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风雨飘摇 杀鸡给猴看

jingdong12 收藏 14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商越看了刘虎一眼,不理他,转话说道:“共产党能让我们呆在那里么?”何平点点头:“那里比较偏远,又不是战略要冲,鬼子并没有在那里布置兵力。八路军转移以后,河北的一股一千多人的保安军进驻。等鬼子走了,他们就拒绝八路军进城。”商越又看一眼何平:“八路军肯定不愿意背上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罪名,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商越看了刘虎一眼,不理他,转话说道:“共产党能让我们呆在那里么?”何平点点头:“那里比较偏远,又不是战略要冲,鬼子并没有在那里布置兵力。八路军转移以后,河北的一股一千多人的保安军进驻。等鬼子走了,他们就拒绝八路军进城。”商越又看一眼何平:“八路军肯定不愿意背上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罪名,是不是要我们帮他们打?”何平笑笑:“你只猜对一半,八路军把那一片地区都让给我们了。”商越这才说道:“那还差不多,打。咱不怕,让周世香制造点摩擦,顶多就是个国军内部冲突。”那时候,国军各路人马抢地盘的事情也不少见。

何平点点头:“一团现在有七百多人马,我打算派靳戴带铁血队和炮兵一营和骑兵一营协作作战。”靳戴高兴的说道:“没问题,保证打个漂亮仗。”何平接着说道:“我和虎哥带骑兵两个营去给你们压阵。防止鬼子有什么动静。商参谋把家看好。”接着看看张婧:“马龙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其他的事情能放就放一下。”张婧也说道:“好的,我尽量吧,那个什么王主任我实在懒的看见他。不过为了马龙那小子我就学虎哥,先忍下了。”年轻人之间,爱情总是大家都接受的共同。

何平又对靳戴说道:“我不光想要那块地盘,更想要那一千多号人马。”靳戴带着一百一十三名铁血队员到达一团的时候,周世香已经把室水的情报都弄清楚了,那里的部队现在被河北省政府任命为室水纵队,领头的叫曲建,先前是西北军的一个营长,后来讨蒋失败以后从商,老大的赚了不少钱,日本人一来就打着抗日的旗号,利用手里的大洋拉起了这支队伍,前几天刚刚被张荫梧任命为纵队司令。

这家伙和日本人倒没打过几仗,欺压百姓的事情却做了不少,反共更是坚决。周世香对靳戴介绍完以后问:“我们怎么打?”靳戴说道:“旅长想要他那一千多人马。”周世香点点头:“那我们就先礼后兵。”靳戴想了很长时间,才说道:“我们今天晚上行军,我要曲建明天一早起来看到我们在他家门口。”

曲建一早还没起来就被吓了一跳,是被敲门声吓的。曲建拉开门,对那士兵说道:“什么事?日本人来了?”那士兵摇摇头:“不是,镇外有一支一千多人的队伍,把我们给包围了!”曲建忙的带人去看,他是带过兵的,可不是草包。这个镇子由于不是战略要冲,所以对外防护能力几乎为零,他也就是看准共产党不敢对他下手,日本人又不愿意守这毫无用处的“鸡肋”才敢呆在这里。

曲建看到四周的兵力跟自己差不多,但是居然四面把自己围了起来。不禁冷笑道:“兵法云,欲困之,少五对之。他有一千多人,我也一千多人,居然想困死我?”说完喊过一边的卫兵:“你去问问他们要做什么?如果是过路要粮草的,尽管说话。”那卫兵忙的转身,却又被曲建喊住:“语气放硬一点,别下了我们的威风。”

半小时以后,那卫兵回来了,却支吾着不敢说什么,曲建怒道:“他们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说!”那卫兵才说道:“他们是新遍一七四旅。我问他们来做什么。他们说,说,让你猜猜。”曲建一听,马上轻蔑的一笑:“让我猜?好,传令下去,准备战斗!”周世香这时候正在问靳戴:“你不去见见那曲建?”靳戴笑笑说:“还不是时候。我等他来。”周世香问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总不能在这里耗着。”靳戴说道:“下面,我们开始训练。”

曲建非常迷惑,眼前的队伍并没有攻打他的意思,而是在他面前摆开阵式,开始训练起来!曲建先是莫名的愤怒,可是两个小时以后,他就不再愤怒了。他发现这些人的枪法是真好,特别是那一群身上穿的花花绿绿的人,自己手下练枪的时候都是一百米的距离,对方却是一百五十米,那帮怪衣服的居然是四百米的距离,而且从望远镜里看还几乎枪枪命中。对方的装备也不是自己能比上的,步枪,手枪,大刀,手榴弹,一样不缺,自己手里的家伙跟本没办法和别人比!曲建看的出这些人训练有素,而且从对方的布阵可以看出对方指挥员的高明。不过他这时候却并不是害怕,再怎么自己选择一面突围还是有绝对把握的,顶多就是损失点兵力。

看了良久,已经是中午了。靳戴一上午进行了射击,投弹,刀法三项表演。第一项射击就粉碎了曲建主动出击的想法。以后的表演不但让曲建惊讶,更是震慑了那些保安军。曲建看着周围的士兵都漏出害怕的神色,又喊过来那卫兵:“你再去一趟,说话客气一点,问他们究竟想做什么,还有,就说我请他们领头的吃饭。”

卫兵回来以后,带回来靳戴等人依然不和他见面,至于想做什么,还是那两个字:“你猜”。曲建想想说道:“大家吃饭,”自己带着几个亲信去看会去了。会议上,曲建一副军事家的模样说道:“他们可能想要我们的地盘,看样子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四面合围兵力是绝对阻止不了我们突围的,我今天也要学学八路,晚上我们拍屁股走人!”靳戴好像猜到了曲建的心事一般,曲建刚吃完饭来观看表演,就看见一场精彩的骑兵表演,快速的追击和强有力的包围冲杀表演玩以后,曲建已经是面如死灰。跑是没希望了,这六百多骑兵完全有能力将他消灭在野外。

接下来是靳戴特地安排的战术演练,就是以攻击室水为假想目标。曲建的脸上在不知觉中已经流出汗水。傍晚的时候,靳戴依然没有进攻。不过曲建看到了又一个阵地:炮兵阵地。三十多门小钢炮和四门步兵炮在山头上摆好位置。从那些指挥员指手画脚的动作中,曲建知道炮口对准的就是自己。防御能力几乎为零的室水镇根本就不可能架住炮火的轰击。

曲建想了好久,终于下了决心:“来人,给我换身衣服,再抬一箱大洋来。他们不过来,我过去。”想想又找来一卫兵:“你赶紧化装成老百姓,马上去见张荫梧省长,请他帮忙解决。”曲建远远就看见了靳戴和周世香,凭直觉他认为周世香是领头的,当下哈哈一笑:“哎呀,几位远到而来,也不进去歇歇,本来中午我给弟兄们预备了薄酒,几位真是太不赏光了。”周世香马上说道:“曲司令,我是一七四旅一团团长周世香。”曲建忙的伸出手来:“久仰,久仰。本来和周团长做了邻居以后,想马上就去拜会一下的。可是队伍刚刚站稳脚跟,事情太多没来得及去。真是抱歉啊,还让周团长来看我。罪过,罪过。”

周世香这时候对他介绍道:“这位是靳戴,我们旅铁血队的队长。”曲建又是一翻客气话。靳戴这时候说道:“曲司令,既然来了,就留下喝一杯如何?”曲建忙的说道:“这是哪里话,几位来到这里理应曲某做东才是。”靳戴笑着说道:“此话怎么说?”曲建说道:“哪里有让客人做东的道理。”靳戴笑的更开心了:“从现在起,我就是这里的主人。”曲建没想到他说变就变。当下愣在那里。

靳戴看着后面,慢慢说道:“曲司令有意见么?”曲建这才回过神来,想了半天狠狠的说:“好,算你们狠。我现在就撤走。”靳戴又笑了起来:“曲司令说笑了,第一次见面,曲司令不送我们一点什么?”曲建这时候气的脸都青了,不过没办法。实力是说话的本钱。曲建看着靳戴:“我一个镇子都送给你们了,你们还要怎么样?想要我曲某的命不成?”靳戴忙的说道:“司令真是幽默,大家都是国军的队伍,那种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顿一下说道:“司令现在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回去请张荫梧来帮忙,我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晚上我再进镇子。二是在兄弟这里屈就一下,我可以给你营长。三是把队伍留下,我们送司令到安全地带。”

曲建知道,第一条虽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其他的保安军只顾自己,不可能来帮他。剩下的两条却都不是他想走的。当下说道:“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靳戴轻蔑一笑:“鱼的死活在我是不是高兴。网是破不了的。”曲建知道这是实话,凭自己手里那一千多杂牌军,跟本就不是人家的价钱。身后不远处堆积的成箱的炮弹提醒他靳戴不是在吹牛,鱼是人家手里的。

靳戴一转身说道:“司令要不要回去考虑一下?”曲建慢慢的回了室水镇里面。下半夜的时候,去报信的卫兵终于回来了。可惜的是正如他预料的一样,其他的保安军根本不来帮他。曲建陷入了焦虑中。那卫兵马上说道:“司令,我来的时候看见鬼子了。”曲建一听,马上好像看到了一线希望:“真的?多少人?”卫兵忙的回话:“我没敢靠近,鬼子和伪军加起来应该有六百多人吧。”

正如何平预料的一样,鬼子知道这里有两支队伍发生冲突,马上想过来浑水摸鱼。靳戴这时候也得到了消息,正在和周世香商量:“我打算找一下曲建。”周世香点点头:“我知道,应该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战斗力。”转过话又说道:“我们一边打鬼子,他们要是选择这时候突围怎么办?”靳戴说:“我带队伍和一半炮兵还有骑兵营去打鬼子。你守在这里。”

周世香明白了,炮兵少了一半也能对曲建造成毁灭打击。骑兵离开战场曲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至于靳戴的一百多人离开,更是不会减少曲建的恐惧。周世香马上喊到:“来人,给我带个话给曲建。”曲建正在和他的手下商量着:“鬼子来了对我们是个机会,这帮家伙一和鬼子接上火,我们马上突围。”说完笑了起来:“小鬼子真他妈的帮忙。”

一边的一个人说道:“司令,那一七四旅那边怎么回复?他们要我们派队伍参加一齐打鬼子。”曲建说道:“老子才不干那傻事,就把我们刚招募的那一个连给他们派过去。”想想又对那人说道:“你带队过去,一个连也是兵,不能便宜了他们。”那人心里直骂。但还是一个立正:“是。”

那人带这几十号老弱残兵来到靳戴面前的时候,靳戴微微一笑。曲建的做法完全在他意料之中,当下喊那人进入指挥部,指着地图说道:“鬼子现在在我们东南方向,离我们还有十几公里。你现在带队进入这里,”手指了一下地图上的一座山头,接着说:“这是一片山岗,也是鬼子的必经之路。记住,不准后退。”那人当时心里骂道:“你当老子傻瓜呀?给你当炮灰。”打定了鬼子一来,马上走人的注意。嘴上却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靳戴点点头:“去吧。”那人带队伍去了。

周世香上前说道:“他不可能不退的。”靳戴点点头:“马上给旅长发电报,请他给这帮人向重庆请功。”周世香看着靳戴没有说话,靳戴说道:“听我的,没错。”接着一笑:“我去打鬼子去了,这里交给你。”周世香想了一会,还是按照靳戴的说法给何平发了电报。

天色已经发明,曲建这时候却是满心焦急,按道理小鬼子差不多该到了,这一七四旅怎么还没动静?他们只撤走了一半的炮兵。边上一个亲信上前问道:“司令,我们走不走?”曲建想了一会说道:“不行,他们大队人马还没动。”稍顿一下说道:“再等一会,我不信他们敢等鬼子来也不走。”

小鬼子这时候已经看见了那一片连绵的山岗,鬼子太君喊过一个汉奸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那汉奸忙的点头哈腰的回话:“报告太君,前面是红山岭,过了这里就是室水镇了。”那日本猪军点点头,忙的拿起望远镜,马上就发现了自己前面的阻击部队。观察了一会,那日本猪轻蔑的一笑:“炮兵,轰击对面的阵地。”一轮炮弹过后,鬼子发现对面的人开始慌乱的撤退。

那太君对周围的人说道:“这些保安军根本不足一战,”周围的日伪军纷纷夸赞起来,那太君接着说道:“一中队现在进行追击,其他队伍拉开距离,呈攻击队形,搜索前进。”鬼子的追击部队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哪怕是象征性的。

靳戴这时候就在这片山岗最西边的一个山头上,不断的接到各战斗小组的报告:“一号,一号,我是七号,猎物已经进入我队区域,坐标7,25:14。正向四点方向移动,速度每分钟一百二十米左右。”“一号,一号,我是八号,猎物已经接近我区域,请求行动指示。”靳戴对各战斗小组发下指令:“我是一号,各小组注意隐蔽。”十几分钟以后,一队员跑过过来:“报告,曲建的部队已经溃退下来了,敌人的追击部队就跟在他们后面。”靳戴对各小组下达了命令:“各小组准备战斗。二号,报告你区域的情况。”二号马上回话:“兔子已经出现,猎物就在兔子后面。”靳戴说道:“命令你队打响第一枪,一定要猛。”二号马上说道:“是,保证完成任务。”追击的小鬼子正追的起性,浑然不知道他们的旁边不到五十米的草丛里就有十五个人埋伏在那里。

二号队长等过敌人的先锋,当那中队长带着八十多人来到面前的时候,也没喊打,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十几颗手雷就飞向这帮鬼子。接下来就是两挺机枪的扫射,神枪手马上后退至隐蔽的位置,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

小鬼子一瞬间被放倒十几个,那鬼子中队长忙的架起小炮和机枪,准备反击。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炮手和机枪手不断的倒了下来,用步枪去压制占据有利地势的机枪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这中队长寻找着对方狙击手的位置,可是铁血队的迷彩服和伪装技术却让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神枪手的位置。

不过片刻,又有二十多鬼子倒了下去,这中队的小炮却是一炮也没打出。机枪也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这小鬼子一看不是办法,忙的向上级发出求救信号,同时向后方的一个山头上撤去。他知道,只有暂时撤出这片不莉地势,逃出对手的有效射程,才能有机会反击。死伤十几人以后,这小鬼子如愿的撤至山头。

二号队长没有追击,而是拿起步话机:“一号,一号,敌人已经在我区域布置阵地,坐标2,54:32。请求炮火攻击。”一百多人的小鬼子已经死伤五十多人,剩下的正在忙着在山头挖阵地,那鬼子中队长这时候正在郁闷。他可从来没打过这样的仗,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就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正在想着,耳边就传来炮弹的呼啸声,这小鬼子忙的喊道:“卧倒!”那也不行,一个小小的山头,靳戴用了三十发炮弹,即便小鬼子卧倒的姿势十分规范,也不能挽救他们的性命。炮击过后,二号队长放下望远镜,“一号,一号,敌人已经撤向四号区域,人数还有二十三人。行进方向十一点方向。”

靳戴得到战报后,又下达命令:“四号,命令你部队向五点方向前进两百米,隐蔽等候。务必全歼这股敌人。二号立即向十二点方向搜索前进,进入五号区域。”那被炮火炸的晕头转向的鬼子中队长这时候带着二十三个残余敌人,马上向他的大部队靠拢,那些日本猪军也在迅速的向他这里靠过来,可是一路上总遭受到突然性的打击。那鬼子太君看着被大量杀伤的属下,愤怒的命令:“炮兵轰击所有可疑物体,机枪扫射开路。”靳戴马上得到了鬼子行动的汇报,嘴角一笑:“汇报对方炮兵的位置。”

马上就得到了可靠报告:“一号,一号,我是七号,猎物的炮兵在我队区域,坐标:7,32:26。”靳戴喊来炮兵营长,“给我打这个位置,两百发炮弹。”鬼子的炮兵马上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十几门小炮全部被炸成了废铁。靳戴又下了命令:“三号,七号,六号,注意隐蔽,在不暴露自己的条件下狙杀对方机枪手。”无休止的冷枪将鬼子的机枪打成了结巴。那鬼子太君这时候已经是怒不可制,可是又不敢派出部队去搜索。他知道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再给对方送去几个靶子而已。

四十多人死伤以后,追击的中队终于进入了他的视野,那太君松了一口气:带着这支部队走吧,这片山岗不是他们皇军显威风的地方。那鬼子中队长也看见了他们的大部队,马上高兴起来。就在这时候,一边的灌木丛里忽然飞出十几颗手雷,直接向他头上飞了过来。

那中队长还没来的急喊卧倒,一阵机枪扫了过来。手雷爆炸以后,只有几个比较机灵和幸运的鬼子兵还活着。其中一个鬼子兵抬头看看情况,马上发现几个手拿大刀的草人向他冲过来,这小鬼子马上端枪准备射击。可是身体刚刚一动,稍微高了一点,一颗子弹准确的集中他的前额,穿过他的后脑又进入他的背部。

还有几个鬼子头也没来的急抬就被大刀砍下了脑袋。追击的一个中队就这样在那太君的视野中被全歼。那太君一咬牙说了一个字:“撤。”

靳戴又下达新的命令:“所有作战小组,马上随后狙杀敌人。注意自己安全。”小鬼子撤出这片山岗的时候已经损失两百多人。鬼子太君愤怒的看着身边的士兵,还没来的急整理队形就感觉到大地的颤抖。东边六百多骑兵挥舞着马刀冲杀过来。

身后的铁血队已经摆好队形将他在一次进入山岗的路断去,一同前来的还有曲建的那个连,这帮人看到铁血队杀鬼子就像杀兔子一样,马上又来了勇气,带头那人想了想,就决定回身和鬼子厮杀,和鬼子拼命的胆量他没有,追击的胆量还是有的。

跟在铁血队的后面,他清楚的看见铁血队员藐杀鬼子的全过程,现在的骑兵冲杀更是让他惊讶。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小鬼子是残兵败将,而骑兵营是蓄势以待。鬼子又没有组成防御阵形,骑兵们都砍杀的异常过瘾。他看的也是热血沸腾,狠不得自己就是那马上的骑兵。

半小时以后,战斗结束。他和铁血队一起回到室水镇外围,靳戴当着他的面向周世香说道:“一共歼灭日伪四百三十人,俘虏伪军八十人。铁血队三死一伤,骑兵损失七十四人。”周世香拿出两份电报,对那人说道:“这是重庆来的嘉奖令,一份是给你的,一份是给你们曲司令的。”那人惊讶的啊了一声。

他们得到的嘉奖都是张荫梧发的,像这样重庆直接来的嘉奖令还没见过,忙的拿起自己那份,是表彰他作战勇敢,授予中尉军衔。那人不好意思的看看靳戴,靳戴一笑说道:“你现在回去吧。记住告诉你们曲司令,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他要是再不给我回话,别怪我不顾大局。”那人点头离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