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4 老虎

zhurui1963 收藏 5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甘岭西是从越南北方与南方相邻的一个重镇,美军在甘岭西的特种兵司令西纳尔准将,是一个典型的少壮派军官,为此次对越进行特种作战的干将之一。 他的手里有一个日军据点战略专家小组,都是当年在中国南方作过战的二战退役军官。 经过日军专家的出谋划策,他把甘岭西的周围建造得固若金烫!被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甘岭西是从越南北方与南方相邻的一个重镇,美军在甘岭西的特种兵司令西纳尔准将,是一个典型的少壮派军官,为此次对越进行特种作战的干将之一。

他的手里有一个日军据点战略专家小组,都是当年在中国南方作过战的二战退役军官。

经过日军专家的出谋划策,他把甘岭西的周围建造得固若金烫!被赞誉为治安模范区。

整个甘岭西,歌舞升平,俨然成了一个纸醉金迷的陆游胜地。

这天,他迎来了议长的公子,他高中的同学。

昨夜有人袭击了水井战略村,甚至造成了一些伤亡。但是,这并没引起他的高度重视,他知道,在这一带有一支越共的游击队,他一直把这个消灭他们的任务,一直交给突击队的奥登上校的。奥登上校已数次给他报告战绩。

现在造成了损失让他很生气,他也只是把那个为他卖命的日军战略专家组,给了奥登。自己扭头就去了海边的度假海滩——白油地。

这才是他重要的任务,他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已经在越南取得了军事上的战绩,他现在必须在政治上找一个靠山,从而才有可能进入总参谋部,这才是他当前的首要任务。

自己的老同学,并没有带女友前来,这令他很高兴。

美国的上流社会可没有欧洲那些杂种那么多的顾忌。

所以,他给老同学准备了一个绝对开胃的游戏。

老同学哈哈大笑:“我知道你是古怪的家伙,别骗我,我可不是欧洲那些乡巴佬,非洲的愚蠢部落我也玩过的!”

老同学把白得象在流油的白沙,在身上裹了一层层,多毛的身躯,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西纳尔顿时摇头轻笑起来:“如果我不能让你满意,你还寄希望于那一帮住在西贡的老人吗?哦,或者叫老将军吗?”

老同学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突然立身而起,身子一摇一抖,扬起漫天的白沙,若一头雄性大发的野兽。大声叫道:“当然不,亲爱的西纳尔,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西纳尔在沙滩椅上躺下来,幽雅地拍了三下掌。

仿佛一阵风过,就见那沙滩上的吊脚草屋依次从中间破开。

每间草屋里卷缩着一个女人。

一个皮肤细腻得如同绸缎,光泽闪烁的女人。

不!绝对是女孩,从那脱光了衣服,卷得象一个青涩的果子一样的样子。从那在风一拂就微微颤抖象未开垦的土地一样的害羞。

尽管很美,但是老同学还是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是那种古老的君王,会喜欢纯洁的处女?”

西纳尔笑了:“你试着朝她们走去,对,”

随着老同学向他们走去。

西纳尔继续道:“对,他们是绝对的处女,但是,他们会对你入迷...”

突然一个全副武装的上校冲进了场地,根本不理会他的眼神,立正道:“紧急公文,将军。”

他一把抓了过来,瞟了一眼,接着就抬起了头。

“喂,你怎么回事?”老同学大声地叫道。

“恐怕,我要处理一下。”

老同学嘴里“戚”了一声,扭头便走。

西纳尔耸耸肩,对副官道:“跟着他。”接着大声道:“迈克,今晚上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会陪你玩!”

“随你的便!”老同学扬长而去。

西纳尔大步走到沙滩边,爬上车,边穿衣服边说:“说!”

“据芒昌情报报告,在芒昌与微克上校作战的老虎突然消失。总部初步判断,老虎已来到了甘岭西。”上校报告道。

西纳尔穿上衣服:“就是他捉了布梅上校,叫凯阅那笨蛋丢了职?”

“是的,我们手上的资料很简单,只知道是北越总部派出的一个游击专家,带着一只数百人的特种游击队。”

“北越也懂特种作战?是苏联还是中共搞的吧!”西纳尔戴上了帽子:“你有什么看法?参谋长。”

“从芒昌转来的报告,此人神出鬼没,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手。任何教科书上都没有的战术。”

“哼,他总不会今天钻到我的甘岭西来吧?”西纳尔回头盯住上校。

“你说得很对,总部就是考虑到迈克的安全。怕老虎得到情报钻进来,再出个芬少尉事件。”上校用一如既往的清晰而不紧不慢的声调道。

西纳尔冷笑一声:“这里是芒昌吗?”他坐直了:“立刻出动总部特种应急队第三分队,一直跟着迈克,没有我的命令,接近的人一律格杀勿论!第二分队便衣分散到整个城市,授予他们每人都有对南越警察的指挥权。给第三分队配备一个直升机小队,随时待命应急。”

上校在车里一挺腰:“是!”

西纳尔慢慢闭上了眼。突然又神经质一睁眼:“把跟着奥登突击队的小日本专家全部调回来。马上到总部报到。”

上校再次答道:“是!”

车子在甘岭西的街上,象一匹野马一样飞奔着,不一刻,已钻入了特种兵司令部里。

老虎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从望远镜里。

他的身子就隐藏在厚厚的窗帘里。这是一个叫“哈吉“的旅馆的顶楼。

跟着他的是黎英、公羊子、黎元新。

突然,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

公羊子轻声道:“是高更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黎英走了过去:“我来!”

她打开门。

老板走了进来,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的丈夫是南越的一个中级军官,奉越共派遣打入。她的父亲是甘岭西的一个富商。她是越共甘岭西地下党书记。

不过她的身份只有黎英和老虎知道。

她进来后轻声道:“对不起,先生女士们,奉警察局才发出的命令,所有进入甘岭西的旅客,必须到大堂接受警察先生的问讯。我知道先生女士们是大老板,所以,亲自来请你们。”

老虎不动声色地问:“警察在楼上?”

“不,他们还是给我这个老板的面子,现在大堂里。当然,如果你们久不下去,他们会上来。”她仍旧是轻声地说道。

老虎点点头,大步朝门口走出去,黎英第一次不是紧跟,而是留在了最后。与女老板并肩而行。

突然,老板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声音。

公羊子和黎元新都猛回头,只见那老板被打倒了。黎英已飞快地出来了。

老虎却是头也不回,突然推开了窗,一纵身便上了窗外的树顶。

公羊子长鞭出手,人顺着一下子就溜上了树。

这当然更难不到丛林游击队出身的黎元新。

黎英把窗子关好了,身子才如燕子般的一穿,上了树。

耳听得楼上警笛响起。

四人已下了树,好在这越南多的就是树。

四人从容地在树林里闪身而进,只见那街上。

南越警察屁颠屁颠地跑。

挂着美国星条旗的吉普车象脱僵的野马,横冲直撞过来。

一辆人力车被撞了个人仰马翻,车夫乘客都卷在地上不敢起来。

不一刻,南越警察已把旅馆围了个水泄不通。

街上的人立刻向各个店铺躲进去。

老虎见大街上已没有了行人,只得做了一个手势,四个人只得再一次上树,隐蔽了起来。

警察直折腾了大半天,才走了。

但是,街面上却留下了一些暗探。

直到又有人在街上走了,老虎他们才又走上街。

他们是直朝着一个饭店走去。

这是一个经营西餐的餐厅,虽然所有的装饰都带有脱不开的越南风情。但是,里面卖的却是地道的西餐。

所以,里面坐的大多是美国人和有钱的越南人。

因为是上午,里面就餐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穿着很绅士的金发碧眼的美国人。

酒店的老板娘是一个风骚的半老徐娘。

看到老虎他们来了,她亲自走了过来。

显然,她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她知道,美国人吃西餐是自己的生活习惯而已。但是,越南人来吃西餐就是有钱人了。她当然要乘着这个生意清淡的时候,多揽些生意。

她一步三摇着丰臀,笑盈盈地过来了。

那服务小姐阿秀见老板亲自动了,也赶紧把他们往那靠窗可以看海的位置上引。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眉,是这里的老板。几位贵客光临小店,我不胜荣幸。”

戴着墨镜的老虎淡淡一笑:“呵呵,阿眉,就象我以前一个女朋友的名字。”

“是嘛?大老板一直在哪里发财呀?”阿眉笑得下巴和身子一起颤抖起来。

阿秀把柔软的身子弯得更低。

老虎勾勾手指头,让阿眉把头靠过来。

阿眉顿时身子一扭便依了上来。

可是,黎英已轻轻一下把叉子顶起来,正好把她那要靠上老虎的脸顶住。

老虎不由哈哈大笑:“西贡!”

阿眉却不尴尬,而是也笑出声来:“夫人并介意,我如何攀得上这么高贵的先生呢?”

她退后两步,一弯腰:“我亲自去厨房看看,一定给你们弄最地道的西餐。”

黎英把叉子往餐具上一推:“小姐,全部给我换了。”

老虎更快乐地向餐厅里扫视过去。

他已算清楚了,餐厅里一共有十二个美国人。

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一个刚才就在他们的前面停下一辆军用吉普车的美国人身上。

老虎把身子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眼,观察着这个美国人。

他的胡须和头发都修剪得极为干净,而且穿的休闲装,熨烫得极为笔挺。

老和尚微微地笑了一下:这是一个军官,而且应该是总部办公室内工作的军官。

他突然亲热地把嘴靠在黎英的耳朵边,不过他悄悄话的内容是:“定简单点,而且先付帐。”

接着又眼一瞪真挤眉弄眼的公羊子,公羊子立刻恢复了正经,他把眼一盯那军官,公羊子点了点头。

那军官果然是一个绅士,他吃得很优雅,所以也很慢。

老虎也吃得很优雅很慢,几乎就合着他的节奏。

黎元新就不行了,弄得手上、脸上都是。

阿秀赶快把脸侧向一边。

公羊子狠狠地在他的腿上扭了一个大红疙瘩,他才停了下来,细细地擦起脸和手来。

黎英只浅浅地吃了一点,就悠闲地喝着水。

公羊子悄悄地把鸡腿塞入了怀里。

黎元新只能干瞪眼。

在军官摸嘴的一瞬间,老虎站了起来。

老板见他们站了起来,一双水光凌凌的眼就望了过来:“不对胃口,西贡老板?”

老虎高扬着头,摇了摇,直走过去:“NO,我马上有一笔大生意要谈,阿眉,我们还会再见!”

那军官显然是一位常客,丢下钱,谁也不理,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向店外走去。

老虎也笑着迈着不慌不忙地步子向外走去。

公羊子和黎元新象所有的保镖跟班一样,忙大步在前面两边开路。

黎英象所有的夫人一样挽着丈夫的手,依偎着向门外走去。

军官的车停在一片树阴里,在越南的骄阳下,这种停车场总是被树阴笼罩着。

伺应生恭敬地立在那里,等待着军官进去开车。

军官仍旧没看他,只是一张小费弹了出去。

就在伺应生接小费时,突然,公羊子身子一动,手掌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脖子上。身子一下子靠上了他,仿佛是一个亲热的拥抱,把他向树阴里抱去。

军官还是感到了风声,所以,他轻捷地闪身回头。

可是,贴上他的是老虎:“别动,我是老虎!”

军官显然是训练有数,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

但是老虎的动作有如何会停顿,手掌猛烈地插击军官的腰部,军官觉得自己的腰断了,反击的力道顿时消失了。委顿在老虎的怀里。

黎英他们飞快地跳上车,老虎把军官按在车前的座位上。

公羊子笑嘻嘻地给军官腰上捆了一颗拉了弦的手雷。

老虎发燃车,在美国军官耳边说:“我尽量把车开平稳一点,希望你配合。不然,那手雷炸了,你是没命了,我只怕也要遭殃。”

说罢,猛地轰一脚油,车子窜上了大街。


西纳尔气坏了,十二个村庄都出现了老虎。

他们都至少杀死了一名自己手下的南越甚至美国士兵。

至少都炸毁了一个了望塔,用的是迫击炮或者火箭筒,射击极为精确,几乎都是一发命中。这显然不是原来地方游击队能达到的水平。

最让他生气的是,十几分钟后,直升机赶到,这些人就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算计精确的袭击也显然,只有老虎才能办到。

报复性的轰炸,只是炸坏了一些树子。

他正在后悔把小日本从奥登突击队调回来时,一个更让他震惊的消息传来了:司令部的史密司中校失踪了。

报案的是西餐厅的老板阿眉。

他很生气,大喝一声:“给我把西餐厅的老板和服务小姐全捉来!”

他叫完就嘿嘿地冷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