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豹”突击队在和中国特种兵对抗较量中惨败

孤独伤心剑 收藏 5 2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爱尔纳军演场人们近来普遍关心的中美二国军队中王牌军的较量,终于有了结果:在进行的三场较量中,中国“特种兵”3:0战胜了美国“海豹”突击队。当地媒体把美国“海豹”突击队羞辱成“绣花枕头”,大赞中国“特种兵”的神勇。




此次前往爱尔纳的48名中国“特种兵”分别来自中国北京、南京、济南三大军区。是应法国、德国、美国的邀请将分别和这三个国家的“特种兵”进行现场军事对抗演习。




美国此次派遣的是王牌军中的王牌军“海豹”突击队,“海豹”突击队(SEAL)是英文中的海(Sea)、空(Air)、陆(Land)的缩写,其全称为美国海军三栖部队。这意味着“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不仅要能执行水下侦察任务和陆上特种作战任务,还能以空降形式迅速前往战区。




“海豹”突击队成立于1962年,其前身是二战中的海军水下爆破队,但此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搞水中侦察。越战是“海豹”突击队迅速发展壮大的年代,其间“海豹”突击队执行过包括突袭、侦察、暗杀等多种任务。




美国海军的“海豹”部队由海军特战司令部指挥。目前“海豹”突击队的任务包括侦察、协防、非常规战争、直接行动和反恐怖5项,在执行直接攻击任务时,“海豹”突击队通常采用二人作战小组的作战形式。小组由一名狙击手和一名观察者组成




登台亮相:旗开得胜




“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始于1992年,由爱沙尼业国防部、国防军司令部等机构主办,是远跑离敌后渗透侦察作战对抗学习活动,邀请各国特种队参加,地点选在堪称世界作战环境最恶劣的爱沙尼亚东北部的原始森林里,竞赛以高难度、大强度、远距离、多课题和“惊险惨烈超乎想象、真枪真弹酷拟实战”而闻名世界。竞赛中,各国侦察兵要负重30至40公斤武器装备和生存物资,在毫无补给并有千余假设敌前面堵截,后无边“追杀”的激烈战斗中,4天3夜边奔袭近 200公里,完成复杂水域划舟、抢滩登陆、通过雷场、战场救护、步枪和手枪射击、与假设敌对抗和敌情侦察等19个正式比赛课目和3个表演课目,侦察兵在此接受生存与死亡的考验、肉体与精神的折磨、胆略与意志的磨练、挑战生理、智力和技能极限,是各国侦察兵综合战斗力的较量,被各国军方称为“死亡角逐”。




2001年8月8日日落时分,来自东道国爱沙尼亚和中国、美国、英国等13个国家的31支参赛队,乘坐爱沙尼亚海军的舰艇航行3小时,来到波罗的海深处的文尔卡湾,刚下海换乘上橡皮艇,海岸边便突然枪炮声大作,水雷炸起的水柱高达数十米。各国侦察兵要在这里渡海抢险登陆。“爱尔纳·突击”国战斗打响了。




夜色朦胧。只见中国的两个参赛队8名队员,个个目光炯炯,像猎豹一般,他们在炮弹震耳欲聋,四处开花的海面上,时儿隐蔽在橡皮舟内,时而用力划舟,以最快速度接近硝烟弥漫的岸边,在各参赛队中首先抢滩登录成功,其强烈的战术童话娴熟的战术动作,赢得了前来观战的各国武官和参赛队的由衷赞叹,“ok、ok” 声响成一片。




中国队,旗开得胜。




4天3夜84个小时:挑战生命极限


紧接着,中国两个参赛队便消失在夜幕笼罩的茫茫原始森林中。这里,地理环境异常活跃、“敌”情多变复杂,“敌”兵众多狡猾。侦察兵要在4天3夜84小时内,完成21个课目(其中包括3个表演课目)的对抗演练。竞赛设有多个控制检查站,侦察兵只有按规定时间到达每个控制检查站,才能受领到下一竞赛课目,晚到1分钟,该课目即被取消,扣除全部分数。侦察兵负重几十公斤,要不停地小跑着奔袭,才能按时到达控制站,全程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体能消耗达到了极限,因此,他们奔袭途中肉体已经麻木,惟有精神存在,实在困得受不了,便轮流着边行军边打盹。参赛队还必须时刻作战术机动,寻找隐蔽路线和进行高标准个人伪装,以随时随地地对付狡猾得假设敌和跨越“敌”固若尽汤的近百道封锁线,避免被“敌”捕获或“消灭”。




“穿林海、过沼泽、战流沙、渡大河、行军路难,难于上青天”。侦察兵面对这极其恶劣的地理环境无不仰天长叹。其实这里根本没有路,竞赛地域几乎被原始森林覆盖,松枝腐叶,达几尺厚,走在上面“扑哧扑哧”往下陷,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枯枝、朽木横七竖八,长满青苔,异常光滑,稍不留神就跌跤摔伤。中国队唯一的战士、被大家称为“小嘎子和”“铁人”的参赛二队队员肖毅夜间行军时,一脚踩在朽木上,“咔嘣”一声扭伤了脚,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浑身针扎似的痛。很快,脚腕便肿得粗如碗口,疼痛难忍,硬是手持木棍独脚跳跃着前进,咬着牙坚持。在检查控制站裁判问候中设下陷阱:“你可以退出比赛了。”肖毅坚定地说: “我能坚持!”因为竞赛规则规定,各参赛队如有队员退出,该队即被淘汰出局。裁判钦佩地握住肖毅的手,小声说:“中国侦察兵,OK!”今年的竞赛地域比往年更危险,有一半以上的路线要经过沼泽和流沙,人不慎陷入其中,就会慢慢下沉,如营救不及时,很快被烂泥没过头顶,再也上不来,从此便“消失”。参赛一队刚从地方入伍的大学生、被称为“黑铁塔”的李增刚过沼泽时,“扑哧”一下陷到了胸部,要不是身后巨大的背囊拌在一根朽木上,也许人们就再也找不到他了,队长李贵军和队友杜威、张广兵立刻拿出备用的可承受400公斤拉力的安全绳,牢牢套住李增刚的双臂,用力拉住,以阻止其身体继续下沉,经过苦战,大家才从 “死亡之沼”中把他拉了出来。竞赛地域有大小河流几十条,为躲避“敌”追杀和找到控制点,侦察兵常常要来回强渡多条河。在只有两三度的河水中,他们被冻得嘴唇发紫、浑身颤抖。参赛二队为拿到一个情报,创下了“四渡无名河”的奇迹。




“?子叮、野狼嗥、毒蛇窜、虫子咬,行军路难,‘天敌’添新烦。”这里的蚊子小咬有时遮天蔽日,如黑风,像乌云,一旦附在人身上,立刻满身起包,痛痒难忍,据说,有不少人曾在这里活活被蚊虫咬死;这里猞猁狲、狼和熊异常活跃,深夜,其嗥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必须时刻提防着它们的进攻;这里的猪鼻蛇和毒蛇的凶残,闻名北欧。一天下午3点多钟,参赛一队队员正在边侦察边行进,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毒蛇,也许是无意中冒犯了其领地,蛇“刷”一下子窜起一米高,半条身子竖起来,翘着头,吐着的毒信“咝咝”喷射毒液。有“推土机”和“开路先锋”之誉、身高1.84米的队员张广兵屏住呼吸,闪电般冲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广兵左手一下子抓住蛇的七寸,右手操起匕首,“嚓”一声蛇头搬了家。




爱沙尼亚温差大,气候多变,刚刚还是烈日当头,达零上30多度,背负行囊不停奔袭的侦察兵个个汗流浃背。一会儿,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和冰雹,气温陡降至零上二三度,冻得人直发抖。队员天天一身汗一身泥。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满山树丛中那茂密的荆棘上,长满毒刺,这种刺一旦划伤皮肤,便像被黄蜂蜇伤一般,立刻红肿化脓,痛庠难忍。至今,队员身上留下的一片片黑斑点,就是这“植物黄蜂”给他们打下的“世界烙印”。




这是侦察兵“人生最难走的一段路”。由于竞赛的“惨无人道”,3个西方国家的代表队实在无法忍受,中途退出了比赛。而中国两个参赛队的侦察兵虽然身躯已麻木,但始终保持着昂扬的斗志,不停地向前。因为这是生命的冲刺,更是尊严和荣誉的冲刺,他们每艰难地前进一步,心中都在默念着两个能给人以莫大力量的字: “祖国”。




展示绝技:考场一片赞叹声




中国队的8名队员凭着顽强的意志、强健的体魄、灵活的战术、超人的谋略、娴熟的英语,勇敢地挑战生理与智力和技术极限,与“敌”斗辞智斗勇,创下了该竞赛开赛10届以来多项新纪录:




“过平行绳索手枪射击”的规则是,悬在两个山头之间的半空中拉有上下两根十米长的绳索,队员要在平行绳索上,一只手紧抓绳索向前急行进,另一只手用边装子弹,边对几十米外距离不等的目标进行射击,既十分困难又非常惊险,弄不好就会掉下山涧粉身碎骨。只见我参赛二队接到裁判“射击开始”的命令后,队长吉松带领队员吴金保、艾艳松和肖毅,“嗖”“嗖”地接连“飞”上绳索,他们个个身手敏捷,枪响靶落,隐蔽在灌木丛中的几十个目标,全队仅用3分钟时间,便全部干净利索地将其消灭,而其他外国队大都需要近10分钟时间,还难以全歼目标。我参赛一队也干净利索地全部消灭了目标,使用时间不到4分钟。该课目中国参赛二队与一队,分别夺得第一名和第二名。




“步枪远距离射击”在黑暗条件下进行,且半身靶每次只显示10秒钟,且半身靶每次只显示10秒钟,我参赛队员同样行动迅速,枪响靶中,三四百米处的目标,瞬间全被消灭。




国际裁判团的裁判们惊呆了,伸着大拇指连连赞扬:“好一支神速的神枪手军团”。


“6公里负重武装越野”是一个十分艰难的竞赛课目。连续3昼夜超强度奔袭的侦察兵已是疲惫不堪。当刚刚到达控制站的中国两个参赛队还未坐稳时,裁判一声令下,“6公里负重武装越野”开始了。我8名队员中肖毅有脚伤;李贵军胃病复发,痛得额头汗珠“啪啪”往下掉;杜威由于受凉发高烧,身体已经麻木和痛疼得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他们没有倒下去!他们在丛林中喊着号子,相互鼓励,边跑边在地形图上找目标。一片片森林穿过了,一条条河流渡过了,一片片沼泽地跨过了,终于冲破重重障碍,以30分钟时间的绝对优势冲过了终点。现场观摩的各国武官难以相信,在这样恶劣的地理环境中,在这样残酷的竞赛中,中国侦察兵竟能用这么短的时间负重跑完该课目,纷纷伸出大拇指赞叹:“中国侦察兵,好样的,你们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侦察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