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十二章 血色秦关(上)

烈鹰少校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长城防线疾风口关是长城防线的“发源地”,这里地势险要,城防坚固,而且由于横跨天河有水师的支援,所以成为整个防线的指挥部所在,夏武杰曾经亲自在这里指挥战事多年,后来都督一职由大将扬平接任,扬平病故后,疾风口迎来了他的第3位都督—鹰卫将军梁高远,他是前军师梁成平之子,在北凉城长大,从小跟随在梁成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长城防线疾风口关是长城防线的“发源地”,这里地势险要,城防坚固,而且由于横跨天河有水师的支援,所以成为整个防线的指挥部所在,夏武杰曾经亲自在这里指挥战事多年,后来都督一职由大将扬平接任,扬平病故后,疾风口迎来了他的第3位都督—鹰卫将军梁高远,他是前军师梁成平之子,在北凉城长大,从小跟随在梁成平左右学习兵法,其精通程度曾经让夏武杰赞叹不已,后来又跟随扬平驻守疾风口关,可谓经验丰富,但是梁成平病故前却对夏天行说,“高远虽长期于前线,却并非大将之才。”话虽然如此,但是扬平死后,夏天行环顾手下的将领,跟随父亲南征北战的将军们除了第十三军督统虎骑将军马忠鸣外老的老死的死,而第十三军作为最重要也是唯一的骑兵军不能随便更换督统,新一代的将领中论资历确实只有梁高远比较适合,加上其他将领的推荐和梁家长期同北凉王府的关系,于帝国历275年,任命提拔梁高远为鹰卫将军,都督疾风口并统领长城防线。

秦中鹰对于长城防线的高层情况只是略知一二,不过他确实没兴趣知道,他现在正在自己的新住宅内感受一个砖结构房子的魅力,自从3年前离开家后,军队的帐篷,野外露宿就成了所有的睡觉地点,重新回到砖结构的房子里确实让人高兴,同屋的龙扬,张许,陈少昆,林武,钟进平,周少龙,何震7人则是第17队直属的人员。虽然传闻是8人一间房子,但是实际上,为了保持队伍的完整性。住所是按照编制分的,除了他们外,其他10间住所都是10人一间的。不过这种待遇对于他们来说是天堂般的,食物是在粮站里,随时可以拿,吃饱为止,住的又是砖结构的房子,如果不是每天有繁重的工作的话那到真是天堂般的享受了。直到抵达长城防线一个月了,他们还没参加过真正的战斗,每天的工作只是将各种物资整理搬运,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他们到达后,风灵族人的进攻明显少多了,虽然秦中鹰觉得功劳应该是归于他提出的计策—郑恩第2天就用他的计策在晚上杀伤了大量的敌人,敌人果然在火光燃起,警报响起,弓箭乱射的情况下选择了撤军,进攻到一半的队伍撤回去自然成为了北凉军的活靶子。但是显然没有人给他什么功勋,龙扬为这事还跑了几次跟上级说明秦中鹰的功劳,但是却是徒劳的。郑恩获得了嘉奖,而他们的奖励则是早就该给他们的临时住房,所有人都觉得不公平,但是只有秦中鹰心平气和,“功勋是什么,一个虚名而已,获得功勋远没有你打败对手有成就感,虽然没有得到什么,但是我知道是我打败了风灵族人,给他们重大的杀伤,有这个就够了。”

“你就真甘心在这里每天搬搬东西,然后1年后返回讲武堂?”对于秦中鹰来说,功勋可以不要,但是惟独参战这个事情是不能容忍的,“这里有上万人,都是比我们经验更加丰富,武功更加高强的老兵,你觉得轮的话什么时候可以轮到我们?”龙扬这样回答。“风灵族的进攻越来越少,现在平均3天才一次,而且还是骚扰级的,估计很快就会完全停战了。”“你真这么觉得?”秦中鹰冷笑,“车轮战进攻法关键在于疲惫敌人,和麻痹敌人,大家被敌人前一段连续的进攻折磨的喘不过气来,而对手却故意假装减少攻击次数让我们觉得喘不过气的时候结束了,可以休息了,然后突然全力进攻……”“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将军,但是可惜你还是士兵。”龙扬躺下休息,“相信我,敌人在这里折腾了几十年,不会永远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他们也在寻找时机,寻找机会,就像草原的狼一样。”“那叫冷夜跟他们谈判好了,你觉得我们能做什么?”“一是准备上城墙迎战,二是离后门近点方便逃跑。”“放心好了,城们是堵死的,敌人的骑兵上不了城墙,即使攻进来步兵对步兵,我们的训练,装备都远好于敌人,就算敌人把城墙挖开,他们的骑兵在众多建筑物中间也施展不开,反而不如我们的步兵好用,当初在修建长城要塞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全部的战略因素,要么怎么会修建这么多房屋而且大部分路都有接近90度的转弯呢。”龙扬满不在乎的说,“骑兵只要进来就会晕头转向,而且无法快速行动。”

与此同时,疾风口关。

“发现敌人大规模集结的情况。”水师提督定北将军周信光报告,“自从8年前风灵族船队企图突破水路开始,我们的巡逻范围就深入了草原,昨天我们的巡逻船在这里发现了敌人大规模集结的情况,如果判断没错的话,目标是疾风口关。”梁高远冷笑了一声,“敌人近日频繁进攻秦关原来是在这个做准备啊。”“大人?”“兵法有云,声其东击其西可让对方措手不及,敌人频繁骚扰秦关的原因就是在为全力攻打疾风口关做准备,最近秦关的攻势越来越少而对疾风口关的侦察越来越多就说明了他们的准备即将完成,或许他们认为我们的兵力已经集中到了秦关,于是开始为真正的入侵做准备。”“大人英明。”“传我的命令,将兵力集中在疾风口关备战。”“大人,疾风口现部署了2个军和水师部队足以保证安全,末将认为无须抽调各部前来。”镇西将军宇文忠建议,“不能老是被动防守,要有效的出击才可以,周大人,你解释一下。”梁高远看了看他,“这样的,我们水师造了一批新式大型战舰,不但装备了很多大型弓弩,而且可以搭载骑兵。”“我们集中兵力在城墙作战,然后周大人的水师搭载骑兵和步兵从敌人背后登陆给他们致命一击。”梁高远得意的说,“大人,骑兵和步兵深入敌人纵深会不会太危险了?”“有水师接应,不会有事的,遇到危机情况,可以立即返回船上,敌人的马总不能游泳吧,再说水师的新式弓弩我们正好可以实验一下。”……

“怎么回事?”龙扬看着秦关的人越来越少奇怪的问,“他们说都调往疾风口关了。” 周少龙打探完消息报告。“疾风口关?那里不是有重兵把守吗?为什么还要调动这里的兵力?”秦中鹰的脸色十分难看,“具体不太清楚,不过连后勤司都调走了一半,看来是挺大的军事行动。”“军事行动无非主动进攻和防御,目前我们的防御是无懈可击的,虽然兵力分散但是每一个地方都有足够的兵力防御,即使敌人有局部优势的兵力也没用,但是一旦兵力被抽调,那肯定会形成一定的防御漏洞,给敌人可乘之机,别忘了敌人的骑兵速度很快,他们可以一个关卡一个关卡的进攻,直到找出漏洞,长城防线实在是太长了,而步兵即使在长城防线也不可能达到跟马一样的速度,到头来他会在我们填补漏洞前先发起进攻,主动出击就更荒谬了,据我所知我们对敌人后方草原的情况掌握的情报非常有限,尤其是作为游牧民族的高机动性,他们可能一天换一个地方,这样深入敌人后方无疑是在找死,除非他们依靠水师在沿天河流域做小范围搜索,不过那样的战果小的可怜,最多杀100个敌人就不错了,一旦离开水师的保护深入敌人腹地,那就很难不被歼灭,更何况敌人了解我们水师的厉害,肯定在天河沿岸部署了侦察力量,观察舰队的行踪。”秦中鹰一口气把话说完,龙扬等人听楞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们必须阻止这场战役。”“你阻止的了吗?”秦中鹰反问,“我要把你的话告诉将军。”“如果他们肯听的话。”……

“郑大人,请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龙扬已经没有了微笑,着急的说,“一个小小的军士,懂什么?没大没小的。”旁边的军官们嘲笑道,“你多大拉?”一个军官带着嘲笑的口气问,“18。这有什么关系吗?”“你在长城防线驻扎了多久?跟风灵族人打过几仗啊?”“驻扎了2个月,每天只是负责后勤。”军官们笑了出来,“梁大人今年51了,在长城防线驻守了30几年,打了无数仗,他制订的计划,轮的到你这个无名小卒指手画脚吗,再说你根本就不知道整个计划行动就跑过来大放劂词,成何体统?”“秦中鹰的考虑包括了所有可能的行动,目前我们不适合做任何大动作,只要按原计划防御就好了。”郑恩终于开口了,“这不是你一个小卒应该管的事情,念你年幼无知,这次赦免了你,赶紧回去吧,后勤司的工作也不轻松。”“大人,秦中鹰是战略天才,如果大人担心无法说服梁大人的话,可以把秦中鹰带过去,由他说服梁大人,大人不也是见识到了他的谋略吗。”“放肆!”郑恩一拍桌子,“本将只是参考了秦中鹰的建议,实施起来还不是靠本将和手下,这点事情就让你们居功自傲,目无尊长,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北凉军的军法,来人,拖下去,重打20军棍。”2个膀大腰圆的士兵走了进来,不由分说的架起龙扬,走了出去……

“早跟你说别去了。”秦中鹰看着趴在床上的龙扬摇了摇头,“在北凉城或许你有头有面,但是在这里人家是将军,你是小卒,只好服输,再说,不在其位,不谋其职务,你跟着操什么心啊?”“我原来以为这里都是老兵老将,经验丰富,起码能考虑建议。”龙扬摸着自己的屁股说,“正因为如此,他们经历过无数的杀戮,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自然从骨子里透出点傲气,而且经验越丰富越会靠经验办事而不会有其他的想法,更助长了他们惟我独尊的气魄,不会听你一个既没官职,又没资历的小兵的意见,再说你确实不知道上面的具体安排。”“不是你说的现在按兵不动是最好的计策吗?”“但是要具体的话是没法预测的,上面对于这次行动所需要的情报了解多少,具体策略如何等,加上战场上瞬息万变什么可能都会有,就是说,即使是再笨拙的计划也不可能100%的肯定失败,而且敌人是否能够有按照我们想法的行动或出忽我们想法的行动,都是不可预料的。”“就是说,他们有可能得胜归来后嘲笑我的劝戒?”龙扬咬牙切齿的说。“没错。”“那我这20军棍不是白挨了吗?”“有这个可能。”秦中鹰摇了摇头,“兄弟,你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啊。”

疾风口关,第13骑兵军铁骑营已经进入了防线内部,铁骑营统领长山校尉马云雷直接进入了主营,为了这次作战,第13骑兵军将最精锐的一个营派了出来,自成军以来首次参战的骑兵部队,马云雷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重,他径直走进了主帐。帐内将领云集,正在小声议论,梁高远端坐中央,看见他进来行礼,摆了摆手,顿时安静了下来,“既然马大人来了,我们就可以开始部署了。”梁高远话音刚落,4个士兵抬着一个巨大的沙盘走了进来,“诸位请看,这个沙盘是我们长期在这里研究制作的,反应了这次战役的全部地形,根据水师和暗骑营的情报,敌人的主力集结在这一带,兵力无法估算,应该是很大规模的部队,被我们发现的原因是为了就天河取水,他们很可能顺势进攻疾风口关,为此,我已经调动了3个军又2营3司5卫共58000余人的兵力部署在疾风口关应对敌人的进攻。”将领们发出惊叹的声音,在一个关集中这么多部队确实还是第一次,一个将领立即提出了质疑,“大人,这么多部队用于防守是不是过多了?疾风口关地势险要,1个军足以抵挡百万敌军的进攻。”梁高远微微一笑,“我在边关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呢,关键是我们这次不是防御,而是进攻战,我们会在敌人进攻的时候从水路抄他们的后路,两面夹攻,敌人必定大败。”“这……”将军们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大人,孤军深入可是兵家大忌。”“不是孤军,这次马校尉带领的骑兵有1营2司5000余人,加上陷阵营,孤军营,近卫营,飞军营,长戟营5个营15000人,一共2万余人的大部队进攻敌人后方,我们可不是去骚扰敌人的,是去消灭他们的,杀死他们的人,抢他们的物资。”“大人,2万人需要几次才能运抵目标,那样不是给了敌人准备的时间,而且无法步骑并进,反而容易各个击破。”“一次就够了。”梁高远站起身来,“诸位跟我来。”

疾风口关的码头,将军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天河上的庞然大物,水师提督周信光得意的看着众将,“这些是我们最新的楼船,每条可以载1500人,而且上面还装备了可转动方向的机弩和连弩,诸位知道,机弩是大型的弩,一般要3人合力才能使用,但是我们把它固定在船上后只要一人就可以使用,还有连弩,步军一直觉得连弩过于笨重而且一发就是十箭同发,消耗太大,但是水师不这么认为,所以大量装备,这条船的侧面可以同时射出500只箭掩护步兵和骑兵的进攻,重新装载只需要5分钟,舰身配备可以移动的木桥以解决吃水过深不易靠岸的问题,打开木桥后,部队通过木桥上岸,这种战舰我们目前只造了30艘,全部在这里了。”将军们的嘴都合不拢了,他们已经彻底被这种水师的新式战舰的强大威力所征服。梁高远知道他已经说服了将领们,对周信光点了点头,“你们水师还是了不起啊,能弄出这么厉害的东西。”“这次水师学堂找到了不错的人才,一个叫雷华的孩子,虽然还只有15岁,但他的战舰设计思路很独特,这种战舰的很多设计都是他做的,据说他本来是准备投讲武堂的,但是由于年龄太小转投了我们水师学堂,所以我才得到了这个个宝贝啊。” 周信光得意的说,“他学习刻苦,吃苦耐劳,在战舰上经受了很长时间的考验,现在即使参与了楼船的设计和制造,但是并不满足现状,还在加紧学习水师的战术,说不定将来水师提督就是这小子。”梁高远摇了摇头,他无法相信,一个15岁的孩子有这个能耐,更无法相信水师居然会听一个15岁孩子的意见。

夏帝国历281年4月,长城防线自建成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进攻拉开了帷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