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凉

jizhibird 收藏 55 257

当北方的日子过到九月中旬,槐树和柳树的叶子开始泛黄,或在一阵风过之后,偶尔有几片飘落下来的时候,穿着衬衣单裤的人,走在清晨六点半钟的青色街道,脸上明显感受到的便是它了。

凉来的时候,天要比以往高上几丈,颜色也更像刚刚经水漂洗的蓝布,纯粹、湛蓝。云朵也一改曾经的成群结队或气势汹汹,变得面孔颇为谦虚,神态也较为悠闲。空气与六七月份相比,会让鼻子的呼吸轻松许多,胸腔似乎也广阔了许多。

在农村,河水看上去还是老样子,可是,谁愿意有事没事再赤足踩在水里呢?因此,曾经闹腾腾的小河一下子安静了,中午不会听到光屁股的孩子互相追逐的喧闹声;晚上,上游没了泡在水里的男人们议论庄稼的长势,下游也没了藏在水湾处的女人们谈论家长里短的闲话。不过,有时会有洗衣的妇女,把汗湿的衣服投到河里,有力揉搓,洗衣粉的泡沫一群群飘荡在水面上,就像是女人讲给小河生活辛苦与幸福的故事。

凉让农家的晚饭也提前了一个钟头,虽然地里的庄稼大部分没有熟透,但男人们心里大致都有了个谱。所以,当忙碌了几个月的男人蹲在自家的门限上,抽出烟卷,点上,闷闷的吸着,女人总会读懂男人眉头的心事,这天晚上,便会悄悄地在男人冒着热气的面碗里埋上两个白嫩嫩的荷包蛋。

夜色很快的将世界填的满满当当,星子会早早地亮起来。凉出现的夜晚月亮好像总是明亮的。当月光如银子一样洒在稀稀疏疏的几户人家时,村庄开始困意十足了,静静的,只偶尔传来一声牛哞或两声狗吠。

在城市,早晨六点大楼的钟声和军营的起床号声虽然照常响起,但却少了许多爬床而起的人,那些必须起早的还会赖在被窝里,挣扎着再继续刚被惊醒的残梦。上小学的孩子于是在上课前的几分钟才飞奔下楼,甚至来不及答应妈妈在防盗门后的嘱咐。

女士们染的漂漂亮亮的脚指甲看不到了,因为穿着袜子;裙子显然过了季;低腰的热裤也忽然没有了市场。女士们即使仍然会穿露半个胸脯的衣服,但外面是必定会套上个线织的窄腰小坎。走在大街上的女士们,与高跟鞋相配的衣服是夏天难以比上的鲜艳与招摇。

一路公共汽车的玻璃不再像夏天时赤裸裸地敞开着,最先上车的人坐到椅子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把窗户拉上半截,眯眼看外面行色匆匆的人们。车厢里的汗味也不那么浓重了,稍微挤一下、不小心蹭一下,最多遭个白眼,没有了热天的躁动,也不会出现冷天常有的动粗。

可是,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是温度计上的摄氏几度?

这实在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凉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却又是在某一段时间与我们形影不离的,它可能在八点钟还让我们切身感受着,但到了八点一刻却倏忽而去,任你脑门急出一层细汗,也寻它不得。摄氏几度?十五六度?二十二三度?怎么能说的清楚呢。

总之,凉不同于温,温是喝中药丸用来吞咽的水,是老母鸡孵化小鸡时翅下的爱;温是把皱褶熨展,把犀利软化;温总让人昏昏欲睡,因此课堂上与周公相会的学生最难体会到凉。

凉也不同于热,热是太阳,热是暴雨,热是一边擦一边还流个不停的汗水;热是蝉鸣,热是蛙叫,热是膝前摊开的书,却一个字读不进去;热是凉席,热是彻夜大开的窗户,热是睡在凉席上,窗户彻夜大开,仍然辗转反侧,昼夜难眠。

凉也不同于冷,冷把人的脚步加快,让人哆里哆嗦、战战兢兢;冷是每当早晨,冻在玻璃上的冰花;或者晚上熬一锅稀粥后弥漫在矮矮土屋里的热气。冷不会不偏不倚,总有些偏激,感冒是他常发的脾气。

凉单独出现时很少,总要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发生关联。

凉是长时间炎热过后的短促喘息,然后世界便被凝固在一个呵气成霜的季候里,所以凉是很快的,所以凉又叫凉快。

凉给人带来的是浑身上下的清爽,口含薄荷的味道有些接近凉的要义了,而且凉总是如细丝一般悄悄钻进衣服的缝隙,舒舒服服的附着在人的肌肤上,所以凉也和爽经常组合在一起,叫做凉爽或凉丝丝。

凉甚至也和一种食物有关,青青白白的从凉水桶里捞出,颤巍巍滑溜溜,切成透明的细条,佐以香油、醋、葱花和辣椒等,牙齿第一时间接触,你会脱口而出:好吃。这时候,凉就叫凉粉。

但是,亲爱的,我能告诉你从哪里去寻凉的影子吗?

九月期间的一场小雨刚过,乡村的黄土街道,既不尘土飞扬,也不泥泞的让鞋底接触后需费力拔出,湿漉漉的踩上去很柔软,你就在这样的路上走着,舍不得马不停蹄地奔赴你的目的地,你突然变得没有了方向,那么这街道里就藏了你要找的凉。

或者农历七月的一天,燕子聚在电线上啾啾的叫着,在左顾右盼的呼唤里,陆陆续续有近处、远处的燕子加入,电线因为承载了太多的分量,形成一个大大的弯度,这时应该是晨曦未散,太阳也没有爬出东山,那么凉就跳跃在燕子们黑白相间的羽毛里。

或者凉是在这样的一个朦胧意境里吧,很远很远的那段时光,诗人累了一天,终于锄尽了南亩豆田里的杂草,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满意的扛着锄头回家,凉就诗意地栖在草叶的露珠里,当诗人经过,便多情的沾在他自己纺织的灰色布衣上。

似乎,凉总是隐藏在青色的事物里,它在青色的夜幕里,它也在中午楼背后青色的阴影里,甚至它也在这样的心态里。

失恋的男子经过漫长的爱情折磨,期间他曾喝的烂醉如泥过,也曾躲在没人的屋里用烟草麻醉过。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不是吗?夏过去,秋就来!十一个月后的一天,这个男子走在城市的喧嚣里,再看到昔日的恋人,脸上没有铭心的痛,也没有刻骨的恨,只是很随意的打了个招呼,擦过身后,熟悉的身影一直未曾搅起平静的心湖,便该知道,凉是男子对那段逝去爱情的准确总结了。

对于凉,我还能告诉些什么呢?

或者只能说凉便是凉,用有限的言辞实在难以形容。

或者打个比方说,当你读到上面的这段文字,既不认同也不冷笑,气定神闲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便是凉。

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在九月二十九日的塞外山城,厚重的阴云压的很低,躲在屋里的人看着太阳费力的从云层里钻出,一副惨白的样子。无论如何,在这里,凉已经离去,绝没有它的影子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