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汉匈之战和西罗马的灭亡

潇湘逝水 收藏 15 36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匈奴族的源起

匈奴在中国北方称雄近800年。从战国后期至南北公元,也就是说前3世纪到公元5世纪初。自从匈奴这个名称出现起,它已经是个强大的民族,战国时的秦、赵、燕三国的长城就是为了防御匈奴的侵犯而修筑。秦朝建立后,派遣蒙恬发兵30万,北击胡人就是匈奴,“略取河南地”,与匈奴分立。秦末汉初,冒顿即匈奴单于之位,他战胜东胡、月氏、楼烦等少数民族,并且一直进犯到了秦朝所建立的河南寨。匈奴并没有就此而止,而是北上与西向,征服浑庾、屈射、丁灵、鬲昆、薪犁等国。汉文帝时,匈奴又西征西域26国。西汉初,匈奴建立起北自西伯利亚,东到大兴安岭,西到帕米尔高原和新疆伊犁河畔,南到河套地区的大帝国。

二 汉匈之战

到了西汉武帝时,情况发生了扭转,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大汉朝积累了强大的国力,终于展开了对匈奴的反击作战。其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是:

之一,元朔二年(前127),车骑将军卫青领兵出云中,西至陇西,击败匈奴楼烦王和白羊王,虏获牛羊百余万,收复了秦时的河南地。随后,西汉王朝在此设朔方、五原二郡,筑朔方城,徙民屯戍,使之成为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要地。

之二,元狩二年(前121)春,镖骑将军霍去病率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杀折兰王,斩卢胡王,诛全甲,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首虏八千余级,收休屠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再次领兵出北地,“逾居延,遂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得酋涂王,以众降者二千五百人,斩首虏三万二百级,获五王,五王母,单于阔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霍去病领兵两出河西,不仅直接导致了匈奴浑邪王率其部众降汉,而且使西汉王朝完全控制了河西走廊。从此,“金城、河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西汉王朝先后在此设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切断了匈奴与氏羌的联系,打通了前往西域的道路。

之三,元狩四年(前119)春,大将军卫青和缥骑将军霍去病各率骑兵十万人,步兵、瑙重兵等数十万人,分道深人漠北,寻找匈奴主力决战。卫青出定襄塞外千余里,与匈奴单于接战,大败单于主力,斩捕首虏19000级,“至真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霍去病出代郡2000余里,同匈奴左贤王接战,斩获首虏7万余级,“封于狼居骨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是役,匈奴士卒损失近10万之众,实力大减,远遁漠北,“漠南无王庭”。

由于匈奴对汉战争的惨败,公元前57年他们出现了分裂,出现了“五单于争立”的局面。当时匈奴内乱,使各个部落陷于绝境。后来,由于首领呼韩邪单于(稽侯姗)杰出地采取了接受汉王朝统一领导的方针,才借汉人之力拯救匈奴于险境之中。

东汉初期,匈奴人的侵扰又重新抬头。他们一方面与新兴发展起来的鲜卑族连兵入寇,一方面又勾结和支持中原的割据势力,直接参与对中原的分裂活动。当时,东汉适逢初建,在军事上也只能消极防御。公元84年,驻牧于匈奴南部、统领八部之众的古冀(y众)键日逐王比(呼韩邪孙)归附汉朝,自立为呼韩邪单于,重新接受中原王朝的统一领导,于是匈奴遂分裂为南北二部。

当时,汉遣中郎将至南匈奴,帮助他设立单于庭帐于五原西部基,后又允许他入居河西郡美樱县。但是,北匈奴的存在及不时的干扰,仍对中原构成威胁。在国力略有恢复之时,东汉政权于公元73年向北匈奴再次发起进攻。

但由于当时中原大旱谷贵,军事行动被迫于77年一度停止。公元89年,由于北部匈奴又起内乱,东汉王朝才又重新采取行动。在汉将与南部匈奴联军的夹击下,连年大破北部匈奴于大漠南北及新疆东部。此时,北单于因受重创而逃遁,并于91年率残弱妇孺逃往西域。

三 匈奴人西迁徙的原因迁徙路线

其西迁的原因概括起来有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是匈奴政治组织松驰,内江频仍。内部纷争,使其元气大伤,国势式微。公元前89年,卫律除掉受单于器重之汉降将李广利,反映出匈奴上层激烈的内部斗争。嗣后,内部又因单于的继承问题,纷争骤起。公元前85年,单于病重,遗命其弟右谷蚕王为单于。单于段后、卫律等与额渠阔氏合谋,秘不发丧,伪托单于之命,立单于之子左谷盆王为壶衍鞋单于。这引起左贤王、右谷愁王的不满。二王不再服从单于,匈奴于是分裂,直至公元48年冬,日逐王比自立为单于,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时稍有缓解。

公元89一91年汉朝征伐北匈奴的战役中,率部众精兵积极助伐,重创北匈奴,整个匈奴更是一撅不振。

其二,匈奴是游牧民族,畜牧业是其赖以生存的社会经济基础。畜牧经济有其不可避免的脆弱性,牲畜的豢养生长,受自然环境的影响极大,一场特大的暴风雪或严重干旱,便要吞噬数以万计的畜群,可以加速或导致游牧国家的分裂、衰败以至灭亡,匈奴也难逃此催难。

公元前85年,匈奴境内,连降雨雪达数日之久,对匈奴的打击巨大。公元前71年,匈奴师伐乌孙返回,逢暴雨大雪,出征的匈奴人,能回者不足十分之一。公元前68年,匈奴境内又发生饥懂,人口、牲畜又死去十分之六、七。

其三,一汉朝频繁征伐匈奴,强大的军事压力,迫使匈奴西迁。上文所写的汉武帝三次征伐匈奴战争,重创匈奴。与此同时,汉朝遣张赛出使西域,联络月氏、大宛,折散匈奴在西方的联盟,切断匈奴“右臂”,又置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隔断匈奴与羌族的交通,遂扼制了匈奴势力,消除了边患。

东汉时,北匈奴不时侵扰,影响东汉及中原地区封建社会的发展,故耿秉上书明帝:“中国虚费,边睡不安,其患专在匈奴。”于是,东汉大发缘边兵,同南匈奴、乌桓、鲜卑等骑兵数万人,四路出塞北征,北匈奴逃匿漠北。东汉在西域置都护及戊已校尉,用以镇抚西域,捍御北匈奴。

公元91年春二月,汉军耿夔出居延塞,大破北匈奴于金微山,北单于率领一部分人众脱逃,嗣后,其地为鲜卑所据,留下的十余万匈奴人,遂自称鲜卑。自此,匈奴政权全部瓦解,在大漠南北活跃纵横了整三百年的匈奴,从此踏上了西迁的征途。

至于北单于最初的走向与踪迹,西方史料根本没有记载,东汉政权也尚不清楚。所以《后汉书》的载述,前后颇不一致。《南匈奴传》和《窦宪传》俱曰:“北单于逃亡,不知所在”。《袁安传》则云:“北单于为耿夔所破,遁走乌孙,塞北地空,余众不知所属”。《南匈奴传》论:“单于震慑屏气,蒙毡遁走于乌孙之地”。

根据上述两条史料及各方面情况判断,匈奴西迁的第一站,当以迁往乌孙为实。

乌孙,即是巴尔哈什湖以南和西南的楚河、塔拉斯河流域以及锡尔河以北的草原地带,也就是原那支善单于败亡之地,北单于部从在乌孙地区停留了一个时期,具体呆了多久,尚不可考。

2世纪中叶,鲜卑同盟日盛,檀石槐统治时,“称兵十万,才力劲健,意智益生……兵利马疾,过于匈奴……尽据匈奴故地。”在这样一个强大的新兴势力威逼下,北匈奴已无法在乌孙邻近呆下去,精壮部分遂向西北方向移徒。其西迁的第二站为康居,此亦有史料可证:

“悦般国,在乌孙西北,去代一万九百三十里。其先,匈奴北单于之部落也。为汉车骑将军窦宪所逐,北单于度金微山,西走康居,其赢弱不能去者住龟兹北。地方数千里,众可二十余万,凉州人犹谓之‘单于王’。”

林斡先生认为:“南北朝时的悦般国,其所辖地域实相当于汉时乌孙之故地,并非乌孙西北。”。匈奴西迁的第二站康居,即今中亚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地区。

自公元91年以后的二百年间,中外史籍对匈奴的西迁,或蜻蜓点水,或语焉不详,直至公元292年前后,西方史籍中才出现了匈奴人的记述。

公元四世纪中叶,匈奴人击灭了位于今南俄草原以东的阿兰聊国,震动了西方,自此,匈奴人在西方的活动,遂史不绝书。阿兰聊亦称阿兰,原名奄蔡,后乃改名阿兰聊国,在康居西北二千里。这是匈奴西迁的第三站,顿河以东至伏尔加河之间及南至高加索山脉之地均是阿兰人的领土。

中国史籍中对匈奴灭阿兰的战事亦在略述,只是把奄蔡(阿兰)与粟特混而为一:“粟特国,在葱岭之西,古之奄蔡,一名温那沙。居于大泽(亚速海),在康居西北,去代一万六千里,先是匈奴杀其王而有其国,至王忽倪,已三世矣。”。

匈奴人灭阿兰后,军事力量强大,自公元374年起,开始扮演起推动欧洲民族大迁徙的主角。开始了铁骑蹂厢欧洲的活动。

四 上帝之鞭

4世纪中叶,匈奴大部队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军事征伐。

战胜阿兰人并灭其国后,公元375年,匈奴进攻里海附近的东哥特人,这些东哥特人随即被征服。继而开始攻击西哥特人,西哥特人不能抵挡,公元376年,西哥特人被迫渡过多瑙河,逃向色雷斯地区。公元395年,匈奴人突然转向了近东地区,他们进入亚美尼亚、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挥师急进,如疾风暴雨般无人可挡,沿途攻陷所有城邦,俘虏臣民,直到波斯帝国。最终在波斯首都哥列斯封与波斯军队决战,然而不敌波斯军队,退回到伏尔加河流域。

匈奴真正强大始自阿提拉成为帝国国王之后。5世纪初阿提拉在匈牙利平原建立匈奴王国,开始横扫日薄西山的罗马帝国,与他的前辈相比,阿提拉更具雄心,更富侵略性,他统领豹匈奴帝国是匈奴史的最后一章,也是最辉煌的一章。他和他的匈奴铁骑以凶残闻名于世。所过之处往往留下一片废墟,一地白骨,使罗马人蒙羞,使日耳曼人丧胆,被称为 “上帝之鞭”。

5世纪中叶,阿提拉的部队攻入东罗马的巴尔干地区,再一次令欧洲震动。公元443年进军君士坦丁堡,东罗马战败求和,被迫割让潘诺尼亚地区,公元451年,阿提拉发动对于高卢地区的进攻,并与东哥特人联合在一起,与西哥特人大战,双方都损失惨重。次年,阿提拉进攻意大利,以后在接受罗马的进贡与联姻的条件下,才收兵回到潘诺尼亚地区。从而第一次敲响了西罗马帝国灭亡的丧钟。

453年,阿提拉在新婚之夜突然去世,这一消息令整个欧洲震动,以后有许多文学家写出了美丽勇敢的新娘为复仇杀死匈奴王的故事。阿提拉死后,匈奴失去了统帅,遂一蹶不振,迅速衰败。

阿提拉死后,他的儿子们为争夺大单于之位,打起了内战,匈奴帝国遂土崩瓦解。公元454年,东哥特、吉皮底人组成联军,在匈牙利打败了匈奴。从此,匈奴人被迫退回了南俄罗斯草原。公元461年,阿提拉的一个儿子妄图重建匈奴帝国,发动了对多瑙河流域的东哥特人战争,遭到失败。公元468年,他又发动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战争,结果战死沙场。从此,匈奴彻底沉寂下去,逐渐被其他民族融合。公元500年左右,匈奴走完了辉煌的历程,像颗耀眼的流星,陨落在历史的天空里。匈奴帝国崩溃前不久,摇摇欲坠的罗马帝国也走到了尽头。公元476年,日耳曼雇佣军攻占了罗马城,西罗马帝国自此灭亡。

五 西迁影响

但是,匈奴人却定居于欧洲,并没有完全销声匿迹,直到6世纪,匈奴人还曾与突厥人联合作战,不过已是强弩之末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以后相当多的匈奴人被迫从潘诺尼亚地区离开,但这个地区却永远烙上了匈奴人的印痕,潘诺尼亚地区包括今天的匈牙利、奥地利北部和克洛地亚。

匈奴人漫长的迁徙,客观上促进了文化的交流现代匈牙利人与欧洲其他地方人的长相有明显区别,匈牙利民歌有很多与中国陕北、内蒙古的民歌曲调相似,匈牙利人吹唢呐和剪纸的情形与陕北非常相似,说话的尾音也接近陕北口音。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在一首诗中曾这样写道:“我们那遥远的祖先,你们是怎么从亚洲走过漫长的道路,来到多瑙河畔建立起国家?”有的学者说,匈牙利Hungary一词最早的词根来源可能就是Hun,也并非不可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