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三章 异类 第三章 异类(4)

阿弩 收藏 34 8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王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份离婚报告会给自己带来如此深刻的影响。作为“80后”生人,他认为离婚不过是绝对隐私。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树立一个贞洁烈男似的高大全楷模?再说所谓英雄头衔他根本就不是太在乎,对他来说,飞行和战斗带来的满足远远超过英雄的荣誉,更别说这种荣誉还给他带来了无尽的麻烦。判断一个人是否促进社会进步,是否是“好人”,恐怕和他的私生活关系不大吧?连马克思都和他家女仆私通呢!我算什么!再说,梅朵……王羿心里真正痛了起来。

“摘星的机会”,龙铿不会轻易这么说的。想到这,王羿不仅心,脑子也跟着剧痛起来。

龙铿的离开让他丧失了保护伞,周围的环境开始将多年的压抑反弹回来。聂师长本来就不太赞同将精英集中组成“尖刀中队”的想法,也不欣赏王羿的“轻率作风”和“积极冒险”。因此, 原本的2大队被拆散了,熟悉亲密的战友接连离开,同时,王羿还不得不接纳一个喜欢贯彻领导指示,严格遵循条例的大队长。

“他们要剪掉我的翅膀!”王羿暴跳如雷。

“这明明就是想骟了我!”王羿在送别战友的酒宴上失声恸哭。

为了至少保留自己苦心打造的队伍,他也曾去据理力争过,但是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光这句话就足以打垮他所有的理由。抗争不仅无效,还让他背上了更多的包袱:英雄就了不起啦?你那个撞机英雄来的也是幸运,严格说,你严重违犯命令,不按条例飞行,不处分你已经是宽大了!巨大的压力和压抑如同一条蟒蛇,将王羿越缠越紧,使他难以呼吸。

幸运的是,他忠实的僚机孙玉铭还在,这让他多少感到安慰。孙玉铭提醒他,是到了反思的时候了。

冷静下来的王羿很快发现,这些压抑多多少少都是自己以前有意无意埋下的。现实的压力已经令他领教了厉害,他开始醒悟龙铿的忠告,开始衷心感谢龙铿临走前的停飞决定,让他能有时间完成蜕变,不,不是蜕变,是涅磐。

王羿决定让自己更多地思考。尽管很多次感到茫然和愤懑,但是,他知道,无论如何,不能丧失希望。

我的星星,别离开我,我的星星,等着我。

不要将自己燃尽,我的星星,等著我

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我都会义无反顾,

无论多少山峦阻碍我都将为了寻回自己而去征服

无论失败多少次,我都将重新开始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是否有意义......

我将耐心的等待,并为自己准备

踏上那通向我梦想和希望的旅程

不要将自己燃尽,我的星星,等著我......


孙玉铭看到王羿沉思,发呆,在手提电脑上嗒嗒按键,墙壁上挂满各种空战战术动作图示。最大的一幅是标有中国周围第一岛链内所有军事目标的军事地图,尤其是R联邦和南中国海空防区域,满是密密麻麻的标号和看不懂的线条。也许,将自己完全置于虚幻的战场,王羿才能暂时摆脱一切,做回当战士的感觉吧。孙玉铭理解自己的大队长,他确实是不折不扣的战士,但是,战士却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合适宜。 他太紧张了,就象一张越拉越紧的硬弓,用理想将自己拉得直直的,也不管尖利的箭镞有没有刺伤周围。

“战士的箭镞总是开刃的。”他曾说,但中箭受伤的不仅仅是敌人。要是没有战争,王羿肯定就是二战后因车祸而死的巴顿。

停飞虽然结束,但是失去龙副司令员的支持,王羿明显受到了冷落,战斗值班的机会比过去少了很多。对王羿来说,这比枪毙他更难受。

“玉铭,你实话告诉我,我是合时宜的军人吗?”王羿一把抛开电脑,重重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我是异类吗?我们的军队还需要异类吗?”

“需要,”孙玉铭毫不迟疑地说,“但是需求很有限,而且往往是在奇异的时刻,异类才会发挥奇异的作用。奇异的机会太少,因此,大多数异类要么变成常人,至少掩饰成常人,或者继续在异类中燃烧,苦苦等待一个机会。不过,我老觉得,目前,不管是异类还是常类,都应该笨一点,学一点老农似的现实主义......”

“嗯,也许你说得对,异类,尤其是深刻的异类,他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要表现出来。”王羿喃喃地说,看到天花板吊顶缝隙处有一个巴掌大的蛛网,蛛网上沾满灰尘,还有蚊蚋的遗骸,一只米粒大小的蜘蛛盘踞在上面,精心布置着它的陷阱,耐心等待它的下一个猎物。只有卧床仰望,才能凑巧发现它,可能正因为如此,它逃脱了一次次大清扫,占据了一片自己的领地。那些无情的扫帚肯定无数次清除了它苦心经营的机关,它肯定很多次险遭覆灭,可它在生死存亡的竞争中活了下来,而且还从惨痛的打击中吸取了教训,重新在偏僻一隅建立了自己的王国。“机会,”王羿长吁一口气,“也许一辈子都等不来,而做人却需要一辈子。”

孙玉铭对王羿没头没脑的话很不理解,异类就是异类,他们的思维永远跳跃在正常与非正常之间。可能正是因为如此,龙副司令员才对王羿呵护有加,他把王羿这样的异类当着兴奋剂,时不时给和平时期的军队强行注射一针,让他们保持战斗的躁动。

“和普通人相比,异类的机会总要多一些,不信你等着。”孙玉铭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的老搭档。


梅朵的所在的公司刚和萧牧祺代表的美方跨国财团顺利签订了投资协议,在长达2个多月的商业谈判中,梅朵的精明强干,以及她的幽雅和魅力给萧牧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样出色的女人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视野,令纵横情场和商场的萧牧祺多少觉得心悸。同样突然的是,他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雄性欲望,觉得冥冥之中,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他的。

在合作双方的庆祝酒会上,萧牧祺开始了他的进攻。

“敬我们在座最美丽的女人,梅小姐,” 萧牧祺端着酒杯第三次凑到梅朵跟前,借着筵席的酒酣耳热,温文尔雅地恭维道,“坦率地说,她是我职场经历中难得一见的出色女人。我对她充满敬意,也对拥有她的2个男人充满嫉妒。”

有几个人暧昧地笑了,萧牧祺鄙夷地扫了他们一眼,显然有人在意淫他刚才说的话。不过她也注意到,梅朵只是轻笑了一下。“一个是拥有她才干的罗董事长,另一个嘛,就是拥有她一切的丈夫。”

“为了平息我的嫉妒,我请梅小姐务必赏脸干了这杯。”萧牧祺的眼睛掠过酒杯,落在淡淡泛笑的梅朵脸上,“在此之前,你可是8次浅尝辄止了。我可是老老实实喝了不少。”

“对,对!梅小姐应该干了!”不少人借此起哄,端着酒杯叫嚷梅朵挨个“走一圈”。

“谢谢,女人都爱听这样的甜言蜜语,我也不例外啊,高兴之余还是很惊讶,照萧总的阅历,还能说出这样的恭维话,实在难得,”梅朵的话绵里藏针,好几个陪坐的人都不禁哑然失笑,“就凭这个,我和你干一杯。”

萧牧祺透过仰起的高脚杯看到梅朵只是浅嘬了一口,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他丝毫没有表露,而是很遗憾地放下饮尽的酒杯,自我解嘲地说:“哦,看来梅小姐怀疑我的真诚,把我的话当商场礼节了。大家都是中国人,我想都知道尽管生意上不乏尔虞我诈,但诚信二字的祖训还是不该丢的。”

“是啊,萧总说得好。”

“对呀,梅小姐可是理亏啊。”

“罗老总,你该发个话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推波助澜。

“那是因为你萧王子魅力不够,面子不大哟!”罗董事长以香港人特有的老奸巨滑打着哈哈,“早说了今天是私人聚会,我可不能命令梅小姐。”

“难道梅小姐怕回家挨老公骂?据我所知,重庆老公可都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啊!要是梅小姐担心酒醉归家不好向先生交代,我们每个人都是愿意为你们作证排解的啊,”帮腔的陈丹妮索性挑出了这个,在谈判期间,她一直很恼怒梅朵不管是在哪方面都全面压制了她。“所以梅小姐大可象贵国改革元勋邓公所说的,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

“哦,我先生自然没有萧先生那样腰缠万贯,也没有他那样风流倜傥,他不过是个军人。”梅朵放下杯子,含笑看了萧牧祺一眼,根本没有理会陈丹妮挑衅的意思。

“军人!真的?我曾经也是军人,在台湾,我在空军服役了13年,飞幻象2000,很棒的战机,”萧牧祺扬起宝石闪闪的手,比画了个翅膀的造型,“法国人制造的先进战斗机,就像法国人一样的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很强悍,很精密,我很喜欢。要不是因为飞行事故受伤,我也许还在飞!”

“哦,梅朵的先生也是空军飞行员啊,”罗董事长很适宜地和起了稀泥,“都是天之骄子哟。”

“不敢,我已经是过去时,而梅朵的先生可是现在时,梅小姐的先生一定非常了不起,不然怎么会娶到这样出色的女人。”萧牧祺优雅地笑笑,又端起了酒杯,“有机会介绍我和你先生认识,说不定我们还会成为朋友那,来,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我敬你先生一杯!”

“哦,既然是军人之间的碰杯......”梅朵饶有兴致地歪歪头,扬起右手食指,冲侍者轻轻划了几个半圆。那个脸色白净的小伙子立刻托起了装有茅台和酒杯的盘子,迈步欲行,可是梅朵的手指却猛然一顿,往他身后戳了戳。“拿那种杯子。”她说。

小伙子有些愕然,那些是喝茶的大玻璃杯,他探询地将目光再次投向梅朵,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众人开始亢奋,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梅小姐发飙了!”

“顶住,萧老板,别怕!”

“唬人的!唬人的!”

“是男人就别闪!”

......

只有罗董事长保持着一贯矜持的微笑,他只见过梅朵喝过一次酒,一次就够了。

“给我吧。”梅朵接过酒瓶,摇了摇,还剩大半,她二话不说就开始往杯子里倒酒。飞溅粘稠的酒液,咣咣地砸进杯子里,茅台特有的酱香迅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注视着越来越满的酒杯,等待好戏的开场。

满满两杯,分毫不差。

梅朵眼波流传,拿起一杯,“萧总,先干为敬!”一仰脖子,三下五除二饮个干净。众人呆住了,眼睁睁地看着梅朵很女人气地擦了嘴角,眉毛弯弯地一伸手,面不改色地说:“该您了,萧总。”

萧牧祺愕然了,他迟疑地看了酒杯一眼,在此之前已经酒过三巡,真要这么猛喝......一双纤纤玉手已经不由分说将那杯酒端了起来。梅朵春意盎然的笑脸出现在他眼前,“这就是萧总你不对了,半天不动,是不是也太失礼了?这样吧,我来喂你!”

“我来帮萧总喝吧。”说话的是陈丹妮,她知道,萧牧祺再能喝也架不住这一次猛攻。没想到那个深藏不露的女人如此厉害。

“不行,我帮我先生喝,陈小姐是帮谁喝?”梅朵一下就击中要害,陈丹妮脸色都变了。她和萧牧祺的暧昧关系是公开的秘密,但无人敢言,没想到在这里遭遇重创。

根本没有顾及陈丹妮的变色,梅朵笑盈盈地一手端酒,一手亲热地扶住萧牧祺的脖子,“来,难道真要我喂?”

梅朵的娇红的脸蛋艳若桃花,微带酒香的红唇吹气如兰,萧牧祺神情一荡,耳朵却是一痛,刚张嘴欲喊,辛辣的白酒便汹涌而进。全桌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梅朵拎着萧牧祺的耳朵将满满一杯白酒点滴不剩地灌了进去。

喝完酒的萧牧祺傻笑着看看梅朵的脸,又回头看看脸色煞白的陈丹妮,恍惚间丧失了知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