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工头半夜躲床下偷摸他人妻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公,你这是怎么哪?”晚12时,刚过完夫妻生活,陈阿珍(化名)感到丈夫的手又不老实了,在她大腿上不断摸捏,吵得她难以入睡。



陈阿珍使劲推一把丈夫,说“你有完没完”。丈夫郑阿强(化名)翻过身平躺,也没好气地说:“自作多情,谁捏你了。”


“你明明又摸又捏还说没有!”陈阿珍坐起身来。她睡在床外侧,就穿一条短睡裙。突然她心头一惊:那手是从外侧摸她的,而丈夫睡在床内侧,这手是从哪来的?她爬起身躲到床内,附在丈夫耳旁,说出心中的恐惧:会不会屋内有鬼!



郑阿强一听火冒三丈:什么鬼不鬼,一定是色鬼。他跳下床拉开灯,并顺手操起菜刀,怒吼:出来!没动静,头往下瞧,一个男子蜷缩在床下,正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



“原来是他!”昨天中午,郑阿强对记者说,这个男子是租在3楼的徐某,四川人,在工地当小包工头。他当时差点气昏,因为此人还是他老婆陈阿珍的上司。从床下揪出徐某后,两个大男人还扭打成团,最终郑阿强报警,民警赶来。



原来徐某对年轻漂亮的陈阿珍垂涎三尺,平时就对她眉来眼去时常挑逗引诱,但阿珍在他手下干活不敢声张。当晚徐某到老乡处喝完酒,便事先钻到陈阿珍家的床下等着。到午夜时分,听到两夫妻做完事,他便伸手“揩油”。



昨日下午经调解,徐某赔阿珍3000元。民警解释,徐某行为下流,但毕竟没有进一步动作,尚不构成犯罪。双方愿调解,民警也就答应了。据审查,徐某妻室均在身边。本报记者 陈佳裕 林良标通讯员 谢彬彬 文/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