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突击队原创]我的军旅生活(98)

capf001 收藏 16 8792
导读: 我记得我下队是98年3月15日。正好是入伍三个月以后。我被分到了4中队,4中队因为在郊区,值勤任务比较简单。但是这个中队的每年年底比武基本上都是全支队第一,因为老班长是4队的,他还算喜欢我,也许主要是看中了我的军事素质。到新兵连接我们的是四中队中队。姓朱,瘦瘦的,个也不算高,应该在1.73左右。朱队长把我们领到车上,然后车直接开往了四中队,开了好久,不知道是车太破还是因为第1次去陌生地方感觉没目标才感到远。反正到了4队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中队老兵排着队,敲锣打鼓的把我们几个新兵领进了营区。那时候感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记得我下队是98年3月15日。正好是入伍三个月以后。我被分到了4中队,4中队因为在郊区,值勤任务比较简单。但是这个中队的每年年底比武基本上都是全支队第一,因为老班长是4队的,他还算喜欢我,也许主要是看中了我的军事素质。到新兵连接我们的是四中队中队。姓朱,瘦瘦的,个也不算高,应该在1.73左右。朱队长把我们领到车上,然后车直接开往了四中队,开了好久,不知道是车太破还是因为第1次去陌生地方感觉没目标才感到远。反正到了4队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中队老兵排着队,敲锣打鼓的把我们几个新兵领进了营区。那时候感到很新鲜,感觉好象出笼的鸟一样以后可以自由飞翔了。谁知道这里等着我们的是更苦的训练。

部队流行一句话,第一年的事多,第二年的话多,第三年的病多,刚刚到队,也许第二连的兵刚成老兵吧。他们对管理我们特别有热情,刚刚开始就完全是体能训练,这是最烦人的,也是最累的,最底新兵是这样想的,我们中队门口有个供大家洗衣服的大水池,是用水泥浇筑起来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一人爬在上面的宽度。那些第二年的兵就让我们爬在那上面做附卧撑,只要你不完成他不拉你,后果肯定就是掉下去,虽然是春天。但是安徽的春天气候还是很冷的,我想掉下去肯定滋味不好受,那几天我老班长也不露面,我们几个新兵蛋子没事在帮厨的时候讨论最多的就是我们什么时候能成老兵,呵呵。

每天大量的体能训练使我们明显感觉到效果反不如以前了,反正我是感觉我感觉明显在退步。有个福建的兵,姓施就在单扛上被卡住了。怎么也拉上不去,后来几个老兵出坏水,用背包带绑着就是不让下来,后来指导员看到了才让他下来了,我们看到他二个手腕上被勒出了二条血印,刚刚到中队的那点喜悦被这无情的体能素质彻底打没了。我们又回到了新兵连那种沉默的状态,每天早上只想这怎么度过这一天。晚上只想到明天怎么办。

在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下,以及可以说是2老兵看1新兵的管理下。我们麻木了,成天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没了思想,没了斗志,要不是老班长,也许我恐怕要那样再郁闷半年。

我们到4队快2个月了,对老兵也熟悉多了。每个老兵都有自己喜欢的新兵。平时聊起来也就方便多了。除了在训练上还是那么严格以为,没事的时候我们也和他们吹吹牛,但是,我们还是很小心的把握分寸。

不记得具体时间了。只记得是个晚上,我们老班长和1班的副班长在篮球架下说着话,1班副班长姓陆,这个人在四中队只有点怕我们老班长。其他的战士他基本上都不放在眼里。不知道说着说着话题转到我身上。我们老班长和他打赌说我1分钟内能把他放倒。他们二赌的是谁输了谁给对方一箱可乐。我低声和班长说我恐怕不行,班长说没事,你要打输了,我们二出钱买。要赢了他分我一半可乐。因为我们这嘀咕,好多人围了过来。不知怎么的把朱队长也引来了。朱队长说:你们打,但是不能伤人,打打看。还对我说:你放开手脚,不要担心,你把你们班长放倒以后我就不让他们管你的训练,你不要担心他们以后把你怎么样。呵呵,他想的到比较周全。没办法,只有打了。谁知道情况真和我们老班长说的一样。我好象是40多秒把他放倒了。按实战他不能算输。但是说好了,谁倒地或出圈就算输。就这样,我先脱出了体能训练那魔鬼式的折磨。果然其他老兵没人管我了。后来我才知道。四中队就是这样一个中队,中队战士作风肯定不优良。但是军事却是的的确确的过硬。最低在我们支队是这样,这个中队能每年保住比武第一的盛名就是因为这个中队很讲究训练,很讲究个人实力。在四队你只要训练出色你就是老子,你就可以特殊。

后来我们班长把我调到他班上,有的时候晚上还带着我偷偷的爬墙出去吃消夜。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他们出去了才一会我就看到和他们一起的一个老兵回来了。然后就悄悄的喊了几个人,也把我喊起来了,我还以为去吃消夜呢,谁知道他让我们带上橡皮棍。我一看就知道。打架了,果然,原来他们在排挡为了位置和地方上几个青年搞一起了。那些人因为他们几个没穿军装在加上也喝多了。故意挑衅。本来这几老兵就属于没事还容易找事的主。一言不合就搞起来了。人家叫了好几个人。我们这边当时就4个老兵。所以他们回来叫人。我们几个人一去情况立即改变。第一人家没想到是部队的,第二他们那二下子真的不行,结果是把人家十几个人全打的一塌糊涂,后果是第二天我们几个爬那写检查,还每人背了个严重警告。班长偷偷的告诉我,没事,只要不是记过处分没什么的不了的。会清除处分决定的。不过最后的确我是没处分的。证明他说的没错。

后来一件事,使我们完全终止了这样的生活,98年最大的事。抗洪,我们重点因没什么具体任务中队就留下几个老兵其他的全部上了一线,98抗洪的现场真的和宣传上的照片一样,真的叫拼命啊,军人关键的时候还是顶住了,因为我们内心还是有纪律观念在头脑里的。我记得当时我们支队负责的哪个责任区有老百姓1000人左右和我们一起协防,可是第六次洪峰以后,我们支队除了牺牲的人以为其他全在一线。而本来在的近1000老百姓跑的不超过200个了。这样使我们支队的胆子立即加重,也是我们的人员数量明显不足,本来还可以轮还回中队调整一下,也因为人手不够被取消了。那时候虽然苦但是意志是坚定的,不能不说宣传的力量是很强大的,特别当兵的都是年青人,一天到那些气势激扬的宣传,立即多斗志昂扬。在加上亲眼看到了那么多战友牺牲,说实在的,大家也没逃跑的理由和勇气。最后,我们的责任段真的是人在堤在,安全抗击住了98年的最后一次洪峰,我也因为我的水性比较好,很特殊的被火线入党,然后抗洪结束被评为抗洪先进个人并荣立二等功,从抗洪前线回来,我被提了副班和老班长一起去了教导大队参加新兵连班长集训,然后一起带新兵。

今天先写到这。比较杂乱无章还请原谅。有时间我会继续写我带新兵的事,喜欢大家到时候多捧场。


本文内容于 2007-10-2 18:24:51 被capf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