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山—2007军事演习发现的我军实战弱点(多图)

威震天一 收藏 1 3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确山—2007军事演习发现的我军实战弱点(多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27日,“红军”反坦克导弹连发射导弹对“蓝军”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27日,“红军”坦克群向“蓝军”阵地发起攻击。(不过排得那么密,如果有飞机就一锅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27日拂晓,“红军”步兵突击群向“蓝军”纵深发起总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居然还用解放前的木柄手榴弹.

“确山—2007”演习战斗实施阶段昨日拉开序幕。从22日开始的这次演习暴露出一些问题。


522号坦克的车长急得满头大汗,关键时刻,高射机关枪居然拉不开枪栓。连长见状想上去帮忙,但被导演部的人推开。


由于演习中没有设置高射机枪的射击课目,522号坦克的机匣里填满了枪油,并用沾满枪油的棉布托着枪座。这样,可以保证机枪在潮湿的山地气候中不生锈,但也使机枪处于“装饰”状态。


一辆被麦秆完全遮挡起来的军车———乍一看就是一堆秋收后打下的麦垛。“麦秆只有房前屋后才有,这里根本没有居民,用麦秆做伪装,能达到隐藏的目的吗?”演习副总导演、济南军区军训和兵种部部长谭民说。


炮兵营把自己藏进了一个灌木丛中,却把两只装饮用水的红色塑料桶忘在了野地里。这个细节上的疏忽遭到了导演部严厉批评。“也许就是一个红色的塑料桶,就会导致一个营的覆灭。”谭民说,在他看来,这反映了部队的实战意识还没有完全到位,仍然把这当成是演习而不是打仗。


“指挥所转移到哪里去了?请告诉我具体坐标。”“我现在在高速路上,行军计划改变了。”“五连已经到达328.9高地。”在28日举行的“确山—2007”演习总结现场,导演部播放的一段手机监听录音让参演部队如坐针毡。


从22日开始的“确山—2007”演习,按照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机动、作战部署和战斗实施4个阶段,进行了为期7天的山地进攻作战演习。在总结大会上,来自导演部的讲评没有讲成绩,也没有客套话,而是对演习中发现的6大类问题一一进行了讲评。特别是为了提高演习部队的反侦察能力,演习期间导演部组织了对演习区域的通话进行监控,发现了诸多明语通话问题。


“凡是不符合实战要求的,我们不会给部队留情面。”济南军区某基地司令员许民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部队的实战意识不到位、反卫星侦察能力比较弱、对复杂电磁环境的认识差等问题,是“确山—2007”演习中部队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如:有的部队在休息时组织唱歌、喊口号;有的部队不按照规定频率进行通信,特别是用手机进行通信联络,不符合实战要求。


“我们不但要实演,还要实讲,要把问题明明白白地讲给部队,把问题藏着是不可能提升战斗力的。”演习总导演王军少将在讲评时特别强调。


某团机动途中,导演部传来情况:前方桥梁被毁,车队需要另行选择行军路线,并依托有利地形做好防空袭准备。针对这一“老情况”,团里几位干部拿着地图查了查,很快拿出应对方案:部队沿土路西行进山。按图上距离,机动时间一个小时足够。


然而,考核人员不看方案,而是一直跟着部队行动。哪知道,由于该团只按图处置情况,对山路行军的难度设想不足,结果,车队在山路上颠簸了3个多小时才进入预定地域。显然,这一漏洞和教训被如实记录下来。


战争年代,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如何,一场战斗便见分晓。和平时期,军事演习就是检验部队作战能力的最好形式。以前,部队演习评估没有科学系统的定量手段,主观性、随意性很大,有时甚至不得不凭谁战歌唱得响、谁队列走得齐来评判输赢。现在,“部队演习评估系统”以量化行动结果来评估作战能力,各类评估要素涵盖部队五种作战能力、三十多种行动,要采集三千多个数据,部队演练中忽视任何行动和环节,都会对最终成绩产生影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突然受到不明干扰源强大电磁干扰


在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机动、隐蔽伪装、集结展开、战斗实施等各个阶段,“蓝军”电子对抗分队一刻就没有消停过,他们释放出强大的电磁波,企图压制和瘫痪“红军”的通信指挥。


600多公里的远程机动途中,负责通信保障工作的师通信参谋王国斌,带领他的战友为保障了部队通信指挥的畅通,一路上左冲右突,生尽了千方百计。演习开始以来,天一直是晴朗的。万里无云的天在别人眼里是那么辽阔,但在他看来,却是由无数各种各样电磁信号编织成的“天网”。


部队刚从驻地出发,“蓝军”电子干扰分队便向他们发起袭击,摩托化行军部队长达近百公里,通信指挥顿时感到力不从心;部队接近演习地域,突然受到不明干扰源强大电磁干扰,竟然是另一支在基地演习的部队施放的电磁干扰,无意间击中了红军的“软肋”;师指挥所刚刚开设完毕,“蓝军”的电子干扰车就在4公里外架起天线,对指挥所实施精确干扰……


改频换频、多频共用、开启佯动网、利用地形实施摆脱……通信技术骨干们在无形的电磁空间与“蓝军”展开激战,他们甚至动用了战场小广播,传递各种讯息,以弥补现代通信手段在一定领域范围中的不足。


在这次演习中,济南军区调集了装备最先进的电子对抗部队与演习部队进行对抗演练,想方设法把战争中的电磁态势逼真地设置出来,把“敌”“我”双方的对抗行动逼真地展现出来。


“复杂电磁环境下的演练,使首长机关、技术分队都切身感受到了电磁环境对未来作战的影响,深刻体会到了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危机。”这是这个师师团级军事主官的一致感受。


一场战斗即将打响,坦克、自行火炮、装甲战车组成的庞大车队向着预定地域快速挺进。突然,一条40多米宽的河沟出现在车队面前。


部队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架起一座重型机械化桥。


巨型运输车载着重型机械化桥隆隆驶来,却发现河岸地域狭窄,无法掉头驶入。工兵分队立即出动,为巨型运输车开辟通路……


一辆接着一辆,3辆运输车依次驶入,3条长15米的重型机械化桥连接成一条长45米长的钢铁桥梁。仅仅若干分钟,一条45米长的制式桥梁,就使两岸得到了联通。快速通过桥梁,部队提前20多分钟开进了战场,占据有利地形,赢得了先机。


然而去年同样的课目检验考核:桥梁在规定时间内架好,可演习导演部裁定,“红军”坦克和装甲车队遭受重创!原来,在架设桥梁的时间内,指挥员急于架桥,忘了及时疏散车队,结果遭到“蓝军”空中火力袭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