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共产党游击队简史

波尔布特 收藏 1 2665
导读:一、济州岛“四·三”起义 1948年3月,韩国济州岛基层警察局连续发生三次“刑求致死事件”,济州社会顿时陷入一触即发的危机状态,此时,韩国共产党也因组织外泄而处于危机,决定展开武装斗争。 1948年4月3日清晨二时,350名游击队员攻击了十二处警察分局与右翼团体,展开了武装起义。驻韩美军司令哈奇中将与军政部长狄恩少将于是下令警备队出动,展开镇压作战。 这就是济州岛“四·三”起义。 据韩国方面推测,当年济州岛民有六七千人加入韩国共产党。济州岛的人民游击队也如这般被组成。

一、济州岛“四·三”起义

1948年3月,韩国济州岛基层警察局连续发生三次“刑求致死事件”,济州社会顿时陷入一触即发的危机状态,此时,韩国共产党也因组织外泄而处于危机,决定展开武装斗争。

1948年4月3日清晨二时,350名游击队员攻击了十二处警察分局与右翼团体,展开了武装起义。驻韩美军司令哈奇中将与军政部长狄恩少将于是下令警备队出动,展开镇压作战。

这就是济州岛“四·三”起义。

据韩国方面推测,当年济州岛民有六七千人加入韩国共产党。济州岛的人民游击队也如这般被组成。人民游击队由两联队和支持部队所组成,在暴动达到最高潮时候,推测人民游击队的兵力约四千人,其中约不到百分之十装备有步枪,其余人员大部分持日本刀或自制武器。

1950年5月,美军政当局任命布朗上校为济州地区最高司令官,展开更强势的镇压作战。

5月20日,发生四十一名警备队员“脱营”,加入游击队的事件。

6月18日,发生新任联队长朴振敬上校遭部下暗杀的事件。

11月17日济州宣布戒严。在此之前,第九联队长宋尧赞发出布告称,在距离海岸线五公里的山区地带通行的人,视为暴力份子将予以格杀。从此,就对山区村落大肆展开“焦土化”的强力镇压作战。与此有关的美军情报报告书中记载了:“第九联队基于山区地带村落的所有居民,明显提供游击队帮助与方便的假设之下”,而对村落居民采取“大量屠杀计画”。

戒严令宣布之后,许多山区村落的居民遇害。不只是山区部落,连住在海岸边村落的零散居民,也以提供武装队协助的理由而被处死。结果,为了保命而逃入山中的难民更为增加,他们在寒冬躲在汉拏山中,被抓到的话,不是遭射杀就是送到监狱。镇压军警甚至将家中有人不在者列为“逃避者家属”,而对他们的父母与兄弟姊妹施以“代杀”的残忍替代手法。

到了十二月底,镇压部队由第九联队改为第二联队接替,但是联队长咸炳善继续执行强势镇压作战。没有经过审判的程序,许多居民就被集体屠杀。人命受害最多的“北村事件”,就是第二联队的暴行。

1949年3月,设置了济州岛地区战斗司令部,展开了镇压与安抚并行的作战。新任司令官柳载兴发表赦免政策,躲避到汉拏山的人投诚的话,全都可以得到宽恕。这时,有许多居民下山了。当年6月,游击队领袖李德九遭射杀之后,游击队已经“形同溃灭”。


二、丽水—顺天起义

为了镇压济州岛的游击队与群众运动,李承挽不断从各地调兵。

1948年10月16日,李承晚命令国防军第14团派一个营的兵力去济州岛讨伐游击队。但遭到14团全体爱国官兵的反对。在韩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支持下,该团成立了“拒绝出兵济州岛军人委员会”,并决定举行武装起义。

他们制定的起义计划是:联合其他部队占领全罗南道的光州地区,然后再攻打汉城推翻李承晚政府,如情况不利,转入智异山地区进行游击战。

1948年10月20日凌晨,丽水起义爆发。

起义军兵分两路:主力3000人攻打丽水;另一部分奔赴距丽水不远的顺天,争取第四团的支持。当天上午,起义军攻占丽水。下午,起义军在丽水召开有5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宣布成立“丽水郡人民委员会”,并通过了“人民委员会”的斗争纲领。

与此同时,支持起义的第四团也解放了顺天,成立了“顺天市人民委员会”。

21日晨,起义部队已控制了顺天(在丽水西北)。丽水的市民们,以工人、青年学生为骨干组织了“市民部队”,负责当地治安。

10月22日,由两团士兵组成的起义军,乘胜向北进军。

10月23日,当起义军进至全罗南道求礼地区时,遇到拥护李承挽的国防军十个营兵力(这些镇压部队的官兵多数是北朝鲜人或以北朝鲜人为战斗骨干)的阻击和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两军对峙你死我活,激战七天七夜,起义军终因寡不敌众,遭到了失败。李承挽军在这次武装镇压中,打死起义军民九千四百五十余人,并逮捕二万三千余人,其中国防军起义官兵1600多人。

起义的领导人之一、原韩国国防军第14团参谋长朴正熙被捕叛变,供出了韩国共产党党员和爱国进步人士160多人,致使该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几乎全部遭到破坏,这次起义的主要领导人、四百多名地下党员和爱国官兵均惨遭杀害,其中包括他的哥哥朴东熙。


三、韩国共产党游击队活动的高潮:“白天是大韩民国,夜晚是人民共和国”

丽水-顺天起义失败后,残存的亲共国防军与韩国共产党的原有游击队合编,成立了“朝鲜人民南部游击军”,以智异山、普贤山、太白山、五台山、白云山等为根据地转入游击活动。这支游击队,当初估计约有2500人。

到1949年春,南部军增加到约2万人,与韩军展开大规模游击战与拉锯战,控制了韩国约40%的地区,宣称:“白天是大韩民国,夜晚是人民共和国”,曾一度达到差点推翻李承挽政权的地步。

为了消灭南部军,李承挽在美国人和“越南人”(北朝鲜逃过来的人)的大力支持下全力扩军。1949年5月,李承挽将韩军发展成为5个师又1个旅,同年8月又进一步增强为8个师。

美国人主要是提供资金与武器,他们除了把解除日本侵略军武装时收回的大量武器移交给李承晚集团以外,1949年7月还向韩国提供了足以装备五万军队的价值达1.1亿美元的武器援助,同年10月又扶持韩国军队建立了空军。美国曾向韩国提供“经济援助”4.09亿美元,这个时期李承晚集团拨出巨额经费用于扩军和加强警察机构,1949年韩国的“国防治安费”在整个预算中所占的比重高达46%,在仅有的243亿韩元预算中,国防费为134亿元,治安费为109亿元。

“越南人”(北朝鲜逃过来的人)当时是韩军重要的兵役来源。李承晚政权的主要支柱除4万名前日本朝籍军警外,就是北方来的难民。日本投降后,约180万日本合作者,地主,基督徒之类的人及其家属从北方乃至中国东北逃到南方。这人痛恨共产主义,积极参加对南部军的围剿。与很多士气低落、同情左翼的南韩籍士兵不同,这些人作战特别勇敢,对韩国百姓的杀戮也特别凶狠。

49年11月,军警开始了冬季大扫荡。50年3月,冬季扫荡结束。由于朝鲜半岛寒冷的冬季,游击队活动的山区成了一片“白色沙漠”,部队隐蔽与后勤补给发生极大的苦难,90%的南部军被歼灭。游击战争遭遇重大挫折。

1950年春,南朝鲜治安当局估计:“有组织的游击队不过557人”,但3月初的一周之内仍有29次“游击队袭击”。

南部军的游击战争给了李承挽政权重大打击。根据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写的《朝鲜战争》所说,1950年6月25日人民军大举跨过38线前夕,韩军的补给品“由于边境纠纷和讨伐游击队,基本上已经消耗完了”。韩军“训练”方面,由于“忙于讨伐游击队及对付边境纠纷,没有时间进行统一的现代化的训练。” 6月24日夜,韩国军队的61个营的兵力之中,实际上进入边境阵地的只有11个营,却同时 “有25个营分散配置在南部地区,仍在讨伐游击队。”

目前,有很多人都以金日成准备充分而李承挽准备不足作为朝鲜“先动手”的依据。其实李承挽不是不想早点“北进统一”,而是被南部军拖住了手脚。


四、“6.25民族悲剧”后的韩国共产党游击队活动。

1950年7月25日,朝鲜人民军第6师(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6朝鲜族独立师)占领顺天。此时,全罗道的南部军游击队全都从山上下来,配合作战,切断李承挽军电话线,占领李承挽军撤离后的全罗道各地,并为北朝鲜正规军带路。

美军仁川登陆后,南部军被赶出智异山与全罗南道,逃入北朝鲜,在平康附近进行了重新编成;其实力约有800人,编为司令部等(150人)、胜利师(400人)、人民旅(150人)和革命支队(60人)。

1950年12月21日,南部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大举南下的良好形势下回到南方,重建智异山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活动,兵力从新恢复到大约2万人。

1951年11月,联合国军利用停战谈判拖住中朝联军,从38线上调集当时韩国最精锐的首都师和第8师,配合地方警备队与美国空军,在韩国第1军长白善烨少将(原“满洲国将军”,曾经追随冈村宁次参加了对华北八路军的围剿)的指挥下,对南部军进行了长达几个月的围剿(与中国抗日战争时的“五一反扫荡”很相似)。此时,南韩山区在冬季一片白茫茫,无法隐蔽和缺乏补给的缺陷再度显露出来,1949年冬季南部军遭受重创的悲剧再度上演。

1952年1月末,韩国方面的作战报告说,“捕鼠作战的总战果是捕杀了1.9万人以上的游击队和土匪。”

2月初,南朝鲜第8师再次回到了“大钵”北侧的战线,首都师依然继续进行扫荡,到3月15日,在“大成功”之中结束了“捕鼠作战”。日韩的史料称:这次围剿“虽然说尚未达到完全根除的程度,但捕杀了丽水、顺天叛乱的领导者南部军的首领金智会和全铉相以及第57师师长李永会等首脑级的干部,摧毁了其核心组织,可以说是打开了彻底根除的道路。”

朝鲜停战协议签订后,以南部军为主的南朝鲜游击活动彻底陷入绝境。1954年,最后一支南部军游击队被歼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