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黑瞎子岛竖立界碑 “鸡嘴”重回雄鸡版图】

中国在黑瞎子岛竖立界碑 “鸡嘴”重回雄鸡版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黑瞎子岛(大乌苏里斯基岛)与银龙岛(塔拉巴罗夫岛)处在与乌苏里江河口相对的黑龙江的河滩地中。共包括90多个岛屿。这些岛屿的总面积为350平方公里,连同与其毗连的水域共450平方公里。这些岛屿,相当于70个钓鱼岛,500个珍宝岛,比新加坡的国土面积小一点。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黑瞎子岛上自然资源丰富多样,70%的面积可用作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岛上栖息着珍贵的毛皮兽和水鸟,在黑龙江及其支流以及河滩湖泊中有许多种鱼类,比整个伏尔加河流域的还要多。

78年前黑瞎子岛被俄罗斯占领,43年前中俄两国开始就其归属问题进行谈判。

根据2004年《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塔拉巴罗夫岛(银龙岛)归中国所有;大乌苏里斯基岛(黑瞎子岛),两国政府商定将该岛一分为二,靠近哈巴的一部分归俄罗斯所有,靠近中国一侧的一半岛屿归中国所有。

9月22日,“龙客210”客船例行公事地航行着。“哪怕一个乘客也没有,我们的船也要航行。”马船长已经在江上航行6年,他手下的这条船并非为商业利益,船上的五星红旗是为了宣示对这条水道的航权。每人50元的船钱难以维持航行费用。“船员的工资由政府开支。”

1991年5月,中俄签署《中俄国界东段协定》,中方保留获得黑瞎子岛外侧两江水域航行权和经图们江口出海的权利。

“龙客210”是唯一有常年绕行的船只。“我们每次航行都需要向中俄航行联合委员会申报。”马船长看着船慢慢靠近了黑瞎子岛。突然,一艘俄罗斯巡逻艇拉响了汽笛,直冲过来拦住了去路。一个俄方水警比画着手势,两手摊开,示意船沿路返回。

“什么意思?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马船长问身边的船员,那位船员摇摇头,“难道申报航线的传真没有传到哈巴?”

第二天,马船长获悉,俄方哈巴洛夫斯克连接市区与黑瞎子岛的浮桥,因有要事近期不能开启。“至少在9月26日前不能通航。”中方虽然拥有这段水域的航权,但却常常要看俄方“脸色”。

同一天,另一艘中国船只取消了航行计划。黑龙江省财政系统在抚远县举行工作会议,会后,抚远县为招待与会人员,安排船只游览黑龙江和乌苏里江风光,同样被俄罗斯舰艇拦住去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受损的鸡冠

鸡冠离开母体已经78年。中国从未承认俄罗斯占有黑瞎子岛,在历年来的各种版本中国地图上,中国的边界都是延伸到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失去着对黑瞎子岛的控制权

那些丛生的绿树似乎触手可及,那些花儿已经可以闻见芳香,那些土壤裸露的黑色内核展现在眼前。那只船划开了江面,岛屿近在咫尺。

可是,那一江碧水拦住了这边人的手,胳臂伸了几下,还是够不到。那只标记了“南岗×××号”的中国渔船最终没能靠岸。渔民老周拉着网,默不作声。他已经在每年的渔期,在这条江段拉了几十年的渔网。江里出产肥美的大马哈鱼,从雌鱼身上得来的鱼籽据说能加工成世界上最好的鱼子酱。

那江是乌苏里江,是中国最东端的界河。那岛叫黑瞎子岛,长在中国雄鸡形版图的鸡冠上。

可是,中国雄鸡已经78年没有鸡冠了。1929年,中国东北当局将中东铁路电报电话收回,将苏联职员遣送回国,引起武装冲突。国民政府对苏宣战。中国战败。12月20日,张学良派代表与苏签订《伯力协定》。其间,苏联趁机占据了黑瞎子岛。

黑瞎子岛的地理方位是北纬48°17′至48°27′,东经134°24′至135°05′,它的北侧是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点,是全封闭的由90多个大小岛屿组成的三角洲。中方称抚远三角洲,民间称黑瞎子岛。俄罗斯称塔拉巴洛夫岛、大乌苏里斯基岛。

鸡冠离开母体已经78年。中国从未承认俄罗斯占有黑瞎子岛,在历年来的各种版本中国地图上,中国的边界都是延伸到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汇合处,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失去着对黑瞎子岛的控制权。从地图上看,抚远县城东北方向尚有七八十公里远的边界,可实际上走出抚远县城东北向11公里,就已经被俄罗斯的军舰阻拦了。

中国的地图可能很快要重新绘制。200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中俄签署《中俄关于两国国界东段的补充协议》。协议规定,俄罗斯将黑瞎子岛的一半约174平方公里还归中国。按照协议,俄罗斯将对黑瞎子岛东半部分实际占有,中方给予承认。根据补充协定,中国还将收回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岛。

2007年9月,据媒体报道,中俄双方对黑瞎子岛的勘界接近尾声。这一消息得到中国驻防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畔的边防部队官兵的证实。“勘界已经基本结束了,界碑正在竖立。”乌苏镇东方第一哨的士兵说。在哨所北侧不远处,可以看到一桩新立起的界碑,上书“中国,2007”,“这是对着黑瞎子岛上的界碑的基准线。”

继香港、澳门回归中国之后,又一块游离多年的中国领土,即将回归中国版图。

不过这也预示着,在未来的中国地图上,雄鸡的鸡冠将被轻轻地抹去一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枪口下打鱼

俄罗斯炮艇上的枪口时刻监视着中方渔船是否越过了乌苏里江中线捕捞;中国渔民看得到黑瞎子岛上的东正教堂,“最近时离岛只几米远,但就是不能靠岸上岛”

老周的渔船东侧和北侧,停着两艘俄罗斯炮艇,每艘艇上的两支粗黑的枪口对着中方的渔船。“我们习以为常了,这真是在枪口下打鱼”,他指了下四周,上百只中国小渔船散落在宽阔的乌苏里江上,“不能越过中线,他们会抓人的。”

9月22日,黑龙江省抚远县县委书记牛书有来到乌苏里江边察看渔民作业情况,要求渔民遵守中俄双方边界协定,不要冒生命危险越界捕捞。在靠近抚远县城的黑龙江中国一侧的岸上,悬挂着一条标语:“政审不过关,不能下江捕鱼。”

9月23日,抚远县电视台报道说,一只中国渔船越过了乌苏里江中线捕捞,被俄罗斯巡逻艇抓捕后引渡回抚远,中方执法部门将渔船销毁,并对渔船三名船员给予15天的行政拘留处罚。

挂着俄罗斯国旗的快艇不时拉着长笛飞驶过老周的渔船,溅起的水花晃得他赶紧拉起渔网一角遮挡。“这些飞龙,还是离他们远点吧。”渔民们戏称俄方的巡逻艇为飞龙,有人更是称之为“大灰狼”。其实,“大灰狼”在暖阳的照耀下,履行着巡江的职责外并无恶意,有时还会停下来,俄罗斯军人朝中国渔民挥下手。语言不通妨碍了直接的交流,但双方的笑脸却化解了看似紧张的江面。

“前几年,我们会和他们换香烟抽。”当中国窄小的渔船靠近俄罗斯军舰,友好的渔民有时甩过去一条肥硕的大马哈鱼,军舰上则会抛下一盒香烟或者一瓶高度的VODKA,而这一情景,往往被停在不远处的挂着五星红旗的中国军舰注视着。

老周的渔船经过一座金顶的东正教堂。“这就是黑瞎子岛了,”他指着教堂说,“最近时只离岛几米远,但就是不能靠岸上岛。”十几年前,老周曾在这里看到过从岛上下来的黑瞎子(熊)趴到江边喝水。

“以前的媒体报道说,在2004年的协议签订后,俄罗斯的军舰已经移走了”,一位从中国边防巡逻车上下来的军官说,“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俄罗斯的军舰和巡逻艇从来就没有移走,即使在勘界结束,黑瞎子岛一半正式回归中国后,他们的舰艇可能也不会走。”

因为,按照协议,俄罗斯将正式拥有黑瞎子岛东侧的主权,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交汇处几十公里的水面将成为俄罗斯的内河。

“有记者在报道中写过,说是在黑瞎子岛回归一半后,中国渔民将可以泛舟两江汇合处打鱼,这是不正确的,这是对中国地理的错误认识。”这位中国军官说。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沓粉红色传单,散发给江边的渔民,“千万不要过界打渔,被俄罗斯边防军抓住了,你们就赔大钱了。”

传单上说,乌苏里江和黑龙江里的大马哈鱼等渔业资源逐年萎缩,渔民们应该清醒过来,转产其他行业,如果贪图眼前利益,冒险越界捕捞,既会对自己生命财产造成威胁,又会给国家造成外交麻烦。

“可是,如果不越界捕捞,就打不到多少鱼啊”,一位渔民接过传单说,“到那边打鱼能比这边多打好几倍,胆子大的过去一次就挣够钱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年勘界

界桩已经打下,中俄都已经单方面上岛察看过,都很满意。抚远县一位官员说,在今年11月底以前,将按计划全部勘界完毕,埋下界碑

抚远县最高级的酒店是黑龙江岸边的国际大厦,如果是夜晚,站在10楼顶端,可以看到俄罗斯境内的灯光。

“在这里,中国和俄罗斯至少开过20次关于勘界的会议了。”这座酒店的董事长办公室的杨先生说。他负责安排每次会议的接待工作。每次会议,中国都会派出外交、边防人员和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抚远县有关部门的人员参会。 “有一次,俄罗斯军队的一位副司令员过来开会,我们安排他喝茅台酒,可能是谈判比较顺利吧,他醉得人事不省。”

杨先生透露说,最近的几次会议上,双方讨论了划界最后确定的走向。界桩已经打下了,中俄都已经单方面上岛察看过,都很满意,现在剩下的工作是,双方一起到岛上察看验收之后,正式确认边界。

中国方面承担勘界任务的是沈阳军区某测绘大队。工程师熊启生早在11年前就已经“亲密接触”过黑瞎子岛。2005年6月16日,在中俄互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批准书后第14天,中俄两国各组成一支测图小组,在岛上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野外联合测图作业。

6月16日,熊启生、马科西姆上尉、热尼亚大尉等中俄测绘专家登岛,在岛上停留6小时。熊启生下岛时,从岛上捧回了一捧泥土。

黑瞎子岛上由于鲜有人迹,多是没有开发的区域,道路非常难行。中国测绘人员王伟有一次为检测银龙水坝附近的控制点,乘坐俄罗斯的嘎斯车,8公里的简易公路竟然走了三个多小时。这次测量中,王伟发现了俄方提供的控制照片中一个点位有问题。中俄双方测绘人员商量后,认可以前是把林带判断错了,重新确立了点位。

根据中俄联合测图工作组第一次会议达成的协议,中方负责抚远水道以南地区,俄方负责黑瞎子岛和黑龙江江岸以北地区,各自负责任务完成后,双方互相到对方的区域复检。

联合测图组中方小组组长于克光考虑到作业资料双方必须共有,而测量使用的照片却是1988年航拍的,时间久资料陈旧,地物地貌变化较大。为保证100%准确,于克光要求对每一处都要认真核对,不漏过一点细节。

中方测图小组发现,在岛上有俄方的小镇。他们在一个叫贝契哈的小镇,遇到一位俄罗斯老人,端着一盆自己家种的杏子给他们吃。老人叫谢伯夫,69岁,曾是一位苏军飞行员。

2005年7月26日,北京时间11时30分,中俄双方测图小组在哈巴洛夫斯克签署了会晤纪要,第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野外联合测图结束。在一个月里,中方三次登岛、与俄方四次会晤,6次过境,行程1万多公里,测绘面积达50多平方公里。

“有了第一次测图的数据,接下来的勘界就顺利多了。”抚远县一位官员说,在今年11月底以前,也就是黑龙江冰封之前,将按计划全部勘界完毕,埋下界碑。“我们的测量勘界人员还没有从岛上撤下来。”抚远县委宣传部祝司军说。

“我们还没有接到驻防黑瞎子岛的命令。”东方第一哨士官陈国良说,肯定会往岛上派驻防边防军,是不是由他们第一哨官兵负责布防,还要等待上级命令。

40余年归家路

中俄双方就黑瞎子岛归属问题,从1964年2月23日开始,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谈判。随着2004年普京访华签订协议,双方边界争议尘埃落定

老周每天都要守着那座金顶的东正教堂打鱼。“开始是一个十字架,1999年10月,他们建起的教堂”,他见证了教堂的修筑过程,“顶子是吊上去的,一个月的时间就建好了。”教堂的一侧有一个俄罗斯哨所,站在乌苏里江的船上,可以清晰看到两名哨位上的俄边防军士兵。

教堂隔江对着的是中方今年立起的界碑。“这个教堂是中俄双方划界的东侧起点。”参与勘界的中方人员说。

在俄罗斯媒体围绕着上述主题不断进行宣传的同时,哈巴洛夫斯克边区的地方当局则采取了一些更为实际的措施―――在大乌苏里斯基岛上设立和修建标志性建筑。先是1998年在岛上安设了一个十字架,后来在1999年9月、10月间以创纪录的速度建起一座小教堂。教堂是本着对岸的中方看得越清楚越好的原则修建的,教堂上题有“独木也成林”的字样。

“1950年代,渔民还可以上岛休息。”距离黑瞎子岛最近的小河子村老渔民在黑龙江边卖着大马哈鱼,“可是,从1954年开始,我们就不能再上岛了。”

中国一直未放弃对黑瞎子岛的主权。许多关于该岛的中方记载资料载明,早在1411至1433年间,明朝太监亦失哈就先后10次率船队到过黑瞎子岛及黑龙江上游巡视。1854年,清政府在岛东北角设立乌苏里昂哥哨卡。这时,哥萨克人还没有来到远东地区的森林和低地地带。

可以追溯的中国居民在岛上居住的记载是,在1901年,岛上有冯德禄、葛云山、德夫克(赫哲族)等15户人家居住。记者试图在抚远县追寻这15户人家的后人,因历史久远,他们的后人散落在三江平原之上,已经难以查找得到了。

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所于晓丽研究员,多年来做着“中俄争议岛屿”问题的研究。她发现中国学者对黑瞎子岛等争议岛屿知之甚少,而俄罗斯学者和官员却对这些岛屿耳熟能详。“我们现在只能从俄罗斯方面获取有关这些岛屿的资料。”于晓丽说。

哈巴洛夫斯克《阿穆尔地区公报》评论员叶夫根尼?加卢什科曾在《独立报》发表长文,对黑瞎子岛的自然状况作了详尽描述。“大乌苏里斯基岛和塔拉巴洛夫岛位于哈巴罗夫斯克附近,处在与乌苏里江河口相对的阿穆尔河的河滩地中。它们与周围的小岛共同构成了一片相当紧密的河滩地,共包括90多个岛屿,北面是阿穆尔河的主航道,南面是阿穆尔河的支流。这些岛屿的总面积为350平方公里,连同与其毗连的水域共450平方公里。”

这些岛屿,相当于70个钓鱼岛,500个珍宝岛,比新加坡的国土面积小一点。

从1969中苏交恶开始,苏联开始往岛上移民,目前,岛上有两个成规模的村镇居住着1万左右的俄罗斯居民,开垦了大量农田。2002年7月,俄方修建了从哈巴洛夫斯克市区通向岛上的750米长的浮桥,争议中的黑瞎子岛成为了哈市居民度假的“后花园”。

中俄双方就黑瞎子岛归属问题,从1964年2月23日开始,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谈判。

第二次谈判始于1969年10月20日,正在谈判过程中,珍宝岛事件爆发,中苏发生冲突。谈判戛然而止。在这一年,中国民兵曾在黑瞎子岛附近的乌苏里江水域击沉了一艘苏联军舰。

1986年7月,中苏重新开始第三次国界谈判,同意根据国际法准则,合理解决边界问题。1991年5月、1994年9月,中俄签署两国边界东段和西段协定。至1998年,双方完成国界勘界98%,黑瞎子岛和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岛则成了存有争议的2%。

黑瞎子岛主权问题解决后,中国仍然拥有绕航权,中国船只可以绕行哈巴洛夫斯克。中国船只不绕行哈市水域,直接走抚远水道,可以近90公里。但这种走捷径的举动,让俄方认为:抚远水道才是中俄的界河。但毋庸置疑的是,抚远水道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内河。

2001年7月,中俄进行第四次谈判,于当年7月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随着2004年普京访华签订协议,双方边界争议尘埃落定。协议约定的国界先后被俄罗斯国家杜马和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

在2004年的那份协议后,中俄发表了联合声明:这是“政治双赢的均衡合理的方案”。

黑瞎子岛的未来

“黑瞎子岛的一半虽然说主权已经回归近三年了,可普通人员还不能登岛。”尽管归期未定,黑龙江学界和官方还是给予黑瞎子岛很高的定位

小河子村因距离黑瞎子岛西侧最近,随着回归日期的临近,该村的地价和房价飙升起来。“最早是一个叫顺子的人来到村里,花6万元买本来卖3万元的院子。”一位王姓村民说,价钱一下子被抬升了,顺子能出高价,是相信将有一座大桥从这里通过,连接黑瞎子岛。“修桥的事都传了很多年了,可一直没见动静。”王某证实说,修铁路的人倒是到村里来勘测过两次。

有关黑瞎子岛将大规模开发的消息是抚远县街头巷尾数年来热议的话题。人们在传说着多少港商来抚远考察,多少温州商人带钱来了。最近的传闻说,一位港商已经与县里签了协议,要拿出30亿元人民币投资黑瞎子岛。

“关于黑瞎子岛的定位,抚远县无权过问,就连佳木斯市,也做不了主。”抚远县委宣传部祝司军说,一切都要国家最高部门的审批。

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抚远县早在2005年就开始围绕着“抚远三角洲(黑瞎子岛)”开发的招商引资。抚远县招商引资局张庆志负责这一项工作。抚远县设立的“黑瞎子岛开发办公室”,占据了政府一层的办公楼。

据了解,围绕着黑瞎子岛的开发,抚远境内将有铁路、机场、通岛公路、大桥等工程项目。按照最初的设想,铁路应于2006年开始建设,终点为乌苏镇,2010年建成通车;机场于今年开工建设,两年建成,可以起降波音737飞机;通岛公路修建两座通岛大桥,于2006年开工,两年建成。

可是,2007年即将过去3/4,这些工程尚未有一项开工。“黑瞎子岛的一半虽然说主权已经回归近三年了,可是除了勘界测量人员能够上岛外,普通人员还不能登岛,这些工程中的一部分需要上岛测绘设计,但目前还无这个条件。”负责这些工程招商引资的人员说,来谈合作的客商是不少,都因这一原因搁置了。

看来,至少在抚远县,对黑瞎子岛实际回归时间是预计得乐观了一些。

尽管归期未定,黑龙江学界和官方还是给予黑瞎子岛很高的定位,将之视为未来中国面向东北亚的商贸重镇,俄方似乎也有联合开发的意愿。

2006年11月2日,俄罗斯哈巴洛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伊沙耶夫曾致函中国发改委主任马凯,提出在黑瞎子岛建立贸易综合体的设想,抚远乌苏镇至哈市设立常年通道。6天后,伊沙与马凯会面,商谈细节不得而知。

另一种说法则为负面的消息。伊沙耶夫并不积极于黑瞎子岛回归中方和联合开发,因为他的哥哥在珍宝岛中苏军事冲突中丧生。

中方则一直表现得十分积极。2006年12月,黑龙江省和佳木斯市在北京召开“抚远三角洲开发”论证会,听取到会专家的意见。在2007年的黑龙江两会和全国两会期间,有多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向两会提交相关议案提案。

有人也对黑瞎子岛开发造成岛上生态影响表示了担忧,这些观点主要出自俄罗斯的学者。他们担心80多年来人迹罕至的靠中国一侧的岛上陆地,形成的几近原始状态的生态系统,会随着中国人的登陆而破坏,一些罕见的动植物将因此丧失庇护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