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资金进城“打工”,谁来关注“三农”?

lancezhou 收藏 2 47

人们大概还记得,今年“年初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将加快构建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农村金融体系,完善城乡金融布局,加大对“三农”支持力度。”(《金融时报》02月13日)然而,就在中央再三强调加大支持“三农”力度的背景下,却传来了与这一要求不太和谐的信号。据消息灵通人士称,1--7月份华东某省农村信用社新增贷款90亿元中就有六成以上在票据融资的“伪装”下悄悄进城“打工”,变成了国有商业银行的“泄洪池”,严重削弱了“三农”信贷支持力度。


宏观调控失灵。央行近几年来在扶持农村信用社发展上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祟,比如,央行对农信社一直实行比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通过“花钱买机制”方式发行大量央行专项票据置换农信社不良贷款;放宽农信社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等等,这就意味着直接向农信社注入流动性,增强其盈利性,目的就是要让农信社更好地发挥金融支农主力军作用。但事与愿违,一些刚刚走出经营低谷的农信社不太愿意听从央行的道义劝说,纷纷将资金转移到大城市、大企业、大项目,甚至承接国有己退出的市场,风险隐患急剧增加,有的地方己经出现了流动性偏紧的状况。这应当引起央行的高度关注,在当前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既要坚定不移地运用市场手段加强宏观调控,又要实事求是地创新与采取必要的政策与工具,控制与约束农信社信贷资金“农转非”倾向。


金融监管失控。银监会对农信社包括其它银行类机构提出了“管法人、管风险、管内控和提高透明度”的监管新理念,但在实际工作中更偏重于消化与历史沉积的不良贷款,有的银监分支机构急功近利,盲目下达各种不切实际的“双降”目标与任务,甚至不惜“伙同”农信社“伪造”假报表、假数握、假材料,企图套取与骗取央行专项票据,以达到降低不良贷款的目的,然后在各种媒体太肆吹嘘其监管成效,这也是一种监管不道德行为。然而,对农信社“非农化”倾向却睁一眼闭一眼,知之甚少,管之不力,尚若出现支付危机便来个“金蝉脱壳”,把责任推给央行。《华夏时报》9月3日就报道说“农信社监管环境非常恶劣”,特别是负责监管农村信用社的银监会下属的基层银监局系统,对农信社的监管越俎代庖,干涉农信社经营管理,并对农信社吃拿卡要。这些问题如不解决,将严重影响农信社系统的竞争力。


行业管理失范。一些地方成立农信社省联社的目的是为了加强行业管理与指导,但事实上现在有的省联社己悄悄偏离了办社宗旨,充当起了农信社“总行”的角色,不但紧抓农信社人、财、物的大权不放,又把触角伸向了资金清算、资金融通、资金运用,并纷纷效仿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企图在省联社的基础上组建省级农村商业银行式合作银行。正如央行有关专家所说,现在有很多信用社转变为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这种形式各地情况不一样,在发达地区无疑是一项很正确的办法,但是在准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没有这种必要。如果整合了,成立了全省的机构,必然会吸收农村资金向城市转化。关于农村信用社联社的改革,在发达地区可以往前走一些,建立比较规范的商业银行。但是在更多的地方,省联社还是要转变为行业协会或者转变为行业管理组织,给县级法人更多的经营自主权、更多的放贷权利,使他们更好的为县以下农村地区服务。


经营宗旨失向。国家对农信社的市场定位十分清楚,那就是要立足农村,以农为本,服务“三农”。任何时候都不能偏离这个经营宗旨与根本方向,这是因为我国是农业大国,“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农业、农民和农村经济是农信社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农村信用材的性质和组建目的决定了农信社必须服务“三农”。但是,农信社也患起了嫌贫爱富的“毛病”,由于受追逐利润最大化的驱使,不断将资金从贫穷地区流向发达地区,从农村流向城市,从农业流向工商业。有的地方就反映,一方面是财政加大了对农村资金的投入,另一方面却是金融资金加速从农村流出,这种现象如得不到有效的改善,新农村建设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农民们的直观感受是:现在农村贷款非常困难,导致不规范民间借贷甚至高利贷的频频发生。


扶持政策失缺。国家近几年连续出台了许多扶持“三农”经济的优惠政策,比如2006年与2007年两个中央一号都提到要将一定比例的存款留在当地使用,但时至今日根本没有落实到位。再有,就是如何运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对“三农”的支持力度也只是下了一点“毛毛雨”。试问天底下哪有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好事呢?既想发展农村经济、启动农村市场,又不想付出代价,这是不现实的,只不过我们如果对政策性金融管理好一点,减少人为的失误和腐败,我们的损失就会少一点,以最少的代价获取最大的社会效益。对支持“三农”的政策性投入,国家要建立政策性金融的财政补偿机制,在国家的财力允许的情况下,要及时向政策性金融提供贴息资金和呆账损失的弥补,以及时化解政策性金融的风险,不要让风险积聚过大。


金融网点失衡。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四大国有银行借口防范金融风险与机构改革,纷纷收缩与撤出经营收益低的农村据点,导致农业贷款的比重减少。邮政储蓄存款中大约有60%以来自农村,加之剩下的为数不多国有银行营业网业事实上成“只存不贷”的“存款银行”,严重分流了农村信贷资金,导致农村信用社形成一家“独霸天下”的垄断经营格局,这显然难以担当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任。因此,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疏通农村信贷渠道,确保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资金需要,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前提。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明确指出:“要针对农村金融需求的特点,加快构建功能完善、分工合理、产权明晰、监管有力的农村金融体系。”这为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构建我国新型农村信贷体系指明了方向。


综上所述,要完全控制住农信社资金进城“打工”问题,仅仅采取一些临时性“治标”措施是远远不够的,央行、银监会以及中央有关部门必须联手打“组合拳”,从体制设计、宏观调控、信贷管理、金融监管等多方位、多角度进行配套的调整与改革,从“治本”入手,把农信社经营宗旨与方向牢牢定位在支持“三农”经济发展上,以确保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合理资金得到有效保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