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九章 马家梁子

hcxy2000 收藏 4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size][/URL] 放下望远镜,柴万红也是心里不解:“李排长,还真是奇怪。这里并不是日军的活动区域,也没有什么军事价值。按理说鬼子不应该来的,而且,至少这里的村民不应该跑呀。” “柴老哥,这个村子真是蹊跷,只有一道门,像个城堡一样。是不是只有一户大人家”李德明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第二个门,看来要进去只能翻墙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放下望远镜,柴万红也是心里不解:“李排长,还真是奇怪。这里并不是日军的活动区域,也没有什么军事价值。按理说鬼子不应该来的,而且,至少这里的村民不应该跑呀。”

“柴老哥,这个村子真是蹊跷,只有一道门,像个城堡一样。是不是只有一户大人家”李德明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第二个门,看来要进去只能翻墙了。

“不奇怪,这里的村子都是这样的,不一定是只有一户大人家。这里我几年前曾经来过,记得名字好象叫‘马家梁子’,大概是有五六户的模样。”柴万红笑了笑,随即正色地说道:“不如我带一个人翻墙去看看。”

“你不行,你要是出事,我们就迷路了。”李德明摇摇头,叫过两名队员:“全娃子,你和宾娃两个去看一下。小心点。”

两个队员简单准备了一下,就猫着身子出去了。

望远镜里,派出去的队员跑到围墙边上,看了看四周,搭了个人梯。让李德明奇怪的是,黄万全上了围墙,呆了一会,并没有过去,而是立刻下来和蔡成宾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就跑回来了。

“不用问,里面肯定是鬼子。”看着两个黑点这么快就往回跑,柴万红低声说道。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跑回来了。

“队长,里,里面是鬼子。”蔡成宾喘着气说道。在敌后对鬼子的恐惧让他脸色发白,刚停下来就抢着说道。

“你又没看到,说啥子说。当兵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多,看把你龟儿子吓成这个样子。”李德明有些生气,对黄万全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院子门口有一辆汽车,”黄万全调整了一下情绪:“房子门口也有两个死人。里面传出来的话和今天那个鬼子说的一摸一样,骇得我脚杆都软了。(骇――吓)”

“有多少鬼子?”

“不知道,我没敢看,怕有暗哨。”

“你是瓜的索?有暗哨,你娃一上墙头就被发现了。莫求的用的东西。”李德明恨不能踹上他一脚。

“行了,李老弟,整个队伍只剩下这几个人了,我们又在敌后,突然遇到鬼子,兄弟们担心也是正常的。”柴万红拍了拍李德明,问道:“黄万全,你翻墙的时候,看见鬼子汽车里装的什么东西?”

“队长,我没有看仔细,不过好象是弹药箱子。”没有料到柴万红会问得这么细致,黄万全一呆,想了半天才回答。

这个模棱两可得答案让柴万红苦笑了一下:“好了,黄万全,蔡成宾,你们先去休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有什么可怕的?以后镇静点。”说完把李德明拉到一边。

“柴老哥,我看我们绕道吧,这里太危险了。”冷静下来的李德明有些担心了。

“等一下。”柴万红拿过望远镜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说道:“我看院子里鬼子并不多。第一,只有一辆运弹药的汽车,第二,只有一个灶在冒烟,说话的声音又小,第三,这里离鬼子对我们阵地的进攻路线实际上只有一道山沟。所以我估计鬼子不多。”他停下来算了一下:“一辆汽车,应该不超过5个。会不会是迷路的鬼子?”

柴万红说得是有道理,但他们只有九个人,有没有必要冒险?李德明还是拿不定注意。回头望了一眼坐在那里不说话的黄万全,心里忽然一动,鬼子连暗哨也没有设,是真的没几个人?还是太疲劳了?

“兄弟们,”李德明觉得还是应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前面的村子里面有鬼子,而我们还不知道鬼子有好多。鬼子的大炮已经交给我们干掉了,大家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都在鬼门关打个一个旋旋的(打个一个旋旋――逛了一圈),能够活下都不容易。现在我问问你们,是绕道,还是收拾那几个虾子?”

七个队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半天没人说话。其实很多人还是赞成绕道走,可是就怕一说出来就被人耻笑。

沉默中,一股炊烟味飘过来,林子里发出一阵吞咽口水和肚子打鸣的声音。

“求,干就干,柴队长也说了鬼子人不多。要死也当个饱死鬼。”最先沉不住气说话的,竟是黄万全。

“也,你娃现在倒雄事起来了(雄事――豁出去),刚才做啥子去了?”一个精壮的队员低声挖苦道。

“骚鸡公(骚鸡公――发情的公鸡,这里指骂人的绰号),你给老子哑到,说啥子怪话。等回到部队,放你一天假去逛窑子。”李德明骂了一句,又许诺了一句,让那个说话的汉子赵丞稷两眼发光。

“队长,你莫听他的,他虾子除了会摆骚壳子(摆骚壳子――讲黄色笑话),下头的玩意根本不顶求用。”一个叫李自新的队员听见李德明否认承诺,有些不服气。

“李猫,你狗日的一天到晚都在猫叫春,就是没有看到你用过,爪子,不服气?态度好点,老子出去的时候带到你尝尝鲜。”

两个人说的,除了李德明,其他人都是多年的军旅生涯,这种事和话见多了,都笑了起来。李德明毕竟年龄太小,听着听着,脸竟然红了。

“行了,争锤子争,有命回去,我做主,都放一天假。”李德明阻止了两个人的争吵。尽管大家都尽量压低了声音,李德明还是很担心的。

“大家考虑得差不多了。我们举手表决吧?同意收拾鬼子的举手。”

队员们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在李德明刚说完,黄万全事第一个举手的,赵丞稷和李自新紧跟着举起了手,其他人犹豫了一下,也举了手。

对村子里的鬼子展开进攻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九个人分成二七两个小组,两个人的那一组带一挺机枪堵住大门,其余的七个人在黄万全的带领下,从第一次翻墙的地方翻了进去。

鬼子果然没有设置暗哨,他们顺利地进入了然院子。还在墙头上就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夹在燃麦秸和炖鸡香味里极为怪异。

他们进去的地方是个宽场子,估计是村民用来打晒粮食的打谷场,往里又是一条小道,小道那边是一排院子。其中一个大院子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里面透出些灯光,传出来的话,果然是东洋话。

他们的脚下,是两具老人的尸体,仰面躺着,胸前的几处伤口队员们都很熟悉,那是刺刀的伤口。不用说,这两个老人是被刺死的。

柴万红拍了下赵丞稷和黄万全的肩膀,指了指汽车,两个人匍匐着靠近汽车,上下检查了一下,摇摇头。

过了这么久,除了有灯的屋子,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而且听口音,也只有四个人在说话。李德明把机枪端起来对准房门,甩了甩头,剩下的队员无声地来到门口,举抢准备。李德明上前站到了大门前。

显然,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大的门,只能是地主老财的家。从没有关严的门缝里看,里面大堂门口摆着两挺捷克造轻机枪,桌子边坐着三个鬼子,还有一个鬼子端着一盆炖鸡正往里走。两支三八式步枪靠在身下的凳子上,属于可以随时拿枪射击的位置。上好的刺刀在桔红色煤油灯光下,闪耀着诡异的寒光。

李德明猛然间运足气力,一脚把门踹开,冲进去手里的机枪就开火了。等最后一个队员进来,他已经打完了一个弹匣。四个准备享用大餐当场被打得全身窟窿。

柴万红迅速命令检查各个屋子,五六户人家的院子,再怎么的也有四五十人,现在竟然一个都不见了。

很快,柴万红就知道答案了。在一户人家的小院子里,横七竖八,全是死人!

火把的照耀下,看得出这些尸体里面,有老人,有孩子,有青年,有妇女,那场子中央的碾子上,整整齐齐地压着一个婴儿形状的血肉。

“全村的人都在这里了?”柴万红的脸阴沉得可怕,手指关节捏得发白。

“应该都在这里了。加上屋子里头得一个和外头打谷场得两个,一共是37个人。五个小娃娃,最造孽的是那个滚子上头的(最造孽――最惨),还是个奶娃娃,这帮日本鬼子根本就不是人。”李自新心情沉重地回答道。

赵丞稷和另外一个叫高卫的队员抬着一具用背子裹着的尸体出来。放在地上的时候,一个酒瓶子滚了出来。见此柴万红奇怪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酒瓶子?”

两个人相互看了看,高卫恶狠狠地骂道:“龟儿子挨千刀的日本杂碎,糟蹋了人家姑娘不说,还用酒瓶子。。。。。。”剩下的话他显然不想再说下去了。赵丞稷叹了口气走到院子外。似乎再也不想看到这些了。

“你是死人啊?把这个东西还带出来!”柴万红气急骂道。他明白没有说出来的话。走上去一把抓起酒瓶子,狠狠地扔在墙上,酒瓶一声脆响,摔得粉碎。

“为啥子不让我进去?”院子门,赵丞稷把李德明拦住了。

“队长,艾,明娃子。”换了一种倚老卖老的口气,赵丞稷说道:“是个人就要听人劝,喊你莫进去就莫进去,大人在办事,你青苟子娃儿不要闹(青苟子娃儿――屁股有青斑,呵呵,婴幼儿的屁股都有青斑,专指小孩子)。走,我们去看看鬼子汽车上有啥子好东西。”

这话李德明不爱听了:“我是队长,未必然你还要命令我索?让开!好狗不当道。”

“也,你娃硬是在摆队长的谱索?好嘛,你娃犟拐拐一个(犟拐拐――倔犟的人),是你自己要看的,不要怪我。”赵丞稷无可奈何地让了路。

“哇~”眼前的惨样让李德明的胃子剧烈地痉挛,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可是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除了一阵干呕,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跟在他身后的黄万全、蔡成宾脸色发红,呆呆地看着,没有人上前安慰李德明。这让一直冷眼看着他们的柴万红很是意外:“你们四川人真是奇怪,都是从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拼杀过来的人,甚至还有敌人脑浆溅到自己脸上的经历,怎么看着这个,竟会反应这么大?”

还在干呕的李德明被这句话忽然激怒了,他冲上去扑到柴万红,骑在他身上就是两记耳光。柴万红比李德明要魁梧壮实得多,猝不及防了落了下风。看见李德明瞪着血红的双眼似乎要和自己拼命,大惊之下摆脱他站起来。

谁知李德明依旧扑了过来,柴万红只好紧紧抱住对方,大声喊道:“你干什么?你疯了吗?我是柴万红!”

这几下变化极快,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想拉开两人时,李德明已经哭着骂起来:“你狗日的不是人,你们山西人都没有种!”

队员们一边一个把两人拉开,李德明挣脱旁人,指着地上男女老幼的尸体咆哮道:“你杂种仔细看看,这里头全是老百姓,他们得罪哪个了?还有这些娃儿,他们做了什么孽?打仗管老百姓求事!

你龟儿子看到同胞遭这个罪,满脸轻松的样子,你狗日的还算是人吗?说得轻巧,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拼杀过来的。你以为我们都是冷血动物?只晓得打仗?

只有四个鬼子,你看清楚只有四个鬼子!十个打一个总要干掉一个,妈逼,你看看,你们这些山西人拼都不拼一下,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鬼子杀自己,一点反抗都莫的,你们山西人就是没求得种!”

柴万红的脸色变得铁青,等李德明骂完,才缓缓地说道:“你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吧?我不怪你。我见过比这个惨十倍,百倍的屠杀,现在你可以打我,骂我,那个时候谁来让我出气?”

顿了顿,他的眼泪也流出来了:“要不是这样,当官的都跑了,我为什么还要跟着你们打鬼子?我为什么要参加敢死队?你以为我看着这些人不难受,很轻松?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比谁都难过?这些是我最亲的老乡,比你好要亲的老乡!”说到这里,这个一米八的汉子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见此场景,高卫说道:“我说两位队长,我看都是一点误会。谁看了老百姓遭罪谁心里都难过。现在还在敌后,赶紧想办法把这里处理了。”

“就是,你刚进来没有看到,刚才柴老哥眼泪就一直在打转。”李自新替柴万红辩解着。

“喊你莫进来,你偏进来,好了嘛,惹出一场误会。”赵丞稷摇摇头。

李德明终于冷静了,几十个老弱妇幼面对鬼子的两挺机枪,什么“十个打一个总要干掉一个”的话终究是有些脱离现实。好在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得人,有错就认。走到柴万红面前,伸手把他拉起来:“对不起,兄弟,我刚才太不冷静了了。”

柴万红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国破家忘,都是这个样子。这点误会不算啥。”对其他人命令道:“找几把锄头挖个大坑,把这些遇害的乡亲们埋了。”

李德明点点头:“柴老哥,我们去看看鬼子的汽车上装的什么东西。”

大家立刻分头行事。柴万红和李德明上了汽车后箱,里面全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箱子。打开箱子,有鬼子的地瓜手榴弹,有子弹,还有一些炮弹。

“龟儿子运的东西还乱得很。”李德明一边往身上装手榴弹一边说。

“李老弟,你看这里。”柴万红忽然指着车身上十余处弹孔说道。

仔细看了看,李德明恍然大悟:“这是被袭击过的汽车。估计是荒不择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那你的意思是鬼子在这里泄愤杀人了?”想了想柴万红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来这附近还有国军。可能是第八路军。”

补充完手榴弹,子弹,把剩下的和那些炮弹一并挖坑埋了。柴万红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再次吃惊的事情,他把四个鬼子开膛破肚,掏出心肝连同头颅放在那个大坟前面,一句话不说,恭恭敬敬弟跪下磕了几个头。

面对血淋淋的内脏和头颅,这一次,李德明再也没有什么反应了。

在坟前竖起一块牌子:“马家梁子37村民遇难处。

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二集团军报仇后立。

民国二十七年10月立。”

干完这些,出来的时候,外面守着的两个人王强、张权生终于松了口气。

把鬼子的汽车炸了。队伍出发了。收集到的食物,却没有一个人吃得下。走出院子,赵丞稷把那几只鸡塞给门口守卫的两个人,平息了他们长时间等候的怨气。

“赵哥,你们今天哪根筋短路了(哪根筋短路了――哪里思路不对了),鸡都不吃了。”王强嘴里塞着鸡腿,含含糊糊地问道。他打死搜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情落在他头上。

“晓得你们在外头等得辛苦,慰劳慰劳你们不得行索?”赵丞稷横了他们一眼。

“可为啥子我总是觉得右眼皮子经到跳喃(经到――老是,总是)?这鸡是不是瘟鸡哦?”张权生见大家都没有吃,有些起疑。

“龟儿子有鸡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巴索?要不把鸡还给我?”李自新没好气地骂了一句。他可是真的有些羡慕这两个守门的兄弟。

那两个吃鸡的队员赶紧把鸡用双手抓住了:“有这么怪的事,给出去的东西还要收回来的。门都莫的。”

队伍里发出一阵轻微的笑声,这多少冲淡了院子里的那一幕惨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