作夸饰,心中暗暗称赞。又笑问道:“为何非要组建武装船队?”

“海盗处处皆是,况且若去了异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无武器,只恐被人欺生。”

“你要求我,却是为何?市舶局不准你建船队吗?”

“学生已是第三只武装船队,市舶局岂能为难学生?不过是学生仰慕大人的英名,所以冒昧求见。同时,学生也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程栩迟疑了一下,终是鼓起勇气说道:“如果有朝一日,学生在证明世界是圆的的航行中遇难,请大人许诺学生,死后能进入祀先贤祠。”

“先贤祠尚未建立。”石越注视程栩,淡然说道。

程栩平静的望着石越,道:“学生以为必会建立。”

“纵然建立,能否入祀,非私人说了算。取决于公议。”

“那么学生敢问大人,大人以为如果学生因此而死,公议当不当许我入祀?”

“理所应当入祀!”石越毫不迟疑的答道。

“如此足矣。”程栩深深一揖,告辞而去。

石越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竟是生出了一丝妒忌。

兵器研究院爆炸事件四十九天后。

忠烈祠与先贤祠终于在此之前建成。在爆炸中死去的士兵自然是进入忠烈祠,忠烈祠还一并请入了宋朝开国以来历次战争死难者的总牌位加以供奉。研究员则被隆重的请入了先贤祠。但是那几个工匠,在几次争论后,终于没有能够入祀先贤祠,而是进入了忠烈祠。

这种身份歧视,短时间内,依然难以改变。甚至连白水潭学院的学生,都不认为死去的工匠可以和他们死去的校友相提并论。入祀先贤祠,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读书人的专利。

不过,超乎规格的葬礼——皇帝亲自下诏书表示哀悼,丞相吕惠卿,副丞相王珪、石越等人亲往拜祭,白水潭学院以及汴京市民上万人送葬,数以千计的人写诗哀悼,还有迎入忠烈、先贤二祠的殊荣,都让整个天下为之震动。

连《海事商报》这样的报纸,都大加报道,言辞之间,有掩饰不住的羡慕。

这绝对是一次观念上的大冲击。

然而石越对于自己的杰作,却不过得意了一天的时间。因为第二天,就发生了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

王雱死了。

石珍案早已查清,在皇帝的授意下,司法公正毫无疑问的被破坏了,石珍却被流放到交趾归义城,王雱没有承担任何罪名。对此现实,石越没有任何办法。

但是王雱的死讯传到京师之后,蔡确、李定、常秩等人当天就上表,认为王雱完全有资格入祀先贤祠!

“故天章阁待制王雱,为建议新法,多有贡献。其文章策论,有数十万言,更非常人能及。其于《老子》、《孟子》二书,更有独到的见解……总之,王雱无论学问功业文章,皆有资格入祀先贤祠。”石越用嘲笑的语气说道。

李丁文都忍不住苦笑,“虽然王元泽才华过人,但是如果这样就可以入祀,只怕晏几道这样的才子词人,将来也会有资格进先贤祠。”

“但是我似乎还不能反对。”石越忽然有一种吃了一只苍蝇的感觉。“别人倒也罢了,蔡确并非不知道内情,怎的也上表,他不怕惹皇上生气吗?”

“蔡确在御史中丞的位置上坐太久了,很快就会换人,他有什么好怕的?皇帝最多说他太念旧情。这都是给王安石面子。”

“让王雱入祀先贤祠……”石越喃喃自语道,他实在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李丁文完全可以体谅石越的心情,但是体谅不等于支持,“不管能不能接受,似乎没有理由反对。而且如果硬要反对的话,代价太高。”

石越心烦意乱的站起身来,踱来踱去。

“公子,太常寺卿是常秩,韩绛以降,朝中半数以上,是王安石的旧人,《新义报》的陆佃是王安石的学生,连《汴京新闻》的桑充国也是王安石的女婿,王雱的妹夫——左右是在先贤祠加个牌位,不如就认了吧。”李丁文无可奈何的劝道。

“皇上呢?皇上的意思呢?”

“皇上与公子只怕是一样的,有些事情既然不便声张,到头来也只好装傻。”

石越摇摇头,道:“好不容易争来先贤祠,却要便宜王雱,太让人憋气。”

“世事大抵如此。”

“罢、罢。我去散散心。”石越无可奈何的说道。

他骑了马离开府邸,一路随便行走,亦不知过了多久,竟然不知不觉走到先贤祠前。

这是一座标准的中国宫殿式建筑,大门正上方高悬一匾,写着“大宋先贤祠”五个大字,是当今皇帝赵顼亲笔手书。

石越走进祠中正殿,跪在一个蒲团上,正要低声祷告,却发现旁边有一个人在那里低着头,无声的哭泣。他定晴望去,原来却是赵岩。

石越轻轻叹息一声,低声说道:“死者已矣,还须节哀为是。”

赵岩听到石越说话,吃了一惊,抬头道:“石山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