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心想,得教教这小姑娘怎么用,别不会用,把一瓶全倒在身上了。


“你仔细瞧,明早起床洗漱完毕之后,要这样打开盖子,再按住这里,在耳后各喷两下就行了,别喷太多了,这东西很贵的,记住了吗?”二娃做了个示范,喷了两下,果然满屋幽香。


唐云雁闭上眼睛闻了一下,哎呀,她这一辈子也没闻过这样好闻的香味,真是通体舒泰。


小心翼翼接过那一大瓶法国香水,看了看上面的法文:“老爷爷,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呢?”


“那是保佑你终身平安幸福的符咒,从此以后,你就不用再沿街卖唱了,将来你会幸福安康,儿孙满堂的。”


唐云雁听得此言,心中感激,盈盈泪下,俯在地上,又喜又悲,连连叩谢神仙爷爷的眷顾。


等她再抬起头来,那白胡子老人已经消失了,只有手里的那串叮当脆响的风铃和那瓶仙露,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累了一天,二娃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才懒懒地起了床。


店小二送开水上来:“先生起来了?外面好多人等着您给算命呢。”二娃点点头,刚洗漱完毕,门外一阵脚步声响,一人在门外叫道:“先生,龙某特来拜谢大恩来了!”


二娃推开房门,龙聚财带着他老婆和几个仆人站在门口,龙聚财手身边一位少女,容貌俏丽,正是唐云雁,身上果然飘着淡淡的法国香水的幽香,向二娃盈盈道了个万福。


二娃已经变回了原来的相貌,唐云雁自然不知道这位就是前两天听曲赏了很多钱的那位大爷。


进屋落座之后,龙聚财满脸崇敬说道:“先生真是神人啊!昨晚月老真的来我家了。我这是第一次见到神仙,可惜,他交待完事情就消失了,没机会请他老人家指点。”


“龙公该知足了,天下数万万的人,没听谁说过月老亲自来牵姻缘线的哦!”二娃笑道。


“那是!那是!我和我老婆兴奋得是一夜没合眼啊,她一个劲问天亮了没有,什么时辰了,就生怕错过了这段天赐良缘啊!呵呵呵呵”


龙夫人有点不好意思,捅了捅龙聚财:“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才卯时不到,就跑到大门口等着了。嘻嘻嘻嘻…”


二娃看了看唐云雁,微笑着问龙聚财夫妻:“这姑娘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没等龙聚财回答,他老婆已经不住口地夸起了唐云雁,“你看这姑娘模样多水灵啊,嘴又甜,身材又好,赶明儿一定会给我们老爷生个大胖小子的!”


唐云雁羞红了脸,低下了头。龙聚财看着羞答答的唐云雁乐得呵呵只是憨笑。


二娃笑道:“那是肯定的,我已经算过,明年这时候,唐姑娘会给龙公生个龙凤双胞胎的!”


“那太好了!那时候,我们一定请先生光临,再好好酬谢!”龙聚财的老婆笑得合不拢嘴。


聊了一会之后,龙聚财一家人告辞走了。二娃开始继续给人算卦。


算了没两个,就听到楼下吵吵闹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接着,喝骂声,惨叫声,求饶声响成一片,不一会,又安静了下来。


店小二急急跑了进来:“先生,来了几个官家小姐,带了一帮凶巴巴的奴仆,把那些求卦的人都打跑了!”


正在这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谁打跑他们了?你可别乱说!当心吃鞭子!”


“宝怡姐姐,你别这样,好好说嘛。”一个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


“是啊,如果那神仙先生知道了就不好了。”又一个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


“谁叫他们让咱们排队,活该吃鞭子!”


店小二和那算卦的吓得赶紧一溜烟跑了出去。


念奴!兰儿!还有杨国忠家那刁蛮的千金小姐宝怡!让这宰相大人家的刁蛮小姐排队,哪有不挨鞭子的道理。


终于来了!


宝怡与兰儿、念奴在沉香亭相见之后,三人特别投缘。二娃带军南征之后,宝怡经常到杨爵爷府来找她们俩玩。后来得知二娃失踪,二女很是心焦,宝怡常来安慰她俩。这一天,听说长安来了个算卦特别准的先生,便一起来找这先生算卦,要找他们的杨爵爷。


二娃一转身进了里屋。


宝怡一进房间,大声叫道:“喂!那算命的瞎子!快出来!”


“别这样!宝怡姐姐,我们是来求人家的!”兰儿小声说道。


宝怡一挥马鞭,啪的一声脆响,嘻嘻一笑:“是啊,我们是来求他,让他算算,你们那宝贝杨爵爷死到哪里去了啊!是不是又给哪个狐狸精勾跑了!——念奴,我可不是说你啊,你别多心。”


念奴笑道:“谁是狐狸精啊?”


宝怡闪着的大眼睛看着念奴:“那天在皇宫沉香亭,那死太监看你的样子,眼睛都快掉下来了!——嘻嘻,这死太监不光会治病,也懂得欣赏美人哟!”


念奴羞答答不好意思:“哪有此事,小姐取笑我了!”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哦!嘻嘻!”


兰儿看看房间里没人,高声道:“神仙先生!我们特来拜访,求先生赐见。”


里间房门打开,从屋里走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手里柱着拐杖,笑呵呵道:“几位姑娘,找老夫何事啊?” 这老人的声音有些哑,好像故意憋着嗓子说话。


看着老人,三位美女心中都升起一种念头:这老人好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宝怡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这老人:“您就是这两天长安风传的料事如神的神仙?”她见这老人模样慈祥,仙风道骨,不敢造次,说话也客气了几分。


“不敢当,算算卦的小玩意,怎敢说神仙呢?”老人捋着白胡子。


兰儿道了个万福:“小女子特来请老神仙帮忙算一卦的。算得准了,定有重谢!”


“三位姑娘请坐下说话”


几个人在桌前坐下之后,宝怡还是在不停地上下打量着老人。念奴道:“我想请您给算算,我们杨爵爷……”


没等念奴说完,宝怡示意她先等等,侧身低低说道:“念奴姐姐,我们先试试他,看到底真的准不准。”


念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宝怡道:“你是老神仙,那该什么都知道了喽?那你算算,我们三个叫什么名字?”


老人看了宝怡一眼:“如果我回答上来呢?”


“给你银子啊!”


“你问的问题不是普通算卦的内容,是来考究老夫来了,所以我不收银子,也不算。”老人摇摇头。


“你说不上来,当然这样说!咱们走吧,这也是个混饭吃的假神仙!”宝怡站起身来。


“宝怡小姐,你这样说我老人家,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敬老吗?”


此言一出,三人均是一惊,相互看了一眼。


宝怡慢慢坐了下来,又仔细地看了看老人的脸:“有点门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宝怡?”


“我不仅知道你叫宝怡,还知道你围棋下得很不错,下高兴了就会跳进湖里泡个澡!”


宝怡呼的一声又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老人:“你怎么知道的?”


宝怡和二娃下围棋打赌,宝怡输了,被迫跳进湖里,这件事宝怡视为奇耻大辱,不过,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嫂子雨烟知道,但雨烟绝对不会说的,这一点宝怡敢肯定。难道是杨二娃那个死太监说的?


见宝怡一付惊诧的样子,老人强忍住笑,咳嗽了两声。宝怡又疑惑地仔细看了看老人,伸手要摸老人的白胡子,老人一把挡住:“别动手动脚的哈!”一不留神,冒出了一句四川话。


宝怡更是满脸疑惑,若有所悟:“你真的这么厉害?你还知道什么?”


那老人站起身来突然伸出手,一把搂住宝怡的纤腰,一个华尔兹狐步,旋转出去。花白眉毛一抖,笑咪咪问:“还记得你的灌了春药的酒吗?”


手一放,宝怡咕咚一声,仰面倒在地板上:“哎哟!你这死太……”说了半截,便打住了。


兰儿赶紧上前去扶宝怡。


念奴问道:“老神仙,您真厉害!那您算算我们两叫什么?”


那老人屈着手指数了数:“你叫念奴,跳舞跳得特别好。”一指兰儿:“你叫兰儿,舌头很香!”说到这,那老人赶紧捂住嘴。


“啊!”兰儿惊叫了一声,脸刷的一下变红了,“你是谁?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真的是神仙?”


“好了,你们捣乱也捣完了!该回去了!”那老人捋了捋白胡子。


“我们还没问呢!”兰儿着急地说。


“那快问吧!”


“我们杨爵爷到哪里去了?她好吗?”兰儿问。


“是啊!他什么时候回来?”念奴也问道。


白胡子老人认认真真看了看兰儿和念奴:“你们真的很挂念他?”


“是啊!”兰儿道,“求求你给算算,多少钱我们都付。”


“这样啊?那我给算算哈……”


冷不防旁边伸过一只手,一把扯下那长长的白胡子,露出了一张年轻小伙子帅气的脸。


“爵爷?”兰儿和念奴都惊喜地站起来叫道,“你是爵爷!”


二娃见穿了帮,抹下白头发和白眉毛:“兰儿!念奴!”


“爵爷!真的是你!”兰儿扑通一声,跪伏在二娃脚边:“你可回来了!”话语哽咽,眼中已满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