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损失

linxiumu 收藏 5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韩光武亲自到遇见过“水鬼”的渔民那里去了解情况,渔民们讲述的情况让韩光武吃了一惊。渔民们都说在海里遇到一个黑黝黝圆溜溜长着犄角的东西漂在海面上,有人胆子大靠上去看看也不见有什么反应,可是一旦不小心碰上就会轰然巨响把船炸得粉碎。 “水雷?”韩光武立刻想到。但立即他就怀疑自己的判断,因为这里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韩光武亲自到遇见过“水鬼”的渔民那里去了解情况,渔民们讲述的情况让韩光武吃了一惊。渔民们都说在海里遇到一个黑黝黝圆溜溜长着犄角的东西漂在海面上,有人胆子大靠上去看看也不见有什么反应,可是一旦不小心碰上就会轰然巨响把船炸得粉碎。

“水雷?”韩光武立刻想到。但立即他就怀疑自己的判断,因为这里不是什么主要航道,鬼子应该还没有富到拿水雷炸鱼民的地步。

事实上确实是水雷,还是小犬的杰作。为了封锁海岸他从海军那里搞到了一批旧水雷撒在海里。(水雷都出来了,够YY的吧?)

反复听了渔民们的讲述之后韩光武终于不再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判明情况还只是第一步,重要的是怎么对付水雷。韩光武把当地民兵集合起来在沙滩上摆上黑板又画图,有作模型给大家讲解水雷的知识,随后民兵们再到邻近的村里去给别人讲解。

民兵们带头,胆大的人们开始出海了。没两天传来消息民兵们用抬枪引爆一枚水雷,韩光武立刻写成告示让民兵各村粘贴。以后不时传来消息有水雷被引爆。

明白了面对的是什么东西渔民们就不害怕了,可是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人给韩光武带回个大礼来。韩光武忽然接到消息有人从海上用网拖回一颗水雷来。

韩光武当时汗就下来了,他知道农村人们看热闹的劲头,现在有这么个稀罕玩意儿十里八村的人还不都得来看个够?要是不小心弄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发出一连串命令“民兵把水雷包围起来,老百姓不允许靠近”“民兵的警戒线立水雷至少要50米”“任何人不许动水雷。”传令的通讯员刚走韩光武也跨上马直奔水雷而去。

等韩光武赶到老百姓已经在民兵的境界圈外边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连树上都爬满了人。姜春生和兵工厂的一个技师韩光武记得叫老邢早就到了。韩光武在俩人的陪同下来到水雷旁边。

韩光武打量了一下这颗水雷确实是一颗典型的触发式漂雷,一看铭牌还是鬼子一战时期造的。绕着水雷走了一圈韩光武看到水雷的外壳上又一个用螺丝封住的开口,里面肯定是激发装置,他就开始盘算这颗水雷能装多少炸药,要是能弄出来可以造多少炮弹。

现在弄肯定不行,周围人太多了,韩光武若无其事的安排民兵队长做好警戒,然后叫上姜春生和老邢一起到村里休息了。

姜春生和老邢一听韩光武要亲自拆水雷都跳了起来,这可和在鬼门关上走一遭没什么两样,虽然韩光武义夫胸有成竹的样子可万一出了事谁也担待不起。虽然韩光武为了打消两人的担心把拆水雷的步骤给俩人解释了一遍俩人还是不同意。最后还是韩光武拿出权威压服俩人同意明天早上九点一起拆水雷。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韩光武就悄悄起来叫上梅迎春和林茂提着手电筒直奔海滩。他拿不准这水雷到底怎么拆,所以根本不想等姜春生,真要是炸了炸死一个就行了别在搭进去几个。站岗的民兵正伸着脖子往海滩上看听见脚步声回过头来见是韩光武忙说“团长,姜队长正在拆水雷,谁也不让过去。”

韩光武吃了一惊一溜小跑来到水雷跟前看见姜春生和老邢俩人正坐在湿乎乎的沙子上抽烟,对他的到来毫不理会,水雷已经开膛破肚了。他蹲下仔细翻看水雷内部的结构,没找到雷管,回头问“雷管呢?”

老邢狠吸了口烟“俺们一动它就冒烟儿了,老姜把它拽下来扔海里啦。”韩光武气得踢了姜春生一脚,姜春生毫不在乎的回头笑了笑。

天一亮海滩上又是人山人海,不过今天大家被准许有秩序的靠近参观。两天后水雷被用车拉到兵工厂,掏出来几十公斤炸药,那水雷壳也是做炮弹的好材料。

抛掉了对水雷的恐惧出海打鱼的人们开始把他们遇到的水雷用网拖回来,兵工厂每次给一些奖励。

小犬从他的内线那里得到报告他好不容易搞来的水雷竟然都被八路肢解之后用来造武器了差点儿没吐血,以后就不再布雷了。不过韩光武可不知道小犬已经不想布雷了,他要让鬼子再也不敢在这里玩儿水雷。

虽然每捞回一颗水雷就可以得到一堆炸药和钢铁可是比起水雷对于渔业生产和航运的威胁来这仍是小利,韩光武要的是安全的生产环境。他已经接到了去延安学习的命令,他准备在自己走之前把这个事儿办完。

几天后国统区的报纸刊登了鬼子在胶东沿海布雷的消息。同时几条船结队往青岛驶去,每条船艉都拖着一张渔网,网里安静的躺着一颗水雷。

天还没有完全放亮,英国货轮“贝肯”号拉响汽笛拔锚启航。船长迈德森熟练的指挥着舵手,青岛港他来过好几次已经很熟悉了。船顺利的驶出了港口,迈德森松弛了一下随手拿起一杯热茶刚刚请唾一口负责瞭望的水手喊起来“左弦,那是什么?”

“该死的渔船。”迈德森的直觉告诉他又是那些根本不尊受交通规则的渔船。他刚要下令转舵一阵剧烈的震动告诉他这决不是什么鱼船。他一边命令察看受损情况一边恐惧的思索着“这里真么会出现礁石?”

负责瞭望的水手通过电话激动地向他报告说遭到水雷袭击,迈德森问道“约翰,你是不是喝多了。这里怎么会有水雷?”

“以上帝的名义,船长,我参加过世界大战,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的搜索水雷,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了他们长什么样。”

不久的事态发展就令他不得不信了,三仓进水船开始慢慢倾斜了,迈德森命令挂起遇难旗。港口早已经发现了“贝肯”号的异常,一艘领水船慢慢驶近,眼看离“贝肯号”还有几百米忽然“轰隆”一声领水船被抛起来,碎片纷纷洒向海面。

从这一天开始除日本外其他国家的船只都离青岛远远的,日本海军则忙得焦头烂额在港口扫雷,还要同时对付来自各方的责难。鬼子忙碌了半天还是有一艘日本货船被炸沉。

日本方面本想把责任推到华人身上,宣称是“便衣队”干的,但是既然国统区的报纸早就宣布水雷是鬼子布的鬼子的话的可信度就大打折扣了。

韩光武却没有心情享受胜利的喜悦,因为有出事了。宁海县大队新编四连在游击区活动时突然遭敌优势兵力包围全部战死,鬼子又把村里的老百姓杀光,村子烧光。等到鬼子退走之后部队冲进村子只见满地尸体、弹壳和枪支零件。这个连近二百人除了几个失踪的全部战死,头颅都被鬼子砍下来,很多老百姓尸体的头颅也被砍下。鬼子把这些头颅装在木笼里挂在县城的城墙上吓唬老百姓。

得到消息韩光武当时没说什么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牙疼得腮帮子象塞进去个鸭蛋还发起了高烧。对于大家报仇的呼声他却只是说时候不到。到了下午干脆让梅迎春把来得人一律挡驾。

到了晚上他把张树正和冯怀玉叫到屋里让梅迎春在外边守着然后神秘的对俩人说“咱们这儿可能出内奸了。”

然后韩光武开始给俩人分析:刘光本行动是很谨慎的,那一次却被鬼子突然包围,差一点跑不出来,这一次鬼子似乎也是有备而来。首先鬼子集中了大量兵力采取奔袭战术,准确的直扑目标。第二在附近其他部队吸引其注意力时鬼子完全不为所动。这些都说明鬼子肯定有详细而准确的情报。

张树正也同意韩光武的意见,仨人商定表面上不显露出来,外松内紧立刻展开调查。

胜利的喜悦冲淡了小犬因为“水雷”事件受到申斥造成的阴暗的心境。这一次由于“内线”的情报皇军准确捕捉到二百多八路并将其消灭,虽然这个胜利不算太大但毕竟是开始。“内线”还报告韩光武将要去延安了,这个瘟神一走仗就好打多了。

为了掩护这个难得的“内线”小犬安排了一个烟幕弹。鬼子宣布是当地一个流氓向他们报告了八路的行踪,鬼子准备开一个盛大的庆功会,在会上将为这个流氓颁奖。

鬼子的庆功会就定在离消灭县大队那个连只有八里地的暮云镇举行,为了防止八路报复鬼子早早的就在镇里镇外戒严,既不许出不许进。可是没有想到镇子里的酒坊的夹壁墙里却有一个四连唯一幸存的人正藏在里面。

他叫罗文喜,两个月前刚刚参军被分到四连,因为上过小学所以被指导员留在连部当文书。出事的那天晚上他刚睡着不久就被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警醒,懵懵懂懂的被连长从炕上拖到地下。跟着连长冲出门,街道上已经子弹横飞,连长刚一出门就被打倒了。他想去扶起连长却被一把推开,连长命令“跟上指导员。”当时他想也没想就跟着指导员继续跑。鬼子已经冲到村子边上,老兵们端起刺刀吼叫着迎上去终于把鬼子赶到村外,可是老兵们也没回来几个。指导员布置所有人上房抵抗,但是敌人太多了,不断的拥上来,周围的弟兄越来越少。终于指导员下了分散突围的命令,不能行走的伤员们自觉地流下来掩护其他人撤退。

鬼子在村外点起火堆,突围的人们匍匐前进靠近火堆然后扔出手榴弹。手榴弹炸灭了火堆也引来了鬼子,弟兄们向着涌来的鬼子发起决死的冲击终于冲开一个口子让几个人跑了出来。

罗文喜就是这几个幸运的人中的一个,就在他觉得冲出包围的时候侧面却传来沉重的马蹄声。

至于自己是怎么逃过鬼子骑兵的追杀罗文喜已经记不起来了,它能记得的只是几声单薄的射击声然后是惨叫声。最后有人一脚把他踹进一堆棉槐条子里,他听到马蹄声飞驰而过和人体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等到周围安静了他才从树丛里爬出来漫无目的的飞跑,直到他跑到一条熟悉的小河边。他顺着小河摸到暮云镇他姨家,他姨把他藏在家里的夹壁墙里。每当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他就会瑟瑟发抖。

后来他姨告诉他他的兄弟全都死了,鬼子把他们的头砍下来挂在现成的城墙上,但是鬼子也拉走了三车尸体,鬼子还把村里的老百姓杀光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忽然不再发抖了,他想起了和他朝夕共处的弟兄们的音容笑貌。等他再次抬起头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怒火,他要报仇。

他姨夫是开酒房的,这些天来喝酒的鬼子伪军很多,他待的地方里门面不远能够清晰的听到鬼子的吵闹,这使他更加怒不可遏,他想只要鬼子一旦减少他就跑回队伍去给弟兄们报仇。很快他姨夫告诉他可以走了,因为鬼子现在只需出不许进。罗文喜奇怪的问为什么,姨夫说鬼子要在这里开庆功会,出卖四连的人还要受奖,为了防止八路来捣乱,到时候还要从他们家拿酒呢。

这句话让罗文喜脑子转开了,“他们还要庆功?既然外面的人进不来那我就给他们搅上一搅吧。”

复仇的欲望已经让他无所畏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