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铁血风云(二) 第七回[遇伏击血战损将]第一节[兵不厌诈] 第七回[遇伏击血战损将]第一节[兵不厌诈]

a8aishuishishui 收藏 0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URL] 这天夜里,征讨军的整个大营正陷入几近疯狂的欢喜庆祝盛宴当中。而射辉州这边,所谓的“皇宫”中,帖徒儿和狼狈而回的善珀及大漠阴狼以及手下的“大臣们”却是正咬牙切齿的安排布置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射辉州“皇宫”内,一张硕大的地形图,一个沙盘,几张焦急万分的脸,还有就是善珀和阴狼两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这天夜里,征讨军的整个大营正陷入几近疯狂的欢喜庆祝盛宴当中。而射辉州这边,所谓的“皇宫”中,帖徒儿和狼狈而回的善珀及大漠阴狼以及手下的“大臣们”却是正咬牙切齿的安排布置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射辉州“皇宫”内,一张硕大的地形图,一个沙盘,几张焦急万分的脸,还有就是善珀和阴狼两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帖徒儿岂有不知此次战败将会给他什么样的影响,本来想砍杀了善珀作为警示的。可是,据可靠消息,大将军耶利德已经归降,自己手中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心想此时还要用人之时,便强压心头怒火,不再追究。又见善珀介绍引荐阴狼,心中还是万分欢喜,立刻拜阴狼为前阵指挥官,善珀还是作为副将协助。其实他也知道,其他的乌合之众哪里堪当大任?也就是和自己臭味相同而已。此时到了关键时候,一个个如呆鸡般看着硕大的地图,真怀疑他们此时心中盘算的是征讨大军到来之日的出路了。

帖徒儿看得是满脸着急,正在火烧眉毛般焦急时候,就看见阴狼手指着地图说:“皇上,您看这里,这里前面是峡谷,两旁树林茂密,后面又是一片开阔地。是不是可以再来一次伏击?俗话说得好,兵不厌诈。涂国的将领们死都不敢相信我们还有这样一手,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的报此仇!”

帖徒儿急忙顺着他的手看去,又低下头来看看沙盘。只见阴狼所指之处,正是射辉州有名的“锁仙谷”方向。正看着,就听见阴狼又说:“皇上,此处群山险峻,只有一条小小的道路可以通行,两旁皆为石山,可以说是一夫当关。我们可以先在这里设下一个埋伏,一来可以扰敌,能够阻止最好,不能阻止的话。我们还可以佯败,把征讨军引进再远处。您看这里,有茂密的森林,可以隐匿兵士。看看这里,林中还有一小河,落差极大,如果将这里的河水堵住,等到征讨军到来,开闸放水,然后微臣率领军士们再行扑杀,定能消灭征讨军于此。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击败征讨军了。”

帖徒儿仔细的看了又看阴狼所指之处,细细的想了想。心中连说妙招,赞许的看着阴狼说道:“爱卿所言极是,想不到朕领兵作战多年,居然没有看见这样的妙招,白白损失几万兵马!”说完,满口叹息。

善珀此时知道该是自己说话时候了,忙趋前一步说道:“皇上英明,可惜就是上了耶利德这厮的当了,当时我说他怎么不肯和我们一起突围回来,原来心中早生了二意!这一切都不是皇上的错,而是耶利德这个老鬼出卖了皇上您啊!”一句话,既可以把帖徒儿捧上了天,又把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

阴狼对于耶利德当时的情况也是不甚了解,本不想妄加评论的。此时听见善珀这样一说,知道他也是为自己开脱责任而已,心中甚是小看。只是念在他推荐自己还有功劳,竟也不帮耶利德说话,顺着善珀的意思破口大骂起来:“耶利德这厮,待我们收拾了征讨军之后,再慢慢跟他算账!皇上放心,此仗微臣已有十足的把握。请皇上交给微臣去办就好了,您就在这里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帖徒儿也是心中明白善珀的推脱之词,就是苦于手下再无良将,顺便收买也好。也顺水推舟的说:“善爱卿所言极是,若非耶利德这厮出卖尔等,哪里会落到今天如此下场?哼!可恨啊!”骂完之后,转过头来对阴狼说:“银狼将军,朕就任命你为敌前总指挥,善珀将军仍然是副将,由你们来指挥此次伏击。朕手上除了御林军,还有几万兵马,你都可以调配。如何?有没有把握给朕带来一场胜利?”

“臣领旨谢恩!臣等一定不负皇上厚望!”阴狼和善珀一听,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谢恩,信誓旦旦的表示。

“好了,你们就去准备去吧!如果士兵不够的话,朕再下一道旨,强行征兵!”帖徒儿满脸关切的对两人说到。

“谢皇上!这个就由臣等自行解决就好了,哪里感劳烦皇上您呢?”善珀最是善于拍马屁,此时正是用武之时,连忙满口答应。

“嗯!这样甚好,朕给你们一道密旨。射辉国中,凡年满十五未满六十五的男丁,都在此次征兵之列。你们去办吧!好了,你们下去吧!朕要休息了。”

“臣等告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阴狼和善珀连忙跪下告辞,那些个乌合之众一看可以离开,口中高呼的万岁之声几乎就要把帖徒儿吓倒。趁着帖徒儿一愣神,众人说完之后,急急的就往大门走去,巴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回去好做下一步的打算去了。

阴狼和善珀随众人走出了“皇宫”,后面跟来的那些“大臣”纷纷过来和阴狼打招呼,高声感激阴狼给他们带来了福音。都满脸客气得几乎就想要强行把阴狼拉回自己家中,更有甚者,就是叫上自家女儿作嫁也在所不辞的样子来。阴狼虽也是大恶之人,可是看见这些人如此做作,还是止不住想呕吐起来。心中甚是看不起,连连拒绝他们的好意来。

“银狼将军,现在天色尚早。不如我们去找个地方去去身上的晦气?嘿嘿!老哥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绝对是人间天堂!怎么样?陪老哥去去?”善珀此时惊魂未定,色心还是未死,看见此时天色未晚。心中挂念起自己养着的婊子,又想多多和阴狼套套近乎,便满脸带笑的怂恿着他。

“这个!”那阴狼虽是满肚子的黑水,可是倒也没有他四弟那般的色,见善珀这样说,心中很是犹疑,可是又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好说道:“既然善将军这般好客,我银狼怎好推辞?我们这就过去?嘿嘿!”说完,还满脸奸笑状。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的,走,我们这就过去,绝对一流,包你满意。嘿嘿!”善珀见银狼答应自己,以为找到臭味相投的伙伴,嘿嘿的一笑,过来拍了拍阴狼的肩膀说道。

阴狼见他误会,也是不以为然。可是慢慢听着下文,心中也是有了蠢蠢的感觉。便心照不宣的相对“嘿嘿”一笑,叫来马童牵来坐骑,上马跟着善珀朝着他说的那个地方疾驰而去……

两个奸徒去寻春问色,在此按下不表!我们再回到征讨军的大营中来……

此时的征讨军大营中,处处洋溢着喜庆,军士们都在狂放的喝酒吃肉。把心中对于死亡的惊恐变成了食欲,肆意的、疯狂的,把手中的肉大口大口的吃掉;杯中的酒一杯一杯的喝掉。忘记了忧伤!忘记了死亡!忘记了还要走更远的路!心中只有对亲人的思念,只有对死去战友的怀念!只有眼前的烈酒!真正是应了那句“今朝有酒今朝醉” !

大营中,奔走相告庆贺的士卒们,狂欢纵酒的将军们,此时都已近疯狂!明天的路?现在还有谁去想?还有谁去念?

太子祥云的帐中,也是这样的一种景象。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痛快的胜利过的涂国众将们,此时的胜利是多么的需要好好的宣泄一番?难得一聚的封楼帮的弟兄们,难得见到朋友的祥云,难得见到A8的紫云,都在狂欢着,热闹着。

此时的紫云似乎已经忘记了傍晚时分A8对她的恶劣态度,一个劲的向他敬酒,可是又不是对手。这样不消一会便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了,却还要拉着A8要继续喝,祥云看见,也不阻止,只是默默的笑着、看着。A8实在是拗不过她,加之心中也是高兴,只好苦笑着陪着她一起疯狂,想不到最后连自己都喝醉了。究竟怎么会到自己的帐篷都是忘记了,只是知道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午时过了。A8一看时辰,急忙跳了起来,匆忙梳洗一番。出了帐篷,往祥云的大帐疾步过去。

等到来到帐中,众人都已经早早的聚在一起了,祥云和变异的蝉、耶利德、玄烨等人此时正指着行军地图在细细的考量着。A8也不敢招呼,忙轻轻的进去,站在众人后面细细的看着、听着。

“太子殿下,您看这里!此处甚是危险,自古以来都是射辉州抵御外敌最好的位置。本来,本来臣也是想在此处设下埋伏的,可是叛逆帖徒儿听信善珀的谗言。否则……!”耶利德正指着地图的一点说着,说完,满脸羞愧的样子,低下了头。

“哦?此处确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这倒是要谢谢那个叫善珀的家伙了啊!也幸好帖徒儿没有听从耶老将军的话,否则我们现在如何,还真的不好说了。”祥云见耶利德惭愧的低下头,心中也是不以为然,微笑的说道。

“是啊!太子殿下,自古以来,如果能够顺利的通过这里,就等于拿下射辉州了,相信帖徒儿也应该会看中这里的,我们可是要小心一点!罪臣自知罪责甚大,不敢奢求太子殿下宽恕,只想以此战表明心志。恳请太子下令,由老夫率领射辉州降兵打前站。一来我们比较熟悉地形,二来可以向前来抵御的叛军说明此次皇上的来意,希望能免了此次战乱。”耶利德听见祥云这样说,连忙跪了下来,满脸恳求。

祥云岂有不知道他此刻心中还在惊惶中?加上他本就是宅心仁厚,也想能够尽早和平解决了这次讨伐,心中早有请求耶利德率兵打前站的想法。希望可以凭着他的关系,收拢射辉州的其他士卒。正愁不知如何开口,耶利德竟然自己先提了出来,心中自然高兴。连忙将耶利德扶起说:“耶老将军快快请起!您过谦了,本来此战祥云还真的想请求将军出手啊!可是又担心将军连日作战,身心疲惫,不敢劳驾将军您。如今将军提出,祥云心中自当感激不尽,哪有不同意之理?您还有什么意见?但说无妨!”

“罪臣谢过太子殿下!”那耶利德见祥云如此宽宏大量,心中感激不尽,连忙顺从的站了起来说。接着,往地图靠近一步,指着“锁仙谷”方向说道:“太子请看,这里就是射辉州有名的锁仙谷,通往射辉州州府所在地的路,就只有这里一条小路经过。您再看,这里山高壁峭,攀爬不易;道路又小,一次勉强通过三四人,大军进退极为不便。如遇伏击必将大祸临头,搞不好就会全军覆灭!太子殿下,这绝非老臣危言耸听啊!”

“老将军的话很有道理,祥云岂有不听?如此说来,我们自当小心就是了。按老将军说的,我们该如何应对呢?”祥云顺着耶利德的手仔细的看、细细的听着,心中也是不由的着急起来。

“这样,我们只可智取,不可莽撞啊!老夫不才,恳请太子下令,由老夫率领射辉州降军前去,希望能把厉害和原委说清楚,但愿能得到叛军士卒们的同感,收伏他们。这样既可以免了伤亡,又可以顺利通过锁仙谷。不知道太子意下如何?”耶利德趋上前来一步说道。

祥云一听正合心意,满心欢喜的说:“这样甚好,能够不伤双方性命,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有劳耶老将军了!祥云先替天下苍生谢谢老将军了!就是此去凶多吉少,还望老将军小心才是啊!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出来,好吗?”

耶利德一看祥云如此信任,心中更是感激,连忙跪了下来叩谢:“老臣耶利德感谢太子如此信任,纵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老臣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只要太子信任老臣就好了!”

A8刚刚进来,听见他们说得仔细,也是细细的看着地图。看着看着,也是心中后怕。心想若非帖徒儿没有听从耶利德的建议,此时大家都将是陷入苦战之中,结果如何,还不得而知呢。后又见耶利德说要独自率领降军前去打头战,心中总有些怪怪的感觉,可就是说不上来,刚刚想开口。却见祥云如此说了,自己也不再多说了。

耶利德见祥云如此信任,便又细细的再和他交谈了自己行军布置的事项,但是,就是绝口不提要求增加人手的问题。待得他一一说完,祥云心中对他的谋略更加佩服,连连点头称是。A8此时才有机会说话,急忙对耶利德说:“耶老将军,难道就不要再增加一些人手吗?我觉得还是增加一些武林高手好些!您意下如何?”

“谢谢左将军厚爱,有射辉州降军足够矣!更何况老夫此去并非是强攻,而是要智取,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人太多了倒不好了!”耶利德见A8关心,连连解释。

“这样啊!我就是……唉!不说这些晦气话,祝愿老将军马到成功!少了杀戮那是再好不过了,我也不再强求,就是有什么困难请您尽管开口便是了。”A8见他意已决,也不便再说,只好无奈的同意。

“既然老将军这样说,那就好吧!耶老将军,我们再休整一天,明天您再率队出发,我们今晚还要好好的为你们饯行!”祥云本来也想给耶利德调派些人手,听他这样说,也就作罢了。

“老夫感激太子美意,可是兵贵神速,我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就请太子下令吧!”耶利德心知此时正是抢时间的时候,哪里还敢再耽误时间?急忙连声谢绝。

祥云又岂是不知道行军打仗讲究的是先机?见耶利德如此一说,也不强求。只是好生交代:“此去路途虽非遥远,却是争分夺秒。还望老将军注意身体,有什么情况务必快马回报,不可强行用事。我们先锋营的骑兵明早拂晓就出发,跟在你们后方三里地左右。不知道这样安排好不好?耶老将军!”

“好的,谢谢太子的厚爱,这样安排很好!老臣谢恩领命,这就去准备了。”耶利德领命谢恩之后,又对帐中众人一揖说:“各位将军、英雄豪杰!你们可以好好再庆祝一宿,明天等我的好消息便是了!老夫告辞!”说完,手执令旗,转过身,大踏步的向着营外走去……想不到,这竟然是他留给众人最后虎虎生威的印象了!

且说耶利德告别众人,走出大帐,叫来身边偏将,低头附耳的细细交待一番。方才上了马,径直奔向射辉州降军的营地,来到中军帐,刚刚安坐下来,便命副将安梅里传令下去,军中将领及校尉一干人等通通过来报到。

不消一会,军中大小将校一一前来。耶利德看着众人,掷地有声的说了一句:“以前我们受帖徒儿蒙蔽,起兵作乱。现如今太子殿下既往不咎,待我等恩如在生!现在是我们为国出力,报效太子的时候了。我们是不是该为国、为他出点力气了?”

台下众位将校们被他的气势一下子呆住了,都愣了一下神。复而清醒过来高声附和着“应该!”

安梅里此时走了出来,对耶利德一施礼说:“将军,报效国家,报答太子,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可是,我们该如何报答国家?还有太子呢?属下愚钝,还请将军明示!”

耶利德听后,站了起来。慢慢的走了下来,经过安梅里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径直往作战地图方向走去,指着地图说:“你过来看看,这里,还有这里!”安梅里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这一看,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因为对于他而言,那里太熟悉了,他就曾经作为那里的一员守将,常年驻扎在那的。后来只是帖徒儿听信善珀的谗言,强行将他们调离那里,到这里设埋伏,才致使他们被俘。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有了他们弃暗投明的命运!急忙对耶利德说:“将军的计划是?迅速越过锁仙谷,然后直插州府所在地,并且夺取州府。不知道属下说的对不对?”

耶利德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往地图狠狠的捶了一拳。转过身,对着众将校说道:“我们有没有把握赶在叛军之前到达?虽然说这对我们是艰巨一些,可是大家的机会是均等的,他们不过就是比我们近了50里地而已!只要我们提前一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是不是?”

众将士这才明白过来耶利德急急召见原来是为了这事。安梅里紧紧的跟着耶利德,连声说:“将军下令吧!我们现在就开拔,兵贵神速啊!一定要抢在叛军到达之前,穿过锁仙谷!”

“是啊!将军!您快下命令吧!我们现在就开拔,一定要抢先一步到达!”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耶利德要的就是众将军这样的气势,现在看见已经达到目的。“好!众儿郎听令!马上回去通知各营,即刻开拔!”

“遵命!”众将一揖回答道。说完,纷纷转身回去各营准备去了……

究竟耶利德大军是否可以抢先一步到达锁仙谷?一场大战又是如何开始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七回[遇伏击血战损将]

第二节[针锋相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