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生死纹枰(六)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7 141
导读: 自那次事件后过了一年多,我调到了八路军总部下属的一个情报组,除了负责日常的事物之外还协同反战同盟的同志做一些对敌政工工作。反战同盟的同志们基本上都是来自日军的俘虏。在八路军的感化教育下认识到了战争的非正义性从而自发的组织起来并参加八路军做对敌工作的。由于我在日本生活过,因此和他们相处很快就熟悉起来了,又了解彼此的习惯工作上也配合得很好。曾经再一次凡扫荡的战斗中,我八路军一个连在地方同志的协助下端掉了敌人的一个炮楼,这次的战斗我们反战同盟也参加了,因为得到可靠情报,炮楼的军事主官一个日本大尉有左倾思想

自那次事件后过了一年多,我调到了八路军总部下属的一个情报组,除了负责日常的事物之外还协同反战同盟的同志做一些对敌政工工作。反战同盟的同志们基本上都是来自日军的俘虏。在八路军的感化教育下认识到了战争的非正义性从而自发的组织起来并参加八路军做对敌工作的。由于我在日本生活过,因此和他们相处很快就熟悉起来了,又了解彼此的习惯工作上也配合得很好。曾经再一次凡扫荡的战斗中,我八路军一个连在地方同志的协助下端掉了敌人的一个炮楼,这次的战斗我们反战同盟也参加了,因为得到可靠情报,炮楼的军事主官一个日本大尉有左倾思想,曾有反战的思想波动。反战同盟认为可以以这一点为突破口策反这队日本军人。于是在部队发起攻击之前我们就做了一些准备工作,结果在部队抵达不久,开火不到5分钟,敌人就开门投降了。这批敌人因为有之前较好的思想工作,因此都很积极的参与反战同盟的教育学习,不久也都纷纷的加入了反战同盟。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名字叫寺内正,炮楼的军曹书记官。他的长相和名字一样引起我很多联想,因为他实在是像极了另一个人,就是俘虏我的那个寺内小队长。我有些好奇,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该问问他和寺内有什么渊源。于是我找了一个机会趁他在的时候,拿出了寺内小队长包里的那个榧木棋盘,并摆上我的棋子,装作要研讨棋局的样子,等待他的到来。寺内正此时正在门外和队里的情报官交谈什么,忽然听到屋内有棋子声,如触电一般立刻跳进了屋子。当看到我一个人在摆棋,寺内喜滋滋的凑上来:“张参谋,没想到您也会这个!”我乐呵呵的说:“是啊!你也喜欢围棋?那敢情好啊,咱们以后有伴儿了。没事可以杀他一两局。”小正(为了免去麻烦,后文都称小正)一听乐了连说没问题。爱棋之人都爱棋具。寺内打量了打量我的棋盘和围棋,不禁啧啧赞叹:“张参谋,这棋子是月印吧,在我的家乡能用起这个档次都很少啊。唉~这棋盘可有年头了,我猜肯定是大正初年的东西,做的很精细”我一听乐了:“哈,没想到你还懂这么多!不是老棋迷肯定不知道这些。老实交代,你什么水平?”小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参谋见笑了,我也是婴儿学步,还嫩得很呢。”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忽然发现了什么,细细的看起了棋盘,还用手将四边都摸了摸,突然抬头跟我说:“张参谋,您这棋盘有来头啊。”“唉?什么?”我有些摸不着边儿。“您看,您这棋盘依稀看得见有些机器打磨过的痕迹。”我凑过身去仔细看,果然看到一些细细的条文,那是机器划过的痕迹,我有些纳闷儿:“这些有什么说法吗?”“有的,大正年间有些匠人想试试看机器做的棋盘是不是够好,这样可以缩短制作工期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于是就尝试做了一些,可效果并不见好,而且人们也不买账,后来就不提了。这些试做的东西也因为质量不好销毁了,只有少部分流散出来。只是……”小正盯着期盼若有所思,忽然他翻过棋盘,拿起来仔仔细细的沿着棋盘四围细看。猛的他愣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棋盘一角的一处:“张参谋,您这棋盘是从哪里得来的?”我有些惊诧,连问他怎么回事。小正说:“您看这个角,上面有很细微的一行小字,那正是我父亲的名字啊……我眼睛一向不好,经他这么说,赶忙戴上眼睛拿这期盼系看起来,果然在棋盘一角有一排很小很小的字:赠寺内雅彦友人,大正二年友:菊池健太郎。小正一脸迷茫和急迫,紧紧的跟着我问:“张参谋,您说说这棋盘到底怎么来的?”看到这儿我已然明白小正和那个寺内队长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了,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和他细细的讲了一遍。小正听后长舒一口气,告诉我那个小队长就是他的哥哥。两人一起参军入伍,可是自从来到华北战场后就互相之间很少联系了,因为战事吃紧,都有些顾不得。当看到这棋盘的时候他还以为哥哥战死了。我问他怎么发现这棋盘的秘密的。小正说这种棋盘属次品,几乎没有人收藏,他家里穷,为支持自己学棋,哥哥曾在外打工赚钱,后来才为自己买了这样一个次品作为礼物。那个时候的小正正以职业棋士作为目标积极的努力学习着。后来战争爆发了。军队征兵,兄弟两个都没有幸免,哥哥是大学生,于是做了小队长。而自己才开始读高中,于是做了列兵,可由于自己中文好,被破格提拔为军曹做起了书记员的工作。兄弟临别前互赠了礼物,哥哥送给弟弟的是一只笔,说经常写信。而弟弟则送给了哥哥这个棋盘。小正忧伤的看着,抚摸着棋盘说:“本看到这个以为哥哥已经战死了,原来只是瘦了重伤,真是万幸。哥哥和我一样都表示对战争的厌恶


,不知道现在他还是否还坚持着自己。”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我似乎觉得自己理解了寺内小队张的那个问话:“你是八路吗?”我拍拍小正的肩膀说:“一切都会好的,不用担心,你哥哥也会没事的,说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就能碰上他。”小正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后作为棋迷的我和小正,便利用工作闲暇经常切磋起来。与他的哥哥相反,小正总是稳扎稳打,判断机器准确,通常我总是输的多,赢面小。直到有一次小正笑着告诉我自己已经超过院生的水平了,我才大呼上当!于是在哪儿以后的对弈我每每总是恭敬的摆上两子。我知道小正早已经是职业的水平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