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镜子的彻悟

weangeer 收藏 0 41
导读: 镜子的彻悟 对于他,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用悲戚且厌恶的眼光来对待他,我和他,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亲戚吧。从关系的复杂层面上来说,他应该叫我为堂哥,但我从来不上他叫我,或者说,他叫我时我就假装听不见。只是,此时的我,却多么希望能够好好的叫他一声堂弟,多么希望能有机会让我重新来好好弥补过去的对他的粗鲁与傲慢。 他是在我八岁的时候被带到我的家族的,他的妈妈将成为我小叔的续弦妻子,那时他才六岁,有点低能。我们家族的成员对我小叔所

镜子的彻悟

对于他,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用悲戚且厌恶的眼光来对待他,我和他,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亲戚吧。从关系的复杂层面上来说,他应该叫我为堂哥,但我从来不上他叫我,或者说,他叫我时我就假装听不见。只是,此时的我,却多么希望能够好好的叫他一声堂弟,多么希望能有机会让我重新来好好弥补过去的对他的粗鲁与傲慢。


他是在我八岁的时候被带到我的家族的,他的妈妈将成为我小叔的续弦妻子,那时他才六岁,有点低能。我们家族的成员对我小叔所作的决定十分不满,一方面是因为我小婶刚过世不久,小婶所留下的两个小孩儿还没从悲痛的阴影中走出来,一听到他们的爸爸要给他们去娶个新妈妈已经吓得不行。另一方面我小叔所要娶的这个女人名声不是很好,大家都说她是被她前任丈夫给赶出门来的,之后又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小叔,说什么活着是我小叔的人,死是我小叔的鬼,就这样我小叔在糊里糊涂中就下娶她的礼金。大人们都说这样的女人一旦进了家门,恐怕以后家里将会永无宁日了。但,我小叔已经像是被灌了迷汤一样,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大批关于他妈妈的谣言,使得他还没带到我们家族时我们这些半懂半不懂的小孩子们已经达成一阵线,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他玩耍。况且我也只有这两个我小婶所遗留下来的堂弟妹们,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我的小堂弟妹们欺负的,除非这位所谓的新小婶能够好好地对待我的小堂弟妹们。


后来,大人们的预言果然成真,这位所谓的新妈妈对于他与对待我的堂兄弟姐妹们简直是天渊之别,我的可怜的小表弟正在长身体时期却经常吃不饱,老是要偷偷的跑到我家去找东西吃,而且不敢让我新小婶知道,老师说要交学费却不敢回家要。而我的小堂妹在被她的新妈妈打骂后,都不敢回家。而对于他,他妈妈简直是捧上了天来疼爱。我小叔继续是被灌了迷汤一样偏袒着他们母子俩。这一切都激发了我对他的厌恶与气愤。假如,没有他的存在的话,我的小堂弟妹们可能不用这么凄凉。所以,我和我的小堂弟妹们决定实施我们当初的所定的计划。母债子还,天经地义。当时我们英雄主义般的这样认为。


我们抓住他有点低能的弱点,对他百般刁难。一起去上学时,我们故意带他走另外一条路,然后就骗他在原地等我们,而我们早已经跑去上课,为了这个,他没少挨老师和我小叔的批。但奇怪的是每次他都没有说出我们叫他在原地等的事情,无论被老师或我小叔骂得他多厉害。低能儿记忆力真差啊,我们总是这样嘲笑着他。我们小孩子要出去玩时,他老是要跟着我们,而我小婶老是左一句右一句地叮嘱我们要好好的跟她的宝贝玩,我们就会默不作声的低下头,然后互相使眼色一哄的全跑了。他就会拼命的在后面追着我们,但他永远不会知道我们究竟是跑向哪里,躲在哪里。而这时也会传来我小婶对我们的咒骂声~~~~~,我们,却有了报复的快感。我为我能为我的小堂弟妹们讨回点公道而感到自豪。日子在作弄他的快感中度过,似乎也很快。


后来,有一天,我得了急性肠胃炎,高烧不退,我爸妈因为工作的原因,都没有在家,他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我的家中,背着我整整跑了快三公里的路,当时我十五岁,一百多斤,而他才十二岁,身体很瘦弱。在半昏迷中,我只听到他粗糙的喘气声。后来,我醒来之后,我的小堂弟妹们已经赶来照顾我,我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他们的坚强的守护者。而他,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站着,那一刻,我似乎听到多年来绷紧的那根弦断了:“我们这样对他究竟做对了没有?”


就这样,时光老人操纵着他的魔掌,春来了又去,而他也在我们的孤立中长大,他,似乎也习惯了我们对他的对立态度,后来,由于学业日益繁重,而我也为我的高考而奋斗,我当年的必须受我保护的小堂弟妹们也已经能自己照顾自己了,虽然我小婶还是对他们那样不好,但至少我的小堂弟妹们在我的调教下已经不会像当年那么软弱了。就这样,我选择了住校。在我要搬去学校时,他也在送我的人群当中,红着鼻子,当时我的心也软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我知道,他一直想得到我这个大哥的认可。我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他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要好好地替我照顾好堂弟妹们,替我尽尽哥哥的责任。其实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好我的意思。但他噙着眼泪点了点头。忙碌的高三生活已经占据了我大半的时间,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多想了,在高考的那三天,我把手机都关了,我不允许我的高考出现任何一点的纰漏。在最后一天考完之后,我高兴的打给了我爸妈,终于等到解放的这一天,我恨不得马上跑回家跟我那群小孩儿一起庆祝。但电话那头却传来妈妈低沉的声音,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妈妈是不会这样的。我追问着该不会是我的小堂弟妹们发生了什么事了吧?想一想这一年自己为了高考,确实没有为他们做些什么啊。但妈妈却说岭礼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抢救呢,你快点过来啊。当时的我只是呢喃着不可能,这种事怎么发生在他身上呢。之后我狂跑去医院,老天会保佑现在生死未卜的他一定平安的,一定会的。但当我赶到医院时,大家已经了哭成一片,平时老是歇斯底里的小婶,现在却出奇的安静。我的小堂弟妹们哭跑着抱住我说,他是为了救被困在火中的堂妹而被燃烧着的木头砸中的,但他还是坚持到救出堂妹为止,嘴里呢喃着,他终于尽到了一个哥哥的责任了。顿时,我像陷入漩涡中一样,我看见的只是一个干涸的海底,煎烤着我的灵魂。原来从一开始,一切都只是我一个人坚持着的孤立,原来当我们叫他停留在原地等我们的时候,他什么都懂,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奇迹。原来,他也经常为了我的堂弟妹们跟我小婶吵架,这一切,都这么实实在在的发生着,而我,一直都用那种自私而又傲慢的心态来否认这一切。我究竟是在保护着我的小堂弟妹们还是以此为理由伤害着他啊?汹涌的暗流突然冲向我,我的心已经被深深地打上了一个结。上帝不是会保佑好心的人吗?回来,醒来,快醒过来……


天已经黄昏,天空布满了黄金色的暖色霞光,而我的心结结在哪一处?为了什么原因?是为了哪一个人的?我的彻悟为什么要来自于这么惨痛的现实?在一回首间,我只剩下了一幅模糊的脸庞和一条已经不能回头的路了。我只能祈祷,祈祷远在天堂的他,能够安息,我的堂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